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一笔补偿金
作者:熊道正

  五十多岁的向卫平头脑灵活,能说会道,吃苦耐劳。改革开放后,他大胆地把责任田转让出去,弃农经商做起贩卖鲜鱼的生意。别看他整车的鲜鱼换回大把的票子,可是总见他冬天雨衣破袄,夏天赤膊短裤,整天几块钱一合的烟叼在嘴角。“亏了,今天的货没进好,又亏得血本无归。”“天气太热,鱼死了一半,今天又贴了老本。”……鱼贩子向卫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逢人就说,他似乎就没有一天赚到钱。一句话重复十遍人们也就信了,看着他三间东倒西歪的平房和两个读书的儿子,看着他紧巴巴的日子一副胯子相,人们都以为他真是个外头糊嘴,屋里贴米的窝囊废,还差点评上困难户。

  最近,向卫平再也不安于贫穷,因为两个儿子都长大了,别人对他的眼光改不改变倒无所谓,两个儿子还要不要娶媳妇他确实有所谓。一天他舍高买了包好烟,大早找到村主任开门见山地说:“我那个破房子形象太差,该让它退休了,请你帮我批几间屋基。”

  “你昨晚是挖了古墓还是抢了银行?几间屋基,说的轻巧,你以为土地是我的。再说要几间屋基你用什么做?搭草棚呀?”这么大年纪,说话一点都不靠谱,村主任脸露不屑地笑着说。

  “冒得法,两个儿子都人长树大,等着要找媳妇,我那穿墙倒壁的旧房子鬼看得中呀。我只找你要屋基,至于是搭竹棚还是做茅舍就不是你这个大干部的事,说不到媳妇又不怪你。”向卫平一边笑着敬烟一边不适时机地说:“我有块责任地就在公路旁边搁荒,鸡口边什么都长不起来,上面检查总说我村有的田地抛荒,尽丢你们的脸,不如批给我做屋得了。”

  “你打算要几间?” 村主任诚恳地征求意见。

  “公路边也就那点地,能做几间?再说你就是敝开让我做我又做得起?反正是荒地,批给我算了,即使多出那么一点点,还要搭个柴堆,砌个茅廁,做个猪圈,那点地还不是你的一句话。”向卫平说得轻描淡写。

  “不行,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不超过三间,又不是做平房,可以做高层嘛。”村主任的原则说得干脆。

  “我的大主主任呐,你又不是不晓得我的家底,做楼房,用么事做楼房?就是我这几根老骨头能做钢筋也只有这么几根。高层我也想,你能借点钱给我吗?”向卫平的话虽然说得很认真,表情却有点滑稽。

  “我们村委会商量一下,根据你家特殊情况能不能多给两间,两个几子各两间,你老俩口一间,这是最大的限度。但一定得自己做,不能和别人做私下交易。要是别人出资共同受益,被查出来就是违规建筑。本乡本土的,那时候就莫怪我抹脸无情。”尽管是做平房,村主任还是担心他家的经济能力。

  “我懂我懂,你莫看我是个卖鱼的,也知道国有土地私人一律不准买卖转让,那是要犯法的。”本来是几句正经话,向卫平偏说得嘻嘻哈哈。

  莫看向卫平平时省吃俭用一副寒酸相,但真正做起事来,还着实让人刮目。别人做屋奠基都请亲朋放鞭炮热热闹闹地办起手酒,他却不声不响地请来挖掘机挖垅,接着钢筋工,模板工,混凝土浇灌工紧锣密鼓地上。仅两天功夫,六间楼房的基础就成型了。

  村主任听到反映,骑着摩托车风风火火地跑来,指着那一排排竖立的钢筋问向卫平:“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呀?哎!不是说好了做平房吗?你看你看,怎么还多出了一间。”

  “哎哟喂!真是做屋动土没看到好日子,惊动了你这位土地爷。多大的事呀,还劳你大驾。我没听说做平房不准打楼房基础,更没听说做平房不能用钢筋,也不知道这是国家的法规还是你主任的政策。是多做了一间,头边多出那么二三米,荒在那里多难看。到处是断砖破瓦,走路都怕撇了脚。”向卫平笑嘻嘻的话把村主任鲠得哑口无言。

  向卫平的新房第一层封顶的时候,村主任又来了,气呼呼指着他说:“么样嗳?你是做的么事屋?这是平房?”

  “不错呵,是平房呀。”面对村主任的指责,向卫平一脸的无辜。

  “好!我看你怎么做?”都穷成那个样子,未必还做得起楼房?村主任认为向卫平纵然有做楼房的心,绝没有那样的能力。

  还没等村主任醒悟,向卫平新房周围的手脚架就立了起来,模板,钢筋,水泥,砂石料一车一车源源不断地向这里汇聚。村主任闻讯,率领村委会的全班人马着第三次气喘吁吁地跑来,老远就大声吼道:“向卫平,你真是胆大妄为!赶快停,要不我向城管所汇报,就莫说我不讲情面喏。”

  “哎哟,我们村的父母官都来了哇,难得难得。”向卫平不慌不忙地边敬烟递水边说:“我胆小,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莫吓我。这是为是么事呀?为么事要停耶?”

  “为么事?你说为么事?你这不是做楼房吗?”几次被忽悠的村主任大声质问。

  “啊!就为这个事呀,现在是和谐社会,遇事总要讲个道理。做楼房怎么啦!我人穷就没有资格做楼房,这是哪家的王法。”向卫平不急不恼,依旧嘻皮笑脸地说。

  “当时你不是说没有钱只做平房,我看你有实际困难就多批了两间,怎么出尔反尔地建起了楼房。”村主任理直气壮地质问。

  “我是没有钱,可是我的朋友有钱,他愿意借给我,又不要你还,你急个么东西。你是只批了我五间屋基,我上回不是跟你说了吗,鸡口边那点边角地种不得庄稼长不了禾苗,还亏得你总是提。再说做楼房又碍了你们村委会么事?这里地是你的难道天也是你的?还有你在土地使用合同上又没写不准建楼,不信我拿给你们看。”向卫平这回没有一点笑意认真地说:“还汇报到城管所,汇报到派出所我都不怕。”

  向卫平强词夺理的话说得滴水不漏,把一群村干部听得瞠目结舌。他们这时候才省悟,什么做不起楼房,什么借钱做屋,全是慌话,都被这个家伙的假象忽悠了。莫看他貌不惊人,其实是个人精,专用假话设套让你钻。不,不是人精,是一条油光水滑无孔不入的泥鳅,想罚都没有地方下手。

  金钱就是效益,一向戴着贫困帽子的向卫平轻轻松松地拿出五十万,一栋六间三层的楼房不到二个月就完美落成。茶余饭后人们都称道他伪装的功夫,佩服他令人乍舌的作假手段。新楼一落成,他悉数出租,自己在旧平房里每月坐收不菲的租金。向卫平自己每天仍衣衫不整地贩鱼,看见人嘴里仍然说:“又亏了,今天又亏得没有皮……”

  忽如一夜春风来,开放开发风起云涌,催生了一座座新城,城乡一体化也在向卫平居住的小镇快速兴起。随着旧城区改造,新项目引进,大规模拆迁,高额度补偿,使许多农民住进了新楼,买了小车,人们的腰包也日见鼓起。

  就在向卫平暗怀妒嫉的时候,高速公路拓宽的红线正好圈定了他的新楼,斗大的“拆”字写在新楼的墙壁上。很快,测量的、评估的、谈话的、议补偿的工作人员陆续登门。向卫平六间楼房的拆迁补偿金初步敲定二百七十万,就在村委会摆好阵势等待他斤斤计较时,他却波澜不惊,很淡定地带头签了协议。其实他有自己的小九九,五十万投资二百七十万的回报,他知足了。不是他不想多争取,他是怕政府万一和他较真,查他屋基的来龙去脉,要是以违章建筑再罚他一笔,偷鸡不成反贴把米不说,很可能会殃及村主任。见好就收,莫看向卫平做事刁钻,关键的时刻他不糊涂。

  一夜暴富,存折上的七位数使他有一种成就感。他用毕生积攒下来的三十万把三间破旧平房改造成小别墅,取出那笔拆迁补偿金的二十万娶回了两个媳妇,再取出三十万帮两个儿子配上小车,其余的二百二十万他设好密码存入银行。小康,他靠自己的勤劳,靠自己的谋略提前步入小康。

  他知道自己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向云,生得五大三粗,书读到初中就生死不读。不读书也就罢了,让他学个修车的手艺,求不到富贵总可以搞碗饭吃。谁知道他人小心大,吃不了那个苦,硬是被他死乞百赖地要去几万块钱,跟几个臭味相投的朋友开卡拉ok,钱没看见一分回笼,还隔三差五地找他要。向卫平心里清楚,这个好吃懒做的宝贝早就盯上了那笔拆迁补偿金。

  二儿子向飞,好歹读完高中,晓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高考考到第三场干脆装病弃考。自己花一番心血只望他荣宗耀祖,谁知道这坨稀泥硬是糊不上墙。祖上没有积德,出不了读书郎也就算了,条条道路都养人,安心跟他做鱼生意也不错。每年十几万,不比那些吃皇粮的公务员差。谁知心高气傲的向飞放不下面子,瞧不起他这个鱼贩子,提出要十几万租门面做生意,也早在打那笔拆迁补偿金的主意。只是他吸取大儿子的教训,一直敷衍着没有答应。

  放下两个儿子不说,前年接的两个媳妇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在婆婆面前花言巧语的嘀咕,也要平分那笔拆迁补偿金。平分,她们有什么资格平分,分给他们做什么?整天横草不沾,竖草不拈,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坐在麻将桌上,输赢几百上千块,也不晓得钱是天上掉的还是地下蹦的。

  向卫平左右为难,彻夜难眠,那笔拆迁补偿金迟早是个祸害,真是没有钱难,有钱也难。晓得儿子这么不争气,当初为么事要费尽心机地敛财。想起自己白手起家,风里雨里,没穿一件象样的衣服,没吃一餐好饭,真不知道为谁辛苦为谁忙,他越想越难过。

  就在向卫平为那笔补偿金百般纠结的时候,突然卧室的门“砰”的一声被撞开,大儿子向云红头胀颈地带着一身酒气闯了进来,悲切地喊着:“快救我,爸爸快救我”,随即扑通一下跪倒在他的床前,把个向卫平吓得不知所措。他翻身爬起来,双手拉着惊恐的儿子颤声说:“怎么了?怎么了?”

  “爸爸,我被逼无奈,已是走途无路,快救救我。”儿子哆嗦着带着哭腔说。

  “快说,什么事?”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好逸恶劳又想发财。早知道他是借卡拉ok做晃子,跟社会上一帮不务正业的人鬼混,吃吃喝喝,打牌赌搏,暗地里瞒着老伴不知道帮他填了多少不明不白的窟窿。

  “爸爸,快给我一百万,不然我这双手就没有了。”向云的话带着扑面的酒气。

  “什么?一百万!好大的口气,你以为我了开银行呀。又是输了,你的胆子越来越大,说,欠谁的。”向卫平朝跪在地上的儿子踢了一脚。

  “黑三哥的,他带人在店里等,今晚十二点以前交钱,否则……”白云脸色煞白地说。

  “把手给他,反正你也是个废人。”向卫平真的对儿子死了心。

  “爸爸,你不是还有二百多万吗?给我吧!救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逼急了的儿子几乎要磕头。

  “我知道你一直惦记着那笔拆迁补偿金,告诉你,除非你有正当的创业门路,否则就莫想动一分。你以为政府的钱是补给你们玩的呀,那是要你们产业转行。将来土地没有,想吃泥巴都没有地方挖。那笔钱用一分少一分,你真的以为喝西北风能填肚子呀。”儿子刚提出那笔钱,就遭到向卫平断然拒绝。

  “我可是的你亲儿子呀,就那么狠心!”向云绝望地嚎叫着。

  “恶习不改,就是有座金山也要被你掏空。”父亲的态度异常坚决。

  “爸,你真忍心你儿子被砍手。”向云眼睛血红,愤怒地望着父亲。

  “儿子,不是我狠心,那笔拆迁补偿金不用于投资,被你们这样肆意挥霍,一大家人将来怎么办?我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看着你们饿饭我做鬼心都不安哪。”父亲的眼里涵着泪花,沉重地说。

  “好!我现在就让你做鬼,看你安不安心。”不知道是被放码的债主逼急了还是酒精的作用,向云像一只猎豹从地下一跃而起,双手锁住父亲的喉咙。

  “救命呐!救命……”向卫平万万想不到儿子会对他下手,猝不及防中被锁了个正着,求生的本能使他高声呼救。

  “干什么?快松手。”小儿子向飞听到父亲的卧室传来呼救,急忙冲了进去,只见哥哥双手扼着父亲的咽喉顶在墙上,急忙边拉边喊。

  己经红了眼睛的向云心里只要那笔拆迁补偿金救命,本想挟制父亲逼他取款。见弟弟前来解救,情急之下狠狠地一脚把弟弟的下身踹个正着。看见父亲被扼本就怒火中烧,那一脚无异于在怒火上浇油,猛地烧毁了向飞残存的理智。向飞冲进厨房抓起菜刀,气急败坏地朝哥哥的右臂狠命砍下。只见向云“嗷”的一声惨叫,像电击样松开扼住父亲的双手。鲜血像泉水很快淌到地上,火样地向四周漫延。

  惊叫和打斗声惊醒了全家,老伴看到一家人自相残杀的血腥场面,当场就吓晕过去了。两个媳妇也各为丈夫扭在一起,为了那笔拆迁补偿金大打出手。

  向卫平刚刚从大儿子手中解脱出来的,心中的恨意随着儿子的鲜血逐渐流淌,急忙抓起毛巾包扎,喝叫小儿子赶快拨打了120。

  向飞气兴头上的那一刀,既砍断了哥哥的右臂动脉,砍断了臂神经也砍伤了肱骨,幸亏救护车及时赶到,要不光血就能把人流死。向云经过医院一个多月的治疗虽然出院,但右手却软绵绵地失去了功能,后期康复的路还很遥远,预后也很难估计。

  那笔拆迁补偿金使向卫平一夜暴富,可是突然降临的暴富使他们的下一代心里失衡,失去了劳动人民的本色,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准则,导致亲不认骨肉疏的惨痛。经过这次变故,向卫平万念俱灰,一夜白头。眼不见为净,他取出余下的一百多万,一分不留地分给两个儿子,和老伴默默地搬出了他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家,仍贩卖鲜鱼过着自食其力的日子。

  向卫平对家庭负责了、对儿子尽力了、对世事看穿了、对金钱看淡了。在人前他再也不有说亏了,亏得血本无归。只是不断地向人们讲述着他家的兴衰,讲述着那笔拆迁补偿金引发的故事。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