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毒者
作者:墨鸣a西西弗

  在一间狭小的阴暗的室内,中间坐着一个人,他将头埋得很低,双手掩着脸,在沉思着……

  一天傍晚,他在工地旁边转悠,等工人都下班走了,他走到里边的一个偏僻的角落。他倚在墙上,不停地低下头看表,像是在等人。不久,又一个人进来了,他轻呼一声:“嘛呢?”

  那人听了便回答道:“麻子”

  “是林羽飞吗?”他接着问。

  “嗯,你是李跃?”林羽飞回应道。

  李跃终于从角落里走出来,停顿了一会儿,在观察周围是否还有人,确定没人后,他开口道:“东西呢?”

  “在这。”林羽飞把手里一直提着的箱子打开,里边放着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是一些生活用品。随后他挪开侧边叠放着的几件衣服,几小袋装有白色粉末的袋子露出来。

  “价格没变吧?”李跃又问。

  “不,再加三百。”林羽飞向李跃伸出三只手指。李跃开始显得有些犹豫,后来还是从自己衣服内兜里掏出手机,把自己卡里的几千块转入另一个账号……

  林羽飞的手机很快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收到了,给你。”

  李跃将那几个袋子装进自己衣服内兜,转身便大步走了……

  “噔!”室内忽然亮了起来,随后进来了一位警官,坐在他的对面,翻开桌上的册子,拿起笔:“怎么,哭了?现在到知道哭,当初干啥去了?”

  李跃依旧低头沉默着。

  “不说话,那也不成,等会我问你的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警官用严厉的口吻继续说道。

  “别紧张,谁没犯错的时候,过去就让它过去,你只要积极配合,从宽处理,还可以回头。”警官见他仍低着头,又转用较柔和的语气对他说。

  “真……真的?”李跃终于小声地开口说。

  “当然,不过就要看你是否有改过自新的觉悟了。”

  “好……好吧。”李跃抬起头,看了警官一眼。

  “那就开始吧,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吸毒的?是什么原因?又是从谁手里得到这些毒品?”

  “……就在去年的十一月……是一位朋友,叫王静秋,当时她约我到酒吧玩。到了半夜,我说我累了,要回去。她就拿出一小包海洛因,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她说能提神,还教我吸,我看她真的来了精神,就吸了……后来一想起就难受。”说到这儿他停住了,用双手捂着脸,抽泣着:“我真的没想到……”

  “后来我向她要,他就给我一个号码,叫我去找林羽飞,就是林羽飞买给我们那些海洛因的……”他拭干眼泪后继续说。

  “那个林羽飞又是从哪来的那么多海洛因?”

  “这个我不清楚,我只是向他买而已。”

  “那么,你有王静秋和林羽飞的住址吗?”

  “这个……我和王静秋是在网上认识的,只是偶尔约出来玩,住址不清楚,我问她她也不说,只说有事网上联系……至于林羽飞就更不要说了,他每次只是叫我到一个地方等他,交易完后就离开了……不过,我有他们的手机号码。”

  “那请你把它们写在这里。”警官将一张纸和一只笔递给他。待他写完之后,警官合上册子站了起来:“感谢你的积极配合,我们会对你的事从宽处理。”说完转身便出去了。留他坐在那里继续沉思……

  那天,他从工地里出来,来到一条阴暗的小巷,拐进去,来到一个破旧的小区。他上了楼,打开房门,里面很窄,只有一间厕所和厨房,其余的东西都挤在中间稍大的一块地方。他关上门,躺在床上,刚从衣服内兜里取出那几袋粉末,打开其中的一小袋将鼻子凑近吸了一小点。

  楼道里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来不及躲藏,被冲进来的警察抓个现形……

  几天之后,李跃以被告人的身份出庭受审,令他惊讶的是——王静秋和林羽飞也出庭受审。李跃一直躲避着他们的目光,不敢抬头看他们,而他们先以质疑的目光看着他,后来就变成怨恨。

  开庭不久,他们各自的父母都在后头,都已是泣不成声……

  在押往监狱的路上,他们始终低着头,又先后哭了起来……

  一天,警官在整理文件时,偶然又看到了他们三人的资料,他拿起看了一会:李跃,男,21岁,大二学生;王静秋,女,20岁,大一学生;林羽飞,男,23岁,高二时辍学,现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警官合上资料,跟之前的一些“毒案”的档案放在一块:“多好的三个孩子啊,都处于花季,却偏要自毁前途……”然后他拿起笔在档案的封面写上:“中毒的人。”他思索了一会儿,又将它们擦掉,写上两个字——“毒者”。

  随后他站了起来,拿着资料走了,因为今天他在某个中学有一次演讲,主题是“远离毒品,无悔青春”……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