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他不是女人
作者:李官峰

  赵晓云坐在会议室的下端,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张经理的脸,张经理垂着眼睛,脸上毫无表情,他保持一个动作,两只手不停地捻转手中一支黑色碳素笔。

  会议由张经理主持,主题是推荐一名三八红旗手。张经理把主题抛给会场的人,便让在座的头头脑脑畅所欲言,各自发表意见。他自己便沉默一言不发。

  赵晓芸迅速记录张经理说的话。其实,赵晓芸觉的这样的话不是会议记录的重点,没必要记,但是张经理却不这样认为,他说:让大家畅所欲言这句话至关重要,必须记到会议记录上。

  会场上坐了十一个人,不算赵晓芸。

  “我推荐康楠。”在会场沉默两分钟后,后勤科的李科长慢悠悠地说,他一边说,一边瞄一眼张经理的脸,见张经理没说话,他接着又说:“康楠同志工作认真负责,团结同事,热心助人,是个非常不错的女同志。”

  赵晓芸飞速记录着李科长的话,生怕漏掉一个字。

  李科长说完,会场接着又是一阵沉默。在座的人虽然不说话,但是形态各异。有人低头有意无意地翻记事本;有人拿眼偷偷瞄张经理;有人拿笔在纸上心不在焉的乱画;有人低头……

  张经理终于抬起头,满脸堆笑地说:“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意见嘛,我们要发扬民主,推选人物树立典型,要优中选优,说说,都说一说。”张经理轻轻挥着手中的碳素笔。

  会场上紧跟着就是一阵小骚动,有人点头,有人挪动身体,有人“嗯嗯嗯”地附合,有人微笑。

  “说说,大家都说说。”张经理微笑,他催促。

  会场上立刻安静下来,刚才的小骚动恢复了沉默,没人发言。

  赵晓芸低头瞅着空白的记录本发愣。她听见“嗤嗤”的撕纸声,循声望去,是项目科的朱科长,几张纸被他撕成条状堆在桌面。

  赵晓芸偷偷笑了,朱科长的举止分明是精神病患者的特征!

  “嗯—,嗯—。”

  赵晓芸听见有人在清嗓子,她打起精神提笔准备做记录,可等了好一阵,也没听人说下文。她笑了笑,无奈地摇摇头。建设科孙科长的咽炎又犯了。她想。

  唉!都学精了,就李科长傻不拉几的提康楠!李科长啊李科长,你咋不识时务呢?你没见在座的各位,一个个猴精猴精,张经理不说话,他们才不随便提名,万一提出来的人跟张经理心里想的不一样,嘿嘿,那就说明跟张经理不是一条心!所以会场的风向,能证明一个人站的队伍和立场,甚至是对张经理的忠诚程度!赵晓芸心里暗暗想:李科长,你真是傻,你以为让你民主,你就真民主,给你个棒槌你当针(真),你还真敢提呀!没脑子。

  赵晓芸怜悯地看了一眼李科长。李科长似乎发现会场上状况不对,圆乎乎白净净的脸上布满忧愁,他不停地挪动身体,好像凳子上扎着钉子,椅子吱扭扭发出刺耳的声音。

  张经理眼神复杂地盯了李科长一眼,轻蹙眉头,继续捻转手中的碳素笔。

  不能怪李科长不识时务。李科长在外地挂职一年刚回来,张经理也刚来一年,实属不了解张经理的处事风格。

  会场上的气氛有些凝重。

  李科长挑起眼皮,滚圆的眼珠儿在会议室里扫了一遍,然后低下头,手不停地抓捏着嘴唇,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看看,发扬民主让大家提提名,半天没人提,如果大家都不提,我提张晓明,他是公司不可多得的人才,天天加班,上班第一个到,下班最后离开,是非常优秀的员工!”张经理慢吞吞地说。

  会场上又一阵子小骚动,朱科长把桌面上的碎纸条抓起来塞进口袋,挺直了身子,笑容可掬地说:“嗯,张晓明同志的确不错,积极向上,我同意。”他举起右手,表示百分之百赞同。

  “我同意张经理提的张晓明,这个同志有热情,善于帮助他人,热爱集体。”孙科长笑嘻嘻地说。

  ……

  “各抒意见,各抒意见,大家想一想,还有没有比张晓明更优秀的同志?我们要把最优秀的职工推选到社会,树立企业形象,他的形象代表我们整个单位的形象,呵呵,推出来的典型,一定要有先进性,代表性,保证推选上去的人物能够得到上级认可!”张经理慢吞吞地,话虽然很轻,却掷地有声,明眼人都能听明白张经理话里的意思。

  “是的,推选出去的人物不仅仅是职工个人的荣誉,还是单位的整体形象。”营业部的陈科长跟在张经理后面附合说。

  李科长鬓角的汗珠跌落在桌面上,摔得粉碎。他的脸窘迫难堪。

  赵晓芸当然明白张经理话的意思。

  张晓明是何许人?有能耐,姐夫林峰是上级公司的部门主任,虽然官衔不大,但是权力却不小。有权力考评考核基层单位,掌握基层单位年底评优。张经理不愿意在这方面栽跟头,年终干部考评林峰稍微动动手指头,张经理的命运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张晓明在张经理手下工作,张经理有喜也有忧,说好听点,张晓明是职工,说难听点,张晓明就是张经理的爷,张经理把他捧在手掌心里,就等于把林峰捧在手掌心里,他对张晓明如何就是对林峰如何,张晓明高兴与不高兴都会牵扯到林峰对张经理的看法,所以张经理认为,为了自己的前程,不管张晓明表现如何,只要好处给张晓明准没错!

  职工眼里的张晓明,工作能力差,整天吊儿郎当,油嘴滑舌,偷奸耍滑。张晓明就是普通员工,张经理专门给他安排了助理,尽管如此,张晓明天天还装模作样的加班,喊累,奖金在全公司拿最高。

  凭什么!凭着有个好姐夫林峰。

  职工有意见,张经理知道,不重要!他看重自己的前途和利益。

  令赵晓芸可笑的事情,今天推选的典型人物是三八红旗手,推也应该推女职工,跟张晓明一个男人搭上边!

  “有更合适的人迁提出来嘛!我们要发扬民主,畅所欲言,各抒意见。”张经理慢条斯理地说。

  赵晓芸抬起眼皮瞅了瞅会场的人,除了李科长低着头,其余的人都面带微笑地仰着头!她见李科长慢慢抬起头,用深情的眼神看着张经理,语气深沉地说:“我谈谈我的看法。”

  赵晓芸心里一惊,暗暗骂李科长:李科长呀李科长,你咋还不把你的嘴巴挂墙上去呢?即使张晓明是个男的,碍不着你的事,你别捅破,你已经傻了一回,难道还想再傻第二回吗?你以后咋在他们的圈子里混呢?

  李科长面色凝重地沉思了一会儿说:“因为刚挂职回来,工作上的事了解不多,我刚才说的话,没经过认真考虑,就提出康楠,其实、其实张晓明同志比康楠各方面都优秀,我也认为张晓明同志最合适,我同意张晓明!”他说完,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我这个人最大的毛病,考虑问题不全面,做事马虎……”李科长最后的自我批评非常深刻,像是民主生活会上的自我剖析,深刻尖锐。

  赵晓芸不禁哑然失笑,她白白替李科长担心,人家李科长很会为自己脱身。赵晓芸想:不管怎么样,公司把张晓明推荐成三八红旗手,不仅不合适,而且就是天大的笑话!她用眼角扫了一下张经理,只见张经理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赵晓芸摇摇头,苦笑。

  赵晓芸对自己说:“赵晓芸,管住自己的嘴,这件事和你没关系,是男是女,是猪是狗,只要愿意,跟你扯不上一分钱的关系,至于报到上级公司,整出笑话,不碍你的事,用不着你管,也用不着你担着,再说了,先前不是有过这种相似的例子吗?也没出笑话呀!”

  去年,上级公司给了一个优秀团员的名额,张经理义不容辞地提名张晓明,会议一致通过,当时,张晓明已经四十五岁。

  张晓明是上级公司年纪最大的一位优秀团员!这件事职工私底下当成茶前饭后的笑话。

  “还是发扬民主,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赵晓芸,记录好了!”张经理手指敲着桌子,一本正经地嘱咐赵晓芸。

  赵晓芸顺从地点点头。

  参加会议十一人,十一人一致通过张晓明为三八红旗手!

  赵晓芸无语。她在三八红旗手推荐表性别一栏里,将“男”字放大两倍。

  赵晓芸相信上级公司审批时能看出端倪。

  ……

  过了几天,上级公司的红头文件来了。

  张晓明被授予三八红旗手!红头文件,烫金的荣誉证书,一个大大的红包!

  赵晓芸一阵眩晕,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天哪!林峰竟然不知道他小舅子是男的!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