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财神
作者:zhaojingen

  “今年的烟火要不要买?”临近春节的时候,丈夫问。

  “算了,不要买了。”妻子考虑一下,随后又改变主意:“还是买一点意思意思,就放些高升鞭炮,一年到头、新春佳节,总得图个喜庆吉利,请一请财神。”

  “其实放不放都无所谓,反而是一种负担。本来吃过年夜饭,可以轻松随意地休息,这下却被套牢了,要眼皮瞌睡地支撑着守夜。”

  “现在的春晚,又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让人坐着干等。”妻子随声附和。

  “初五一大早,还要迎财神。”

  “不过每年就这么一次,别人放了,你照样睡不着。半夜惊醒,心里更加恼怒。”妻子无奈地叹息。

  “这倒也是。幸好放的人,越来越少了,不像过去没完没地放通宵。”睡眠不好的丈夫,耿耿于怀地抱怨。

  “爸,都什么时代了,现在的年轻人,谁还这样无聊。”坐在桌子对面的儿子,忍不住插嘴。

  “放假了,整天只知道玩电脑,你还好意思说。”父亲嗤之以鼻。

  “不过春节毕竟是传统的节日,正月初五,放炮仗的人依旧不少,比年三十还多。”妻子委婉地劝说。

  “如今财神爷最牛了,比玉皇大帝,观音菩萨,还受人敬奉。就像士农工商中,原来排在末尾的生意人,现在反倒最受尊崇。”丈夫不以为然地感叹。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物质决定意识,人人都想过优裕的生活。而商人是直接跟金钱打交道的,最急功近利,能快速地发财致富。”在大学研读政治经济学的儿子,理所当然地解释。

  “可社会的财富总共这么多,怎么可能人人都发财?”母亲不无遗憾地说。

  “因此才会求神拜佛。”

  “可就一个‘赵公元帅’,千家万户争抢,如何照顾得过来!”

  “正因为供不应求,才会加封旁门左道的各路财神。现在甚至还有网络财神和电子财神呢。”

  “虽然是一厢情愿,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其实这不过心存侥幸的期望而已。”

  “因为人生是不能没有希望的,不管这种愿望,是多么地渺茫和不切实际。”儿子又不失时机地炫耀调侃:

  “就像买六合彩的人一样。尽管中头奖的概率,是6亿分之一。 也就是说,要花12亿,才能中500万。还是痴心妄想,天上能够掉馅饼。”

  全家人一边聊着,一边吃晚饭。

  第二天早上,丈夫刚走进住在同一小区的父母家,电话铃响了。

  “老妈,老爸去看病了吗?”在居委会工作的大儿媳妇问。

  “还没走,正准备出门。”

  “今天最好别去了。”

  “为什么?”

  “街道有人要上门慰问。”

  “不是说明天来吗?怎么不早说?建新都请假了。”

  “刚才居委接到通知,说领导明天有紧急会议,只能提前了。”

  “今天什么时候来?”

  “大约上午10点左右。”

  “知道了。”母亲挂了电话,转过脸对大儿子说:“你还是去上班吧。”

  “没事的,公司的工作我都安排好了。要不我先去排队挂号,回头再来接爸妈。”

  “也好。”

  中午,大嫂到街道党政办送材料,看到小叔子正在出最新一期的《简报》。其中有河西居委网上刚报来的材料。

  “大嫂,这篇简讯是你写的吗?很有时效性。”小叔子夸奖。

  “今天街道张主任,下居民区走访,也到我家慰问了。”

  “哦!是吗?”

  “那天,新调任的王书记征求大家的意见,说这次节前慰问,我们小区有2个名额,如何分配。”

  “春节快放假了,这几天领导正忙着走访分片联系的居民区。”

  “我想反正明年要退休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就老着面皮,随口一说:公公身患癌症多年,从未享受过这种待遇。这次能不能算我家一个。想不到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

  “这也是合乎情理的,你又是做老龄工作的。”

  “原来还以为最多不过200百元,想不到一个500元的大红包。昨天我还和你哥说,要买炮仗请财神爷呢。想不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

  “现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何况是领导慰问,总不能太小家子气。”

  这天黎明,折腾了一夜的丈夫,好不容易鼾声如雷地刚睡着,猛然被一声震耳欲聋的“砰——叭”惊醒了,随后接连不断、此起彼伏“砰叭砰叭”“哔哩吧啦”的爆炸声。他拿起床头柜的手机一看,不由怒气冲冲地抱怨:

  “唉,才四点半,就不让人安生。还说外环线以内区域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你不是说没地方买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放。”枕头那边妻子的问。

  “谁知道?也许是托人从郊区带的。”

  夫妻俩好不容易捂着被子,迷迷糊糊地挨到天明,这才头昏脑胀,不得不起来。

  丈夫一肚子不快地打开门,只见小院子里,遍地纸屑碎片。

  他拿着扫帚,无可奈何地听着虽然渐渐稀落,却仍然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的鞭炮声,望着漫天的硝烟弥漫,这时回头看到弄堂口,走进两个形迹可疑的人来,肩上背着包,手里拿着一叠小纸片,瞧见他家有人,就不声不响走到他的家门前,拿张背面有不干胶的红纸财神像,往门板上一贴,随即自说自话地伸出手来:

  “老板,恭喜发财,请个财神吧。”

  他望着“慈眉善目,笑容可掬,右手握着金元宝,左手捧着玉如意的赵公元帅,以及印有‘财神到’‘福旺财旺运气人气旺,家兴人兴事业兴。’横批对联”的年画,对这种出其不意的乐善好施,顿时好奇起来:

  “怎么个请法?”

  “一块不少,10块不多,一切随意,心诚侧灵。”

  “就是不能做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他不由地乐了:“什么时候赵公元帅,成了多多益善的韩信了。”。

  “老板真会开玩笑。”那位的回答,愈发机智幽默,软中带硬:“送宝上门的财神是不能不请的,否则就有失恭敬了。”

  “这是当然”他掏了一下口袋,里面除了一张50元的零钱,其余几张都是100圆整的。”

  他捧出背面印有“布达拉宫”的蓝票子,恭恭敬敬交给对方。

  “恭喜老板新年发财,富贵平安,万事如意,大吉大利。”对方喜出望外地甜言蜜语。

  “那就托你的吉言啦!”他很开心地微笑,好像大富大贵,真地发了大财一样,然后饶有兴趣地望着这些“活财神”又赶紧往别处化缘去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