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嫁车
作者:东方邮都盂城

  老毕的独生女,大学毕业后在苏州一家外企找到了工作,收入不菲,而且单位管吃管住,省了一笔住房开支不说,不必为女儿独自一人在外生活的安全焦虑。

  老毕高兴,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投入了十六年,终于看到结果了。

  三年后,老毕女儿用积蓄缴了首付,在苏州一个不错的小区买了一套两居式住房。

  老毕兴奋得整夜整夜地睡不着,与妻子谋划怎么为女儿的房子装修。

  妻子说,简单地弄一弄,女儿的房子还没算数。

  老毕想想也是,待女儿找到另一半才算数,不着急,简单装一下,买几样家具,能住就行。

  与女儿沟通,女儿也同意父母的想法。

  老毕请人设计,又请了搞装饰的亲戚帮助料理,两个月,装修就搞定了。女儿住进了自己的小家。

  妻子一算,前前后后花了二十多万,有点心疼。老毕安慰说,钱用了就算了,钱就是留着为女儿用的,今后也没有地方花钱了。

  妻子反问,今后没地方花钱了?

  老毕看看妻子惊讶的面孔问,今后还用什么钱?

  女儿出嫁呢?

  女儿出嫁能花多少钱,再说,有钱多花,没钱少花,也没有固定的标准。老毕心里想,我又不是招女婿,又不要对方彩礼,千辛万苦培养一个女儿,白送给人家,还要花什么钱。

  一晃,女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妻子三天两头打电话催女儿谈对象。女儿总是回答,要等到相巧的,谈恋爱不同于买青菜罗卜抓到一把是一把。妻子也没有理由驳斥女儿。

  时间过得快,转眼又是半年。妻子整天唠叨女儿的婚事。老毕倒是稳得住,说,你呀,真是取鱼的不着急,背鱼篓的着急,你急有什么用,缘份到了,自然一谈就成。

  果不其然,某一天,女儿打电话回来说,谈了一个对象,与自己同龄,本单位的,家在本市,父母各开一家企业,请父母哪天去看看。

  老毕一听,诡秘地对妻子说,我说的吧,不要着急,我女儿这么优秀,还能找不到对象?

  妻子不服气,就你事后诸葛亮。

  一个星期天,老毕夫妇乘车去苏州考察准女婿。

  老毕不得不佩服女儿的眼光。你看那小伙子,多帅。一米八的身高,不胖不瘦,皮肤白白的,特别让老毕开心的是,小伙子很懂礼貌,一口一个叔叔,一口一个阿姨,还里里外外地忙着张罗午饭,根本没有富家子的脾气。浅浅的笑容,让人看了舒服极了。

  又是半年过去,女儿女婿都是二十八了,在苏州不算大龄,但在小县城不小了。

  男方提出国庆结婚。

  女儿征求父母意见。老毕说,我和你妈没意见,你自己做主。

  男方父母在一个周末带着两个小孩拜访老毕家。老毕在县城一家有点档次的饭店请办了一桌酒,请了兄弟和朋友相陪。

  饭后,两家商量小孩结婚的事。

  男方父母问老毕,你们这儿有什么风俗,需要我们做什么,要多少彩礼。

  老毕一听,心里有点不爽。我又不是卖女儿,要彩礼干嘛?但碍于第一次见面,又是女儿的终身大事,老毕忍住了,笑着说,没有什么特别的风俗,彩礼一分不要。

  男方父母一听,为老毕的通情达理而连说谢谢。对方可能忘了,老毕夫妇都是中学高级老师,知书识理,不可能在这些大事上提出过分要求。

  看得出,亲家也是明理人,说,你们培养这么出色的女儿不容易,他们结婚不需要你们花一分钱,如果我们办事上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你们能谅解就行了。

  于是,定下了日子,余下的都很顺心。

  老毕当然也不会一分钱不花,比如为女儿买几床新被,皮箱,请几桌酒,都得花钱。但老毕心里有数,凭他们这么多年的积余,能应付了。

  老毕夫妇都是中学高级老师,收入不低。 重要的是,老俩口都节省得要命,衣服干干净净,但都是地摊货,吃的很简单,用老毕的话说,吃得太好,再去减肥不合算。房子是公改房,没花多少钱,多年不办大事,因此手上多多少少有点钱。

  老毕对妻子说,等到女儿结婚,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再干几年退休,我就陪你东逛逛西走走。

  妻子撇嘴说,我等这一天哩。

  老毕请人将家里用墙纸出了一新。真是万事具备只等吉时。

  但是,令老毕夫妇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距离婚期不到一个月时间,女儿突然回来了,而且情绪不是挺好。

  老毕心里格登一下,难不成女儿婚事黄了,又不敢说出口,只等女儿开口。

  但女儿就是不开口,急得老毕直抽烟喝茶。

  老毕妻子耐不住,问女儿回家有什么事。

  女儿似乎有点为难的说,爸妈,我马上就结婚了,你们想,人家是老板,家里房多车多钱多,我这么一无所有的嫁过去,会不会给别人笑话,会不会让对方看不起?

  老毕听来听去,不知道女儿想说什么,急急地问,你想干什么,你直接对爸妈说,不要含糊其辞的。

  爸妈,我想买一辆车,这样风风光光的,不给你们丢脸。

  买一辆车?什么车,多少钱。

  女儿是说个车名的,稀奇古怪的,老毕没听清楚,但钱数是听到了,一百二十万。

  女儿还说,自己有三十万,还差九十万,就算向爸妈借的,等今后余下来还你们。

  老毕仿佛在听别人说书,又像是听外星人讲故事,头脑里乱糟糟的,一百二万堆起来有多高呀。老毕实在想不到,女儿会提出这个要求。

  老毕毕竟是老毕,理了理头绪,对女儿说,我将家底交给你,家里只有四十万,全部给你总行了吧?

  还差五十万,你们让我到哪找啊,总不能让我卖身吧。女儿说着哭了。你们生了我,也不能让我一到男家就让人家看不起吧。人家娜娜的爸妈也是老师,可是人家为女儿买了一套二百万的房子,半数是借的贷的。

  老毕看到女儿哭着说着,心里像有无数个小虫子在叮着咬着,隐隐地痛。

  老毕像软了瘫了,喃喃自语,你让我们到哪找这么多钱呢?

  妻子看着痛苦的老伴,不吱声。

  屋子里很静。谈话进入僵局。

  过了好一会,老毕说,你将你那套房子卖了,不是有钱了吗?

  女儿来得快。爸,怎么能卖房呢,他们家的房子都在郊外,我在市内的房子,一来自己不方便时可以歇息,二来,靠近小学中学,留给小孩上学。

  老毕瞅一眼女儿,不知说什么好。

  其实,爸妈你们做点贷款,还起来也快,你们俩一个月一万多,也没多少用项。

  眼泪在眼里打转,但没有流出来。咬咬牙,老毕不可能在女儿面前流泪。

  女儿还在说着,说了什么,老毕一句也没听进去。老伴拉着老毕的手走进了房间。

  大约一支烟的功夫,老伴走出来,对女儿说,我们给你九十万,借的也好,贷的也好,你甭管了。

  女儿站起来试图搂住妈妈。老毕的老伴转身走进了房间。

  女儿走后的一周,老毕按女儿提供的银行卡打去了九十万。买什么牌子的车,老毕没问。

  结婚那天,女婿开着女儿陪嫁的车,接走了女儿,后面还跟了几辆据说小县城没见过的豪车。

  噼噼叭叭的爆竹声中,老毕的思想是空的,任香烟在指间燃烧。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