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背时的王二毛
作者:龙海孤魂

  王二毛父亲王老大,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只知道天天在地里干活,但是生产队分的粮食始终无法维持一家老小温饱,王二毛母亲只要开春,就要背上背篓,漫山遍野的寻找山茅野菜,参杂在玉米面里做菜粑粑,维持一家人生机。生他那年,恰好生产队年终分红,一个壮劳动力辛辛苦苦干劳动一天就10分,叫做一个劳动日,年终结算,一个劳动日价值人民币2毛6分钱。父亲顺口给他起名叫二毛。

  二毛小时候读书的时候,因为家境十分困难,母亲经常连几元钱的学费都拿不出,每要交学费时,只能东借西凑,他那时觉得钱真是好东西。记得有一年春节,他舅舅到他家接客,曾经给他10元钱,等舅舅离开以后,还是被他被父亲要去,无论他怎么哭闹都没有再给他了,每当提起这事情,王二毛常常悔恨不已的唠叨起来。

  二毛那时特别委屈,这钱明明是他的呀。当拿到那笔钱时,顿时觉得自己很富有。那时的孩子,平常的零花钱,只有几毛几块,10元是一笔巨款。他做了很多的规划,要买玩具,买鞭炮,买很多很多的东西。但一切的美梦,都被他父亲一句我给你保管化为泡影。

  等王二毛长大进城当了工人,成家立业以后才明白,不是他父亲要霸占他的零花钱,而是那10元对困境中的家庭来说,比买零食、买玩具、买鞭炮更有意义。父亲可能不愿“霸占”孩子的钱,也不懂得教育专家认为的种种道理,会对孩子产生什么影响。但是知道生活还得继续。“当家才知柴米贵呀!”

  二毛小时候,家里很少买新东西。他的铅笔还是老写完,母亲已经拿不出更多的钱让他浪费。于是,他只好在校园里溜达,搜寻别人写了剩下半截丢弃的橡皮、铅笔、笔芯,然后剥开里面的铅芯,用竹子枝子装起来再用。他一点也不觉得寒碜,而是当成乐趣来做。后来,同学们只要谁没了橡皮,都会找二毛要,他觉得很自豪。

  少年时代的二毛家,虽然日常过得紧巴,却从来没有饿过肚子。因为包产到户以后,家里有很多玉米、洋芋,足够吃上两年,一般情况下,家里粮食是不随便卖的。玉米是主食,磨面以后做馒头,做粥,做二合一饭,总能变换着花样吃。80年代,家家都种菜,都养鸡,都腌制咸菜,没钱买菜的日子里,也能改善下生活,哪怕天天咸菜、芋头也能吃得很香。

  那时,玉米和洋芋也是一种货币,可以兑换很多东西,比如大米、豆腐、杂糖等;更是抵押物,某家计划生育超生了,交不起罚款,几个匪气的乡村干部就翻墙跳到农户家里抢粮食,抢电视机或者值钱物品。很多时候,农民会拼命守护粮食,因为粮食没了,希望也没了。在王老大的孩子们出生时,村里这种事情还经常发生,后来就直接罚钱了。

  年轻时候的王二毛,遇到城里的修理厂招工,就报名当了工人。二毛当上工人以后,离开那片穷得吃不起饭的事情倒是经常发生的红土地。在铁饭碗的时代,到县城当一名工人,每月都发工资,吃公粮,每次回家都很风光。遇到放假日子,他居然推着自行车回到农村自己家地里干活。王二毛不是新面孔,村里长辈们都认识王二毛,常常拿他当榜样,教育孩子们,不要忘本。

  二毛在城里安家立业,渐渐稳定,孩子都十多岁了。然而国家形势却发生了变化,王二毛下岗了。敲钟吃饭,盖章拿钱的日子也到头了,以为能干一辈子的工作丢掉了。二毛家一下子没有收入,在城里就没饭吃,一家老少陷入困境,怎么办?一个人可以无所谓,但结了婚,并有了孩子的男人,必须面对生活的抉择。于是,想回农村做个农民,无论怎么落魄,只要劳动都有粮食吃。

  每当二毛在村头走过的时候,人们见他总是带着微笑,但没人能够体会王二毛当时的感受,谁又能知道,王二毛曾默默流泪,对命运感到忧伤。而别人看到的二毛,是个落魄者,只会谈论二毛遭遇的前后对比,以及王二毛那些白嫩的孩子们。二毛成为村里人闲谈的笑料,人们给他取一个绰号“背时的王二毛”。可是他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拿起农具在田间挥舞,就像王二毛父亲那样,接受命运的安排。亲戚朋友不解问他为什么返回农村的原因,他说:“活在城里,没钱常常有吃不起饭的感觉。而在农村,没有钱至少还有粮食、野菜,吃不起饭是不会出现的,再怎么穷,粮食总是有的,吃上一年半载也饿不死。”

  王二毛成为农民的时候,农民却在进军城市。相对于城市人,农民们依然有退路,农民的身份和户口还在,土地还在,没人谁可以剥夺农民享受土地的权利,混不下去了,家里的那点红土地还可以继续耕种,更不需要缴纳房租和其它费用。

  当然,王二毛可能会后悔这样的选择。在二毛成为农民后没多少年,国家政策又发生了变化。大量的农民涌入城市打工,北京,广东,上海,天南海北地跑,村里的人越来越少,连孩子都不愿呆在家里。土地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至少不再是主要的生活来源和保障。一方面,土地被村干部贱卖建成了工厂,另一方面大量劳动力出走,导致田地荒芜。结果一句歇后语出来了:“王二毛种田---一年不如一年”。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