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美好的一天
作者:黄叶满地

小小说:美好的一天

  肖舒觉得今天倒霉透了。

  昨晚,长期不回家的丈夫回来了,提出了离婚,两人大吵了一顿。今天上班,小电驴开到半路没电了。

  肖舒是一位理财客户经理,当她狼狈地赶到银行时,已经迟到了。她赶紧调整好心情,堆起职业的笑脸出现在工作岗位上。刚挂上胸牌,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走过来了 ,说刚在柜台买了一款基金,有几个情况还想问问。

  肖舒一边习惯性地抽出产品说明,一边问:“大爷,您为什么买这款理财产品?”

  “我看报纸上都说这个基金好,问了几家银行,都说没有风险,所以……”大爷殷切地看着肖舒。

  “大爷,”肖舒沉默了一下,实话实说,“这是一款债券基金,有风险的……可能本金都保不住。”

  “啊?”大爷倒抽一口冷气,“我已经买了,怎么办?”

  “如果您想再考虑一下,可以马上撤单,现在撤单不收手续费。”

  “谢谢!谢谢!”大爷感激涕零,急急忙忙地去柜台撤单。

  柜台王姐狠狠地剜了一眼肖舒。肖舒知道,王姐在骂她傻呢!本来她的业绩就不够,还把客户往外推。可肖舒想,做人总得诚信,要不,与那个男人有什么区别?

  肖舒现在忒瞧不起那个男人,那个也许很快就要成为前夫的男人。当年,肖舒是系花,追她的人可以从教室门口排到学校门口,富二代官二代长得好的学霸型的,什么样的没有?那个男人,要颜值没颜值,要家境没家境,可肖舒就是被他的真诚感动了,他信誓旦旦地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当时自己是多么天真啊!一辈子那么那么长,怎么就会信了呢?还信得死心塌地呢?现在才刚过七年,那时天天说着的誓言,恐怕早被他忘到爪哇国去了吧?肖舒自嘲地笑了。

  作为一个银行理财客户经理,肖舒很忙。一早起来,载着睡眼惺忪的儿子往学校奔去时,丈夫还没起床;晚上下班后,接了孩子,去超市买点菜,回到家夜幕已经降临,丈夫有时候还没回来,有时候回来了,在客厅看报纸,也不知道先放米下锅,肖舒说他,他还理直气壮:“做饭不是你们女人的事情吗?”肖舒气得不轻,吵了几次,吵完还得做,肖舒就懒得吵了——还不如留点力气做饭呢。于是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急急忙忙奔厨房,忙完晚餐、辅导孩子做作业、催促孩子洗澡、上床、自己再洗洗刷刷,终于可以上床时早已累得话都不想说了。有多久没和丈夫好好聊过天了?他的心是何时开始离他们娘俩渐行渐远的?肖舒不知道。只是知道,无论多忙多累,女人的第六感绝对不会偷懒,男人出轨的蛛丝马迹其实很多很多:以前一回家,钥匙、手机往鞋柜面一放,现在呢,儿子想拿来玩会游戏都被一把抢回,更是绝对不让她碰到,上厕所、洗澡时都带进去;有时睡得迷迷糊糊了,短信“叮咚”一响,男人便说,公司有急事,要马上去处理,然后有时回来,有时便不回来了,再然后,甚至二三天不回来,一星期不回来,打电话,不是说加班就是说出差。一个小小的公司业务员,有那么忙吗?肖舒很怀疑。一怀疑了,语气便露出些倪端,男人就会在电话那端咆哮:“我在什么地方要经过你批准吗?”好不容易回来了,儿子粘着要他陪玩,结果还屡是扁着嘴巴委委屈屈地向她投诉:“爸爸玩手机,根本不理我!”

  风言风语陆陆续续传到肖舒的耳朵,肖舒找男人对质,男人却说她疑神疑鬼,两人爆发了结婚以来最大的一次争吵。“五一”有三天假,肖舒很想带着儿子,一家人出去旅游,借此修复一下夫妻关系。电话打过去,男人说要和上司出差。“五一”那天,肖舒却收到几张男人陪那个女人和她女儿一起出游的照片,照片上三张如花的笑颦深深地刺痛了肖舒的心,她只觉得浑身发冷,头脑一片空白。

  昨晚,男人回来了,主动找肖舒谈话,说他外派到北京了,夫妻两地分居对孩子、对夫妻双方都不好,干脆离婚吧!肖舒忍不住反唇相讥:“离婚对孩子就好吗?现在倒是在同一个城市了,可你一个星期都不回一次家,与两地分居又有什么不同?”男人垂着头,哑口无言。肖舒突然就委屈了:“你说过一辈子对我好的,可是结婚这么多年,你为这个家做过什么?我站柜台一站就是一天,脚都抽筋了,回家还得伺候你,你这是对我好吗?”男人虚张声势地喊:“我赚钱养家!”肖舒流着泪的脸冷冷一笑,显得异常诡异:“赚钱养家,养的是另一个家吧?”男人就吼:“好吧!我说实话!你整天疑神疑鬼,我受不了了!”肖舒见男人还不承认,便把照片给他看,他居然说照片上的人只是跟他相似,并不是他,还反咬一口说肖舒胡搅蛮缠,不可理喻。肖舒对这个男人的人品真的是失望透了,气得嘴唇颤抖,流着泪喊:“滚!我不想再看到你!”男人马上得逞地说:“是你让我走的!”收拾了衣服拉着皮箱义无反顾地甩门而去。肖舒的嚎啕大哭、儿子瑟瑟发抖的身影,全被男人无情地抛在了身后。

  想到这里,肖舒只觉得心中苦涩难当,当初是怎么瞎了眼,居然选了这么一个毫无信义、毫无担当、冷酷无情的人?或许,离婚也没有那么糟糕,起码儿子不会再受到那个人的坏影响。

  “小肖,怎么啦?”方阿姨穿着火红的长裙、迈着一如既往的“八字”走近来。

  肖舒一惊:“啊?没,没事。”

  “还没事?”方阿姨抽出一张纸巾,示意。

  肖舒用手一撸,才发现脸上全是泪,顿时不好意思起来:“那个……方阿姨,您怎么来了?是又看中哪款理财产品了吗?”浓重的鼻音使肖舒更加不好意思,脸色绯红。

  “别人老向我推荐这款,”方阿姨马上岔开话题,“我说,等我问过小肖再说,我就信小肖。”方阿姨咕咕地笑着看着肖舒。

  “谢谢阿姨!”肖舒很快平复了情绪,笑着仔细看了看宣传单,“这款产品挺适合方阿姨您的……”肖舒详细地向方阿姨分析产品的利弊。方阿姨眉开眼笑,马上就想去柜台买,肖舒抱歉地说:“这款产品我们银行没有。”方阿姨遗憾地说:“怎么就没有呢?小肖啊,我只想跟你买,放心、省心!”肖舒只觉得一股暖流流过全身,笑着说:“下个月您有一笔到期了,到时我们再看看有什么适合您的产品。您等我电话吧!”方阿姨乐呵呵地走了。

  午餐是轮流吃的,王姐瞅准一个空档,对着肖舒一抬下巴,肖舒便默契地向食堂走去。片刻,王姐端着盘子过来,一屁股坐到肖舒身边。

  “你个死心眼,这个月业绩不够了,还一个劲往外推客户。”王姐恨铁不成钢。

  “那些大爷大妈,拿出来的都是省吃俭用攒下的养老钱,我怎么忍心他们受损失?”肖舒说。

  “谁说就一定受损失了?”

  “明知道人家能赚更多,还骗人家买赚得少的,人家不就损失了?”

  “你啊!”王姐无奈地说,嚼着排骨,仿佛拿排骨出气似的。

  肖舒笑笑,也埋头吃饭。

  “对了,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肖舒一愣:“没、没有啊!”

  “还说谎!没事流那么久眼泪自己不知道?”

  肖舒一惊:“很久吗?”

  “可不是!我急得呀,一直朝你挤眉弄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卖弄风骚呢!”

  “哈哈哈哈!”肖舒不禁大笑起来。

  王姐就是有这个本事,无论你多沮丧多悲伤,也能把你逗笑。

  “你的事我听说了,”王姐忽然严肃地说,“肖舒,我只想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有些时候,放手等于给自己放一条生路。”

  “放手等于给自己放一条生路……”肖舒豁然开朗。

  “孩子抚养权、财产分割,过错方占劣势。”王姐端起盘子,“需要律师吱一声。”

  “谢谢!”肖舒由衷地说。

  下午的时候,余新航来了。余新航是附近商厦一间玉石店的老板,肖舒与他可谓“不打不相识”。当初肖舒去宣传推荐理财产品时,余新航的玉石店刚开张,除了少量的流动资金,哪有钱买理财产品?加上历来对推销人员反感,不免有些恶声恶气,可肖舒也没办法,打不开局面就只能厚着脸皮一次一次地去讨人嫌。第三次找余新航时,余新航故意为难她说,只要她答应两个条件,他就买:第一,到肖舒他们银行办事不排队;第二,在肖舒他们银行转账免手续费。没想到肖舒居然一一答应了,并一直履行承诺。当余新航得知肖舒一直用自己的工资为自己垫付手续费时,非常感动,成为肖舒的忠实客户。今天,他还带了一个朋友,在肖舒那里一下子买了100万的理财产品。肖舒的业绩“噌”地超额完成了,这意味着,绩效考评、奖金啥的,全都可观了。肖舒心情愉快起来。

  晚上接儿子时,儿子兴奋地说:“今天老师表扬我了!真是美好的一天!”

  “嗯!真是美好的一天!”肖舒笑眯眯地应着。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