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追寻金蝴蝶
作者:荆北

小小说:追寻金蝴蝶

   小时候的我,总是爱做梦,总是希望能走进梦中。

  我是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对于青草自然不陌生。每到夏天,沟坡上、庄稼地里……到处都有绿意盎然的青草。六岁的时候,我还没有上学,常常跟着父母去田地里。因为父母要干农活,而我早已没有了爷爷奶奶,在家里没人照看我,所以父母去田地里干活时就带上我,给我准备一些吃的、喝的,还有一把大大的油帆布伞,以免我被饿着、渴着或被太阳晒着。

  七八岁,家里突然有了两个弟弟,父母就更忙了,我做完作业后就帮点小忙。每天放了学,我会和同龄的孩子约好,去地里割草放羊。当然,我们会去大人常去的地方,那样便不会害怕。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么先进,农业还没有机械化,村子里几乎每家都喂有牲畜,因为大人们忙着地里的活,我们小孩子放了学都下地里割草,因此每天去地里割草的人很多,根本就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割草时,会遇到野果,也会遇上蝴蝶和蜻蜓。没有长熟的麻包,就会挑大一点的摘一些拿着玩,遇到长熟的,便会轻轻的摘下来,小心的揣进口袋,圆圆的,黄黄的,像铃铛,香味中带甜。偶尔,也会经不住麻包香味的诱惑,把麻包熟的柔得软软的,挤开,里面有着象黄瓜的瓤一样的瓤,晶莹白亮,会轻轻的、少少的品赏一下它的味道,但不好吃。所以,我们一般不吃麻包,主要拿来玩与欣赏。

  最让我们欢喜的是邂逅“酸不溜”。酸不溜有二尺左右高,像小树一样撑着一把绿伞。它生长到一定的时候,就会结出貌似葡萄的果子,最初是小小的绿色圆球,外面还有一层薄薄的绿色保护膜。当圆球撑开绿色的膜露出来时,就开始成熟。成熟后的酸不溜比葡萄小一些,呈墨紫色,可以吃,味道甜甜的、酸酸的,非常美味。

  那时在农村,大人下地了,孩子玩的东西也不少。看公鸡在泥土中刨食,看母鸡蓬松着羽毛在砂土中洗澡,看黄狗趴在地上打盹,不时转动一下耳朵……和鸡们狗们玩够了,于是,我们掀开土块,有时会发现百足虫,有时是几只蚂蚁,有时是叫不上名的小虫儿,有时什么都没有。掘开花根周围的泥土,蚯蚓懒洋洋地蠕动着。捉几条去钓鱼,也挺有意思。

  走过操场围栏旁边,我听到草丛里传来断断续续的虫鸣,一听能到月亮出来,母亲喊我吃晚饭才回家。在这般静谧平和的夜晚,草间虫唱,在农村是再也平凡不过的事了。

  那天下午,鲜花上停留着一只金光灿灿的蝴蝶,我被它吸引,对它着迷。

  看哪儿,金蝴蝶落了下来,金蝴蝶!一声惊呼。原来是微黄的阳光折射在金灿灿的翅膀上,熠熠生辉。我几乎看呆了。飞啊,飞啊,飞去了远方。

  父亲一只手点上一支烟,就用另一只手招着。我说你不用招手,我早看到了。

  看这金蝴蝶落在花上,翅膀双双竖起并微微扇动着,一只眼眯缝着,一只眼圆瞪着,做着让你忍不住要笑出来的鬼脸。

  看天空,呀,下雨了,我们赶紧回家。半空上,自上而下全是清亮亮,蓝汪汪的,是块晶莹的蓝水晶。这块蓝水晶里,有着一幅迷人的画。

  过了一会儿,晚霞拉来了,遮掩了半个天空,夕阳落下。

  我顿生了羡慕之心。从此以后,我开始梦寐以求地想做一只金蝴蝶。

  又是一个深秋的下午,我独自寄在窗边,忘神地读书。忽然,一片叶子从书中滑落,火红火红的。枫叶?我惊喜地叫着。这是一片丢了很久的枫叶是我和金蝴蝶的见证,蕴涵着我和她在枫林里的故事。几年前相遇的情景不禁又在我的眼前。

  我看到了向日葵、看到了阳光、看到了希望和那被微风中拂起的花儿,同我一起笑着……

  假如有一天,我变成了一只金蝴蝶,要自由自在地飞翔。

  那天,父亲戴着草帽,挽着裤脚,在园中修葺着树木、花草。父亲的背驼了,拿着剪刀的手也有些颤抖。太阳火辣辣的,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父亲摘下草帽,用手背抹着额头的汗珠,花白的头发在风中翻动。我还没变成金蝴蝶,父亲却老了。那些花草树木还像当年那样苍翠茂盛,而父亲怎么就突然间老了呢?

  现在的我,漫步在文字的田野中,随心所欲的走着,走着……没有目的地,有的是心灵的无限畅快。文字带我走进了我的梦中,带走了我的灵魂,我追逐文字的步伐,找回梦中的自己。文字承载着我的梦,我的梦因文字而精彩!

  那些带着青草味的年少时光,是我成长的痕迹,是我一生的珍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