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借种
作者:钢凝

小小说:借种

   中原某地农村,麦收季节的一天傍晚,即将落山的太阳,把田野、山峦镀上了一层金黄。李长清由北向南走在回家的沙石路上,蹬蹬的踩地声伴有带起的少许尘土。他右手握一把镰刀,镰刀把上挂着一只篮子,左肩扛一捆成熟的麦子,麦穗随着有力的步履在他脊背上下舞动。

  李长清三十左右岁,中等身材,体格健壮,太阳的余晖把他的脸涂抹成了古铜色,反射着亮晶晶的光。他停住脚步,右手离开扶着的麦捆,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脑袋转向西边的太阳,有些刺目,他眯起了眼睛。

  突然,李长清听到有人喊“救命”,声如游丝,尽管微弱,但他还是听到了,是从路的南面传来的。他扭回眺望落日的目光,睁大眼睛,顺着声音寻去,发现在前面十来米处,路的左边趴着一个人。他刚才只顾低头走路,未发现前面的状况。李长清不敢怠慢,疾步向那人走去。来到跟前,他赶紧放下手和肩上的东西,蹲下来,问,你怎么了?那人哼哼几声后,虚弱地说,我、我病了。不是当地口音。那人试图用手撑地,想立起身子,李长清连忙去扶。那人撩了撩遮住脸的散乱的头发,无神的眼睛看着李长清。尽管那人脸上有些脏,但李长清判定出是个女人,而且年龄不大,二十多岁。

  李长清说,你是哪个村的?我送你回家吧?那女人喘了一口粗气,说,我是日本人,是跟商队来你们宋朝的,走散了,流浪到这儿。那女人说着生硬的中国话。李长清一听,没处送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干脆带她回家吧。李长清说,你要不嫌弃,就先到我家养一养,就你这样的身体,没法走路了。打扰你了。我背你吧。给你添麻烦了。你就别客气了。李长清蹲好身子,扶那女人慢慢趴在了他的后背上,左手挽紧女人的一只大腿,右胳膊夹起麦捆,手拿镰刀筐子,向村子走去。

  太阳悄悄地落山了,北良村有的农家屋顶烟囱已冒出袅袅炊烟,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长清背着那女人向村东头一处三间土坯房快走,他不愿让人看到他背着一个女人。房子院墙半人高,不大的院子,柳条扎成的筏子,当做一开一合的简易门。李长清打开柳条门,进了院子,随手将镰刀筐子和麦捆扔到地上,右手也挽紧那女人的右腿,喊道,娘,我回来了!清儿回来啦。李长清的娘在屋里回应,声音已经苍老。

  李长清背那女人到了西屋娘的房间,喘着粗气,靠近炕头,缓缓地侧倒些身子,把那女人放到在了炕席上。坐在炕里的长清娘问,把什么东西放炕上了?李长清大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回道,哪是东西?是一个人,她病路边了,又没处去,就背家来了。长清娘说,好,好,救人要紧。李长清的娘七十多岁,长期患有哮喘病,眼睛已半瞎,看东西模模糊糊,这几天刚吃了几副中药,哮喘病减轻了不少。

  那女人在李长清背上经过颠簸,竟然睡着了,经李长清出汗的热身子的烘烤,也出了一身汗。她感觉躺下不动了,眼睛慢慢睁开,看到了炕上坐着的老人,心里想,到了救她人的家了。 谢谢,谢谢。那女人说。长清娘一听,说,是个女的?对,是一个东洋人。 长清娘摸索到日本女人身边,手触到了日本女人的脸,感到黏黏的,说赶紧烧水,我给她擦擦。好嘞,我烧水,做饭!李长清说。

  长清娘用毛巾沾着兑好的温热水,仔细地擦试着日本女人的脸,因眼神不好,长清娘的脸快贴近日本女人的脸了。擦试完毕,日本女人的脸干净了,露出姣好的面容。长清娘说,还是一个俊女子。随后日本女子趁热吃了两碗李长清做的大米粥,竟大汗淋漓,两眼有了光泽,自己能坐起来了,说话也有了些力气。日本女人没有任何病,只是饿的头重脚轻,浑身乏力,刚才吃了东西,又冒出几身热汗,身体通爽了好多。

  日本女人叫千叶代子,是跟随日本商船到大宋做生意的,实际是跟着游玩,他们在浙江明州(今宁波)港口登陆,上岸后,雇佣宋人的车马队,驮上从日本带来的金、水银、硫磺、泥金画、刀剑、折扇等,一路向宋朝国都汴梁(开封)进发,沿途在落脚的城市也进行一些贸易,主要购置纺织品(丝绸、锦)、陶瓷、香料、药品、书籍、钱币等。当时宋朝的经济、文化、科技等领先世界水平,文明程度远远高于当时世界上的任何国家,是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时代。

  日本商队往来一趟几个月是最快的,大多一年甚至几年,有的在一些城镇开有自己的店铺。千叶代子跟随的商队已来宋朝十个多月,在汴梁也流连几个月了,由于商队老板这次交易的陶瓷、药品量比较大,资金出现了短缺,他们秘密商议,在开封租房子,向宋朝当地部门申请,开妓院挣钱,把随商队游玩的五个年轻女子充当妓女。千叶代子等五人听到风声后,一致拒绝此事,趁商队其他人麻痹大意时,分散逃跑了。千叶代子一路乞讨,顺着惠济河沿岸向东南方向奔走,她想碰上其他日本商队,能够搭船回日本,结果困顿交加倒卧路上。

  听了千叶代子的叙述,长清娘唏嘘不已,说,这不是造孽吗?好端端的女子怎么能干那种事!其她女子咱也管不了了,你到我这儿就到家了,好好养身体再说。李长清不停点头,说,住下来,住下来,跟我娘住一块儿,我也打听着和你一起跑出来的姐妹。 千叶代子听后感动得流下了热泪,连连道谢,给你们添麻烦了,给你们添麻烦了!千叶代子经过几天调理修养,身体彻底清洗,穿上干净些衣服后,露出了清爽可人的仪态,待人彬彬有礼,做事规矩有方。

  千叶代子在长清娘的叙述中,也了解了李长清的家庭状况。李长清祖上是明朝战乱时逃难到北良村的,没有家业积累,到李长清爷爷辈曾置下一处好房产,由于李长清父亲得了重病,需要钱医治,便把五间大房子卖了,又在村西头盖了三间土坯房。长清父亲卧床八年,钱花光了,人也咽气了。房破又逢连阴雨,长清娘又得了哮喘病,有点儿钱,差不多都花买药上了。由于家境贫寒,李长清三十一岁了,没有女子愿嫁给李长清,至今光棍一条。长清娘的叹息声也刺了一下千叶代子的心。

  千叶代子在李长清家住了十几天,元气渐渐恢复了,白白的脸上有了红润,眼睛发亮晶莹。千叶代子和李长清、长清娘相处很融洽,家里有了难得的欢快气氛,很多年的压抑感由于千叶代子的到来,一扫而光。千叶代子注意到李长清性格偏内向,待人真诚可靠,好琢磨事,属于闲不住的人,只要日子好好过,会有翻身的一天。千叶代子感到自己能到李长清家,是一种缘分,在一起不长的日子,她有了一份割舍不掉的亲情,一份责任。她想,这么常住下去,是不可能的,名不正,言不顺。千叶代子做了一个决定,嫁给李长清!

  有一天,三人在炕上饭桌上其乐融融的吃饭的时候,千叶代子突然下炕,两腿一下子跪在炕下过道里。千叶代子的脸红红的,说,娘,我有事要讲,请您答应?李长清心里“咯噔”一下沉了下去,该来的总要来的,她要走了,嘴哆嗦着说,有事、有事说事,下跪干吗?长清娘眼神不好,听到千叶代子跪在炕地下,着急地说,孩子,快起来,地下凉,有事说,咱家不讲那规矩的。长清娘心里也一凉,没有不散的筵席,这孩子要提出走了。千叶代子还是跪在地上,说,娘,谢谢你们的照顾,我的命是你们给的,你们都是好人,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李长清别过了脸,浑身冰凉,不敢看千叶代子,不敢听下面的话。长清娘突然感到气不够喘,拿筷子的手有些颤抖。千叶代子继续说,我想和李大哥结为夫妻,一起伺候您老人家,请您准许,如不答应,我会一直跪下去!

  房子里突然的一阵寂静,李长清听后,血液一下子冲向脑袋,身体发热,转过头看着千叶代子,两眼变得火辣辣。长清娘听后,气还是不够喘,但笑容堆上了脸,皱纹也开了,急忙说,你娘都叫了,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我同意!清儿,快把你媳妇扶起来,别跪着了。哎,李长清轻快地答应着,跳下炕。千叶代子抓住李长清的手,说,择日不如撞日,你也跪下,我们给娘磕三个头,就算拜堂成亲了!李长清脑袋晕晕的,随着千叶代子磕了三个头。长清娘情绪稳定了一些,半瞎的混浊的眼里流出了泪水,说,我是哪辈子修来的福,老天爷竟送来这么好又懂事的儿媳妇!你在日本的父母能同意吗?千叶代子坚定地说,肯定同意的,我家里的弟弟会照顾好他们的。尽管千叶代子中国话说的还不利索,但意思表达非常清楚。

  李长清的姻缘竟和东洋人牵在了一起,他像是在做梦。千叶代子提出自己改一个中国名字,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叫徐千叶,姓徐名千叶。李长清问她,为什么姓徐?千叶代子说秦朝有一个了不起的人叫徐福, 他率领童男童女三千人和百人工匠,携带粮食种子,乘船东渡,把秦朝的文明传到了日本,他在日本被我们尊为农耕神、蚕桑神和医药神,每年都有纪念徐福的活动。李长清说,徐福是奉秦始皇之命,寻找长生不老药的,这一去,就没影儿了,秦始皇是望眼欲穿啊。千叶代子说,长生不老药不是我们关心的,带去的好东西是我们喜欢的。李长清说,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千叶代子兴奋地说,我还知道唐朝鉴真和尚东渡日本传法,在奈良东大寺设坛传戒,创建了唐招提寺,成为了日本的律宗初祖。他把唐朝绘画、书法、雕塑、医药、工艺、印刷、建筑等文化也带到了日本,被我们日本人誉为“天平之甍”。天平之甍?啥意思?李长清不解,问。千叶代子说,意思是日本天平时代文化的高峰。千叶代子知晓这么多知识,李长清从心底里甚是敬佩。有些东西,他只听说个皮毛。千叶代子还讲了东汉蔡伦造纸的事,说蔡伦出身普通农民家庭,从小和父辈种田,但聪明伶俐。

  徐千叶成了李长清的妻子,终于走出了院门,和村里人认识打招呼,乡亲们看到李长清娶了年轻漂亮的媳妇,又懂礼貌,都高兴道贺,很快接纳了这个日本媳妇。徐千叶发现李长清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李长清在后院种了一片牡丹花,供自己欣赏,东面一块大红牡丹花鲜艳的盛开着,西面一块郁郁葱葱。徐千叶就问栽种的方法。李长清讲道,牡丹栽植要选择沙质土壤,沙质土壤疏松,排水好,要栽在背风向阳不易积水的地方。为了背风,我把北面院墙垒得很高。差不多在9月下旬到10月上旬栽植。栽植是有讲究的,深度以根、茎交接处齐土面为好,栽植坑的大小以根能伸展为度,坑内留些细土拢成小墩,使根在土壤上坐定,理顺根系,然后复土,踏实,浇二、三次透水,株行距以一尺半为宜。如果播种的话,就要把牡丹种子在8月上旬成熟后及时采收,立即播种。播种过晚,种子来春不宜发芽。播种牡丹5、6年才开花,一般在培育新品种时采用。如要分株,把生长五年以上的大株牡丹连株挖出,放阴凉处晾置2、3天,待根变软时将其分成2、3枝一组的小株,种植在准备好的地上。西面一块已长4年,再有一年就可分株,分株后就开花了。

  李长清讲得头头是道,徐千叶频频嗨嗨,听的入神。她大脑在飞速运转,竟然激动起来,说,你会种植牡丹,为什么不拿它卖钱呢?李长清一脸迷茫,卖钱?我是种着玩的,谁好意思卖钱。徐千叶说,你选一些,我拿到集镇上去卖。徐千叶真的到集镇上去卖了,大获成功,还把李长清讲得种植方法向购买的人复述一遍,实际上人们对种植牡丹是明白一二的。徐千叶跟着李长清,也知道了如何给牡丹施肥、浇水、防治病虫害,还学会了牡丹嫁接的技术。

  李长清种植的小麦是经过改良的,他经常转悠,看到谁家麦子长得好,就向人家借种,与自家麦种套种受粉,选取长势优良的做为种子。种植的玉米,也是经过李长清不断改良的,产量明显要比其他农户高。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十六年过去了,李长清的母亲早已过世,但她看到了好光景,土坯房翻盖成了砖瓦房和殷实和美的日子。李长清和徐千叶育有一儿一女,儿子李东阳十五岁,女儿李樱子五岁。李东洋读了私塾有了文化,相当于初中毕业了。李长清和徐千叶商议,让儿子学门手艺,听说封丘有一家搞印刷的书坊缺人,就通过中间人把李东阳介绍了过去。

  书坊在北宋时期,雕刻印刷很盛行,技术成熟。李东阳进的书坊,老板即是雕刻师傅,技术出众。李东阳是作为小杂工招进来的,但他有学习雕刻的心思,想掌握这门技能。李东阳尽管成了半大小伙子,但孩子的天真稚气未脱,很招人喜爱。一转眼李东阳进书坊一年了,老板见他聪慧,踏实肯干,就收李东阳做了徒弟。

  雕版印刷方法并不复杂,就是把木材锯成一块块木板,把要印的字写在薄纸上,反贴在木板上,再根据每个字的笔划,用刀一笔一笔雕刻成阳文,使每个字的笔划突出在板上。木板雕好以后,就可以印书了。印书的时候,先用一把刷子蘸了墨,在雕好的板上刷一下,接着,用白纸覆在板上,另外拿一把干净的刷子在纸背上轻轻刷一下,把纸拿下来,一页书就印好了。一页一页印好以后,装订成册,一本书也就完成了。

  有一天,李东阳回家看望父母,看到父亲李长清在院子里用胶泥给妹妹李樱子做动物造型的小玩艺儿,有小鸟,有小猪,有小鸡,还用小棍把一只小鸟捅出一个小嘴,用嘴一吹,竟出了声音,高兴得妹妹又蹦又跳。李长清把捏成的小动物摆在窗台上,对女儿李樱子说,晾晾干,晚上用做饭灶堂的火烧一烧,变硬了不易碎,就像烧的盖房的砖头。李东阳望着窗台上的小玩艺陷入了沉思,如果把字刻在一个个方块胶泥上,烧硬,一个一个排起来,就不会因为刻坏一个字而废整块雕版了。李东阳为自己的发现激动不已,第二天回到书坊,就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师傅听。师傅听后,也很高兴,告诉李东阳,听说汴梁有一位叫生毕的人,弄出了这个东西,明天你带上盘缠,到汴梁,向生毕学这门技能。

  第二天,李东阳跟着一个做生意的马队,从封丘赶到了汴梁,几经打听,找到了生毕所在的书坊。生毕听李东阳要学习活字印刷,爽快地答应了。生毕指导李东阳在胶泥做成一个个的方块上刻成反字,晾干,又到烧瓷的窑厂烧制,字模变得硬了,取回书坊。印书时,在预备好的一块铁板上面放上松香和蜡之类的东西,铁板四周围着一个铁框,在铁框内排满活字,满一铁框为一版,再用火在铁板底下烤,使松香和蜡等熔化,用一块平板在排好的活字上面压一压,把字压平,一块活字版就排好了。它同雕版一样,向凸起的阳文着墨均匀后,就可以像雕版一样印刷了,印过以后,把铁板再放在火上烧热,使松香和蜡等熔化,把活字拆下来。活字印刷不仅拆解方便,而且组合灵活。

  李东阳和生毕相处融洽,离开生毕书坊时,生毕还送李东阳一个固定字模的铁框和一些胶泥字模。回到封丘书坊,李东阳用活字新技术印刷。后来为了提高效率,他准备了两块铁板, 一块板印刷,另一块板排字,等第一块板印完,第二块板已经准备好了。两块铁板互相交替使用,印得很快。李东阳把每个单字都刻好几个,常用字刻更多个。李东阳还将常用的词组制成字模,但并不常用,因古人很少说废话重复的话。

  徐千叶已近四十岁,头上有了些白发,年轻时白嫩的面庞已显沧桑,几道鱼尾纹爬上了眼角,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多了起来,她想念日本的父母和弟弟,不知道当年商队老板回日本怎么向家人交代的,会说掉海里了?会说在宋朝染疾而亡?徐千叶忧郁的眼神深深撞击着李长清的心。几个姐妹逃跑后几年,风平浪静了,李长清才四处打听其她姐妹的下落,只寻到一个叫信子的姐妹,在前连村,离北良村六十里地。信子也嫁给了一个宋朝小伙儿,后育有两子。两家开始不敢多有来往,担心走漏风声,给家庭和本人带来不测。她们曾悄悄到汴梁城联系其他日本商队,向日本的父母捎代信息,但都石沉大海。

  有一天,李东阳从封丘书坊回家看父母,说老板要派他到日本去传授印刷技术,是一个日本老板邀请的,已交了定金。徐千叶听儿子说要到日本去,一阵激动,顿时眼里涌满泪水,看着身体结实的儿子,说,你的姥姥、姥爷,还有一个舅舅,住在九州岛的福冈,我给你写个详细的地址,到了日本一定去认认门,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他们。李长清在一旁附和说,这是你娘心里的大事,一定办好。徐千叶对李长清说,你骑马到前连村问一下信子家的日本地址,她也会带信儿的。李长清不敢怠慢,立时到马圈牵出枣红马,往前连村赶,他知道儿子在家时间有限。半夜时分,李长清赶回了,告诉徐千叶,信子得病不幸去世十多天了,她的男人根本说不清信子在日本的住址。徐千叶一听信子死了,甚是悲痛,呜呜的哭起来。这唯一的日本姐妹是她心里的安慰和依靠,信子死了,她觉得心里空落和不安。

  李东阳跟着日本商队,带着母亲的殷殷期盼,也带着活字印刷技术,乘船劈波斩浪,经东海,向日本九州岛驶去。半年后,这个日本商队带来消息,在快到九州岛时,海上遇到了大风大雨大浪,李东阳不幸掉入海里,沉入海底。徐千叶听到儿子死在海中,嚎啕大哭,几天几夜,不能入眠,后来眼泪流干了,视力也突然下降,有时看东西模糊不清,人也憔悴了许多。一年后,徐千叶领着女儿李樱子到信子家串门,去看望信子留下的两个儿子。信子丈夫告诉徐千叶,两个儿子前一段被蒙脸匪徒抢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徐千叶听到这个消息,心惊肉跳,不详的兆头击打得她的脑袋嗡嗡作响。在返回北良村的路上,徐千叶和女儿突然遇到匪徒,被堵住嘴,蒙住双眼,塞进了一辆带棚子的马车里。

  徐千叶和李樱子失踪了,李长清赶紧报官。李长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焦躁不安,吃不好睡不着,隔几天就到县上巡捕那里打探情况。后来巡捕告知李长清,近一两年突然发生了多起抢人事件,很奇怪,来无影去无踪,查不到任何线索。三年后,李长清不得不又娶妻生子,来延续李家的香火。

  历史走到了今天,李长清的后人,农业科学家李林良在家中读报,看到了一段文字,说,宋人周辉在《清波杂志》记载:“倭国(日本)一舟飘泊在(宋)境上,一行凡三、二十人。(日本)妇女悉被发,遇中州(中国)人至,择端丽者以荐寝,名‘度种’”。

  李林良若有所思,站起身离开沙发,走到窗台前,轻轻推开窗子,此时恰有两只黄鹂鸟落在院中海棠树上,晃动脑袋,互相啾啾的叫着……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