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马二娘
作者:罗银湖

小小说:马二娘

  乌河镇的人都知道,马二娘是个苦命的女人。

  四十三岁那年,比她大十岁的丈夫刘黑子,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夏天,得出血热病一命呜呼了。马二娘在刘黑子的榻前哭得死去活来。她哀叹两个半大不小的女儿该怎么办?她哀叹他一辈子为了这个家,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勤扒苦做,一天的福也没有享过,就这样生生地撇下他们娘儿几个去了……那场景,不知感染了镇上多少父老乡亲,左邻右舍,大家都为这个苦命的女人而哀叹、惋惜不已。 此后,马二娘便像镇上所有的男丁一样,除了在地里勤耕苦作、出门开河垒坝之外,还要为两个女儿的生计、婚姻大事操心磨难。

  好在两个女儿都还懂事,大女儿翠花二十一岁那年,跟了一个放鸭子的外地佬,没要她母亲一分钱的嫁妆,为马二娘省了一大笔开支。二女儿翠竹二十岁那年,和村子里的一干男丁到百余里外的柳洞河去开河筑坝,也跟了当地的一个蔑匠娃娃柳俊杰。虽然两个女娃都没有让马二娘花费一分一毫,但马二娘心里痛得比得了急病还难受啊!她觉着对不起娃娃们,她觉得自己亏欠娃娃们的太多,她在心里发誓,以后一定要多攒些钱,想方设法弥补娃娃们。 马二娘不仅个子矮小,而且人生得很黑,脸上雀斑密密麻麻,长得一点儿也不好看。乌河镇上的人几乎没有几个人正眼看她的,连平时跟她打招呼的人也没几个。两个女儿嫁人后,马二娘显得更孤单了。

  平时除了耕作田地之外,只要一有空闲时间,马二娘总是腰里围一个黑色大包袱,一手拿一把烧饭添柴用的长火钳,一手拿一个大白塑料袋子,走村串户,到处捡拾废品。有时候,看到村上哪家人做事忙活不过来的时候,她就主动上前搭腔帮忙,也不图个啥。久而久之,乌河镇上的人,都对这个长相不雅的苦命人,也有了几分敬重,大家时不时把家里的一些废旧物品清理出来送给她,权当是对她的一种回馈罢。 虽然大家送给马二娘的都是些不太值钱的废品,但马二娘还是很感激大家的这份恩德的。她觉得这世上还是好心人多咧。

  一次,马二娘照例到镇上去捡拾废品。忽然,她见前面一个骑自行车的老者,不知咋的,一下子栽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她惊呼着跑上前去,伏在地上,抱起老者的头部,用小时候母亲教她的方法,在老者脸部的几个关键穴位,上下游走不停地捏拿按摩起来。还不停地招呼过路的人前来帮忙,可却没有一个人理她。马二娘急了,忙放下老者,帮他把自行车扶起来,使劲全身力气把老者往自行车上抱。可是由于她个子太小,力气不够,几次把老者抱到自行车后架上的时候,又滑了下来。马二娘急得不知该咋办才好,眼里淌出了泪水。可能是马二娘的这份执着感染了周遭的人,一个十七八岁的学生娃,和一个挑着圆匠挑子的中年男人忙跑过来,帮忙把老者抱上了自行车,三个人搭伙把老者送到了镇上的卫生院。不久,老者的家人闻讯赶到,对马二娘千恩万谢。老者的儿子拿出两百元钱来,硬塞给马二娘,马二娘毫不犹豫地谢绝了。

  经过几年的省吃俭用,马二娘的手里总算有了几万块钱的积蓄。她想,总算可以给两个女儿一点补偿了。她决定,给翠花、翠竹每个人各三万元,了却自己的一份心愿。

  可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却改变了马二娘的决定。 那是一个夏日的下午,大概点把钟的光景吧?马二娘正在乌河镇后面的马甲河边,清洗别人送给她的几件旧衣裳。她身旁是一座杉树搭建的木桥。桥墎是用沥青涂刷过的,但却很破败,桥面也是一块一块的杉木板铺就的,上面的缝隙清晰可见。几个上学的小娃娃在桥上高兴地说笑着,向乌河镇走来。

  “不好了,不好了,小明掉河里了。”马二娘忽然听到一声女娃的尖叫,紧接着其他几个娃娃也吓得哭喊起来:“小明,小明……”

  马二娘顾不得多想,她一头扎进河中,吃力地向小明落水的方向游去。马二娘费尽好大的周折,总算把小明拖到岸边,救了小明一条性命。

  马二娘想:这条连接乌河镇的马甲河上,要是能修一座水泥桥该多好啊。那样,那些上学放学的娃娃们和过往的行人就不会再有落水的危险了。于是,她怀揣着自已辛苦积攒的六万块钱的存折本,来到了乌河镇镇政府。她要把这些钱捐献给政府,让政府建一座水泥桥。

  镇政府的领导十分感动。一位林姓领导对马二娘说,政府已经把建桥的事项列入了议事日程,马上即将动工。但政府不能收您的这份辛苦钱。马二娘脸色陡地一下子变了:“领导,我的钱是哪里不干净了?咋不能收?”她嘴里不停地唠叨着,“是看不起我这孤老婆子么?”镇政府的领导缠不过她,只得收下了她的这份盛情。

  马二娘做了这件好事,心里比吃了蜂蜜还要甜,她的脸上也开始挂满了笑容。可是,她却觉得太对不起两个女儿了。她想,自己还能动弹得了,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一定要为娃娃们攒些钱,以弥补对娃娃们的亏欠。

  马二娘比过去更辛苦了。耕田种地,捡拾废品,帮种田大户栽秧锄草,捡棉花,挖花生,打油菜,只要能挣钱的活儿,她都抢着干。也不管累不累,苦不苦,工钱高还是低。 两个女儿也时不时回家来看望日渐衰老的母亲。每次见到两个女儿,马二娘总是眼泪汪汪,心疼地问娃儿们生活得好不好?男人有没有轻视她们?她总是扯着大女儿,抚着小女儿舍不得让她们走。

  一天晚上,马二娘刚从地里回到家,就觉得头晕眼花,胸口闷得发慌。她忙躺到床上。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梦到死去多年的丈夫刘黑子向她走来。只见刘黑子哭着对她说:“老婆子啊!你累死累活为哪般咧?吃没吃好的,穿没穿好的,你看我一个人好苦啊,快来陪我吧!”说完便一阵青烟似地,不见了踪影。马二娘从梦中惊醒,想挣扎着爬起床,可是浑身乏力,动弹不得…… 两天后,隔壁王老拴家的老婆子王妈,见平日总是忙忙碌碌的马二娘,家里平静得一潭死水似的,不知马二娘家究竟发生了啥事。她忙推开马二娘家的大门,走到马二娘阴暗潮湿的房间,眼前的一幕吓得她失声尖叫:马二娘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红色的存折本。她早已经没有气息了。 王妈哭泣着叫来了村子里的人,马二娘丈夫刘黑子的族人也都过来了。他们无不泪流满面地说:“二娘是累死的啊!”

  马二娘的两个女儿翠花和翠竹得知母亲不幸去世的噩耗,她们痛哭流涕,悔恨自己平日里对母亲关心不够,才让年迈的母亲不幸辞世。 这时候,村子里的人开始猜测起来,马二娘辛苦了一辈子,应该为翠花翠竹攒下了不少钱吧?可是,当刘家的几个族人打开存折,发现马二娘的帐户上仅有一万一千元的存款时,人们都傻眼了:马二娘这些年拼死拼活地做,咋才这么点钱呢?人们不相信这是真的。于是,各种议论又纷纷扰扰起来:“是不是马二娘在外面有啥相好的?送人了?”“真是个守财奴!连死也要把钱带进棺材去呀?”听到人们的议论,两个女儿嗤之以鼻,她们不相信自己的母亲是那样的人。她们也在心里为母亲寻找答案。

  马二娘去世一年后,乌河镇马甲河上的一座气势恢宏的水泥大桥建成通车了。大桥通车典礼上,乌河镇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穿红戴绿,过大年似地赶来看热闹。这可是他们几辈人的梦想啊。乌河镇的领导们,专程派车把马二娘的两个女儿翠花和翠竹接到了典礼现场。 镇长王子涵动情地对在场的所有人说:“乡亲们哪,今天我们的马甲河大桥正式建成通车了。首先,我要代表镇政府,代表全镇七万多名父老乡亲,向我们的好村民马二娘大姐表示衷心地感谢和敬意。马大姐是第一个为我们这座大桥捐款的人哪!”王子涵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哽咽起来,“六万元哪!全靠马大姐一个人一分一厘省下来的啊……”

  王子涵镇长的话音一落,全场响起一片掌声和唏嘘声来。“真没想到啊!马二娘原来有这份心哪。”“啧啧啧,马二娘真不简单咧……”

  “妈妈,我的好妈妈……”翠花捧着王子涵镇长颁发给妈妈的荣誉证书,眼里噙满泪水,喃喃地自语着。翠竹抚摸着桥头青石板上镌刻的“马甲河大桥捐款名录”上“马二娘”三个字,仿佛敬爱的妈妈就站在她的眼前,久久不愿离去。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