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梦
作者:刘重山

小小说:梦 

  离下班还有半个多小时,她赶忙回家,用电饭煲煮饭,然后把黄瓜洗净,切片,用食盐、酱油、醋腌制,再将蘑菇清洗切片,从冰箱里取出猪肉,下班后爆炒后就可以吃饭了。

  单位有食堂,不过她总是自己做。有时工作忙,回家后就煮挂面简单对付了。

  上班的地方离家只有五六分钟的路程.

  上午有太阳,这时已经转阴,天空阴沉沉的。

  这个小县城有些凌乱。街道的垃圾桶附近垃圾堆积如山,臭气熏天。出租车、三轮车在街上横冲直撞,好像十分忙碌的样子,也不知道他们忙什么。她站在人行道上,漠然打量着从身边经过的人们。

  看了看手机,还有时间,就往菜市场上走去。

  你也来买菜?单位女同事手里提着塑料口袋,里面装着蔬菜。

  她点点头,看了看同事买的东西,也决定去买几样。

  今晚打麻将哈。

  算啦,手气太差了,等几天。

  她笑了笑,就走了。

  离婚后,晚上无事,百无聊赖,就开始学打麻将。除了周末读书的女儿回家来了,一周之内,大多要打四五晚上的麻将。这一个月,不知怎的,她老是输,心里有些窝火。

  在菜市场碰到一个年轻人,招呼她一声,就离开了。

  这年轻人是前夫的单位上的,以前经常到家里来喝酒。

  上个月,一起打麻将的人,一个麻友说他结婚了。

  年轻人没有发请帖给她。也好,省了送礼的钱,也免得看前夫那副丑陋的样子。

  好像也没什么菜可买,就慢腾腾回到办公楼。

  你气色有些不好呀。一个同事到办公室聊天,关心地问。

  都四十岁的人了,还管什么气色呢?她摇头苦笑。

  这怎么行?人还是要珍惜自己啊。

  离婚后,这样的话听得多了,她有些不耐烦。

  同事劝她,趁现在还年轻,加紧物色一个,组织一个家庭。

  离婚已经五年了。前两年单位的同事、熟人想撮合她与前夫复合,没有成功,在她面前大骂前夫薄情寡义,简直不是东西。其实,现在看来,前夫留下一套商品房和二十万的存款给她,还是算好的,至少衣食无忧,供养孩子上学的经费不缺。后来,听说前夫找了个女人结婚了,就有人给她做媒。她对此并不很热心,被朋友硬拉着去见了几个男人。

  没有一个让她满意。女友们问她要找什么样的男人,她也说不出标准。有的觉得她太挑剔了,劝她不能像年轻少女找男人那样挑三挑四,要有房子、车子、票子,要对方有体面工作,这样太难找了。说遇到过得去的男人,就凑合着过,因为女人离开男人,独自生活还是有不好的。女友们还劝她,如果遇到合适的男人,一定要主动点,抓到手再说,而且要改一改脾气,不要像以前那样搞得男人跑了。

  前夫很能干,业务知识强,就是爱喝酒、打麻将,脾气暴躁,一不对劲就要骂人。以前和她在一个部门工作,那些同事都有些怕他。当初她没有看中他,心里喜欢另一个人,也是单位的同事。前夫死皮赖脸,不断纠缠她。好几个夜晚,他都跑到当时的单人宿舍,不断敲门、说好话,发誓要对她好,吓得她躲在床上,用被子埋住头,大气都不敢出。有个夜晚,她独自回家,他喝得醉醺醺的,拦住她,要她做他的女人,诅咒说结婚后一定听她的,所有钱都交给她,家务事他做,反正就是让她享福。她厌恶酒疯子的话,赶紧跑了。本以为他不会再来纠缠,知难而退。哪知一个夜晚,他弄到一个梯子,深夜爬进窗子,把她占有了。她默默流泪,眼泪无休无止。他吓坏了,跪在地上请求她原谅,说一定要对她好。

  结婚后他果然兑现了承诺,把工资、补助全部主动交给她,还十分卖力做家务。当时,丈夫的父母也在单位上班,也帮着做事。她要求丈夫不要酗酒,不要赌博,他也答应了。对比其他女人,她觉得丈夫还不错,能干、会挣钱。怀孕那段时间,丈夫欲望强烈,还要和她亲热,她担心孩子,十分严厉拒绝了。丈夫回家就开始晚起来,又开始喝酒打麻将。她质问他,他都说没有。她怀疑他私自攒钱,用于赌博,他赌咒发誓说没有。一个晚上,她听到确实消息,跑到打麻将的场所,丈夫吓得从后门溜走了。同事们开玩笑,说一物降一物,一个蛮横的男人遇到了克星。

  婚后生下女儿后,公婆脸色就有些变了,但丈夫还算是疼爱孩子。公婆退休后,丈夫喝酒打麻将更频繁了。家里并不十分富裕,丈夫虽然会挣钱,但要细水长流,除去必要的开支外,其他的钱都要存在银行里,买房子供孩子日后上学。钱都存定期,利息高一点。后来买商品房,她拿出所有的积蓄,丈夫还吓了一跳,表扬她持家有方。

  男人在办公室藏钱,在鞋子里藏钱,用于赌博的赌资。办公室藏起来的钱被她搜到了,鞋子里藏钱还是离婚后听同事说的,这让她对男人日益失望。孩子还小时,和她睡在一起,夜晚他强行要同房,她不答应。第二天他就要去喝酒打牌。她那时年轻,并不明白人活在世上,总要干这样那样的蠢事,以便消磨时光。现在她学会打麻将,才明白这个道理。

  离婚后反思,喝酒、打牌也许就是一个爱好。可是前夫这方面的爱好有点走火入魔,喝酒有时要喝一整天,打牌有时要连打几天几夜。那时,单位管理松懈,也没有人严格管理。他在单位人缘很好,大家都喜欢与他结交,和他打成一片。每个周末,他没有好好呆在家里,喝酒到半夜才归,她打开门,酒气扑面而来,生气地把门关上了。第二天才发现他在过道里呼呼大睡。

  前夫调离单位,到另一个单位任职,成了一个头目,回家的次数日益减少,每晚回家喝醉日子日益增多。女儿已经读书,她和他坐下来谈判,要他估计孩子的感受,切实改变。女儿帮母亲说话,奚落他成为一个酒鬼。他流泪答应,说一定戒赌戒酒,可没有多久又我行我素。她质问他,他说没有办法,要结交朋友,这样才能好办事,喝酒和打牌成为工作的一部分。她很生气,可是细想他的话有些道理。但不久后发生的事,让她彻底绝望。

  他与其他女人有染,这样的风言风语她早就听说了。可是那次他与一个女人赤身裸体躺在他单位的房间里,被她抓了现行。他辩称是生理需要,心里还是装着家庭。她气得晕了过去,果断提出了离婚。

  男人都是那个德行,就是再找一个,还是那样。

  她想起往事,凄然地说。

  是啊,现在好男人太少了,随便找一个,说不定连以前的都不如呢。女同事站起来说,下班了,回家吃饭吧。

  在楼梯上,碰到了一个男同事,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在望着她,赶紧转过头去,心里有些咚咚跳。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可能是平常中午很少午休吧,有些不习惯。感觉有些累,吃了饭躺在沙发上,有些迷迷糊糊,可爬上床却睡不着。离婚后一段时间,经常睡不着觉,心里老是想起以前的事情。后来学会了打麻将,专注于手里的牌,才渐渐转移开。以前一个夜晚,显得那么漫长,打麻将几下就混过去了,回来简单洗漱后就上床睡觉,睡眠好起来。有时中午在单位吃食堂,几个女麻友也要找时间切磋一下。麻友们会七嘴八舌说些道听途说的事情,谁又离婚了,谁和女下属关系暧昧,谁又进监狱了,谁又要升官了,什么女人买了什么昂贵衣服。从这里她也了解前夫的一鳞半爪,听说前夫想方设法挣钱,简直就是削尖脑袋,一心想钻进钱袋子。她了解他,这可能就是真的。至于说他找了好几个女人,要结婚了,她并不相信。因为女儿回家时,会主动说起前夫的事情,她得知他并没有结婚。但也可能是男人在撒谎。有次女儿回家很生气,说爸爸试探她,要为她找位后娘,她愤怒地说:不准。

  刚离婚时,女儿死活不同意他们分开。她给她做思想工作,她总是蒙着耳朵,尖叫着:我不听!我不听!她本来极不愿意把那件丑事告诉女儿,一直没说。可是有次女儿回来又问父亲去那里了,她说:我怎么知道他去哪里了?他去了他想去的地方。女儿冷笑地问:你怎么会不知道?她怒火冲天,朝女儿叫道:他有其他女人了,他的心不在这里!女儿听了她的解释,还不相信,去质问父亲。父亲低头不语。女儿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坚决支持母亲离婚,说永远不想再见他了。

  开家长会,大多数都是她去。他们碰到几次,都没有说话。孩子不想见他,他吃了几次闭门羹,就不去了。后来她去了,他看见她,立即躲避,让她冷笑、鄙视。后来,女儿态度变了,周末也会去父亲家玩。男人买了新房子,和以前房子面积差不多。

  正在胡思乱想,突然接到学校班主任的电话,叫她到学校去。她心急火燎赶到学校,才知道上午孩子逃学,和男同学出去谈恋爱。

  怪不得,这个学期成绩有所下滑。

  面对老师的批评,女儿低头不说话。从她嘟起的嘴唇,她知道女儿心里并没有服气,就对老师说,把孩子叫到操场上,私下劝说。

  你现在的任务是学习!你知道吗?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你还不努力?一到操场,她劈头训斥。

  我怎么没努力?我怎么没努力?

  女儿的质问让她心里怒火燃烧。

  你既然努力,就不要谈朋友,不要谈恋爱,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这不要,那不要!这不准,那不准!你烦不烦呀?啰嗦得很!

  我是啰嗦吗?我是为你好!她尽力克制自己,想以情打动女儿,妈妈一个人养育你,就是想让那个你考上好点的大学,让我有个想头,有点希望!

  我能考上大学!

  现在大学都能上!关键是要上好点大学,才有……

  好点大学!话都不会说,女儿居然开始讽刺起她母亲来了,不就是名牌大学吗?

  对,对,就是名牌大学,你能考上吗?

  我能考上!

  你不要说大话!就是能考上,也还要努力!

  我怎么没努力?

  那你怎么谈恋爱?

  他喜欢我,爱我!

  爱,你知道什么是爱?这世界上还有啥子爱?

  妈妈,你太out了。你落后了,根本不了解这些。

  我怎么不了解?我都活了这么多年,难道还没有你知道得多?

  你不要教训我!爸爸为什么离开你?他不喜欢你了!

  我不稀罕他的喜欢,呸!呸!这个酒鬼,这个赌棍,比他好的男人多得很。

  多得很,那你去找一个啊?还有人喜欢你吗?那你去找一个好男人呀!

  男人!男人!你嘴巴里一口一口男人,害不害臊?

  害臊?电影里网络里哪里没有恋爱?我们班上就有好几对同学在谈恋爱。

  谈恋爱!谈恋爱!你知道啥子恋爱?

  就是相互喜欢呀。妈妈,你谈过恋爱没有?那感觉很美妙哟。你也去谈一次恋爱吧。好了,我不给你啰嗦了。

  望着女儿扬长而去的背影,她呆了片刻,也没有叫住女儿。

  缓缓出校,在路边呆坐。

  女儿大了,变了,真的变了,不再像以前听话了。现在的孩子都不听话,让家长担心。

  想起以前同事们对孩子发的牢骚,她心里才稍稍好受一点。

  孩子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那次以后吧。

  十二、三岁的一天,听到丈夫在电话里大呼小叫,赶忙回去,才知道女儿来了月事,嘴里一直叫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丈夫手脚无措,恨恨地看着她。她赶紧轻声安慰,解释其中的道理,可是女儿还是平静不了。徒劳无功地费口舌,不由心里有些恼怒,又想起自己年少时遇到的事情。那时也是在上初中时,上厕所发现内裤染红了,惶惶不安,还以为上体育科时把哪里伤到了。无意自通,竟然用卫生纸塞在内裤里,可是不管用,内裤还是湿漉漉的,裤子都被染红了。为了掩盖,就穿起红色的裤子。过了几天,没事了,心里才稍安,可是过了一个月,竟然又发生了这件事。母亲那时摆了杂货摊,早出晚归,终于在洗澡时发现了问题。你这娃娃,这么不给妈妈说呢?母亲笑着责怪道,指导她如何应对,又说,女人都有这个。女人有了这个,就可以嫁人了。,:嫁什么人?她惶恐地叫道,我不嫁人!我不嫁人!在农村,妈妈说,有些跟你年龄差不多的人就可以结婚了。不过,晚点结婚也好。妈妈也舍不得你呢!然而,到了每月那几天,她都紧张万分,动不动就脸红,害怕见同学的目光,尤其是男同学的目光。成绩受到影响,后来还是靠父亲的关系才参加了工作。

  做女人真是麻烦。这样想着,又想起公婆对她生女孩子的冷脸,内心一阵冰凉。

  最后,还是女班主任得知学生没有上学的缘由,专门赶来,作了一番解释,女儿才平静过来。

  妈妈,你也有这个?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又问,那么爸爸有没有呢?

  男人没有这些麻烦事。

  这太不公平了!为啥子爸爸没有?他有什么资格没有?

  那段时间,女儿对父亲爱理不理的。丈夫,不,那个男人当上官后,家里安了网络。女儿周末回来,就躲进电脑室上网。她反对几次,没有效果,听同事说,孩子有青春逆反心,不要一味反对,要引导。她知道学习辛苦,反正就两个夜晚上网,料无大碍,就听之任之了。

  也许是上网让孩子早熟吧……也许……让她心碎的是,自己在女儿眼里没有一点影响,没有一点权威,她竟然觉得自己可怜,还讥笑自己的妈妈……

  为了这个孩子,她没少操心。上幼儿园时,就上兴趣班,学绘画、学跳舞,学钢琴。那时,她还住在孩子爷爷奶奶家。长辈对此很有意见,说女孩子家学这些干什么。她明白他们话里的潜台词,抢白道:难道女儿就不是你们的孙子?男人对她要挖掘孩子的兴趣点头认可。读小学后,每个周末她都陪同孩子去跳舞、学绘画、学钢琴,忙得不可开交。上初中时,她与班主任交流。班主任说,这要看孩子的爱好选择。因为初中住校,周末才回家,建议不要上太多兴趣班,学校就有。孩子选择了跳舞,周末只有两小时。后来闹离婚,她心情沮丧,没有多管女儿,到了高中,舞蹈课也放弃了。

  她感到疲惫极了,也没有心思再到学校去。本能似的,又想起了父母亲,可实在不愿因女儿的事情让他们劳心。

  离婚时,爸妈极力反对。父亲担任过公职,要脸面,女儿离婚让他丢脸。妈妈知道症结所在,提出了几个荒唐的建议,被父女否却了,只得咕噜着:该死的计划生育。离婚后,她一度生活得很糟糕,父母心疼,到处找人帮忙撮合他们复婚,无奈不随人愿。父母住在一两公里外的郊外,每次回去,他们都要问她的事情,弄得她心烦意乱,回去的时间就少了。

  一辆公交车按着喇叭声,从她身边驶过。这才发现,自己坐在公交车站台边。

  听到有人叫她。

  是单位同事。她上车后,挨着他坐下。

  手机震动,女儿打来电话,是老师叫她这样做的。女儿电话说,会好好学习,不会因恋爱而耽误。

  你没事吧?同事轻声询问。

  没事。她冲他微笑。

  公交车转弯,她身体失去平衡,往他身上靠过去。她有些脸红,瞟眼看去,他脸色有些异样,不由像上午一样,心里咚咚直跳。

  下班时,她在电脑上写文件,等同事下班后才独自慢慢回家。

  正在切菜,准备炒菜,手机响了。

  是他的声音,说要那一份资料。她说在家里。

  呆呆站在厨房里,直到听到推门声,又听到碰的关门声,她才惊醒过来。

  原来她忘记了关门。

  她望着窗外,并没有转过身来。

  他径直走过来,从后面把她抱住。

  她一阵哆嗦,大脑一片空白,身躯摇摇欲倒。

  稍微平静了,正要推开他。

  昨晚我梦见你了。他在她耳边说。

  她泪水涌出来……

  她结婚后两年,他也结婚了。从那以后,她已经明白,她和他已是陌生人,虽然同在一个部门上班。他会说一些关于孩子教育的事情,当然都是在其他人一起聊天时说起的。她默默听着,有时会按照他说的办理。

  离婚后,梦里尽是前夫的影子,纠缠着她。前一两年,梦里会偶然出现了他的身影。醒来后,无法入睡,泪水湿透枕头。

  他抚摸着她身体,沉默不语。她好想问他,当初如果他们结婚,情况会怎样,可是他没有说话,她就不想询问了。

  过了好一阵,他把手放在她肚子上揉了几下。

  她起身,朝他笑了笑,起身穿衣服。他手伸过来,抓住了衣服。

  她娇嗔地打量着他,松了手,站起来走到镜子前,望着里面的躶体女郎,突然觉得有点陌生。

  镜子中的女人身材苗条,虽然并不十分漂亮,可是绝不丑,只是头发……有些乱。

  突然想起已经两三天没洗澡了,镜子中的女人羞愧不已。

  他也没穿衣服就起床了,天已经黑了。

  她用围裙在身上比划着,他点点头。

  炒了蒜头肉丝,炒了个莴笋,又做了个西红柿蛋汤。

  以前和女儿的公婆在一起,总是他们做饭炒菜。买了新房子后,她开始学习炒菜,厨艺尚且可以。可是今晚,她有些不自信,不是担心火候不到,就是害怕盐放多了。菜炒好后,见他尝后点头,心里才稍安。

  默默吃饭,相视而笑。

  她突然刷起小孩子脾气,坐在他身上,要他喂她。他依从了她的小性子。

  菜饭没吃完。她时而佯装生气,时而笑容满面,用筷子夹菜,往他嘴里送,直到吃完了才作罢。

  洗碗时,又想起刚才连手都没有洗就和他做爱,脸上又红了。

  回到沙发上,稍坐了一会,她用手指浴室,要去洗澡。他起身拉着她,一起过去。

  从来就没有和男人一起洗澡,连那个男人也没有。

  这次她没有反对。

  她闭着眼睛,让他温柔的手在身上搓洗,抹香皂、洗头水。在为他洗头时,她发现他两鬓有几丝白发,心里一阵绞痛。

  打开电视,两人依偎躺在沙发上。

  他凝视她的身体,她收回目光,也打量着他。

  相互用目光、双手感知对方的身体,温情流淌。

  她起身骑在他身上,他微笑地望着她。

  她的激情点燃了他。她时而主动,而是被动。她为他付出,他为她尽力。

  也许性爱只能碰对了人,才会欢畅淋漓。

  她沉沉睡去。迷糊中,身体轻飘飘的,好像在随风飘扬。

  翌日醒来,他已不见,床头放着一面小镜子。

  这镜子以往放在她手提包里,已经好久没有,随意放在梳妆台上。

  她穿起漂亮衣服,神采奕奕去上班。离婚后两年时,她一度买了一批新衣服,后来挂进衣柜里。

  同事们都说她年轻漂亮了,又说那个男人离开她,简直是有眼无珠。去看望父母亲,母亲见她气色很好,高兴极了,问她是不是复婚了是不是找到一个好男人了。她微笑不答,只是抢着做家务事。

  前夫来找她,说要和复婚。

  说是有个人劝他,要她以家庭为重。

  听了前夫说的那人名字,她脑袋一阵轰鸣。

  那么,是他叫你来,而你是不想来的。

  她冷笑着,眼光盯着他,心里十分愤怒。

  不是!不是!虽然他劝了我好一阵,最后走时,这个家伙却说,你自己拿主意。女儿也打电话,说我们应该在一起。再说,一天到晚喝酒,对身体也不好,打麻将打多了也没啥意思。你当初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这不是吗?连中央都出台八项规定了。

  你找其他女人,生了男娃娃了吗?

  觉察到她的目光、神色怪异,男人心里发毛,后悔此行。

  你说啊!

  男人受不了她犀利的目光,有些狼狈。不过,毕竟见过很多场合,很快就镇静了。

  哪有这样的事情?女儿这么乖,还要什么男娃娃?当然有男娃娃也不错。但是,男娃娃怎么有女儿对父母贴心呢?不是说,女儿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吗?

  女儿急匆匆赶来了,劝他们复婚。

  娃娃马上就要高考了,我们要为娃娃着想。

  在办公室呆了两天,也没有见到要见的人。同事们说他请假了。

  那个夜晚,他只说了一句话。明白了他有妻室,他的沉默是有道理的。过后,没有给他打过任何电话,是不愿增加他的烦恼。没想到,他竟然请假回避她。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办公室,她打电话,要说自己这段时间做的梦。

  不是无人接听电话,就是手机关机。

  她惊呆了,终于明白,自己被人玩弄了,被编造的谎言欺骗了。

  办理结婚证后两天,吃完饭,丈夫接了几个电话,神情激动地走进厨房。

  这个家伙,怎么了?他劝我和你复婚,他却离婚了。

  她张大嘴望着他。

  这是真的。我几个哥们都这样说。

  也许碗有些滑,从手上滑落,掉在地板上,摔碎了……

小小说:梦
小小说:梦
小小说:梦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