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怯懦的英雄
作者:奔走的山峰

  1

  蔡彦,外号盐菜,他知道,马上就要下课了,因为王老师已开始布置作业。可是,班主任吴老师来了。她来,一般是通知什么事。她跨上讲台说:占用两分钟,我宣布一个决定。

  蔡彦听得很清楚,也听得很陌生。什么决定呀,还要宣布,平常她都是这么说的:大家不要说话了,我说个事儿。同学们都习惯了她的“说个事儿”,因此,每次她在上面说,同学们在下面说,十回有九回没听全那个事儿。今天怎么了,又决定又宣布的,可大家好像统一属绵羊了,乖乖的坐着,谁也没发点儿杂音。

  为了帮助基础较差的同学,尽快赶上来,同时,也为了挖掘和发现艺体苗子,学校决定在初二年级的五个班中,调整一个艺体班,即三班为艺体班,其他不变,三班现有的非艺体生调进其他四个班,各班的艺体生集中到三班。当然,我们班也有一些艺体方面很有发展潜力的同学,愿意到艺体班的,征求了父母意见后,至明天下午放学时截止到我办公室报名。

  同学们都听了,并不觉得有什么意思。蔡彦看了看周围的同学,似乎也没有多大反应。艺体,艺体是什么玩艺儿呀?不懂。算啦,别管啦,和冰坨、粹儿到球场去玩儿罗。

  2

  没玩够,上课铃就响了。蔡彦跑回教室刚坐下,发现教室里的气氛不对。他看见很多同学在交头接耳,问后排的向晶。她神秘地说,陈好报名啦!什么呀?笨蛋,陈好读艺体了。哦,这么快就有人报了?他想,陈好这个大姐大怎么舍得自己的地盘呢?一定是吃错药了。

  那么,外号红狮的张亮会不会去报名呢?张亮是他们五班的大哥,号称雨林红狮,最近又把势力扩展到了一班和四班,人气正旺,有时也替他出头。不过,是看在他们共同的好友冰坨的面子上的。

  第三节课是英语,蔡彦刚打开书,身后的向晶突然拍他肩一下,他回头,她蒙着嘴神秘地说。

  喂,又有两个人报名啦!

  谁谁呀?

  不跟你说。

  向晶这胖姐在他面前卖关子,真讨厌,他真想过去掰开她那肥厚的猪嘴。

  蔡彦无法听课。仿佛看见那艺体就站在门口向他招手,令他心里发毛。他并不属牛,但有钻牛角尖的精神,他用写字条的形式问冰坨。冰坨在远远的最后一排明目张胆地展开看了,在上面画了几笔又扔了回来。他像八路军得到鸡毛信一样,及时隐秘地看了上面的内容,又贼头贼脑地销毁了证据。这下他可以不必去琢磨了,冰坨写的是胖姐、粹儿,再看门口那艺体没影儿了。

  终于英语课跟同学们说拜拜了,蔡彦没有和往常一样冲出教室,而是走到冰坨身边问,那艺体究竟是什么东东,是不是比我们班好?冰坨一脸茫然没有回话,他俩来到红狮面前。这时,班长过来说吴老师叫他们几个去她办公室。

  3

  蔡彦走在笔直的过道上,感觉像去见一个神秘的人物。心想,是不是要说去艺体班的事?那可怎么办?他内心慌乱了紧张了,如临大敌。

  好,你们都来了。张亮,想好没有,报不报名呀?潘冰和蔡彦呢?吴老师先发制人,点了他们的名。

  报什么报?你找我们来就说这事儿?

  是呀,难道请你们来玩儿?

  不是,那艺体班…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嘛?红狮张亮抖着左腿,晃着脑袋,语气像责问。

  吴老师把他们一一打量,脸上竟出现千年等一回的笑容,但看上去还是让蔡彦觉得难受。她说:

  好处多多了。我在第一节课上已经说过。这些好处尤其对你们几个是十分适合的。你们想,在那里可以把你们过去拉下的内容补起来,把现在的内容学好,而且还能培养自己的艺术和体育方面的特长,比非艺体班同学要多学一样,内容要丰富得多,现在在班上就无法学到。学艺体的今后升学还要加分,考大学也比非艺体生多条路。因为艺体生可以考艺术、体育学校,而其他班的同学却没有这个优势。比如,你张亮,蓝球不是打得很好吗?我们学校体育师资极强,尤其是乒乓球、蓝球、足球师资力量市内数第一。你只要好好练,说不定还能进入国家队,你不就是球星了?明白了吗?吴老师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好处,听得他们似信非信。

  嘿嘿,原来是这样呀。红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你们谁报?潘冰、蔡彦你们俩报名?吴老师一双鹰眼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扫描,让蔡彦心里很不舒服。这时,红狮拉着冰坨要离开,蔡彦跟在后面。

  回来!吴老师吼道。

  蔡彦和冰坨像宠物一样乖乖的迅速的转过身来,只有红狮以背对着她站在那里。

  张亮,这么好的机会不报,到时候不要后悔。

  红狮话没听完就出了办公室。

  蔡彦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在他转身的时候,偶然看见了吴老师怒气冲冲的脸。他想,红狮不报名,值得你生这么大的气吗?

  气人,该报的不报,不该报的一个劲的来报。

  身后传来吴老师强烈不满的话语,蔡彦心里一惊,就想:什么是该报不报,什么是不该报报了,两者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吴老师希望红狮报,而不希望那些已经报名的人报,并且显然她也希望自己去报名呢。这些问题缠在他脑子里就像一团乱麻似的谜语。

  4

  下节课是体育,上课的时候,没有看见红狮。听冰坨说,他肚子痛去寝室了。他又说,一班的黑娃儿,四班的小非洲都去艺体班了。这个消息确实是个重磅炸弹。黑娃儿和小非洲号称黑鬼双煞,经常联合起来与红狮作对,双方水火不溶。既然黑鬼双煞去了艺体班,好胜的红狮是不是也去报名了?

  吃晚饭的时候,冰坨端着饭盒跑来告诉蔡彦,他和红狮刚刚去报名了。本来要喊蔡彦一块去的,红狮心急他俩就先去了。现在,冰坨来鼓动蔡彦也快去报名,他说哥们怎么也要在一起,还兴奋地说,你还不知道,我看了各班的报名表,呵,好家伙,尽是些哥们、姐们,多爽呀。红狮说他要是在艺体班做个老大,多带劲!

  原来如此。看来艺体班真是藏龙卧虎呢,他们不仅都有这样那样的艺体特长,而且都是蔡彦惹不起的主儿。他想,我既不是龙也不是虎,能去那儿吗?他有些胆怯了。

  去报名吧,还等啥呢?

  他笑了笑说,我…我得问我爸妈。

  盐菜,你娃多大了?还吃妈妈奶吧?冰坨笑他。

  在冰坨消失的地方,蔡彦看见渐渐暗下来的天际,升起一股浓浓的白烟,像一条飘飞的白丝带慢慢飘去。他心中突然升起一阵难受,就像一个好朋友或者父母的一个承诺,无原无故地飘去,飘得很慢,但是他无法挽留,尽管他的心睁圆了双眼,张开了双臂……

  晚自习没上到十分钟,吴老师就出现在讲台上,她又是来宣布的。

  关于同学们报读艺体班的事,我给同学们通报一下情况。我们班自愿报名的有五个,加上其他四个班所报的,现在还差一些。经研究我们班还有六个同学到艺体班,已报名的李纯粹同学不能去。下面我就把我们班暂定的六个同学的名字报一下,肖唯、刘小小、张成、蔡彦、汪承续、陈晓雯。以上同学尽可能去艺体班,回去告诉你们的父母,给他们多做工作,这是为你们今后更好地学习着想,是个难得的机会,从现在到星期天晚自习前报名都可以。

  吴老师走了,蔡彦一直盯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他的心仿佛也随着消失了。他想,原来去艺体班的都是调皮捣蛋的主儿,而且一个比一个厉害,看来我没有主动去报名也是无济于事的,吴老师把我也列入这类了,可是我那两下乒乓实在不能算艺体,也没有他们那么调皮捣蛋呀,去了那就是他们的菜了。

  点到名字的另五个同学前前后后去了吴老师的办公室,蔡彦孤立无助地坐在桌前,他十分害怕,仿佛落进了一个大雪窝,看不见同学们熟悉的笑脸,看不见令他神往的校园,只看见红狮和黑白双煞狰狞的面孔,这些面孔又慢慢地变成飞旋的雪。这雪越来越大,铺天盖地,他越来越小,被吸在中间,全身透凉。可是他的心越来越烫,要冲破他迟钝、懦弱、乏力的躯壳。蔡彦放开双腿跑呀,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他踏遍雪的每一寸土地,要把雪变成泥土,被阳光炙烤的滚烫的泥土,他要用不断的敲打,迸出火花,兴奋地点燃它们……

  5

  后来,同学们都说,他跑得一头大汗,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他好像没有洗脸洗脚就睡觉了。

  火辣的太阳就贴在车顶,我和爸爸坐在公交车上,不停地往前赶,到了一个又一个有很多同学的地方。我下车了,爸爸并没有下,不知他去了哪儿。我独自一人穿行在同学之海,密集的同学味儿让我窒息。我从来没有见过同学海,我们子弟校就像一块清纯的小小湖泊。我看见一排蓝色的海浪掀起雪白的浪花,每一朵都像子弹一样打在我的笔上……从一个个考场出来,我不知道自己在那些激动的浪花上写了些什么。在门口,我一眼就看见了爸爸,他手里拿着很多通知单。他说,来看看你的劳动成果吧。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些通知单,五所中学有四所求学无门,唯一的一所也刚上分数线,好丢脸!我没想到我会这样差,爸妈没有责备我,但我从爸爸寞落的样子看得出,他心里一定很难受,一定在流泪。当爷爷、婆婆、姑姑,还有爸妈单位的叔叔和阿姨问我考得怎么样的时候,我看见爸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妈笑着打哈哈,用“还可以”三个字敷衍了事。其实我一直没有输过谁。我飞快地行走在小区的花园干道上,路上的行人,两边的花草,超市琳琅满目的食品,都不入我的法眼,我目空一切,疾走如飞,耳畔只有电脑游戏刺激的音乐在回荡,它驱使我无所顾忌地直奔文化宫。我就是一只战无不胜的老鼠,我昂首挺胸跨进了充满无与伦比的魔力的游戏世界。可不知为什么,我在那里遇见了爸爸,他发现我身上的十元钱,就在地上拾起一根棍子,打得我满屋转圈,好疼!我看见要强的妈妈在流泪,她把头转向一边,递给我几张纸擦擦打破皮的地方,我擦过顺手丢在地上,吴老师说我不爱卫生,罚我扫地。同学们非常高兴,我想这是什么事道呀,受了教育还要受体罚,体罚不够再加劳动。我愤怒地挥舞着扫帚,用力太大刮起三尺土,一段白白的东西却摆在我面前。嘿,这不是哥们几个溜进办公室在老师办公桌里拿来的高级香烟吗?我心中一喜,伸手去拾,那烟却到了冰坨手里,他很快点燃了烟,被进教室催我快扫地的吴老师抓个现行。冰坨立刻辩解说是我给的,我说是在地上拾的,结果,这个解释不起作用,我又被通知家长罚款十元,好冤!爸没有给我好脸色,但是并没有动手打我。我清楚,自上回因为玩电脑游戏挨打之后,爸妈再也没有打过我了。我气鼓鼓地走向操场,碰上李纯粹像只病鸡崽蹭在地上看 H 幢一扇窗户。原来那窗户里有张小白脸,老说些怪话气他,他约我去收拾小白脸,我答应了。我们往H幢走,人越聚越多,我的脚都无法迈开步子了,待我走进那扇窗户的寝室时,那小白脸已经抱着头蹲在一床角了。我心里本来有气,这些人不等我就开战,更气得我上去就踢了一脚,真爽。可是在回去的路上,我碰见了很多我怕的人。有吴老师、有爸爸、有小白脸家气势汹汹的一伙大汉,他们都要打我,吴老师拿着教棍,那伙大汉拉着一张大鱼网,爸爸的武器最厉害,是我的饭碗。我抬腿就奔,不想面前是个坎,摔得我一身好疼……

  蔡彦醒了,是同学摇醒的,他已经没在床上,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臂的确传来火辣辣的痛,原来他滚到点着的蚊香上了。

  这梦太杂太乱太离奇了!蔡彦梦里的情景有很多都是真的,但他不愿记着,尤其不愿记爸爸寞落的样子,妈妈噙着眼泪给我递纸擦伤的痛。他不知道爸爸寞落的背后有多少恨,不知道妈妈的泪水里饱含了多少爱。

  但是,蔡彦真切的感到,他不能老处在危险、受冤、尴尬和不被人喜欢的境地。他其实是个很努力的男孩,尽管只有十四岁,却做过不少让爸妈高兴的事。

  6

  今天周末,住校生都放学回家,红狮临上他家轿车时对等公交车的蔡彦说,盐菜,就看你的了,回去好好说,你过来跟我扎墙子,咱们一个班好玩,不然你娃小心点,哼!

  二十路公交车在路上开了四十分钟,蔡彦才回到家里。刚出差回来的爸爸开了门,一阵香喷喷的烧烤鸭味儿扑鼻而来,他抬眼望见了饭厅里有一桌丰盛的晚餐。他们一家三口坐在桌前吃饭,和往常一样,蔡彦成了他俩的中心。这个夹鸭腿给他,那个揪下鸭舌递来。过去蔡彦客气一下,这次心里却很难受。他想说的话被鸭腿肉堵在喉咙里,不是怕他们打,而是怕看到他俩脸上那份惊讶和无助。但是他必须鼓足勇气,去面对暴风骤雨。

  果然不出所料,听到班主任吴老师要他去艺体班的消息后,爸开口就反对。他说,你不能去艺体班,既没有文艺细胞,也没有体育特长,她为什么要你去呢?

  每个班都分了名额,叫自己报名,我们还差几个,所以她就点名了。

  为什么点你的名?

  蔡彦难以回答这个问题,这正是他难受的焦点。爸爸放下筷子,再三追问,只好说了。

  可能因为我成绩有点差……

  蔡彦的声音很小,不知道爸妈听见没有。他看见爸将视线马上从他脸上移开,抓起筷子去夹菜。相反,妈却重重地放下了筷子,盯住他的脸看,仿佛不认识他。

  爸爸沉默,妈妈在无声述说,这顿饭吃得很不舒服。直到饭后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时,爸妈才详细询问了情况。

  她不让李纯粹去,说明成绩差不是问题;大部分自愿报名的和被点名的都有一个表现差的特点,所以有艺体特长和表现差才是去艺体班的关键。爸爸分析说。

  我今后会多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蔡彦懂了爸爸的意思,慢吞吞地说,显得底气不足,就像受了潮的磁带。

  爸爸表扬说,能够认识到不足就好,但是千万要落到实处,不能光说不练,要拿效果出来给吴老师看,那样才算你蔡彦是真的英雄!

  我们的意见是坚决不能去,你这两天在家好好想想,星期天回校后,就主动去找吴老师汇报你的想法和选择。妈妈马上向蔡彦安排任务,要真心诚意,要让老师相信你。

  7

  星期天下午三点,蔡彦带着爸妈的希望,领着爸妈的任务返回学校。他不解,爸妈为什么不给吴老师打个电话,不帮他说句好话。他一个小孩子能办到这么重大的事情吗?他在车上就反复想,爸不打电话他也不能放弃,就是硬着头皮也得试一试。有了这个想法,热血就往上涌,仿佛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回到学生公寓宿舍里,我坐立不安,想马上去找吴老师,红狮和冰坨他们几个人来了。盐菜,你爸妈咋说?冰坨问,去报吧,哥们不就又在一起了?我……我爸妈不让我……我话没说完,红狮就火了,不让是不?你不晓得闹呀?你傻啦?告诉你,不去也不行,上了那名单谁也跑不脱,你就乖乖地去报名吧。咱们明天艺体班上见,兄弟们,走。冰坨临走时,拍着我的肩膀说,要是没看见你,就等着过好日子吧!他们走了,蔡彦吓得脑子嗡嗡响,不知道怎么办。恍惚中,他一口气跑到吴老师的宿舍门口,却没有勇气敲开那扇熟悉的门,不知道是报名还是请求不去。

  夜里,上自习,纠结的蔡彦下了决定,在心里重新编了一篇说词,然后壮起汤姆的胆子走进吴老师办公室。

  怎么样?蔡彦同学,想好了?

  想好了。

  那就填张报名表吧。她说着,看也没看他,就张罗着拿表拿笔。

  老师,我想,在哪里跌倒的就在哪里爬起来,我不去艺体班。

  什么?不去?

  他点点头。

  为什么?

  我不想离开五班,我舍不得同学们和老师你呀,我知道我有时候管不住自己,别人说什么干什么我就跟前跟后……今后,我…我要管住自己,不跟他们伙在一起了。蔡彦越说越激动,双手开始发抖,脸上发烫。老师您就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让我改正吧!

  你真能做到?吴老师怀疑的语气很重。

  能!蔡彦大声回答。

  很好嘛,有志气。吴老师伸手拍拍我的肩,像对自己儿子一样说,蔡彦呀,其实老师也不想你走啊,你学习也不是很差,如果真能管住自己,成绩是能提高的……你回去吧。

  那我明天在哪里上课呢?

  你说呢?吴老师看着蔡彦笑起来,他一下明白了,说,谢谢老师。

  8

  我搞定了!就我自己一个人。现在,蔡彦才知道吴老师原来还是一个很好说话的好老师呢。他跑在回宿舍的路上,五颜六色的路灯在夜色中看上去就像一颗颗太阳,照亮了他的心空,对着空旷的球场,他大声吼了一声。吼过之后,感到身体从没有过的舒展,心情从没有过的舒畅。

  盐菜,在这儿吼啥哟?红狮和冰坨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站在我面前,冰坨问。怪闷的,想吼一嗓子。是不是吴老师拒绝了你的要求,叫你报名了?不,是吴老师答应了我的要求,我留在五班了!我大声说,我的声音很大,传得很远很远,应该说全世界都能听见。小子,你娃知道撂开哥们有什么好事吗?红狮压低声音,恶恨恨地说,冰坨,上。冰坨马上就挥拳朝我胸部打来,一拳打得蔡彦往后退了几步,差点儿甩下坎去。他回身向冰坨扑去,被红狮飞起一脚踢翻在地,他们的拳头开始轮番落在他身上……

  第二天,吴老师站在讲台上,宣布进艺体班的同学名单,一共念了八个同学的名字,既没有李纯粹,也没有蔡彦。蔡彦没有高兴地叫,也没有激动地哭,他很平静,平静得可笑。他四下张望,看见李纯粹把头埋在桌子上,用双手拍打着桌子。听见两个女生在报怨在叹气。真不敢相信还有这么多同学为没有去成而失望和伤心,不知怎么的,他心里升起一股羡慕,摸着已经发肿的脸,痴痴地想,我要是和他们一样该有多好。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