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医者
作者:冰雁飞

  “医生,你忙好啦,我的月经已经有45天没有来了,想让你帮我看看。”一个穿着时髦,打扮得体,画着淡妆的漂亮女孩见秦红的办公室里病人已经散去,就径直来到妇科门诊正埋头写字的秦红面前,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秦红听到说话声,立刻放下手中的笔,停止了书写,抬头微笑地看向女孩:“来,请坐,你结婚了吗?”

  女孩有些羞涩地看着秦红,然后低下头轻声地说:“还没有结婚。”

  秦红见女孩这个样子,心里已大致猜出了八九分,心想,一定又是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孩,于是就继续面带微笑地问道:“你多大了?有男朋友吗?”

  女孩的头更低了,继续轻声地说:“我今年十八岁,还没有男朋友。”

  秦红听了这话,就继续深入地问道:“以往月经正常吗?有过性生活吗?”

  女孩抬头看了看秦红,双眼皮下的那对大眼睛有些躲闪,脸上顿时泛起淡淡的红晕,然后低下头,继而又抬起头,眼睛迅速地观察着秦红的面部表情,当她看到秦红那亲切和悦的样子时,女孩这才放心地轻声对秦红说:“有性生活的。”说完这话,女孩便低下头心事重重地继续说道:“我怕是怀孕了,你就帮我做掉吧。”

  秦红一面倾听,一面飞快地在病历上书写着,她把检验单填写好,递给女孩交代着:“你先去化验下小便,等会儿我再给你做个妇科检查。”

  “好的,谢谢你!”女孩接过化验单。

  不一会儿,女孩拿着化验报告单过来了,秦红接过报告单,只见报告单上妊娠试验显示为“阳性”,秦红看着女孩的脸诚恳地对她说:“你真的怀孕了,怎么办?你准备什么时候来做人流手术?”

  女孩急切地拉着秦红的衣袖恳求道:“求你今天就帮我做掉,好吗?”

  秦红四下张望着没见有人陪同,就问道:“有人陪你来了吗?做人流是要有人陪护的。”

  女孩更急了:“没有人陪我来,阿姨,你就帮帮我吧,我找不到陪护的人,我身体很好,不会有问题的,不然,我给你写保证书,出了任何事情我都不怪你。”

  秦红为难地对女孩说:“这不符合手续,你在哪里上班?可以找个要好的同事过来陪你呀。”

  女孩闪烁其词地:“阿姨,我其实就是个路边饭店的小姐,真的没有人能够陪我,你就同情同情我吧。”

  秦红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女孩竟然会去干那样的事,就问道:“你怎么不找个正经的工作做,这小姐是不能做的,会毁了你的啊。”

  女孩见秦红并没有看不起她,便信任地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秦红。

  女孩刚参加完高考回到家,感觉轻松而自在,并且自我感觉考试成绩还不错,估计能考上大学了,心里美滋滋的,她想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为了高考,身为中学教师的父母每晚都会陪护自己复习到深夜,那滋味真是苦不堪言。

  参加完高考,在家呆着每天除了看电视,几乎没有其他活动,爸妈因为放暑假,理所当然地把家务活给承担了,女孩在家闲着无所事事,正无聊着。

  一天,有个小学同学在街上遇见了她,两人寒暄了起来,女孩拍着同学的肩膀说:“小玲子,听说你在外混的不错呀,看你打扮的这么时髦。”

  小玲子也客气地拉起女孩的手说:“梅,听说你高考结束了,要不就跟我出去看看?其实赚钱挺容易的。”

  女孩上下打量着小玲子,只见她一头棕黄色披肩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发着红光,穿着一件粉红色连衣裙,倒是很美,女孩把羡慕的眼光停留在小玲子的脸上说:“我可能要上大学去的,暂时还不想出去打工。”

  小玲子捏了捏女孩的手嗲声嗲气地说:“哟,看来你还考的不错哦,我要是你就赶紧趁着暑假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唷,不如跟我出去挣个上学的学费,我知道你家不缺钱,也可以当做出外旅游啊。”

  女孩被小玲子说的心里痒痒的,于是,就有和小玲子一起出去玩玩的想法,于是,她对小玲子说:“那我就跟你出去玩玩吧,就像你所说挣个学费也挺好的,自力更生嘛,就怕我爸妈不同意我出去。”

  “那好呀,老同学了,这个就包在我身上,你就回家说服你爸妈吧,收拾一下明天就跟我走。”小玲子见女孩答应了便兴奋起来。

  “好,我一会儿就跟他们说,一定得说服他们。”女孩也兴奋起来。

  回到家,女孩把自己想出门打工的想法告诉了父母,可他们怎么也不同意女孩出去打工,女孩就好说歹说硬是把父母给说服了。女孩的父母想着女儿这么懂事,愿意趁着暑假挣些学费也很好啊,可以锻炼一下。

  第二天,女孩在父母的叮嘱声中离开了家,和小玲子一起乘车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南方城市,刚刚改革开放不久,这里就这么繁华了,自己虽然居住在小县城,但与这里比就差远了。她们没来得及停留,就转乘了班车,来到了一个路边的小饭馆。

  饭馆的老板一眼就认出了小玲子,老远就喊:“玲子,你回来啦,哟,还带来一位美女啊,欢迎!欢迎!”一阵寒暄过后,小玲子把老板拉到一旁,贴着他的耳朵说起了悄悄话,女孩不知道小玲子跟老板说了什么,她自顾自地在大厅里四处观望起来。

  这小饭馆,有前后两栋房子,前面一栋平房左边是厨房,中间和右侧的两间均是饭厅,中间饭厅的后面有个后门,走到后门处,两栋房子的中间有个小院子,院子里杂乱地堆放着一些空酒瓶,显得有些杂乱而空旷,后面的一排平房有三个独立的门,门都关着。

  这时,小玲子和老板走到女孩身旁,老板对女孩说:“梅,你的名字真好听,以后就这么叫你了,你把行李拿到那个屋子去,那就是你的宿舍了。”女孩顺着老板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是院子后面的那栋平房左边的房间,女孩兴奋地望向老板激动地说:“谢谢老板!你对我太好了。”说完话,女孩发现老板的眼睛正色眯眯地盯着自己的脸,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烫,她连忙躲开老板的视线,提起行李说:“那我先过去了。”老板献殷勤地提起一个包走在前面,来到房间的门口,取出钥匙,打开房门。只见房间还算整洁,里面有床、电视、床头柜,更重要的是竟然还有空调,女孩真的陶醉了。

  老板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打开空调,把女孩的物品摆放好,拉起女孩的手色眯眯地看着女孩的脸说:“梅,你真美,看你这双手又细又软,我怎么舍得让你捡菜端盘子啊,你就做我的助理吧,就不要跟玲子她们一样干杂活了。”

  女孩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羞得满脸通红,她抽出手说:“谢谢老板的关照,我一定好好做的。”

  老板见她并不反感,便又拉起她的手说:“梅,你太漂亮了,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听玲子说,你刚刚参加完高考,是个文化人,跟着我,大家都有面子,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女孩哪里经历过这些,她被老板的甜言蜜语给灌晕了,竟然连老板的手在自己身上乱摸也没有反应过来,她不知为什么,竟任由老板的无礼,突然,她好像又意识到了什么,她想挣脱,可老板已经把她的衣服给拉脱,将自己逼到了靠墙的床上。

  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双手被野蛮的男人摁的有些生疼,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轻易相信别人,后悔自己不该不听父母的反对……

  然后,她又开始恨自己的无知,恨小玲子的欺骗,恨老板的贪婪……

  不知过了多久,老板起身穿好衣服离开了这间小屋,留下女孩独自哭泣。这时,小玲子进屋来了,她打量着女孩的身子,女孩见小玲子进来,连忙上前给了小玲子一记耳光,愤怒地骂道:“你这个骗子,害我以后怎么做人?”

  小玲子愣在那里,眼中有些愧疚地看着女孩,拉起她的手说:“梅,对不起!我也是这么被别人带来的,我也像你这样悔过,但是悔又有什么用,还是挣些钱再回家吧,反正我们都被人糟蹋了,也不是什么好女人了。”

  女孩继续厮打着小玲子,带着哭腔骂道:“你自己上当受骗了,还要来害我,你安得什么心啊!怎么这么恶毒?!”

  小玲子见女孩不肯原谅自己,连忙甩开女孩的手说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你好自为之。”说完,小玲子转身就想离开。女孩上前拉住她说:“小玲子,你别走,我怕!”

  小玲子有些同情地看着女孩,若有所思地说:“你就听从老板的安排吧,只要你听话,什么事都没有。”

  “老板说让我做他的助理,这是什么工作啊,都做些什么?你告诉我好吗?”女孩恳求地望着小玲子,小玲子见她那么单纯,心里又泛起一丝愧疚感,这感觉也只有几秒钟,便被无情的话语所取代:“每个初次来到的女孩,老板都是这么安排的,也都是他玩第一次,然后是接客。”

  “接客具体是做什么啊?”女孩继续问道。

  “接客就是陪客人睡觉,就像刚才老板那样和你睡觉,懂了吗?”小玲子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每接一个客人,老板都会给你酬劳,数字还不少呢,你就好好服侍那些客人吧,自己要多加小心,有些客人是很变态的,但你也别指望能逃离这里,老板是不会放过你的,就好好干吧。”说完话,小玲子摔门走出了房间。

  女孩听了小玲子的一席话,心里有些害怕,她想离开这里,但又怕老板不放过自己,想想自己已经被老板糟蹋,也不是什么处女了,还不如就这么从了他们吧,也能挣一笔不菲的学费,正迷迷糊糊地想着,老板就领了一个中年男人,来到她的房间,老板对女孩说:“刚才玲子跟你说了吧,你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你就把这个客人服侍好,我不会亏待你的,如果不好好待他,就别怪我不客气。”说完,老板就关上门离开了房间,留下这个中年男人和女孩。

  就这样,女孩每天重复着接待不同的客人。

  女孩接客都会让客人带上避孕套,避孕套是老板发给她的,老板曾这么对女孩说:“梅,你接客的时候把这个避孕套给客人戴上,不然你会怀孕的。”一般客人都会戴上避孕套,但也有人不愿意戴,女孩有一天就遇到这样一位男人。

  这个男人大约有六十多岁,满脸的横肉,一身的肥膘,长得极为难看,无论女孩怎么说,他就是不愿意戴上避孕套,女孩就是不从,可男人把老板给叫了过来,只要不戴避孕套,愿意出几倍的价钱,老板硬是逼女孩接待了这个男人。

  女孩告诉秦红,也许就是这个男人让自己怀孕的,但也不确定,饭馆的老板也没有戴避孕套,现在想想真是后悔难当。秦红对女孩说:“你可以找饭馆的老板陪你来做人流啊。”女孩若有所思地说:“我也想过找他,但他老婆整天疑神疑鬼吃我的醋,还经常骂我,我不敢找他。”

  “那就找小玲子陪你来啊。”秦红继续给女孩出主意。

  女孩为难地说:“小玲子不知去哪里了,好多天没见她了,有时她也去其他饭馆接客。”

  “哦,是这样啊。怎么没人管呢?”

  “我们是路边饭店,没有人举报啊。”

  秦红拉起女孩的手,说:“跟我来,帮你做个妇科检查。”秦红拍了拍女孩的大腿说:“梅呀,你还患有性病呢,你马上还不能做人流,得先治病,我给你取了白带,你送去检验科化验一下。”

  女孩半晌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答应道:“好的,怎么会有性病呢?”

  秦红告诉她说:“干这种事,又不用避孕套当然会得病了,但即便是用了避孕套也不一定能完全阻止感染,所以,这是高危行业啊。”

  女孩心事重重地起身穿好裤子,接过化验单和检验标本不声不响地向门诊走去。

  待秦红写完病历,女孩已经手拿化验报告单来到她的面前,秦红接过报告单看了起来,然后抬起头看向女孩说:“你还有淋病,这小姐真的不能再做了,你知道吗,还有艾滋病、结核病、肝炎都是会传染的,你不能再软弱了。”

  女孩沉思良久,心事重重地恳求道:“阿姨,你可以先帮我治病,等病治好了你一定要帮我做人流手术,求您了!”

  秦红有些为难的样子,对女孩说:“我可以给你治疗淋病,但尖锐湿疣你得去皮防所治疗,我这里没有治疗的仪器。”

  “好的,你一定得帮我哦。”女孩信任地看着秦红,等待她的答复。

  秦红看着女孩这样孤独无助的样子,不禁怜悯起来:她还是个孩子,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母亲,一个医生,我不帮她、不挽救她,那还有谁来拯救她啊!说不准她还会做出傻事,想到这里,秦红拍了拍女孩的肩膀,亲切地对女孩说:“你就放心地治疗吧,等病治好了我一定帮你做人流手术。”

  “不用找人陪你也肯帮我做人流手术了?”女孩兴奋地看着秦红,秦红诚恳地点了点头。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女孩来到门诊告诉秦红:“阿姨,我来了,病已经治好了,可以帮我做人流手术了吧!”

  秦红微笑着看着女孩说:“恭喜你啊,答应你的事当然要兑现的。”说完站起身对女孩说:“跟我来,给你做个妇科检查,复查一下。”

  “好的,太谢谢你了。”女孩兴奋地跟着秦红来到妇科检查室。

  在秦红给女孩做妇科检查时,女孩对秦红说:“我已经跟老板说好了,做完人流手术就回家去。”

  “那好啊,老板怎么肯放你走的呀。”

  “她老婆一直在吃我的醋,整天和老板吵,我就当着他们夫妻的面,说我得了性病,需要治疗,如果他们不放了我,就去告他们。他老婆听了这话,立刻答应让我走,老板见我患有性病,也不再违背老婆的意愿,就答应了让我走。”

  “好样的,你变勇敢了。对了,你不是参加高考了吗,拿到录取通知书了吗?”秦红关切地问道。

  “前些时候我打电话回家,妈妈就已经告诉我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曾经想过放弃上大学,不过现在又想去上学了。”

  “好啊,都是一名大学生了,以后不可以再做糊涂事了,人生还很长,但愿你能从中吸取教训,不要为这件事纠结,人生路不都是一帆风顺的,每个人都会犯错,知错就改,你依然是一个好女孩。走好以后的人生路吧。”秦红欣慰地看着眼前的女孩,这么好的一个小姑娘,本可以不要走这么一段弯路,幸好她已经醒悟,祝福她吧。

  秦红喊来了同事一起顺利地给女孩做了人流手术,这天病人不多,她就专心照料着女孩,秦红回到附近的家里,打了两个鸡蛋,一碗红糖水,送到女孩的面前,女孩眼里满是泪花:“太感谢您了,阿姨。”

  秦红在自己的笔记本里记下了这样一段话:医生不仅要治疗病人的躯体疾病,更要治疗他们躯体以外的疾病。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