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楼长
作者:陈东明

  这是一个在上世纪80年代计划经济与改革开放交替期间,单位职工宿舍小区发生的一个小故事。

  那时还没结婚的刘强,与父母同住越秀山麓下他父亲的一座单位宿舍的大楼里。那小区房子虽然并不算新,全是六层高,但地理环境真不错,他住三楼,不算高,抬腿就能上到。宿舍群在绿树丛中环抱,鸟语花香,交通便利,是一个理想的居住环境。

  这里居住环境虽好,美中不足的是楼梯没有专人打扫,十分脏,每逢上下班经过,看见那些纸屑、泥沙积满了楼梯,总有一些恶心的感觉。每遇到亲戚朋友们前来探访,就必定笑着指出楼梯的公共卫生是个缺点,这使刘强十分尴尬。

  宿舍是雇有专人打扫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清洁工只清扫地下和花基,不扫楼梯,因此楼上住户每到交纳卫生费时总有意见。

  过去,刘强这幢楼清扫楼梯的工作,平时是由一个大家选出来的一个姓张的楼长义务干的。但学雷峰时间过长,人家不干,以后每到星期六傍晚,由楼长在楼下一声么喝:“搞卫生啰!”全体住户都自觉地拿着扫把、水桶一起干。

  刘强所住的这幢大楼的这个张姓楼长,是个长得干瘦,中等身材、思想觉悟很高的退休工人,他听到或看到一些住户住在打麻将赌些小钱,就会去告密,让居委会的治安队或警察前来干预盘查,因此得罪的住户也多。闲来无事,他代居委会分发熏蚊鼠的药物,代表居民去居委开全会,还时常义务扫楼梯等等。对他的评价,有赞有弹。赞他的是有他带头,清洁工作搞得好。弹他的多是小伙仔,“死老坑,退休无事做,还官瘾那么大,搞卫生挨家挨户拍门,同朋友闲谈也给他打断,真扫兴,何必那么认真呢。”老人只当没听见,仍旧一样为大家做公益事,而大家也认为这是件自然而然的事。

  不久,张楼长搬了家,听说是搬到黄埔经济开发区他儿子那里住。谁继任楼长呢?居委主任找过几个人,都是洒手兼摇头。全幢大楼两个梯共72户人家,没有一个毛遂自荐来担任,更没有谁来参加竞选。这样一个职务,不像当厂长经理,属于行政××级,待遇优厚,有人抢着干。这种义务的楼长,辛苦自己不算,还得罪人,背后被人说“大傻瓜”,而报酬是分文也没有的,顶多年终居委会发给一张大红奖状,再加上吃顿饭罢了。因此,当这个楼长没有雷锋精神是干不来的。

  就因为这个缘故,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楼长这个缺仍然空着。开头大家对楼梯脏是不习惯的,不免时常想起前任楼长的许多好处,埋怨现在没有一个人有雷锋精神,但时间一长,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是各家自扫门前垃圾,自家门前干净就行了,后来楼长这个名词也慢慢地被人遗忘了。

  一天傍晚,我下班回家,上楼时不禁惊奇起来,以为走错了地方,只见一级级的楼梯清洗得十分干净,给人十分舒服的感觉。心想,如果现在有亲戚朋友来就好了,再也不会被他们说我们这幢楼的人懒了。是有新楼长产生了吗?

  那晚,母亲告诉我,“那有什么样新楼长?那是迎国庆,因上面来人检查,居委干部动员大家突击搞的卫生呢。”

  啊!原来是这样,我望着一级级的楼梯,心里一阵茫然。

  “舅父,让我来当楼长!”5岁的小外甥女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一本正经地说。我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脸上一阵热辣辣的……

  时间又过了半年,大楼的管理工作实行市场化,由原来单位管理变为由单位的物业公司管理。新的物业公司与全体业主选出的代表签署了合约,交纳的物管费有所提高,大楼的卫生工作、包括各层楼梯的清洗工作由物业公司全包。

  从此,职工宿舍大楼的卫生工作较过去显得干净、美观、及时清走垃圾,宿舍卫生面貌得到彻底的改善。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