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樱花树
作者:龙腾

小小说:樱花树

  樱花树下承一生之诺,缘分二字怎岂可参悟。

  她叫月牙,多年前我们在那颗樱花树下相遇。

  阳春六月,樱花绽放,我笑的像这樱花一样灿烂,只是因为有他在身边!

  我叫无心,多年后我背着她又一次来到这颗樱花树下。

  尸山遍野,白骨凄凄,她还是笑的像樱花一样灿烂,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小时候因为家境贫寒,所以母亲打算送我去般若寺修行。可是寺庙的老和尚说我尘缘未了,所以不愿收我为徒,是母亲在寺庙门口苦苦哀求,跪了一天一夜,老和尚才动了恻隐之心,答应收留下我。

  那一年,我三岁,还只是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小和尚。

  老和尚说我悟性高,很有佛缘,但是尘缘未断,不应该继续学习佛经。于是,让我留下来每天打扫卫生,拾拾柴,也偶尔让我去后山练练功,但是从来不传我佛法!

  “老和尚,为什么不让我学习佛法呢”?我看着一脸慈祥的老和尚,大声的问道!

  “不忙。在等等”!

  “哼,你就是不想教我,是不是怕我学会了,你就不能欺负我了”!

  “呵呵,你现在还小,等你七岁为师自会教你”!老和尚低下头看着这怒气冲冲的的小和尚,一脸清秀的脸上鼓着两个圆鼓鼓的小包,老和尚的眉眼也跟着怒火冲天的点点头。

  “小和尚,我们走吧”!

  “哼,老和尚,晚上不给你搓背了”!

  “哈哈哈哈”!

  老和尚虽然不让我学习佛经,但也教我读书识字,却唯独不愿教我佛理。般若寺藏书上千万,佛经过半,可也有其他杂书,野书,供我识读。三年后,老和尚教会了我什么是春秋大义,也知道了世间的野史怪谈。

  一年后,七岁那年,老和尚正式为我剃度,收我为他的入门弟子。那时我也不在叫他老和尚了,因为他告诉了我他的法号名叫无尘,他也赐了我一个法号名叫:无心!

  本以为我的心真的就像师傅说的那样,会像无心一样,心如止水。每天安安静静的听师兄弟们诵经,拜佛,陪师傅敲钟,最后终老于般若寺,就这样过我普普通通,平平庸庸的一生。

  “师傅,这山下面都有什么啊!”

  “山的下面东西很多,等你以后长大了就明白了”?看着一脸懵懂的无心,方丈转过身看着窗外的一切,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小无心,是不是想去山下看看”?

  “嗯嗯,是啊师傅,我听师兄们说,山下的东西特别好吃,有好多好多不一样的人,还有我们这里没有的东西”!

  方丈看着小和尚无心,一脸高兴的样子,两道白戚戚的眉毛也跟着弯成了月牙形状。

  “无心,等师傅老了,圆寂了,那时你就可以下山了”!

  “是吗?师傅,圆寂是什么?那你什么时候圆寂啊”!看着白胡子样子的师傅,无心转过头用自己的大眼睛望着面前这个天天一脸微笑的方丈老师傅!

  “呵呵”

  看着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师傅,无心还是不知道师傅说的圆寂是什么意思!

  可是命运,从来都没有人能够参悟!

  那年,我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人,她叫月牙,一个眼睛会笑的姑娘!

  六月,樱花开的十分灿烂诱人。但是我是不喜欢的,因为如果不是我来打扫在满地的落花的话,我想那我应该是会很喜欢的!

  那天、那时、那刻,夏风温软,我自己又一个人在寺庙门口的小平地打扫,本就是贪玩的年纪,又如何能够安安分分呢!于是趁着守门的师兄们不注意,便爬到旁边的树上玩耍!

  站得高,看得远,一眼望去满目繁华,

  是炊烟,是楼阁,是人海,更多的是小和尚无心从来没见过的人,景色,还是东西!

  “果然和师兄们说的一样,山下都是好玩的和好看的”!看着远处的灯红酒绿,小和尚的心就静不下来了。

  “喂,小和尚,你站那么高干什么呢?”正当我沉迷于这人尘风世味道的时候,一声清脆悦耳的叫喊声把我从这美妙的幻想中给拉了回来。

  我低下头向着树下看去,一个身穿蓝色长裙衣服的少女正盯着我看!

  我慢吞吞的爬下树,拿起先前丢在一旁的扫帚,伸出一只手,单手行礼“阿弥陀佛,小僧无心,见过施主”!

  “阿弥什么啊!小和尚,我都看见你偷懒了”!蓝衣少女一脸机灵古怪的样子,插着腰指着我,笑吟吟地说着。

  “不知,施主来般若寺,有什么事吗”?

  “没有啊!就是闲来无事听说你们般若寺特别灵,所以过来看看。”看着小和尚无心一脸认真的模样,少女不愿在开小和尚的玩笑了。

  “小和尚,带我去看看你们的般若寺。”

  “不去,我还要打扫呢”?

  “你说什么?”看着小和尚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少女怒气冲冲的喊道!“现在,马上带我去”!

  那天,在她的要挟下我陪她走遍了般若寺的每个角落。

  大雄宝殿、弥勒殿、观音堂、藏经阁、禅堂、还有我最喜欢的斋堂。

  每到一个地方,少女总是皱皱眉,说太小、太破,连她家的一个后花园都不如,少女说她家很大要比般若寺大十倍,百倍!

  “那你家到底有多大啊”!

  “很大,很大”!

  看着旁边少女一脸高兴的样子,小和尚能想象到她说的大,是那种站在大门望不到边际的那种大。

  可是,那时我还是不知道,她说的大,到底是多大。

  “无心,快去吃饭!”

  “有你最爱吃的土豆!”

  夕阳落了下来,我被师兄叫回吃饭!于是把少女送到大门外,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少女开口说道“喂,小和尚,我叫月牙,你叫什么!”

  “小僧无心”我双手合十,微微欠身的说道!

  看着少女摇了摇头,一脸意味深长的样子。突然抬起头说道“无心,你这个名字不太好听埃。嗯,这样吧,以后我就叫你小和尚吧”!少女大手一挥,拍了拍我的肩膀,满是豪情!

  多年后,师傅终于像他说的那样圆寂了,而我也离开了从小到大一直生活的般若寺出去云游,普渡众生。当我踏过千山,涉过万水,直到终于站在她的面前时,我才明白!

  那年樱花树下的相遇,她的笑容,她的一皱一动,便深深的印在我左面胸口入内的三寸处。

  至白发、至枯骨、至万世……相遇易,相望难!

  多年后,当我走过那道师傅从小传授和教育的那道人墙,身后已然尸身遍野,白骨戚戚。虽然再与她眼神教汇,可是直到她轻声唤那一句“小和尚”时,我才醒悟。

  原来,这世间有些相遇,早已是冥冥注定!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