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王大侃与周大吹
作者:刘培刚

小小说:王大侃与周大吹

  周大吹死了,王大侃却得了忧郁症。

  其实,我们村的王大侃与周大吹都有名有姓,可是人们就是喜欢当他们面叫他俩绰号。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候我们农村还没有通上电,夏天闷热,人们在屋子里睡不着觉,便来到打谷场上听周大吹讲故事,几乎每次都是在周大吹讲到高潮时,王大坎才穿着大裤衩,肩上扛着一条旧毛巾,手里摇着大蒲扇,光着大脚丫,迈着八字步慢悠悠地朝这边晃过来。

  王大侃,周大吹刚才说美国人骑着菠萝(阿波罗)上月亮上了,你相信吗?有人有意逗他。

  呵呵,你要是相信他,你两口子准离婚!

  哈哈哈,众人大笑。

  昨天我“嘎叽嘎叽”骑着破铁驴 (老架自行车)去月囊(月亮)上,帮嫦娥修锅补盆,也没有听嫦娥说,美国有个大菠萝来过。

  哈哈哈,整个打谷场上笑声如雷。

  最好笑是王大侃与周大吹下象棋。

  这回该我先走了,周大吹说。

  你个臭棋篓,我让你两匹马你也不能赢,王大侃说。

  马踩车。周大吹快速把王大侃的大车拿下。

  哎呦呦,明车暗马偷吃炮,回一步,回一步!王大侃拍着大腿惋惜地说。

  呵呵,在战场上,我把你打死了,你还说重来,可以吗?老屎棋,还让我两匹马,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也不知天多高地多厚啊。

  我有意让你的,怕你输我三黑,嘿嘿。

  就这样,饭都凉,俩人也不愿意收场,只有对方婆娘来揪着自己男人的耳朵,他俩才在人们一片哄笑中结束。

  几十年过以来,他俩始终在一块抬杠,在一块下棋,在一块吵闹。

  周大吹死了,你该轻松了吧。有人问他。

  滚,你懂个鸟。王大侃“骂”完就从口袋里掏出黑红俩个棋子,放在手心,仔细地瞅了一遍又一遍。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