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笑不出声来
作者:陈安嗣

小小说:笑不出声来

   前一段时间,隔壁远房亲戚二叔退休了,二叔是副局长。退休这天,局里安排得可热闹了,几个吹鼓手把唢呐吹得真是好上了天,十里八乡的人都赶来瞅热闹,树上的鸟儿都懒得飞,躺在树叉上享受唢呐,母猪躺在圈里听着唢呐,耳朵竖得老高。唢呐,身子细小,却丝毫不影响它高亢、嘹亮的音色。这片土地上斑驳往事,送来迎往,在唢呐响起的瞬间都变得灿烂起来……

  二叔没有心思享受唢呐声声,因为二叔的生活从此将变得平静,平静得没有人打扰、没有人请示、没有人汇报。二叔逢人便说,这下我终于清静了,可以坐下休息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可以送孙子去上学了,大家齐说:“好!”

  没有不散的宴席。随着月亮升起,姑娘数着爱情慢慢入眠,小伙望着月亮伸伸懒腰,大妈搂着孙子摸起小背,大爷丢下犁耙点起烟袋,宁静的村庄就这样安然入睡了。

  二叔起得早,在客厅里不停地转,眉头紧皱,若有所思。小孙子一只脚穿着拖鞋,从房间里猛跳到二叔身边,示意二叔抱一抱。这一下子,让二叔从沉思中醒来,不是梦!

  二叔,头一回在家里当老师,教孙子读书。二叔顺手拿起一本书,读:“龙的传人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炮弹,中国人民同仇敌气,异口同声,护我边疆,佑我家园……”孙子站起来告诉二叔,老师在学校里教过这段,老师不是这样读的,老师读的是“中国人民同仇敌忾。”二叔听了,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对的,但也不能说孙子是错的,只是应了一句话,“让爷爷想想,爷爷老了。”二叔想,自己读了几十年,大会上读,小会上讲,没有人说过自己错,这下可奇怪了?没等爷爷反应过来,孙子拿着字典,指给爷爷看,这下没错了,中国人民同仇敌忾。

  二叔认过错,二叔、孙子又开始学习了。

  这下,让二叔老在想,以前在大会上、小会上是不是读过错字?真有这回事,那太丢人了?二叔,又想,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每次开会,不是有王秘书在身边吗,不是有刘科长在身边吗?为什么王秘书、刘科长当时不指出来?王秘书、刘科长都是文化人、高材生,错别字他们一定知道。二叔想来想去,又坦然了很多,松了一口气,应该没有问题。

  二叔记得,有一次演讲,最难忘,是受学校邀请给师生演讲《人生理想》。当时,全场鼓掌,掌声雷动,二叔陶醉了好一阵子。二叔跑进房间,打开珍藏多年的录像,回放起来---

  “年少的时候,如一朵百合,春风第一枝,清新美丽。青年时代,绚丽如玫瑰,激狂多情。飞扬的青春,灿若夏花,如火如茶……”

  “等等! 爷爷,你刚才讲什么如火如茶?”孙子问。

  “如火如茶,没错啊! 当时,校长和老师一起大声读:飞扬的青春,灿若夏花 ,如火如茶……”

  “没有错吗?”孙子反问。

  “没错啊,我错了,他们还会鼓掌吗?”

  孙子拿来字典,让二叔看。二叔说,嗯,该读 “飞扬的青春,灿若夏花,如火如荼……”

  “他妈的,这些人,呆在身边,大字不识几个,全他妈是废物,什么高材生,什么大学生,还不如我孙子!” 二叔这下感觉到了夏天的冷,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数九寒冬。掌声雷动,仿佛就在眼前。这是丢人的掌声!

  二叔还是相信王秘书、刘科长的。因为,二叔平时对他们不薄,二叔每次外地出差回来都会给他们带一些礼物,王秘书、刘科长家里有什么喜事,二叔都会第一时间恭喜,送上严严实实的红包,他们家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二叔总会赶在第一时间上门安慰。这个,只有二叔才能做到,二叔,心细。二叔记得很清楚,早前一段时间,王秘书二人因为钱大闹离婚,就是他用红包摆平的,不然的话,现在,王秘书就单身一人……

  二叔,表面上顺了孙子,心里,可不想输给孙子,这太丢人。你想,当了几十年的局长,没人说错,一到孙子这里,说错就错,底气说没有就没有了?

  二叔跑进房间,再次打开珍藏多年的录像,回放起来---

  “在清明节来临之际,为了寻找英雄足迹,弘扬民族精神,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我们举行缅怀革命先烈、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清明扫墓活动……实现先烈遗愿、祖先的凤愿,我们唯有卧薪尝胆,自强不息……”

  二叔听不出有什么问题,二叔赶快叫孙子来听,看看有没有读错字?

  孙子不假思索地说,有!“凤愿”应该读成“夙愿”。孙子告诉爷爷,当读完“凤愿”之后,台下一点声音都没有,局长在台上读错字,下面听的人当然笑不出声来,所以当时很安静……

  孙子一点拨,二叔很安静,不,二叔又在沉思。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