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雪花正落
作者:谭庆龙

小小说:雪花正落

   有许多个日子,她总是在这棵树下眺望——雪花正落!一会功夫,她的头上、身上便成了它们的栖身之所。她的脸苍白如雪。那个人,她记忆中的明灯曾告诉她,雪花飞舞的时候,便是他的归期。

  苍白的脸庞掩盖不了她的俏容。这个冬天成了一种残缺之美。同样美丽的她,白晰的颈项,一条耀眼的红围巾,红苹果似的脸庞告诉你,苍白等到了红润。那种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气,注定了苍白的败局。这是她所期待的结局吗?雪花不是正落吗?她跌跌撞撞捂住胸口,隐忍着冰刀的刺痛,回家……快回家!

  这是一间多么可爱的小屋,依稀残留有一丝余温,它孤立于风雪之中,锁定了那信誓旦旦的诺言:去远方淘金,为了白雪般的爱情。她快乐着,并感动着。

  像火一样的围巾挂在树杈上——她总觉得那不是颈项。身边伟岸的大树——不,他的身躯——不,冬天的朽木!那是红围巾吗?分明是一团火义无反顾地燃烧着冲天的火焰。她的体温骤降,心在结冰。

  苍白不知何时已看不见别人的幸福,那棵朽木上挂着的红围巾永远从她的视野里消失了。六角形的雪花飘落在她的发丝、瘦削的肩膀上,它们怎么变成了雪山呢?!

  "我会给你幸福,我会百般呵护你!"……

  那时的他是多么地勇敢、可爱!她把他当作张生,自己是崔莺莺。她被狠心的母亲毒打后赶出家门,她一个人独居在这间小屋里。他的照片宛如明星般张贴在她的床头。她每天看着他,白天他是阳光,夜晚他是星星、月亮。她曾想去远方找他,可他曾说,我宁愿一个人受罪,雪花飞舞的时候便是我的归期。

  你真地回来了,你真地给了我"幸福","我会百般呵护你……"多么冠冕堂皇的誓言!你在我望眼欲穿的时候出现:一对幸福的情侣!你那条红围巾闪烁狡黠的得意!

  是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在这个冬季?

  还是那间小屋。冰冷的心,如柴的躯体,一双大而无用的双眼。她怎么也记不清自己是谁了,依然每天在那棵树下苦候着。

  他怎么还不回来呢?她抓起一把雪在手上反复揉搓着。往日,他总是在她寒冷的时候,把雪搓在她的手上,血液循环加速,手就热了。"我愿变成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她想不起是谁的诗还在敲打她的脑壳。现在她真地变成了一棵树,一棵不会开花的枯树。

  他是在匆匆路过这棵树时,遇见她。那天她昏迷着叫一个男人的名字。

  她醒了,然后歇斯底里的狂叫。她捂住耳朵,不想听见男人的声音,甚至鸟鸣。他默默地陪伴在她的身旁,默默地倾听着她的呓语。几滴泪从他的眼角滚落下来。唉,可怜又可悲的痴情女子!

  那天,在无意中,她情不自禁揽镜自照,可是什么也看不见,她试图放大一个世界。她把镜子照向远方,这时她看见一个卑污的灵魂,游丝般的气息。她盛怒之下,摔碎了这个让她失去光明的灵魂,同时也摔碎了她的地老天荒的爱情。这一声如惊雷刹那惊醒了她沉睡的记忆,她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晴闻。她说红围巾出现之后,她就见不到任何色彩。他让她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花是红的;草是绿的;雪是白的;大海是蓝色的……她极力想象它们的样子。他抓一把雪在她的双手、鸭蛋脸上揉搓。她的手热哄哄的,脸一片潮红,她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他们堆了两个大大的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那天,她突然感觉眼前一亮,一个白亮亮的世界出现了,那一朵一朵从天而降的雪绒花。她孩子般天真地伸出纤纤素手,轻轻地托起一个个晶莹的梦。

  她紧紧地拉住他的双手,仔细端详着这个给她第二次生命的男人。

  她在经历了一次痛苦的黑暗之旅后又回来了。生命刹那间变得如此珍贵,她张开双臂,奔跑着,拥抱着这个白亮的世界。

  他牵着她的手,观赏着那由无数雪花组成的两个大字——幸福!

  他已寻找多年,她也等待多年,如今幸福就在他们身边,原来真爱就是幸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