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断理
作者:王思发

  张三与李四的自留地是邻居,价值差别大,张三地中央长着一棵遮天蔽日,硕果累累的核桃树,李四地边只有两根个比人肩,果子可数的杏子树,随时看着核桃树,眼睛放光,心里发痒,要是某日,地动山摇到我的菜地,开支柴米油盐酱醋茶,嘿嘿,足足有余。

  这天,鸡叫三遍,老公和老婆正在起床,突然,老公一惊一乍地说:“哎,老婆,刚才快起床那会,我梦见张三自留地的核桃树,长在我家自留地中央,高过几层房子,吃不完的核桃卖钱,胜过一头牛呢。”老婆自顾自穿衣服,没有搭理。

  老公以为老婆耳塞,又大声重说一遍,老婆撅着嘴接腔:“为人还是要耿直,莫东想西想的,要是想得来的话,就业何必考试。”“嘿嘿,什么叫东想西想,晓得不,这是送喜娘娘投的梦,灵验着呢,不相信,咱们骑驴看书——走着瞧。”老公虽觉话逆耳,心里却花样回答。

  起床过后,老公为了求证梦的真假,悄悄屁颠颠地往自留地鼠窜,琢磨,究竟是心上梦,还是真实的,眼见为实,如果确有其事,马上叫老婆看,如果虚了,就乘热打铁想办法实现,常言道,茄子不开空花,男子不说空话。

  老公走拢看见,与张三紧挨着的自留地,依然生长着李子树,个子比人肩,果子数得清,枯枝落叶。而似摇钱树的核桃树,纹丝不动地生长在张三的地里,热腾腾的心“唰”地从头凉到脚,不由地嘴出粗话,怪罪投梦者。

  说出的话,如泼出的水,话说难收。怎么才让老婆,再也不戏喊自己是吹牛大王呢?一时间,李四肚里打起了小九九。

  一次,看见张三在核桃树下锄草,李四过去装完烟,嬉皮笑脸地说;“哎,老弟,昨晚我梦见,你的核桃树,长在我的地里,你还找我要核桃吃呢。”“有那个事哦,”隔会,笑扯扯地说:“看来,你娃白天还在默我的坏方儿,放心吧,想不去的。”“如果真想来了呢?”“我从你胯下转三转!”一墙之隔的张李,脸红脖子粗地较劲。

  一连几天,两人赌咒发誓的场景,始终在李四的眼前晃,总认为瞧不起自己,挑衅自己,下决心给点颜色瞧瞧,见证我姓李的崽崽,不是泥巴捏的。

  先是占蝇头小利,试探隔胜算有多远。核桃挂树时,乘张串门,赶场不备,有时间用石块砸下,有时间夜深人静爬树结,满足占有欲,一来二往,觉得偷偷摸摸,胆战心惊,精神细胞损伤大,怕久走夜路撞鬼,趁早收手。

  接下来,李四觉得,明人不做暗事,要想办法让张三自觉自愿地拱手相让,才算大能奈。于是乎,一次碰见张三递香烟后,施放烟幕弹般说:“哎,老伙计,记得不,有核桃树那块地,原来是分给我的,那时,树小利小我不在乎,后来遭你将地,一点一点悄悄挖宽了,树就过去了,现在树长大价值大,必须物归原主,如若不然,就连地带树,全部归我,你看行不行。”李四话毕,又给张三装香烟,看有什么反映,张三把手一推干脆地说:“谢绝,刚才抽了,核桃树跟我几十年,凭什么是你的,说话要说理,煮饭要煮米哈。”

  张三哑口无言之后,在凭什么上得到启发,大做文章:上门请同院居住的三个白发老人,按照个人已有想象,提示帮助回忆,核桃树的前世今生,同时,每个人出张证明材料,签字画押,盖好手印,准备事到临头,出庭作证。可是,几个老头子左思右想,天理良心,当时分树,怎么也不属李四的,于是就婉转地谢绝厚礼,悻悻地告诉查查原始分配记录后走人。

  管册人,办公地,变幻无穷,弄不好,水中捞月,什么鬼点子,好一个正人君子。李四否定了老人眼光,拍拍胖子脑袋开了窍,不妨找现在管分树的印把子,说一句偏心话,或者模棱两可的话,肯定大功告成。

  李四躲躲闪闪地,给印把子一只呱呱叫的鸭子后,吊儿郎当地说:“老鼻子,记得,当时分那棵核桃树时,那些虾兵蟹将都同意给我,就是你“座山雕”卡壳,害得我现在没有核桃孝敬您。”

  印把子半推半就着鸭子,听起奉承话,眼睛眯成一条缝,美滋滋地说:“你个坏家伙,那时还是副的,哪有那么大神通。”李四将计就计地说:“现在是正的,事成之后,请放心,晓得孝敬您。“嘻嘻嘻,鬼精灵,就看你的造化嘛。”印把子丢下一句话就握手离开。

  造化,啥子意思,李四绞尽脑汁:未必是将两家菜地边的界路,挖地时,好像蚕子吃桑叶那样,慢慢地把核桃树,圈到我的自留地,成为一条地界路,久而久之,待其在不知不觉,似是而非那会,突然摊牌,一旦失败,就告往印把子断理。对,可能就是这个意思,试试看。

  付诸实施期间,恰巧张三去城市照看孙子,过后原地找零花钱,回家时间寥寥无几。回来过生日那天,突然见核桃树移位,就找印把子扯皮:“啷个无缘无故地,把我的核桃树,分给李四去了,赶快还给我,不然就请记者曝光。”

  印把子装模作样,声色俱厉地反问:“诶,是不是眼睛看花了,凶神恶煞地喊啥子,回去看看再说,莫污赖人。”李四眨了眨眼睛,信以为真,一路小跑到树脚下,弯腰,擦睛,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看了又看,那条曲里拐弯的新路,硬是把核桃树,严严实实地,圈到李四自留地里。就气冲冲地来到印把子跟前,拍脚打腿地说:“李四确实霸占了核桃树,一定要为自己说公道话,不要断歪屁股理。”

  印把子听到歪屁股三个字,阴沉着脸开口:“这个,这个事情,不好意思,我这两天身体不好,你是不是先找上头过问,他们站得高看得远,免得我厚此薄彼,好不好?”

  张三觉得弦外之音,是自己刚才话有冒犯,马上强装笑脸,敬烟赔礼道歉:读书少,见识差,不会说话,希望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时,印把子咳嗽两声,拿腔拿调:“对不起,罚你跑步,不过,目的是帮助我弄清事实,对症下药。当下呢,摆起两条路供你选择:双方协商;找组织解决。当然个人建议,最好选择第一条,我省事,你们不伤和气。”

  “哼,这种不知羞耻的事,都干得出来的人,还有协商解决的余地,肯定是空了吹,就,就听你解决得了,相信你一碗水端平,不亏老实人,哪也不去了。“张三好像泄了气的皮球,想了想说。

  印把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挠了挠头发,一字一板地抛出观点:“你晓得,我与李四非亲非故。核桃树脚下那点地归你,核桃树,包括核桃,两家平分秋色,怎么样,你想想,现在生米煮成熟饭,怎么区分地界,当初没有图像,摄像,你的树遮天蔽日,长期影响别人东西生长,应该赔不,赔得起吗?”

  “那,”

  印把子挥出大手,口若悬河:“不瞒你说,我知道你还有话,口才也好,但是,最好打住,至于为什么,你最清楚,大道理,和为贵,小道理,吃得亏打拢堆,吃亏在明处,过后再弥补,好不好,就权当看在我的面子上,窝囊走一回。”

  “那,”

  “话说三遍淡如水。如果你再四季豆不沁油盐,说句不负责任的话,我就草帽打狗——交个圈圈,顶多说无能,你另外找裁判,拍手称快,只是,到头来,究竟鹿死谁手,谁也说不清。”印把子摊开双手,边走动,边巧舌如簧地开导。

  张三默不作声,稍后,拉起鹿脸,慢慢腾腾地表态:“嗯,你是我们的头儿,相信你手心手背都是肉,不会亏待我,就尊重你的意见,不过,暂时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咽不下这口气,请求你以后记得照顾哈。”

  “好的,好的,一言为定,如果食言,遭天打雷劈!”印把子爽快承诺,心头春意盎然,这素质真是亚克西呢。

  李四仅凭一个鸭子,一个金点子,一张嘴巴子,就如愿以偿,热血沸腾,高声叫老婆,晚餐做十个原生态菜,买高档酒,名牌烟,把印把子喊拢,关门喝感谢酒,庆功酒,一醉方休,心想,做人要厚道哇。

  席间,甜言蜜语,推杯换盏,开怀畅饮,突然,印把子一盅仰天下肚,“哗”地趴在餐桌,人事不省,李四见势,马上拨打120,摇摇晃晃地,背上救护车,可刚挪脚步,却踩空楼梯,双双坠落,两命呜呼。

  张三虽然立刻奔丧,骨子里却始终有些扼腕叹息。回家的核桃树呢,至今依然枝繁叶茂,蓬勃向上,硕果累累。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