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对爱执着的年轻人
作者:李恩云

小小说:对爱执着的年轻人

  李晓华走下公交车,她一甩长发,便径直朝回家的方向走着。

  今年二十五岁的她,仍然还孤身一人。不是她长相不漂亮,而是她一直没遇见让她感到中意的那个人。高中毕业她虽然没考上大学,但走南闯北的打工经历却也让她开眼和长见识不少,自然因她长相漂亮而追她的小伙子也不在少数,可她始终不为其而动。虽然她生在农村,可乡村的青山绿水却塑造了她相貌俊美、皮肤白皙和苗条的身材。爹娘为她自豪,同村的姐妹们对她羡慕,可晓华并没有被冲昏头脑。她性格开朗、活泼,善解人意,头脑更是聪颖而遇事果断。无论她去哪里打工,都是行行钻研,令领导和同事称赞与佩服。现在,她是回家来看望父母,要知道距她上次离开家已经有半年多时间了。

  由于事先跟家里通了电话,所以家里自然有所准备。她进门后,家里的气氛是热烈的,午饭也是丰盛的。娘早已把属于女儿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就等着她回来舒舒服服地入住了。晓华还有一个弟弟叫学东,也长得俊朗帅气,在“阳光”出租汽车公司里当司机。姐弟俩因从小一块长大,说话聊天都很合得来,不过此时弟弟出车了不在家。

  晓华吃过午饭,在卫生间洗去一路的征尘,她决定先好好地睡一觉。在公司她干的是产品销售经理工作,整天忙忙碌碌使她感到有些疲倦,现在回到家来她决定放松一下。她家这处坐南朝北的院子很安静,爹娘这会儿想必是都出去了不在家?晓华没有想太多。两个小时后,她觉睡足醒来,先在床上舒展四肢伸了个懒腰,然后又去用冷水洗了把脸,接下来她想着去街上走走。

  大街上,她遇上两个与她同龄又同学的姐妹。村里像她这样大年纪的女孩,都已结婚生子,唯有她还在作着“钻石王老五”。自然她在街上一走,有人总免不了和她开这样的玩笑:“晓华,你啥时回来的?”

  “今天上午。”

  “怎么,还是你一个人回来的?”

  “一个人多利索。”

  “净瞎说!”对方笑着告诉她:“女的总归是要嫁人的。”

  “是么?”晓华故作严肃地伸出一支手掌心。“拿来,给我看看——”

  “啥?”对方一愣,问。

  “女人必须得结婚的文件呀!”

  “去你的!这么大了还爱开玩笑。”那女人噗嗤一乐,用手拍了晓华的肩膀一下。

  “来,小家伙,过来叫姨抱抱!”晓华说着,就去那女人怀里把孩子接过来,并两眼打量着:“是男孩,还是女孩?吃得不赖嘛!”

  “是个女孩......”

  “女孩儿好啊!”晓华打趣儿地说:“省得你们以后还得给她买房子、结婚的......”

  “唉,我们那口子可不这么想......”孩子的妈妈叹了口气,似有千言万语哽在喉头。

  “都啥社会了,脑子还这么封建?”晓华说着,把孩子又送还给那女人。“唉,你也真不容易......”

  夜晚,娘过来和晓华坐坐,话题自然又免不了她的终身大事。而每次,女儿都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这让娘心里失落而又无奈。其实,晓华心里又何尝不考虑自己的事呢?如果要找个过日子的,她也不会等到今天。关键的是她想要的爱情,却是千里难寻。她要找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男人,而不想平平庸庸地这么一生一世,这有错吗?可是......既然等到这会儿了,晓华心里也就不那么急了,随人们怎么想,怎么看吧!反正她了解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毛病。

  “姐,你还是那么坚持吗?”那天,弟弟学东也关心地问她。

  “我是有些不甘心......”晓华只有这么对弟弟说。

  “姐,你和我师傅一个样!”学东告诉她:“他都快三十啦,也不结婚,说非要找一个懂得生活情趣的人不行......”

  “什么‘生活情趣’?”晓华随口问。

  “就是那种不整天讲什么钱呀、利的......嗐,反正我也说不清楚。”晓东一甩手说:“不过,我倒觉得他挺有意思的......”

  “世上现在还真有这种人?”晓华似乎有点不相信似的。

  “真的!姐。”晓东说:“要不我咋说我师傅挺有意思呢......对啦!姐,要不要我介绍你俩一块儿聊聊,咋样?”

  “聊聊就聊聊!难道姐还怕他不成?”晓华显出大大咧咧的样子。

  “那好。等我给你们约个时间。”学东转而又担心道:“姐,到时你可别让我‘坐蜡’啊?”

  “你啥意思啊?”

  “我怕你到时候不会去。”

  “你姐我天生是那种人吗?放心吧!”晓华沉吟一下,叮嘱着:“不过,你不要告诉他咱们是姐弟俩!”

  “这是为啥呢?”

  “不‘为啥’......你以后会明白的。”晓华潇洒地用手一拍弟弟的肩膀。她是害怕事情万一不成,而给弟弟他们师徒之间带来什么尴尬场面。

  “你好!我叫王兴成,在一家出租汽车公司开车......”当一个面容有些窘态的男人,向晓华迟疑地伸出一只手时,她还是礼貌地与他握了一下。

  “哦,我姓李,名晓华。”然后,晓华打破沉寂地问他:“你,开出租车,每天一定很累吧?”

  “还行,习惯了。”那男人憨憨一笑回答着。

  “听介绍人说,你都快三十了,咋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呢?是不是你的条件很高......”晓华蓦地抬头看着对方,问道。

  “我只是想找一个能理解我的、好好过一辈子的女人。人总该追求点什么......”那男的脸发红,口齿也变得有些木讷。

  “可据我所知:现在人人都在追求实惠和利益,你不认为自己这是‘不切实际’么?”晓华步步深入地在探寻。

  “我不这样认为!”那男人终于敢抬起头来看着晓华,口气中也流露出坚定。“你不觉得人都活得很短暂吗?你不认为一个人既然来到世上走一圈,应该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吗?难道,人活着就只是为了吃饭和睡觉,亦或为了私利而你争我夺的,这么下去有意思吗?”

  “说得真好!我为你鼓掌。”晓华说着,就真的两手使劲拍起来。

  “这么说,你同意我的看法?”那男的两眼看着她问。

  “我又有啥理由反对呢?”晓华也偏头看对方一眼,然后把目光移向正前方。“别人也曾这么问过我;我呢,也曾向你这样回答过别人。”

  “那,你现在还这么执着?”那男人禁不住又问。

  “我这么‘执着’有错吗?”晓华回过头来望着他,反问着。

  “‘执着’,在有些人看来,那就是固执,是不可救药了......”

  “随人们怎么说吧!因为我是在为自己而活。”晓华又把两眼望向前面,沉吟道:“人生,就如同那高矮不等、颜色不一的花草和树木,你看,它们都在为自己而问心无愧地活着......”

  “是啊!它们活得都很随意和舒心......”那男人的表情也显得很凝重,他口中喃喃道。

  “当今社会,你对女人是怎么看的?”晓华突然向对方提出一个实质性的问题,也许这才是她以后所最关心的。她可不想同母亲那样整天围着锅台转,她想有自己的理想和事业。

  “现在是新社会、改革开放年代,‘三从四德’不该再束缚女性的一言一行。她们是国家的半边天,理应与男同志一样站在时代的前沿,为各项建设发出自己的光和热。说实话,我就欣赏这样的女性!”

  “你,以后不会是‘言不符实’吧?......”晓华微笑地看着对方,问。

  “你要是信不过,我可以立字据!”对方看得出来是很认真的样子。

  “这倒不必——”晓华满意地说:“但,我记住了一个男子汉今天所说的话。”

  “你......以女性的眼光,又是如何评价当今男人的呢?”对方也把一个问题抛向她。“比如说结婚后,男人应该怎样做,才会让女方感到生活是真正的幸福?”

  “尽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在家庭中没有‘大男子主义’。”晓华思想着道:“婚姻,不是谁来束缚谁,;家庭里,也不是谁要服从谁。婚姻和家庭的幸福、美满,是要靠两个人的携手并肩,相互取长补短,而不是一方等着另一方去养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女人要家庭的同时,不能丢了事业。二者兼顾生活才有意义,对吗?”对方蓦地把一只手伸向她,“让我们交个朋友吧?不知你是否......”

  “这,我还需要好好想想呢......嗯?!”晓华竟玩皮地把自己的两只手藏到背后,可脸却不由地红了......

  当晓华再次踏上外出打工的公交车时,她的两只手上,似乎还遗留着那个让她心动男人的体温。自第一次见面之后,他们之间还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俩人都觉得在一起时很谈得来。这在世人看来,她和他也许是一对儿“怪人”,亦或他们的思想不切实际,甚至令人不可思议。可这又有什么呢?只要他们自己觉得,在执着下得到的是幸福和快乐,这便足够啦。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