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封不了的那口井
作者:鲁灵花

  那是八十年代的一个乡村,一个农家小院,妈妈急促地打开锁着的大门,对被关在家里的英儿和弟弟勇说:“快去看看吧,有俩小孩儿扔井里了!死了!坑上头那个井!”“啊?”英儿和勇瞪大了俩眼,一路小跑着去了。

  街上都是躁动地人,都往一个方向急匆匆赶去,刚到那个胡同口,就看见人黑压压得一片,还有穿白制服的,戴着大檐帽,一看就是公安局的,拿着照相机,正在来回地拍,有一个女的坐在地上拍打着地嚎啕大哭。

  英儿和勇跟着人群穿过胡同,到了井这儿人更多了,英儿和勇好不容易挤到里头,只见井边躺着俩小孩,下面好像垫着块塑料布,英儿和勇可是第一次见死了的人,吓得后退了两步,大瞪着眼,不敢近前看的,心突突的,这和活人真不一样,脸惨白惨白的,全身是湿的,一看就是刚捞上来的,一个是长头发,一个是光头呢,这俩小孩跟英儿和勇差不多大哩,他俩无声地靠在一起,他俩活着时也肯定这样形影不离的。那个光头的身子长一些,“他嘴边怎么那么多棉花套子呢,”英儿自语道,心里想,那像妈妈给缝棉袄絮的棉花花呢。“不是哩,那是淹死了肚子里吐出来的白沫沫,”旁边有人对英儿说呢。

  议论纷纷的人多起来了,英儿渐渐听明白了。这俩小孩是姐妹俩,是她们的亲爸爸扔井里的,她们的娘和爸吵架了,娘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好多天都不回来,她们的爸以前不看孩子的,一大老爷们一下弄俩孩子,两个小孩正是淘的时候,她爸不会看不会照顾呢,大的头上还着虱子了,她爸把她头发干脆剃光了,怪不得看着像男孩呢,后来孩子又不听话,她们的爸到底烦了,昨晚骗她俩,说带她们去买糖吃,来到井边,先把大的一把扔井里,小的一看不对,赶紧跑,她爸追上了,她边哭边求她爸:“爸爸,我听话,别扔我,爸爸,我听话,听话……”她爸今天早上就去公安局自守了,坐在地上哭的就是孩子的妈妈哟,哭得已经没力气了。

  人们都在婉惜两个孩子,太可怜了,说她们的爸心太狠了,何苦呢,两口子吵架不能拿孩子出气呀,孩子再不听话还是孩子,是两条人命啊。英儿和勇的妈妈那天还说:“看见了吧,不听话,大人生气就给扔井里了,”英儿冲妈做了个鬼脸,她知道哩,妈妈故意说的,她再不听话,妈妈也不会把她和弟弟扔井里的。

  从那以后,那口井就严严实实地盖起来了,再没人去那里玩了,那里也就显得更荒凉了,英儿和勇自是不敢去的,有时不小心忘了,路过那里,英儿会没命地一路跑回家,并对她妈说:“我听见那俩小孩在井里扒着井沿儿,哭着喊救命呢。”看来井是盖起来了,这个事儿英儿是忘不了,封不了喽。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