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姐姐的白金戒指
作者:王兴华
2001年的盛夏,格外难熬。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热烘烘的大地 ’牛河里的水烫手,庄稼地里的苞米秆儿叶子打蔫儿。人在屋里坐着热得五脊六兽,一个劲儿地冒汗,没处藏没处躲。可算捱到太阳落山了,热乎乎的地面渐渐地冷却下来,空气也降温了,偶尔吹来一阵风让人顿觉凉爽一些。
每年到了夏天,我们家就在院子里葡萄架的荫棚底下吃晚饭。
眨眼间又到了周末,在索伦县一中读书的大女儿陶敏乘坐长途汽车准时回到了家里。妻子宛秀英知道大女儿学校的伙食不好,每次陶敏回来都要特意做点儿好嚼活儿(好吃的),给她改善一下伙食。
晚上,妻子做了满满一小盆土豆蘑菇炖鸡肉,焖了一电饭锅软颤颤的大米饭,这是大女儿最爱吃的饭菜。
陶敏进屋后,不一会儿饭菜就做好了。我赶紧把饭桌放在葡萄架的荫棚底下,把香喷喷的一小盆土豆蘑菇炖鸡肉端上了饭桌。
此时,正在上小学一年级的二女儿陶颖早已急得等不得了,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冒着热气儿的鸡肉送到姐姐的碗里,亲热地说:“姐!快吃吧,老香了。”陶敏也夹起一块鸡肉送到妹妹陶颖的碗里,疼爱地说:“小妹儿,你也吃吧。”姐妹俩正在互相谦让着,妻子已把盛好的四小碗大米饭端到了饭桌上。这天晚上,我们全家四口可算改善生活了,一个个心里特别高兴,一边吃饭一边说笑,开心极了。
我们刚吃不一会儿,屋里北窗台前八仙桌上的电话铃就响了起来。妻子麻溜撂下筷子,忽地站起身进屋去接电话。“喂,你是秀英吗?”“哦,是我。”妻子一听是我姐陶凤琴的声音,赶忙问,“姐,有事儿啊?”我姐急促地说:“可不有事儿咋地,还是好事儿呢。秀英,我今儿个可发财了。这不,才花八千块钱就买了一个白金戒指。你可知道,按正常价,买一个白金戒指得花一万多块钱。你看,我白捡了两千多块钱。你买不?你要是买我明儿个再给你买一个。”妻子听罢,略一沉思,毫不动心地说:“我哪有闲钱儿买那玩意儿呀。这不,我和清华攒钱还得供两个孩子念书呢。”“那行!不买拉倒,以后你可别后悔,别说我发财了没告诉你。”我姐说完把电话挂了。
妻子回到饭桌后,我问她:“谁来的电话?”她说:“是你姐。”我又问:“有事儿啊?”妻子说:“倒是没啥大事儿。她说今儿个买了个白金戒指挺便宜的,才花八千块钱。这不,特意打电话告诉我,也让我买。”一听是这事儿,我跟妻子一个想法,一点儿都没动心,随口说道:“再便宜也不能买,咱还得攒钱供孩子念书呢。”
又一个礼拜过去了。一天晚上,我们全家都已经睡下了。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我急忙开灯去接电话,原来是一个叫常宝利的高中同学。常宝利在电话里神叨叨地说:“老同学,告诉你个好事儿,我今儿个发财了。这不,才花八千块钱就买了个白金戒指。你买不?你要是买我明儿个也给你买一个。”我一听,他跟我姐说得一模一样。心里寻思,哪有这样的好事儿,一个值一万多元的白金戒指竟然卖八千块钱,肯定是骗人。想到这,客气地对他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可买不起。我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块钱,勉强够维持生活,哪有闲钱儿买那玩意儿。”他一听,只好讪讪地说:“那就拉倒吧。”说完把电话挂了。
一晃儿,春节到了。像往年一样,我和妻子去姐姐家串门。在闲唠嗑时,我忽然想起了姐姐买白金戒指的事儿,忍不住好奇地问:“姐,你买白金戒指后来挣钱没?”姐姐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十分尴尬地回答:“别提这事儿了,我都闹心死了。我买完之后,等我再去卖别人时,那白金戒指不值钱了,一个卖二百块钱也没人要。”姐姐说完,我心疼地埋怨她:“你当初就不该买。那天晚上你给秀英打电话时我就有点儿怀疑,一万多元的白金戒指竟然卖八千块钱,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我刚说到这,妻子麻溜接过话茬儿:“姐,你打完电话过了一个礼拜,清华的一个同学又打电话让我们买。”没等妻子说完,我姐着急地问:“你们买没?”妻子说:“没买。”“这就好!这就好!你们可没上当。”姐姐说完这句话,低着头一屁股坐在炕沿上不吱声了。
看她那个样子,我着急地提醒:“姐,你那只白金戒指肯定是假的,要我看连一百块钱都不值。不信,哪天你去市里‘凤祥金店’鉴定一下,看到底能值多钱。”妻子知道我是个直性子人,说话办事儿不会见风使舵。她看姐姐是那样的着急上火,我还是不知深浅地去说那只白金戒指不值钱,赶忙扯了一下我的衣襟,给我使了个眼色,不让我再往下说。然后坐到姐姐身边,好心地劝慰:“姐!别听清华瞎说。依我看,那只白金戒指怎么也能值五六千块钱。”姐姐心里比谁都明白,她后来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当时,那些搞传销的人倒买倒卖白金戒指纯粹是骗人。等轮到她再想倒买倒卖向别人传销时,大伙儿都已经明白是咋回事儿了,所以她就成了最后一个被骗的人。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