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黑色幽默
作者:灵幻尘
米高梅大街上的人们一直深信不疑,只要汤姆和杰瑞还在,这条大街上就没有清静的地方。
  一个难得的清静的上午,让人贪婪的想发生点什么。
  一只灰黄色的东西忽然从一所公寓的门缝里狼狈地钻了出来,它在公寓外的花园里飞跑着,如同在地上飞滚的黄色小圆灯,忽闪忽灭。
  紧接着,公寓门猛的被拉开,出现了一个比刚刚的“圆灯”大上几倍的灰色“石块”,立定在门口,那“石块”身上灰色的线条坚硬分明,“黄灯”与“石块”相比委实小的有些可怜。
  “杰瑞,别再回来了!”灰色“石块”,不,应该叫汤姆猫,吼道,脸上的胡须一抖一抖的。说完,还扬起锋利的爪子在空中抓了抓,瞧着杰瑞跑没了影,汤姆脸上扯起了一抹笑容。
  而我们可怜的杰瑞鼠,如同一个电压不足的小黄灯,大口喘气,正紧贴在公寓外花园的篱笆上,黄色小灯泡从篱笆侧面探出小脑袋,发现汤姆并没有追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杰瑞的小身体紧贴着篱笆,他吐了一口气。
  他忽然有点失落。
  这样其实很熟悉啊,几百集了。
  可就在今天,他偏偏有些莫名的感觉,现在他本应该回去了,可它忽然不急或者是不想这么做了,于是它拖着小腿朝路边走去,杰瑞不知道的是,刚走出几步,它就碰到了,这个似乎世界因为它的迈步而赠予它的礼物,那真的是个礼物吗?
  杰瑞注意到了那个东西,在这阳光明媚的上午,它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在它面前的地上,安静的躺着一个精致的六角纹章,黑金的蔷薇花缠绕着十字架,锋利的荆棘仿佛四射的光。纹章的突起盘横缠绕,犹如危险的蛇群守护着的宝石,附近的阳光似乎都被这个释放着阵阵紫黑色幽光的纹章所感染,无力而又狰狞。
  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杰瑞鼠的心底里滋生,犹如疯长的毒荆棘,犹如被点燃的久囤的枯草堆。
  汤姆舔光最后一滴牛奶,安静的趴在自己的窝里,他如往常一样,悠闲的闭上了眼睛,准备享受自己的美好的午睡时间,可今天,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杰瑞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可能是被粉丝拉去签名了吧,汤姆想。汤姆想起上次杰瑞被围在中央,手忙脚乱的用自己的小爪,满头大汗的给粉丝签名的样子,就不由得有些好笑。
  他们可都是最顶级的明星啊!
  《猫和老鼠》可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动画之一。
  杰瑞不会出事了吧,作为多年的拍档,我或许应该,但是……杰瑞怎么会有事呢?我跟他斗了那么多集,可从没赢过。杰瑞就如同一座密不透风的堡垒啊!
  可是,若是进攻是从堡垒内部发起的呢?
  他似乎已经不记得今天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是怎么赶走杰瑞的了。
  汤姆晃了晃脑袋,继续头把放在了舒服的枕头上。
  头还没放上去呢,一只拖鞋便带着破风声以饿虎扑食之势朝它飞了过来。
  不愧是拍过一百多集动作片的汤姆,刚刚察觉到动静便灵巧地躲了过去,旋即汤姆猫呜咽了声音,如同动画片里一样,歇斯底里的怪叫起来:
  “太太,饶我一命吧!你这样会玩死猫的!”
  汤姆眼帘低垂,盯着朝它一步步走进的太太的脚,它很自然的颤抖起来,仿佛做错了事,从灵魂深处拷问自己,希望得到救赎。
  它可是最顶级的明星,演员明星。
  汤姆瞟了太太一眼,却愣住了,太太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是杰瑞,是的,杰瑞,它坐在太太的肩上。
  其实汤姆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同,他感觉的,以猫的敏锐的直觉,但就是有些不同,向上帝起誓,凭这么多年与杰瑞发生的琐事和纷争。
  “汤姆,滚出去!”太太高声道,挥动手中的扫帚,眼看就要打中汤姆,对汤姆来说,那犹如飞来的房梁。
  于是汤姆又不要命的吆喝起来,神情有些夸张,仿佛说快来救我啊快来救我啊,再不救我我可就被打死了。
  汤姆可知道该怎么做,他刚刚在打盹儿,没注意发生了什么,这可能是在拍新的一集呢。
  汤姆可是最顶级的演员。
  汤姆被扫帚赶出了大门,像是个被发现的小偷那般狼狈。
  但他并不沮丧,他当然知道,被赶出门后就应该结束了,于是汤姆又换上微笑,朝大门走去,像是国王走向他的王宫。
  “啪!”扫帚狠狠的打在了汤姆微笑的脸上,这次他可没能反应过来。 哎呀,原来这么疼啊!
  汤姆猫有点懵了,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点,毛茸茸的尾巴竖了起来,他看着太太,有些委屈,有些沮丧。
  但汤姆还是露出了微笑。
  迎接他的是又一根飞来的扫帚,以饿虎扑食之势。汤姆立刻动了起来,灵巧的闪过了扫帚。
  汤姆可是最顶级的演员啊。
  但汤姆还是有点难过,不知道为什么。
  汤姆不停的躲避着那些会打痛他的玩意,不得不向外退去。
  我们可怜的汤姆,如同一个遍体鳞伤的大灰石头,正紧贴在公寓外花园的篱笆上,大石头从篱笆侧面探出脑袋,看到太太没有追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汤姆瞟了瞟公寓,忽然,他看到了杰瑞正在隔着窗子望着自己。
  杰瑞什么时候回来的?
  汤姆正想上去打招呼问个为什么呢。
  但他没有那么做。
  因为汤姆注意到了杰瑞的瞳孔,在这阳光明媚的上午,他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感觉毛要炸起来了。
  他以前从未见到的,那是一个陌生的眼神。
  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杰瑞细小的眼瞳居然是紫黑色的,那个紫黑色的瞳孔正静静的盯着自己,犹如细小的毒蛇注视着它的猎物。
  汤姆有些愤怒。他走在一处无人的街道上,在这漆黑的夜里,能陪他玩,陪他闪烁的似乎只有路边的白炽灯。
  他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当然不是不想吃。那天不久后,他发现公寓的门居然被锁上,他进不去了——甚至他的VIP猫门。而他的朋友们的态度居然也跟太太一样!哦,或许他真的有朋友吗?他想,真是奇怪,那天他赶走杰瑞之后,一切都不同了起来。所有人都对他不那么友好,就像他赶走杰瑞时一样,可汤姆是最顶级的演员啊!向上帝起誓,他当然不会真的想赶走杰瑞,或许是经常在动画里这么做吧——可经常做也没什么啊?谁知道呢!他只是玩玩,说不定不那样做,杰瑞还会不适应呢!他只是在帮他啊,汤姆想。
  汤姆很愤怒,他可是大明星啊,是要受到万人追捧和宠爱的。现在却流落街头,在无人之见之地,更没有大明星杰瑞让他欺负了。这一切都是杰瑞造成!不,杰瑞根本不理解他的意思,可真是可笑。杰瑞怎能这般武断?
  汤姆失落极了,那种从高处坠落下来的感觉,感觉就像是……
  这个世界不喜欢你了。
  汤姆还在纠结愤怒的时候,面前停下了一辆黑色的礼车,幽黑的车身,没有提供任何关于车主的信息。
  汤姆露出了一个笑容,脸上尚还残留着尚未消逝的怨恨,便被一个笑容带了起来,表情交织在脸上,说不出的诡异。
  汤姆可是最顶级的演员啊。
  车上下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他戴着似哭似笑的白色鬼脸面具,穿着一身漆黑的长风衣,黑得就像这夜色。
  汤姆这才注意到,夜里不是一辆礼车,而是数十辆装甲礼车,它们如同铁桶围绕着汤姆。着黑衣的军人背着手,全都戴白鬼脸面具披黑风衣,双腿分立,站在车旁,像是一尊尊黑铁铸成的雕像。
  那个中年男人朝他缓步走来,散发着令人畏惧的气息,这个男人身上带着莫大的威严,仿佛一怒之间可以毁灭一切。
  一切你想毁灭的东西。
  死一般的寂静。
  “你愿意把自己的手弄脏,去握住权力吗?”男人伸出手,摊开,露出一个精致的六角纹章,黄金的蔷薇花缠绕着十字架,锋利的荆棘仿佛四射的光。
  他虽然不知道权力是什么,但那个纹章可真是漂亮啊!
  汤姆可是最顶级的演员啊。
  有了这些个漂亮的东西,还会有人在乎这些吗?
  汤姆盯着那个有些诡异的纹章,路灯打在纹章上,折射到了汤姆的瞳孔里,像是一个紫黑色的小点。
  他缓缓伸出手,一把拿过了纹章。
  汤姆分明是在微笑。
  充满危险的微笑。
  “这个世界不喜欢我,那它就是我的敌人了。”
  致敬,它的《狮子,女巫与魔衣橱 》和《黎明破浪号》是我最喜欢几部魔幻小说之一。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