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永远不说再见
作者:廖淑珍

  我对阿奇最初的印象是来自图书馆。

  那天,我去图书馆二楼找一些法律方面的书来阅读,我想读的书找了好几个书架都没有找到。当我心烦意乱地在二楼图书馆最后一排书架糊找时,不小心踩到了迎面而来的一个男生,当我的脚猛地踩在他的脚尖时,我听见“啊”的一声划破了图书馆上空的宁静。

  我急忙挪开脚,对着一张痛苦无比的脸说:对不起,对不起。对面的男生虽然表情痛苦无比,但仍旧很有礼貌地说,没事没事。显然我的失礼并没有传染给他,这个男生就是后来的阿奇。那是我们的初次见面,我对阿奇的五官没有深刻的印象,但他嘴角那块泛白的疤痕,却深深地粘在我的记忆里。

  几个月后,就是圣诞节了,圣诞节在南方的农村是兴不起来的,但在我们大学校园里却比元旦节、端午节还招人喜欢。我们班的女生常常会在圣诞节收到男朋友或班上暗恋男生的礼物。而那些没有收到男生礼物的女生,则是魅力不足了。

  照老规矩,每年圣诞节,我们都会举行兴城老乡聚会。那些来聚会的都是我们兴城高级中学的校友。

  今年,我本来不打算去参加的,参加有什么意思呢?来的人除了发发,其他人都不熟。虽然说是老乡,但大家各有各的生活,除了聚会,平时生活没什么交集。聚会上,客串话堆着客串话,简直虚伪极了,再加上研究生考试临近,我更不能放松了,前面可摆着大好前程呀!

  但发发却不依,死皮赖脸地拖着我去参加,还说权当出门透透气。复习也要有张有弛嘛,休息是为更好的复习。在发发的威逼利诱下,我还是参加了老乡聚会。

  在这次老乡聚会上,我又遇见了阿奇,我对他的深刻的印象是嘴角那块泛白的疤痕。阿奇从没有参加过老乡聚会,今年是不想在大学四年留下小遗憾,所以主动来了。当然在饭桌上还有好几位老乡,我都没什么印象了。

  聚会上,阿奇的目光遇到我时,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含笑示意,那笑容意味深长,我也向点点头,但我不知这次点头,让阿奇成为我生命中重要的插曲。

  临走时,阿奇和我互留电话,还约好一起去图书馆看书,因为我也知道阿奇正在准备考研,而且还知道阿奇在他们系里,算是骨灰级的学霸。这么好的一个研友,我怎么能放过呢?

  回宿舍的路上,发发挤眉弄眼地朝我坏笑,笑得我莫名其妙。我真忍不住想上前把发发的脑袋敲破,看看那浆糊里装了什么胡思乱想。

  阿奇不错,适合做男朋友。发发的话里有话。

  那你捡去呗!我顺口说。

  这大帅哥我是想捡,可人家中意的不是我。发发一脸的坏笑。

  你可以试试嘛,我逗发发说。

  还是你留着吧!分手时,发发说。

  在后来的几个月里,我在图书馆里几次遇到了阿奇。我们彼此很熟络地打着招呼。有时我们一起吃饭或回宿舍,侃侃地谈着自己对一些问题地看法。我这时才发现阿奇,他有着所有理工男所拥有的特点,专注,偏执,惊人的理性,不熟络于交际,但诚心。接人待物上总有些不适宜,甚至有点突勿。这种人可能会在某个领域上作出惊人的成就,但是他绝对不适合生活。

  每次我和阿奇从图书馆复习回来,发发总会缠着我雹根问底,问这问那。当别人把时间用于学习上时,她总把时间放在这种八卦的事。我真受不了发发的这些僻好,却无可奈何。

  图书馆里的复习仍紧强进行着,大家都把眼睛和精力放在复习资料上,无暇顾及身边发生的事。阿奇似乎比别人更专注。很多时候,我从他图书馆门经过,却看到他把自己埋在书堆里,仿佛自己就是书堆里和一部分似的。我看着他眼前的那堆书,就像看到了他心中的梦想,离我似乎有些遥远。

  紧张的几个月的复习终于过去了,那场看不见烟雾的战争也终于过去了。我在寝室里睡了两天两夜后,终于养足精神出门了。

  在一旁的发发挤眉弄眼地说,有精神去见帅哥了?

  我鄙夷地哼了一声,自顾自出门了,留下发发站在门边窃笑。

  其实那时我并没有在图书馆或其他地方见到过阿奇。当我再次见到阿奇时,已是第二年的春天了。虽然已到春天了,天气却乍暖还寒,让人不由得仍旧用棉袄将身体裹得紧紧的。不过春天终究是来了,路边花坛里垂下的迎春花,是这个春天的使者,是他们最先发现春的到来。我也是在他们的召唤下发现了春天,并沉浸于其中。

  但这个春天,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般美丽。至少我是觉得它并不美丽。因为这乍暖还寒的天气和考研笔试的失败的消息让我病倒了,我得了肺炎。

  这肺炎来得气势汹汹,我不得不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因为父母在很远的一个城市谋生,他们不可能来到我身边照顾我,所以除了寝室的其他的室友,来医院最多的便是发发了。发发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替我送饭,虽然她送的饭清香可口,解决了我待在医院的最大的难题,但是我却看不惯发发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及不时冒出来的风凉话。

  唉,阿奇那小子也不来看看你,这里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真意的,患难见真情了吧!发发总是这样说。我躺在病床上,装作没有听见,只是鼻子一阵泛酸。我不禁问自己,阿奇是我的谁呢?我于阿奇又算什么呢?他来不来看生病的我,又有什么意义呢?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人生,见与不见,生活就在那里的。见与不见,对不同的人而,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从发发的口中得知,阿奇已顺利通过了一所名校热门专业研究生考试的笔试了,他正全身心准备面试呢。前面可是大好前程啊,傻子才会分心去关注其他的事情呢,何况他所要关注的事和自己的人生没有多大帮助。我知道阿奇他不是这样的傻子。他是一个智商相当高的人,想问题看事情永远是勇往直前,决不允许琐事牵绊他的梦想。我生病这种与他的目标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可以直接忽略。正因为如此,我肚里的那些小心事,他永远也弄不懂,当然也不屑于弄懂。

  我从医院回来后的一个星期是毕业论文答辩的时间了。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毕业论文的答辩中,无意中从发发的口中得知阿奇的面试也过了。他们那个专业在全国只录取十几名的研究生,阿奇也可以成为他中的一员。无疑,阿奇是幸远的。

  我听了发发告诉我的消息,突然感到胸口隐隐作痛,仿佛快要窒息似的。这种痛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一直持续了很久。但我却努力故作平静听着,仿佛发发是在说一个陌生人的事一般,与我毫不相干。

  毕业论文答辩之后,我就到一个兴城法院做了书记员的工作,虽然我只是聘任进来,但我仍旧十分认真地对待我的第一份工作,企图让工作来抹去阿奇粘在我脑海里的记忆。发发也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她在兴城当了一名中学老师,待遇也十分不错。我和发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工作之余,还是经常可以见见面的。而对于阿奇,我从此再也没有见他,算是对他的绝决的回报吧,只听发发说起,他去读研了,听说他的研究生生涯过得不错。

  然而阿奇后来是来找过我的,他在我QQ留言板上告诉我的。

  他来过我们单位,但是都没有遇到我。一次是我和王科他们一起下乡去宣传普法工作了。另一次是我们科室接了一宗大案,科室的人去一个县里收集线索和证人证言去了。因为两次都没有遇上我,阿奇回去后就一直安心地读着研究生。我也忙碌于我的工作与生活。偶尔我会和阿奇在QQ里聊下近况,但谁也没有提出再见面。他研究生毕业后,工作的城市,离我们兴城很近很近,只是一个小时的车程便可以到达,但我们依旧未见面。生活之河已远离当年的港口了,就算我们逆流而行,追溯时光又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人生很多时候,对于过往,我们会有眷恋,会有遗憾,会有心痛,会有不甘,但既然已选择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之流,那其它的一切,对于我们而言,就只是不过是虚无缥缈罢了。就算彼此的生活能够相交于一个城市,我们能同处一方,就算以前我们从未说过再见,但却只能不再相见。因为见与不见,不同的生活就在那里。因为见与不见,我们都回不去过往了,只能朝着自己选择的路一直前行。或许这就是人生吧!它并不完美,却也因此而美丽。

最好的婚姻,是互相欣赏又各自精彩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