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真假鸳鸯
作者:萧德玉

  真真假假红尘世间,是是非非天定姻缘。

  穷穷富富弄璋弄智,俊俊丑丑命中定数。

  圣贤智愚与生俱来,美丑平庸各有所承。

  诡计千般空劳心肠,镜花水月变幻无常。

  故事发生在封建时期的旧社会,有这么一家资本家大地主,姓钱,名百万。老员外的公子,叫钱金宝,人送混号“钱颠倒“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因为该公子品貌不佳,才智愚鲁。却喜欢恶作剧,行为乖张,不受教化。只是游手好闲,捞鱼扑鸟,若是生非,不务正业。人长得肥头大耳,浑身臃肿,就像《西游记》中的猪八戒重生在世一样。从小喜爱到父母面前告人刁状,惩罚下人,故此家中仆人,人人恨他……

  私塾先生也无法管束,他就越发肆意狂为,无所约束,以致学业荒废,一事无成,目不识丁。

  员外看看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了,却无法承担自己给他挣下的,偌大的产业和家底,无有管理能力,就像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心中有说不出苦楚,儿子只是知道整天玩乐。嬉戏打闹,恶作剧。老员外为此绞尽了脑汁想补救维系这个家庭,也好后继有人,来帮助这个顽劣之子掌舵。这日老爷子想到了一个办法,何不找一位门当户对才貌双绝的大家小姐,当儿媳主持家务,承担以后的顶梁柱的重任呢。

  于是,吩咐仆人去请本地一位非常有名的媒婆,叫王婆。绰号“八面玲珑 巧嘴八哥”。自从出道以来,从无败绩。办事总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人鬼两面见,人鬼两说话。死人能说活了,丑女能说俊了。傻瓜也能被她说的,将来准能够考上状元的主。可谓是能说会道,满口生金。天桥的把式——全靠她说了。老员外觉得能够让此人去说媒定能成事。

  老员外正在自家客厅里坐着,老远就听到叽叽喳喳的说活声,不时的传来嘻嘻哈哈妇女笑声。老员外心中寻思到,嗯、一定是“巧嘴八哥”王婆到了。老员外赶紧,紧走几步出外迎接,老远就看见一个老妇人,大约五六十岁的年纪,头挽发髻,头戴两扇的斗笠,黑色底绸面,绣蓝色的小花,蓝绸裹边,包着那头花白头发。面部笑容樶垒,有少许皱纹,五官倒也端正,满面红光。一笑两眼谜城一条缝,嘴角长着一颗黑痦子,让人一看就能感觉到和蔼可亲能说会道的人。身穿大红色暗花长褂,下穿大红色长裤,脚穿大红色绣花鞋。手拿长杆旱烟袋,不时的抽两口,吐出一个个烟圈。烟圈在空中变大、变淡、消失…… 空气中弥散着一种抢人的旱烟味道。迎面扑来……

  老员外也笑容满面的双手打躬一礼道:“啊呀、王妈妈您一向可好了,老朽这项有礼,迎迓来迟,还望见谅”。那“巧嘴八哥”赶紧、紧跑几步来到员外面前道,春风满面的道个万福。说道:“老员外一项可好,老婆子回礼了,老员外万福金安。您老可折煞俺这老婆子了,劳您大驾迎接俺这老太婆。”“赶紧客厅叙话,里面有请,上茶”老员外吩咐道。

  客厅落座,老员外话转正题,“巧嘴八哥”大包大揽,答应下这桩生意。老员外许以重金酬谢,先行奉上定金纹银十两,事成再给酬金五十两。“巧嘴八哥”满心欢喜而去。

  话说、王媒婆想到了本城的另一户大户人家。刘大成,人送绰号“铁算盘子刘大能”,经商有道,家财万贯。有一待嫁千金小姐,相貌极其一般,娇生惯养,什么针线女红样样不会。嫁娶的条件还开的老高,曾经请王媒婆帮助寻找如意郎君,也是许下重金酬谢。“巧嘴八哥”直接来到“刘大能”员外家,还没进大门就大声喧哗。“恭喜老爷,贺喜员外,我为你家千金寻得了一门好女婿。如意郎君啊 ,老员外可要好好的谢谢我这老婆子啊。腿都跑细了,舌头都磨短了,唾沫星子都说干了,鞋都磨破了好几双了。啊嘻嘻嘻嘻嘻嘻嘻……”“巧嘴八哥”说个不停。刘大能闻声赶紧迎接了出来,说道:那可真是谢谢王妈妈了,辛苦你了,里面请,快里面请,来人、快上好的碧螺春茶。”客厅落座,王媒婆云山雾罩的吹嘘她如何如何的辛苦,终于寻找了一位天上少有,地下难寻的英俊才子,如意郎君。貌比潘安,才似江郎。这通忽悠。把个“铁算盘子刘大能“喜得心中如同喝了蜜蜂屎——心中那个甜美啊。到男方又说女方是如何貌美如花,贤淑端庄,针线女红无不娴熟,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说的钱员外心里高兴,这会钱员外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心里美啊。经过协商定了个相亲见面机会。两家都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啥德行,那真都是,阎王奶奶怀孕—— 一肚子鬼。于是双方都多了个心眼,生怕事情败露弄糟糕了,于是想了个办法,男方叫少爷的跟班小厮去当“少爷”去相亲,少爷扮作“跟班小厮”而女方也是如此。让丫鬟去当小姐,相亲以后,彼此双方都很满意,于是就互送生辰八字,看了黄历,选了黄道吉日,定下了嫁娶的婚期。

  新婚的当晚,新人入了洞房,而跟班的自然被关在了门外,挑开红盖头一对新人彼此都很满意,圆房成就鱼水之欢。而那对真正的新娘新郎却扮作丫鬟和跟班的仆人,在新婚洞房的门外进不去。一对蠢蛋那真是,土地公公头上长草——慌了神。都想进入洞房里面洞房花烛。可是却进不去,于是、两人在外面吵吵闹闹,挣得面红耳赤,撕撕啦啦动手动脚,扭打成团。男的说:“你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你,里面的新娘是我的老婆,你个丑婆娘来捣什么乱,该死的臭东西。”女子说:“你真是娶媳妇奏哀乐——瞎起啥哄啊你,你个猪八戒来坏本小姐的美事,里面的如意郎君是我的老公,你入的那门子洞房啊,丑八怪快给本小姐滚蛋。”你一言我一语,闹到天明,人家生米做成熟饭了。他二人打的累倒睡在外面,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因儿女婚姻出差,最后两亲家闹翻了脸,才对簿公堂,县太爷升堂问案,询问是非因果,吵吵闹闹多时,县太爷已经是茶壶里煮饺子——心中有数了,了知个中原因。看看下面跪着地两对年轻男女,王八伴老鳖——旗鼓相当,心中便有了主意,随口说道:

  穷配穷,有配有。

  花配花,柳配柳。

  俊配俊,丑配丑。

  破簸箕配破扫帚,那就抱着走吧。

  老爷我今天做主,你们两对新人老爷我作新婚证婚人,成全你们两对新人,不许再有异议,退堂。两家见县太爷如此断案,也是脚踢到铁板上——碰到硬茬了,自认倒霉了,回家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