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凤翔公主
作者:朱门寒月

  一

  雾雨朦胧,袭裹着春红。

  这是一个灰色侵染的春天,广田国的皇后和皇帝相继离世,留下了年幼的皇长子和小皇子,都无法独自承担一国之君的重担。

  皇帝只有一女且已成年,已获封号和府宅。公主自幼跟随父皇身边,有治国之能,通武略,且性格坚韧,貌美端庄,娴雅淑静,名李馨,字淑仪,号安国公主。

  皇帝在离世前将两个年幼的皇子和整个帝国交给了公主,授以她辅佐皇长子管理帝国的权利,直到皇长子成年。同时授权,若皇子们成年后无治国才能,公主可登上龙座,成为女皇。

  丧孝未满百日,整个帝国一片哀恸,却暗流涌动、危机四伏。公主携两位弟弟守孝邙陵,只带了自己的贴身女官紫寰和近侍宋杉,还带了弟弟们的奶妈和宫女若干。

  帝国曾经繁荣昌盛,现在人才凋零,有才学的文官不是已经故去,就是垂垂老矣。

  武将除了陇国公安维及其子安晟,只剩公主近侍宋杉的父亲延宣王宋义和宋杉的哥哥宋彧。延宣王宋义因平乱有功而封郡王。国力衰微,藩乱四起,皇帝驾崩,可用之人寥寥无几。

  二

  百日孝满,公主携弟弟们回宫,发现宫中气氛诡异,携皇长子上朝前,千叮万嘱奶妈甄氏照顾好小皇子。下朝归来,不见了奶妈和小皇子。

  四处找来,在“听风亭”边的荷花池里找到了小皇子和奶妈甄氏已经冰凉的尸体。

  能在宫中下毒手的人,公主心知肚明,却无力对抗,只能捕杀可疑太监和宫女,震慑敌人。

  从小到大,公主看透了太监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在宫中弄权招宠,戕害皇子嫔妃,勾连外臣。她对这些人反感之极,曾劝父皇将他们送出宫去,赐予田地、宅子和银两……

  一切未来得及实施,皇帝已薨。现在公主眼前可用之人寥寥可数。其他人不是有不臣之心,就是呈骑墙之势。

  安葬了小皇子和奶妈,公主悲痛欲绝,却没有时间流泪悲伤。她强压连失亲人的哀痛,夜不能寐。她要拼命护得皇长子和帝国不落奸人之手,不让百姓流离失所。如今只剩姐弟二人,若皇弟有失,她如何面对帝国的百姓和皇陵的父母。

  一天夜里,公主艰难入睡,突然被紫寰叫醒。有人放火烧“明阳宫”,妄图烧死睡梦中的公主和皇长子。火光四射,一片混乱。宋杉说,反徒已封闭宫门,他愿誓死护得公主、皇子周全,让公主携皇子先逃出宫,后图良策。

  黑夜迷蒙,火光、人声纷乱。宋杉拼死抵挡,紫寰携皇长子逃出。公主武艺在身,挣脱重围,翻墙而出,和宋杉会合。公主见到了疲惫不堪的宋杉,却不见了紫寰和皇弟,四下寻找,也没有找到……

  公主沮丧悲凉,不由轻叹“无家可归”。宋杉安慰说:“广田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您的家,您只是暂时换个地方住,怎会是无家可归呢!”

  宋杉建议先住他家。但如今有权势又忠心的只剩延宣王了,公主不忍连累,而且有更重要的事交给延宣王做,自然不愿去住。

  宫中叛乱失火,公主、皇子不知去向,一班大臣和百姓们心中祈祷着他们平安,静默地守候着家园……

  陇国公派儿子安晟四处寻找公主,他希望安晟能找到公主并且感动公主,让公主心甘情愿地嫁给安晟这个有一妻两妾的国公世子。延宣王派宋彧去寻找皇长子,他得知公主已经逃出,皇长子却不知去向,心急如焚,怕皇子有失。

  三

  公主和宋杉躲避到“信德修化院”,安晟带着人很快找到了这里。公主不见他,他就一直在大门外守着。

  一天夜里,突然有杀手乘着夜色潜进院内,找到公主所在的房间,乱箭齐发……

  宋杉拼死抵挡,公主逃出修化院。安晟听得有刺客,带人冲进了修化院……

  夜色伴着雨丝,公主和宋杉疾步跨上马,向山外跑去。后面隐约有人追来,不知是安晟还是刺客,公主只能在细雨中向着夜色奔去。

  马蹄一滑,公主滚下了山坡,宋杉下马寻找。在漆黑的夜里,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和潇潇的落雨声。

  宋杉找了一夜,天朦朦亮时,他遇到了安晟。他们一起寻找公主。宋杉方知刺客是反贼于山路派来的,已被安晟擒获。

  公主滚下山坡,被一棵树挂住,好不容易熬到天光渐亮,看好地势,从树上下来。发现除了擦伤,并无大碍,于是整理了一下衣裳,在方向难辨的山坡上沿着山势往下探寻。

  走了很久,公主终于看见了一条青石铺就的大路,见四下无人,便迅速走上大路。

  雨还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公主边走边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顺势扯下一块衣角盖在头上,掩饰面容。

  四

  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有马蹄声由身后传来,公主心里一紧,但听得不过是七八个马蹄的踏地声,而且脚步缓慢,想来应该不是刺客。而且,公主觉得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估计容貌难辨,就放下心来,继续快步在雨中向前走。

  马蹄声渐进,伴有车轮声,公主知道不是追兵,却也不敢回头去看。

  马车超过了公主,在前方十多米处突然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位公子,生的俊美健硕、风度翩翩,身穿紫色锦袍、白色轻裘披风。

  这位公子走向公主。车夫撑开伞打在公子头顶。公主尚是懵懂少女,见此情形,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公子走到公主面前,解下披风披在公主身上,对公主说:“我姓崔、名衡,字彦之,广陵人氏”。

  公主低着头轻声说:“我姓李、名馨、字淑仪,凤翔人氏。”

  崔衡邀公主一起乘车回城。公主想着在雨中独步,不知去向何处,想来也是凶险万分,,又看崔衡不像坏人,便答应了。公主跟随崔衡来到崔宅,宅中除了半路遇见的这主仆二人,只有一位嬷嬷。

  崔衡介绍说是柳妈,还让柳妈带公主去换衣服。家里除了柳妈再无女眷,没有更合适的衣服,崔衡只好找来自己的衣服给柳妈,以给公主换下被雨水浸染的湿衣。

  柳妈打来热水,边服侍公主洗澡边赞美公主的端庄美貌,却也很疑惑她如何落到这般状况。公主劫后余生,沉默着不知如何回答柳妈,只是说:“崔公子是个好人,有这样的主人是您的福气……”

  公主整理好容姿,想去向崔公子道谢,但身穿崔公子的男装显得自己太过娇小,衣服又太宽大,她有些沮丧。

  柳妈带公主到前厅,便去煮姜汤给公主,说女子最忌着凉……

  崔衡盯着公主一言不发。他一路上也不曾问公主为何一个人落魄失魂、衣衫脏破。公主回避着他的目光,很不自在。

  崔衡想着坐在自己眼前的竟是帝国的公主,还穿着自己的衣服,觉得好像是在做梦。可是,凤翔城中除了公主,再没有第二个李馨李淑仪了。原来公主竟生得如此美貌……

  街头巷尾的人都知道公主皇子遭难了,崔衡自然不例外。

  崔衡想着公主应该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公主的身份,便说:“馨儿,你先住下来,你的家人会来找你的,我这里很安全。”

  “馨儿”,这样的轻唤已经许久不曾听到了,自从父皇驾鹤西去,再无他人这样呼唤过自己。公主想着,顿时双目含满泪花,觉得自己已经许久不曾感受到温暖了……

  公主没有更好的选择,只好暂避崔家。

  五

  第二天一早,听见急促的敲门声,宋杉找到了崔宅,说安家的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他抢先一步带公主离开。

  未跨出大门,安晟赶到,已带人堵在了大门口。

  崔衡挡住来人,让宋杉带公主离开。公主不愿再让他人为自己受伤,决定跟安晟走。

  崔衡眼睁睁地看着李淑仪离开,内心纠缠如乱麻,却无法阻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看着淑仪走远,他的心揪着疼了一下,他想他可能是爱上公主了。

  公主一个人跟着安晟走了,临走前让宋杉无论如何找到皇弟,接到王府……

  陇国公并不想杀害公主,他只是希望通过公主的权力,掌握帝国,成为帝国最有势力的人。

  安晟接公主到了陇国公府,打发七八个丫头照顾,还让自己的贴身丫鬟艽兰过来服侍。

  不知何时,安晟竟按公主的尺寸做了几十套新衣。艽兰服侍公主换好衣服,陇国公携全家老小以叩拜帝王之礼参拜了公主。寄居他人屋檐,公主不想多做计较。

  陇国公说他会竭力找寻皇长子,等找到了会亲自护送公主、皇长子回宫,让公主安心修养几日。

  安晟的妻妾虽不失礼数,眼神中却冒着寒光……

  夜里,公主忧心皇弟和帝国的命运,难以成眠。不知道宋杉父子是否寻得皇弟,想着想着泪水就流了下来。

  不知何时,公主因为很疲惫竟也睡着了。突然被屋外的打斗声惊醒时,夜已深沉。

  公主迅速穿好衣服,躲在门边。夜色太黑,看不清到底是谁和谁在厮杀。

  公主心想,恐怕在劫难逃了!如此风声鹤唳,宋杉不在,谁又能护她安全?想到此,竟心生酸楚,流下泪来。

  公主突然意识到,最近怎么变得多愁善感,一点都不像曾经那个坚强乐观的她了。眼前突然出现了崔衡的脸。她刚开口要喊崔哥哥,眼前瞬间又回到了黑暗。

  外面安静了下来,艽兰提着灯来敲门。公主打开门,看见艽兰站在门外,还有安晟。

  艽兰命丫头们点起灯,公主才看见安晟胳膊上、手上全是血。公主让艽兰去找御医,却被安晟制止了。

  安晟说黄藩使叛乱,宫中失火就是黄藩使所点,黄贼听闻公主住在陇国公府,便派了杀手来……

  艽兰说:“是啊,公主殿下,公子不放心您,夜里便守在门口,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果然奸人夜里来袭,还伤了公子,实在可恶。”

  公主看融融的灯火下安晟因失血和疼痛而惨白的脸,竟也是俊秀的。公主心想,要不是他已成家,为了顾全大局嫁给他,想必也不会委屈了自己。

  公主走上前,从艽兰手里拿过棉纱,缠在安晟的伤口上。“血止住了,明日还是让御医给看看吧,安公子。”公主本想叫安大哥,“安”一出口,临时换回了“安公子”。

  六

  第三天一早,宋杉来了,带来了皇长子和紫寰已经找到的好消息。并说紫寰受了轻伤,皇长子无恙,已接回宋府,让公主放心,他也可以留在公主身边照顾公主了。

  宋杉看公主穿着合体,心情放松下来的他竟也开起了玩笑:“看来这安大公子对殿下倒是真情,可惜了……”

  宋杉话未说完,公主抬手制止了他,他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公主让宋杉回宋府,把皇长子和紫寰接到陇国公府。宋杉觉得不安全,公主坚持,他只好照做。

  皇长子见到公主,劫后余生,相拥而泣。紫寰、宋杉也流下了泪水。

  公主让宋杉和他哥哥进宫修整:所有侍卫、宫女、太监,要严格筛选,可疑人员先羁押,等她回宫后再详加处置;让延宣王帮忙清查各大臣家中混进的奸细;让安氏父子清查京城中的可疑分子……

  一个月后,公主携皇长子在宋杉和安晟的护卫下,回到宫中。公主回朝,城中百姓听闻,欢欣鼓舞,言公主、皇子大难中化险为夷,国定可昌盛……

  七

  公主励精图治,几年后国家逐渐富强,器械完饰、蓄积有余。皇长子也长成翩翩少年,生得面如傅粉、玉树临风且德才兼备。公主想,皇弟已成年,该是时候迎娶一位贤德的皇后了,成家后,便可承袭大统。

  公主花了三个月的时间,选中了她和皇长子都满意的女子——崔衡之妹崔蕴。半年后,皇长子李央大婚后袭帝位,年号“天合”。

  公主退居后宫,使命已经完成,便想离开皇宫。她觉得只有自己离开了,才能让皇弟成为好皇帝。

  公主和陇国公密谈过一次,并告诉安晟:今生君已为她人夫,君子有所不为,无需伤及无辜和体面。公主和皇弟商议,贵妃之位永远属于陇国公孙女——安晟之女安珈,等安珈成年,皇弟定不负之。

  公主本想带着紫寰出家修道。皇帝不忍皇姐如此离开,便要为皇姐招得文武双全、才貌德佳的驸马。

  皇帝欲贴出皇榜:为皇姐招纳驸马,先武试,再文试,胜出者由皇帝进行面试,最后由公主面试。

  公主不许皇帝胡闹,但李央不想委屈了皇姐,便说:自己已是皇帝了,得听他一回,此举也可为帝国招揽人才。公主便不好多说什么。

  崔衡已是国舅,他虽未婚,公主私心娶他妹为弟媳,也是想着天缘成双,也是亲戚,便是亲人了。

  八

  武试、文试后,李央拿着胜出者的名单和背景资料给公主看。公主看后却说,我出一道题与他们,把这些人的答案拿来给我看:

  凭风借力入青寰,

  玉缕芳魂浸染斑,

  盼得韶华随尔去,

  凤翔蝶阵几时闲。

  很多答案呈来后,公主觉得的确不乏佳作,大部分却不合她的心意。但有三份答案都点到了她心里。

  从文辞风格和对公主精神世界的了解,公主已知是谁了:

  青云寥落处高寒,

  月貌花颜驭梓兰,

  愿为伊人销断雁,

  凤翔北苑寄孤鸾。

  公主知道这是宋彧的诗。

  狂风卷起浪千堆,

  不惧洪流惧色哀。

  四月寒霜侵五地,

  为君化羽此身陪。

  公主一看便知这是宋杉的诗。幼年时,宋杉就已陪在身边,他们太了解对方。公主知道,紫寰一直爱着宋杉,紫寰如同亲姐妹一般,怎忍她独自憔悴?

  春风携雨裹伊颜,

  深坐轻轻绾黛鬟。

  久梦常常徊鹫路,

  小廊别后几重山。

  公主看后心思沉重,她知道这是崔衡的诗,但是嫁给谁,在她心里是早已定好了的。崔衡作为国舅,定会好好对待皇弟。作为公主,除非离家修道,若婚配又如何能随心,只是别委屈便好……

  公主下嫁延宣王长子宋彧,成为了宋杉的嫂子。宋彧成了驸马,随公主到了公主府,也不再承继延宣王的爵位。

  已成为了一家人,公主让宋杉回家侍奉父母,承袭爵位,并请皇帝封宋杉为骠骑大将军。以后公主有宋彧保护,宋杉也该离开公主成家了。

  九

  又一个春天来了,京城中寒意未净,却也柳色朦朦、桃杏争艳。

  公主站在庭前,静静地看着春雪化成檐溜滴落阶边。

  驸马宋彧拿来披风披在公主身上,他们相视一笑,驸马揽公主入怀……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