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美文阅读>>正文
梦境中的天上西藏

  此生,我注定和西藏有一场美丽的邂逅。

  此生,我有幸能够看到在神秘面纱的背后,那雪山女神的芳容。

  那雄伟的布达拉宫溢射出来的佛光,时时在我的梦境里萦绕。

  初次进藏,我只有三岁。母亲带着我和妹妹,和平叛后留藏服役的父亲团聚。此后进出西藏多次,记得最清楚的是十岁那年,我再次踏进了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坐在美国军用道奇大卡车的敞篷车厢里,我好奇地打量着冰峰雪岭间那瑰丽的风景。全然不顾吹在脸上那刺骨的寒风。 只是觉得天地都是这般澄净,空气都是这样明亮。树枝上挂着的一串串雪花晶莹剔透,我好似来到了童话世界。

  天,湛蓝湛蓝的,云,雪白雪白的。群山环绕的谷地里,是藏民族的寺庙、民居和街市,小河婉转的草地上牛羊在悠闲地吃草,远处是雪山在阳光照耀下闪着银光。悠远的天际,空旷的山水间,还有多少谜团等待着我们去揭开?

  就像是上苍撒落在雪域高原上的珍珠一样,高原湖泊向我们展示着她的俏丽的面容。西藏的水,清澈见底。在很深的时候颜色就变成幽蓝的了。都说西藏是世界上的最后一块净土,从天空到雪山,从湖泊到河流,天然洁净的自然环境已经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所独有的了。

  高原草甸,严酷的自然环境中蕴藏着生机勃勃的地貌。九曲十八弯的小河流,是生命的希望和保障。西藏的自然地貌是多元的,雪岭冰川、平原草甸、大漠戈壁、湖泊湿地、高山密林、江河谷地,养育了民风民俗各不相同的西藏以藏族为主的多个少数民族。

  最早,在五千年以前,西藏的土地上就发现了人类活动的踪迹。历史学家研究的四川东羌和甘肃西羌的说法,被五千年前的人类活动的踪迹打破了,在我看来,西藏的文明历史应该是和中华民族的文明历史同步的。

  那谜一样的象雄文化,那神秘莫测的古格王国,那能够与《荷马史诗》相媲美的长篇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那古老原始的转山转水的图腾崇拜,都印证了西藏历史文化底蕴的深厚和悠远。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白白的月亮, 年轻姑娘的面容, 浮现在我的心上

  ……

  仓央嘉措的情诗,道出了多少藏家儿女的浪漫情怀?能在我们追求美好情感的同时感受那份纯洁和坚贞。

  看,古老的布达拉宫下面,一场现代的婚礼正在进行。新郎新娘互相深情地注视着,洁白的婚纱长长的托在身后,是不是象征着他们今后沐浴在爱的日子里,幸福生活长长久久。

  还有这对在水边小憩的鸳鸯,西藏的山水都是有灵气的,包括这一对小精灵。它们这般悠闲自在,是在这天高地阔的雪域高原上才能享受到的。

  大雁在天上结队飞翔,它们将为飞往何方?给人们带去什么讯息?是说在世界第三极上生活的人们一切都安好?还是说在遥远的长江之滨,有一个人在日夜思念着梦境中的天上西藏?或许,它们是在说:有诗和远方,我们大家一切安好。

  一朵美丽的野菊花在尽情的地绽放,一只蝴蝶在翩翩起舞,就像快乐总在我们的生活中一样。藏民族是一个欢乐的民族,我深深地为他们那种率性而纯真的、简单的快乐所打动。他们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他们那悠远而嘹亮的“牧歌”,那情真意切的“酒歌”,那群起而舞之的“锅庄”,节奏急切而明快的“踢踏舞”,端庄而幽默的“堆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他们脸上自然流露出的欢快的表情,我感受到了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和毫无做作的旷达。

  高原上的格桑花,(学名:波斯菊)在炽烈的阳光下怒放。显示出其生命力的顽强,就像勤劳善良的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们,世世代代在这自然环境严酷的青藏高原生活一样,他们不仅是在这里繁衍生息,而且还最大限度地保护了这里的自然生态。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能算得上是一个奇迹。这与藏族人民的生活理念有关,他们认为:人是来自于自然,也要回归自然,是大自然赋予了我们生活的空间,回归自然,保护自然,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格桑花,在西藏又被称呼为“张大人花”。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源于1906年10月清廷钦差张荫棠入藏整顿藏务,推行改革。他整顿吏治,革职查办媚外乞怜、鱼肉百姓、颟顸误国的贪官污吏。在拉萨春都会议上亲自演讲,消除汉藏情感隔阂;推行一系列改革主张,包括革除神权、广设学堂、创办汉藏报刊、训练新军、改善交通、开设银行、振兴经济等等。张荫棠的安藏恤民的方略和措施推动了西藏经济的发展,在藏人心目中树立了崇高威望,他带进西藏的波斯菊至今仍被称为“张大人花”。由此而上溯到盛唐时期,文成公主进藏和以甥舅相称的“唐蕃会盟碑”。我在西藏的时候,还曾经在大昭寺的门前,看见过那棵逾千年的“唐柳”,据说是文成公主亲手栽种的,那时看到树根部分已经枯朽,但是上面的枝叶依然繁茂。当时我们厂里排演的参加全区文艺汇演的节目就是歌舞《唐柳曲》,我是在乐队担任二胡演奏的。记忆很深刻。

  汉藏和亲和文成公主的故事,反映使者禄东赞所代表的藏族人民的智慧。更突出地反映了汉藏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融合。史书里的记载和藏族民间传说都印证了:文成公主从内地带来了青稞、小麦等五谷的种子;带来了牛、羊等六畜;还有许多内地的带来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百业的工匠;还带来历算、史志、经典三百卷,各种手工技艺籍册六十种,能治四百零四种病的药材,验方、针灸医术和炮制医药的方法等。

  独特的藏传佛教,有人说是源于印度,有人说是唐朝流传过去的。其实,现在仔细地看看,藏传佛教有许多是藏族活佛将佛教改造成了自己民族独特的宗教文化。

  转山转水转佛塔,那不是轮回的外在形式吗?它最早是源于西藏本土的宗教——苯教。

  一路长拜到拉萨,等身磕头,不拉一步。没有顽强的毅力和虔诚的信仰是做不到的。

  西藏的经卷恐怕是世界上保留最多最全的了,包括最原始的贝叶经,也许只有在西藏才可以找得到。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西藏的林芝地区,是世界上的“桃花之都”。仲春季节,满山遍野的桃花怒放,秀美的景象使亲眼目睹者终身难忘。你不知道的是:这些桃树并不人工栽种的,而是野生的,是土生土长、自然繁衍成林的。最古老的桃树,有好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树龄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如果是取材于西藏林芝的桃花,那老先生笔下的“世外桃源”又将是另一番宏大而养眼怡心的景象了。

  蓝莲花,学名:绿绒蒿,花中高洁之士。因为绝少,所以珍贵。所谓“蓝色妖姬”实在不能与之相提并论。因为蓝莲花所生长的自然环境绝非“蓝色妖姬”能够比拟。蓝莲花生长在四千米以上的高山绝壁,越是风急冰寒越是绽放,绝少,是因为她的坚韧,珍贵,是因为她的倔犟。

  两株桀骜的草本植物,挺立着,逆风拨弄着娇嫩的花瓣。纯粹的天蓝色花瓣,反射一点点阳光的亮丽,看上去如同精致华贵的裙摆。在这人迹罕至的山林之间。她的孤高,她的稳重,她的绚烂,她的娇柔,恍若英国诗人雪莱写过的几行段句:

  你可敢在茫茫人世间

  傲然索居 遗世独立

  坐视熙来攘往的人群

  漫不经心 安于孤寂

  像荒漠里一朵无意吐芳的花

  冷视西风扇动的羽翼

  ……

  这植物,这花,便是绿绒蒿。

  念青唐古拉山和那木错,西藏民间传说中的神仙眷侣。

  在西藏古老的神话里,在苯教或藏传佛教的万神殿中,念青唐古拉是一位英俊挺拔的小伙儿,那木错是一位娇柔多情的姑娘。

  在当地牧羊人和狩猎者的口口相传的民歌和传说里,念青唐古拉山和纳木措既是最引人注目的神山圣湖,也是生死相依的情人。念青唐古拉山因纳木措的衬托而英俊挺拔,纳木措因为念青唐古拉山的倒映而娇柔多情。

  藏族同胞从来就不缺少浪漫情怀,这些民间传说使得有许多的年轻的姑娘小伙儿来到这里,面对着神山圣湖情定终身,至死不渝。

  我十三岁的时候,跟随父母来到位于西藏东部的军垦农场,刚下汽车,从近处低矮的灌木丛到远处万木葱茏的原始森林再到极远处的终年不化的皑皑雪山,都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进入了我的视野。这就是藏东给我的第一印象。直到长大以后我才知道,这里就是地理学上称为“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的原始森林。由于受青藏高原地壳运动和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共同影响,造就了这里独特的地形地貌。这里是继大兴安岭、神农架之后的我国第三大原始森林,也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受人为因素影响和破坏程度最小的原始森林。这里有方圆数百公里的无人区,引来世界各地的探险队流连忘返。

  宁静的夜晚,宁静的拉萨河。如今却有游船供游人夜游拉萨河了。这在三十多年前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在我生命的里程中,曾在西藏洁净的河流中游弋了二十多个春秋,我在圣洁的雪山女神怀抱里长大成人,在这里学习工作,在这里放飞我的青春理想,在这里挥洒我的年轻活力。

  离别西藏已经三十多年了,多少次从梦中醒来,窗外的朝阳让我误以为是看见了布达拉的金顶;多少次悄然入梦时,却梦见了手持转经筒的老阿妈脸上那慈祥的笑容。

  每当别人问我是哪里人的时候,我都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是西藏人!

  西藏,我的向往,我的思念,我永生无法忘怀的、梦境中的天上西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