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风中稻儿黄
作者:荆北

  又迅速隐匿了起来。含笑喜欢光着脚丫走在小路上,故意让露珠打湿她的双脚。等一半身子淹没在水稻田翠绿的叶子里,张开双臂,迎接吹过稻田的柔和而带着稻香的风。闭上眼睛,自己似乎变成一只飞舞在稻田间自由而欢快的蝴蝶;睁开双眼,满眼是翻卷着翠绿色波浪的稻海。

  风起稻渐黄,父辈们心里脸上笑意扬,因了一番辛劳后终于等来了收获,更因为外出打工的儿女们请假回来帮忙。

  稻子黄了,稻子熟了。

  一阵风轻轻吹来,送来阵阵稻谷飘香。含笑抑久不住心底的狂喜,要去欣赏无边的金黄。于是乘着夕阳,漫步在广袤的田原上,无边的稻子,穿上了秋日的浓妆,在晚霞里靓丽成镀金的黄,把秋天丰腴得更加殷实。

  望着无边的金黄,含笑仿佛看到夏雨里插田的繁忙。风轻拂,雨飘飘,雾蒙蒙地一片。田地上忙着插田的人们,正弯腰在雨里起起伏伏忙着插着嫩绿的秧苗,插着他们的希望,宛若一幅美丽的画卷。原野上,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如同清词丽句,隽永了诗,美了词。

  夜深了,月亮打了个哈欠,慵懒地俯瞰着人间星星点点的灯火。晚风送爽,一株株饱满的稻谷低着头、弓着背、弯着腰,在这个静谧的夜里翻滚着、欢笑着。稻田旁,一条小溪自北向南潺潺流过。溪边,萤火虫成群结伴的扑闪着翅膀,给正趴在草丛里“吱啾吱啾”开着音乐会的虫儿们点灯助兴。

  “姐,你说咱爸妈明天能回来吗?”从梦魇中哭醒的小草儿倚在门栏上,怔怔地望着月色下婆娑的树影,问身旁的含笑。

  “快了,稻谷熟了,咱妈也就回来了。”含笑双眼微闭,靠在门栏的另一端,语气中略显疲惫。

  爸妈总会在插下了秧苗后背上行李到南方打工,待稻谷成熟时,请三五天的假回乡收割,然后一走又是小半年。含笑“习惯”了,可妹妹还小,动不动就哭着找妈妈。

  秋风一年年地吹,稻子一年年地黄,孩子一年年地长大,父母一年年地苍老。

  风起稻渐黄,挤出点时间回家看看风景吧,陪陪孩子,陪陪爹娘,闻闻稻香。

  作者简介:王继伟 笔名:荆北 至今已发表散文、诗歌、小说300余篇。多次在省市获奖,散文《青岛品海》2015年获首届华夏散文全国二等奖和散文《铜山湖畔桐花香》获第二届中华情全国散文诗歌大赛金奖。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