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血色的残阳
作者:北极海

  他低着头走在从教室到办公室的路上。阳光透过楼宇之间巨大的空间打下来,打到地面上,他身上,他脸上。

  他抬起头,看着正在下落的夕阳。秋天清冷的空气使得阳光显得格外的长,深深地进入他的眼底。他微微被刺痛,眯了一下双眼,继续往前走。

  刚刚下课的时候,生活委员急急地找到他:“陆望,你评上了。过会儿尽快去老师办公室签字。”他高兴地笑了笑,说:“好,谢谢你。”

  “贫困生“。从小到大他都要在学校里申请的东西。说实话,他很坦然地去申请去接受这个头衔,他不觉得它耻辱,但确实也没有感到光荣。他有时候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这份心安理得使得自己从小到大,至今都没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得家里的境况变得好些,是自己不再和别人去争”贫困生“的名额。

  他像所有眷家的人一样,爱着自己的父母,爱着那个洋溢着温暖的家。他既会怀念以前的时候一家人在田地里有说有笑劳作的场景,也会对直到现在仍佝偻着身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他们感到惭愧。城里像他们那么大年纪的人已经在享受老有所养的生活了,广场舞、鸟市场……

  有时候他不懂,为什么中国的受教育路线设计得那么长,为什么非要按部就班地走完在学校的每一步路他才能拿着一张用父母和自己的四年时光换来的毕业证书走向被它指引了的未来。当学生很好,他知道,然而很多时候他往往说不过自己心中的自责的声音,总是会感到自己的无能。要一只只能活七日的蝉和一只黄鹂去历经同等时间速率的生命,难道这不也是一种残忍吗?

  他想着,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教师办公楼前。

  进进出出很多学生,他知道不少学生和他一样是来签字的。他混在他们之间,躲开迎面而来的人流,随着大众向办公楼里走去。

  他似乎感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仿佛自己头上正贴着“我是贫困生,我的家庭很困难“。他抬头,看到彼此闪躲的目光和略显凌乱的脚步。他迟疑了一下,其实原来真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不愿向外界分享的秘密。很多时候这种缄默并不是因为自卑,而是因为害怕。

  他知道他就是因为害怕。他害怕来自同龄人同情的目光,他害怕他们自认为的善举。他不想自己因为这个变得与众不同,尽管已经与众不同,但他并不希望来自所有人的怜悯,那种过分的同情会伤人很深。它会让施以同情的人误以为自己已经施舍了太多,对方应该对自己感激涕零、有求必应,如果对方稍有不顺自己意的地方,那就是不知感恩的坏人了。他曾经尝过它的厉害,所以他再也没再向自己身边的人吐露过只言片语了。其实那本就不是他们必须应该了解的,不是么。

  他走进办公楼,在一楼远远看见了隔壁班的班长。他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拐进了楼梯。办公室就在楼上。

  “陆望,有什么困难尽管和老师说。学校会尽可能地帮助你的。“学校的老师一直以来都很好。

  签完字,没多做停留,他朝老师温和地一笑就走出了办公室。他没有下楼梯,而是走了办公室通向教学楼的连廊。连廊建在空中,有三层楼的高度。他走上去,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变好。

  一缕阳光打过,他缓缓回过头,看到了西边如血的残阳。夕阳正在西沉,太阳周边的云彩都被涂上了鲜艳的光彩,红的、橙的、金的……装点着西边的天空,如此绚烂。远山的轮廓显得又黑又小,楼下的树叶映照着太阳的光,秋风吹着,闪现出粼粼的光亮。在这样壮观的图景下,他突然感到所有的事仿佛都不值一提,所有的自怨自艾都像是在无理取闹。

  他完全转过身,任那温暖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脸上、睫毛上。他微笑着,望着西边那片绚烂的天空,仿佛看见了自己蛰伏多年的——彩色的明天。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