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抑郁症
作者:a279159159

  他从最深的小巷子拐过,站在路口看着前方门口的路灯缓缓坐下。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这个地方坐下了,这里离他住的地方很远,但他依然每天乐此不疲的来一趟。抽支烟,看着昏黄的灯,开始想着一天的事。

  昨天在他来这个地方之前,他的母亲刚拖着箱子离开。说了一大段感人肺腑的话,弄得他不知道在母亲面前如何言语。然而他知道那都是些离开前的客套话,甚至说是些谎言,是不想让他难过以及让她母亲有充足离开的理由。

  当他亲眼所见他的母亲在房间里滴眼药水的时候,他看见母亲流出的泪,是让他多么的想吐。

  所以昨天他刻意备了两瓶酒来这个地方,一直到今天醒来,阳光直射到他的脸上时,他还不知道已经错过了一早上的课。

  他看看昨天留下的酒瓶子,拾起一个使劲扔向了亮着路灯的门口,突然引来了几声狗叫,吓得他一个激灵躲了回去。

  他怕狗,小时候被狗咬过,到现在腿上还留有那只大狗獠牙留下的疤痕。然后他就想到了打针时,就开始发抖。狂犬疫苗这一生就打过那么一次,以后是否还需要再打,他想着就后怕,所以每当他听见狗声,就躲得远远的。

  今晚天气不错,有星星。他能通过巷子狭窄的天看到稀稀疏疏的星光。他已经很满足了,他已经十几年没看到过如此多的星,而十几年前,他还是个只会在田里抓泥鳅的小孩儿。

  母亲把他带到城市的原因他至今不知道。母亲说是为了给他更好的教育条件,可是每到晚上,就只剩了他一个人在家写作业,他想父亲,想着父亲为什么不跟他们一道来城里,想着父亲种田喂猪给他们生活费,母亲还能大把大把给他买衣服,买吃的。

  越想他就越心痛,痛得哭声呜咽,在这个僻静的地方,阵阵抽泣声时时想起。

  他想母亲应该知道他不见了。不对,今晚母亲肯定不知道,在昨天之前,母亲是否知道他每天夜里都不见了?

  母亲一定知道,他知道母亲是爱他的,她给他的爱全体现在了物质上,让他得到了满足。但父亲呢?

  他又感到了后悔,他觉得自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母亲的身上,在昨天却散成了风沙,失望裹着乌云连着雷声闪电全砸在了他的身上。

  他感觉到呼吸困难,每次呼吸都那么辛苦,以至于蜷缩在地上,在大热天的晚上瑟瑟发抖。

  还有什么意思呢?母亲已经不要他了,父亲也不来接他。

  他打碎酒瓶子,划破手腕,看着天,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做了数不尽的梦,梦到了一切东西,可是唯独他想要的,他需要梦到的,什么都没有。

  他在梦里呐喊,歇斯底里地狂吼。站在悬崖边上纵深一越,下一秒就跳进了烧着火的水池里。

  在他看着漫天的烈焰时,绝望之中他隐隐听到了耳边细碎的抽泣声。还有人在不停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他听得很仔细,那声音再熟悉不过,是他母亲的。在他睁开眼时,他正躺在臭气熏天的病房里,旁边坐着母亲,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母亲的身后。

  母亲没看到他睁开了眼,随即他便把眼睛闭上了。母亲在一旁不停细语着,让他感到温暖,而这温暖又让他太没安全感了。

  “仔仔这是怎么了,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你说他来这里也没什么人照顾,他的爸妈把他托付给我的时候,我就说过我很忙,有的时候顾不上他,你说他发生这样的事要我如何交代?”

  母亲还在嘀嘀咕咕的说着,那个男人不停的安慰着他的母亲。

  仔仔自从来了城市之后,他就再也不是母亲那个名副其实的儿子了。母亲在别人面前都声称仔仔是他的侄子,外方亲戚。

  仔仔忍住没落泪,手想使劲攒住,但总使不上力。

  “医生不是都说过了吗,他没什么大碍,只要以后多注意,不要让他再发生这样的事就行了。不过这孩子也怪可怜的,实在不行的话,就把他接到我们家来吧。”

  那个男人仔仔见过几次,算不上太陌生。那还是在母亲和仔仔在家的时候,那个男人来访,母亲就给了仔仔一点小钱,把仔仔支了出去。

  他好像记得叫过他一声叔叔,现在看来,仔仔已经想冲上去一刀把他给剁了,他要在那个男人面前大声宣布,他不是她的侄子,是她的儿子。

  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可能会变回到他们刚来这个城市的生活,每天吃着泡面,然后母子俩抱在一起,看一本已经看了无数遍的冷笑话。

  想着仔仔就落了泪,一滴顺着脸颊滑进脖子里,渗进他心脏的位置。

  “婶婶。”仔仔别扭的叫了声,然后缓缓睁开眼。

  然后不知怎么,母亲就大哭起来,噼里啪啦的话如炮弹向他脑子里轰去。

  仔仔听不进去,把头别在一边,想着他在农村种地的父亲。想着老家的天,老家的天,和那群同他一样又不一样拿着奇形怪状的东西在山上疯跑的孩子。

  他看着窗外的蓝天,出神,出神……

  刚到傍晚,仔仔就出院了。

  红霞漫天,仔仔醉醺醺似的跟在母亲和那个男人后面,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仔仔,想吃什么,婶婶带你去吃最爱的牛排怎么样?”

  仔仔不说话,牛排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母亲仅带他去过一次,不会拿刀叉的仔仔直接用叉子一整块插着吃,吃完还用小面包把盘子的油酱给蘸了干净。

  但仔仔似乎并没什么胃口,母亲带他去吃的时候,刚咬了一口,仔仔就跑去了厕所吐了半天。

  但仔仔还是忍着吃完了,狼吞虎咽的,还用小面包把油酱蘸干净了。他笑呵呵的看着母亲,其实他是多么想把吃了的牛排全吐到那男人身上。

  吃完饭已经入了夜,男人开着车把他们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母亲收了收,把一间房给仔仔腾了出来,让仔仔住了进去。

  深夜降临的时候,仔仔莫名感到了恐怖的气息,他害怕得缩在被子里隐隐发抖。

  他想要一个母亲的怀抱,但现在母亲已经进了别人的怀抱,她已经再不属于仔仔了。

  仔仔就突然想到父亲,想到那个老实憨厚,只会一味做事的爸爸。他便给他打去了电话。

  “爸,我好怕……”仔仔颤颤巍巍地说着。

  “怕?怕啥怕呢?你都快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

  这时仔仔才想起来他已经十七岁了,是个已经读高中的大孩子了,他怕什么?

  父亲沉沉的声音给他带来一阵暖流,让他多么的想回到那个夜深人静,风吹草动的地方。

  “爸,我想回家。”

  “回家?想爸啦?好好好,爸明天就接你回家。”

  回家?仔仔一想高兴得不得了。对啊,回家,回家吃炕土豆,看星星,跟着父亲拉犁吹口哨……

  夜就这样突然静了下去,仿佛一切都停止了般,任着黑夜沦陷,等待第二天的黎明。

  第二天仔仔的父亲确实来了,他见到了仔仔,但仔仔却再见不到他了。

  在母亲一切的威逼下,仔仔的父亲执意带走了他,把那个从楼上摔得面目全非的仔仔裹在一张大油布里,带回了田里。

  父亲亲手给他挖了墓地,填了进去。一点一点直到天黑,他累得精疲力尽,大汗淋漓,也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夜已深,仔仔的父亲扛着锄头在田里悄悄的哭泣。

  那晚有星,有风,还有父亲,仔仔也躺在地里。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