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千里香馄饨
作者:肖志喜

  澳门街的天阴沉阴沉,有下雨的征兆,但许久都不见一滴雨滴落 。天就像一个巨大的黑钟压着整个大地,令人窒息,透不过气来。

  千里香馄饨店二锅头店主一早就唉声叹气,闷闷不乐,他垂头丧气,看上去好像心事重重。他从租住的华凌大厦18楼2103室来到澳门路59号千里香馄饨店。虽然他精神萎靡,无精打采,但他还是把自家的馄饨店里里外外打扫个干干净净,以免脏乱差影响到千里香馄饨店的生意。在澳门路这个地方租一间商铺经营这种小买卖,每天都要想着盈利,万一哪一天或者好几天亏损都有可能会导致店主精神的瘫痪,因为这地方的房租已是贵得让人无法窒息。

  二锅头店主像往常一样,把自己精心制作的小广告千里飘香香千里照例挂在店门口最显眼的地方,以便招徕更多的顾客来这里小食。

  每天深夜二锅头店主在离开千里香馄饨店时,他都要把桌椅板凳收拾起来,藏在一处不起眼的小角落。每天清晨二锅头店主在回到千里香馄饨店时,他都照旧把这些藏好的桌椅板凳摆得整整齐齐,然后又把它们擦得一干二净。二锅头店主的讲究堪称闻名遐迩,所以千里香馄饨店的生意一直很火爆,尤其是小赖,大侃,阿甜三个老主顾几乎是每天都来千里香馄饨店。这让二锅头店主一直都笑得合不拢嘴。

  但最近几日,尤其是今天早晨。二锅头店主虽然像往常那样,把店里布置得比平常要整洁数百倍,但就是没有什么顾客来吃千里香馄饨。反倒是隔壁的苏湖馄饨店生意火爆得不得了。这一直都让二锅头店主纳闷又纳闷。他到死都想不明白,千里香馄饨上千年的历史,不会一夜之间就败在毫无名气的苏湖馄饨店手里。二锅头店主瘫坐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百思不得其解,但他的确是心有不甘,他在不断地推理,不断地逻辑演算。不管采用什么办法,一个好配方的出台至少也得摸索一年半载呀,凭苏湖馄饨店那个笨头笨脑的家伙,那么快就研制出可以战胜千里香馄饨的秘方,这怎么可能呢?千里香馄饨的秘方可是经过千锤百炼,反复实践才有了今天这个最优质的配方。苏湖馄饨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善它们的口味。但目前的现实简直就是这样,令人不可思议,眼下的顾客全都跑到他们那儿去啦。

  二锅头店主越想越气,越想越不对劲,他发誓要一定要查出究竟。但怎么查呢?这可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他在不断地思索,不停地动脑。他的大脑把全店所有的人都过了一遍,店员都是来自福建,而且都是跟着自己多年的老兄弟,是绝对不会出卖千里香馄饨的。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他在反复地判断,不停地推敲。这到底会是怎么回事呢?

  “好办法,简直是太妙了!”二锅头店主终于想到一条绝妙的计策。他决定马上实施,一天也不能拖延。拖一天千里香馄饨就要损失一天,在澳门街损失一天就相当于一个白领一个月的工资。他想到做到。

  “是三千吗?兄弟在哪发财呀?”二锅头店主将电话拨到福建老家,他找到自己儿时最可靠的耍伴三千。

  “二锅头大哥, 是你呀 ,你让我想到好苦呀。怎么今天想给我打电话啦?”三千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他简直要奔跑起来,因为他已经三年没见过二锅头啦。今天一早接到二锅头的电话,他已经兴奋得跑到马路上去了。

  “来上海,我请客!”二锅头在电话里直言不讳,直接邀请三千来上海千里香馄饨店玩几天。三千不傻,大哥此时邀他入城,肯定是有什么事,但他也不敢多想,多问。大哥相邀就只能受邀。

  第二天天还没有大亮,也顾不及把家里的事情招呼清楚,就匆匆忙忙来到澳门街千里香馄饨店。

  “三千弟,你真的来了!”二锅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三千那么重情讲义。

  “大哥相邀,我能不来吗?”既然三千来了,二锅头把千里香馄饨店最近经营不善的事全盘告诉三千。三千听完,也很纳闷,百思不解。

  二锅头已经有了主意,他在三千的耳朵边唧唧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但见三千连连点头,称是是。从他们俩的脸色和表情完全可以判断,他们的计谋已经商量好了,就等三千去执行。

  星期六是澳门路人流量最大的一天,尤其是清晨,更是如此。因为人们都愿意来澳门路散步购物休闲。澳门路只有两家馄饨店,苏湖馄饨店和千里香馄饨店。以前人们不由分说地选择千里香馄饨店,很少去苏湖馄饨店。不仅是因为价格的原因,更是因为好吃,很合口味。来这里的吃客大都非常讲究,咸淡一定要合适,否则立马就不来了。

  澳门路的星期六,迎接的第一缕阳光是从左上方的那个角落缝里泻下来的,虽然不是最显眼,但早晨的这一缕光给人们带来许多希望和期待。

  “朋友,坐坐,不要客气,随意点,招呼不周还请海涵。”苏湖馄饨店牡丹店主一边张罗一边招呼进店的客人。

  三千撵了一处最不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服务员,请!来一碗十元苏湖馄饨。”

  “好呢!马上就到,朋友,您稍等!”服务员一边吆喝一边继续招呼其他的客人。

  “一碗十元苏湖馄饨!”服务员的声音高得像喇叭一样,他一定要让厨房里的厨师听到他的声音。

  “好呢!十元苏湖馄饨。”厨师连声应答。

  “朋友,您请慢用,您的馄饨已经煮好了,十元苏湖馄饨。”先前那个穿着白色服务装的员工将一碗十元苏湖馄饨端到三千的面前。

  “好香呀!”三千用鼻子闻了闻。

  “好清淡的色!”三千用眼睛久久地看着。

  “好美的味,滚烫滚烫的!”三千用嘴巴品尝着。

  三千的潜意识里,他舌头里的神经,他的嘴巴在告诉他这就是千里香馄饨。只是“狗头”是苏湖馄饨。他猛然醒悟,二锅头大哥为什么让他来上海。原来千里香馄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秘方被盗走了,居然还蒙在鼓里。但谁偷走了千里香馄饨秘方呢?这还是一个秘。

  三千不动声色的吃完了苏湖馄饨,又要了一碗苏湖馄饨。

  “结账,服务员!”三千付了两碗馄饨钱就离开了苏湖馄饨店。他没有直接去千里香馄饨店,而是直接朝自己租住的酒店走去。

  “苏湖馄饨在哪?”二锅头店主看到三千径直朝酒店走了,他心里亮堂得很。他马上赶到酒店,一到酒店就立马敲开三千的房门,立即发问。

  “二锅头哥,馄饨在那!”三千用左手指了指那张放着馄饨的红色的课桌。

  二锅头店主来不及和三千寒暄,立即就尝起苏湖馄饨来。果然是千里香馄饨的味。

  “这是谁把千里香馄饨的秘方给了苏湖馄饨店店主呢?”二锅头店主一边愤怒着,又一边思考着。但他就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二锅头店主苦苦地思索,他又在自己的大脑中仔细地盘查店中的每一张面孔,他的直觉告诉他店员是永远都不可能出卖千里香馄饨店的实际利益。因为他们的的确确都是千里香馄饨店最忠实的员工,没有理由做出这种吃里爬外的事情来。况且二锅头店主待他们也不薄呀。

  二锅头店主和三千回到酒店,不断思索和盘查每一个可能会出现的细节。他们虽然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秘方为什么会被苏湖馄饨店得到的原因,但他们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像往常一样,二锅头店主一早就来到店里,但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三千也来了,而且他们打出了一副最新的广告——千里香馄饨一切都是新的!新心情,新口味,新优惠。“三新”广告一打出,立刻引起澳门路来往的新老顾客极大的反响。为了尝到千里香新式馄饨,他们纷纷排着长龙似的队伍等在千里香馄饨店的门口。千里香馄饨店二锅头店主在顾客的服务上采用中西结合服务方式,让顾客既感到温馨,又得到新式文化的影响。尤其是价格,在原来千里香馄饨6元一碗的基础上直降到3元一碗。

  千里香馄饨起死回生,最近生意的爆棚,已经引起苏湖馄饨店主的不安和嫉妒。自千里香馄饨店采取新式营销手法以来,苏湖馄饨店每一天都是那么冷清和惨淡,如果照此下去不出几个月苏湖馄饨店将关门大吉。

  牡丹店主立即召开全店员工大会,向全店员工征询计策,希望能有人力挽狂澜拯救苏湖馄饨,否则苏湖馄饨店将择日关闭,大家各自回家。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曾经秘密盗取千里香馄饨秘方的阿发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

  “牡丹店主,您不要太担心,千里香馄饨既然采取如此手段将我们苏湖馄饨生意抢走,我们也可以采取相应的措施对付千里香馄饨店。”牡丹店主自从有了这个阿发,她简直每天都心花怒放,因为阿发已经把苏湖馄饨店支撑了起来,苏湖馄饨不能没有阿发这样的员工,一旦阿发离职,苏湖馄饨很快将沦落为三流馄饨店。牡丹店主听到阿发自告奋勇地要站出来再一次挽救苏湖馄饨。她一个人鼓起了掌,紧接着全体员工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天,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雷声隆隆,风雨交加,电光闪烁,一切都在哀嚎咆哮,令人毛骨悚然。

  阿发的身影出现在千里香馄饨店,他在四处搜寻千里香馄饨新的配方和营销方案。他就像一个强盗,轻手蹑脚。阿发的偷盗非常的专业,特像一个训练有素的职业偷手。千里香所有的柜一律被阿发撬开,然后一路挨个寻查。阿发很失望原来秘方并不在柜子里。但他并不甘心,又来到二锅头店主专门工作室,他用一把起子起开二锅头店主的保险箱,在第二层保险柜里得到一份新的千里香配方,他简直欣喜若狂,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一次要命的偷盗行为,阿发立马就要跳起蹦得老高。但他还是小心翼翼,虽然上一次他侥幸得逞,但这一次,在他还没有安全离开千里香馄饨店时,他一刻也不能大意。阿发是一个训练很有素的职业偷盗手,他懂得偷盗行为的危险性。所以他一直都很谨慎小心。但这一次阿发真的失算了。

  三千自从来到千里香馄饨店,他就像一个忠实奴仆,虽然他在酒店住过两夜,但他很快就搬到千里香馄饨店里住了下来。他敏锐的触觉告诉他,千里香馄饨店虽然起死回生,但并不安全,所以他在征得二锅头店主允可的情况搬进千里香馄饨店。他就像一只猫一样每天嗅着千里香馄饨店的每一丝气味,唯恐千里飘香的气味里面渗透进什么不良的气味来。果然,就在今夜,一个陌生的黑影从后墙翻越进了千里香馄饨店。他并没有惊动这个黑影,放纵地让他在千里香馄饨店肆虐,他想得到最有力的证据。那一双黑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黑色身影在千里香馄饨店的每一个角落行动。他想在最关键的时刻拉亮千里香馄饨店所有的电灯,让他的一切都暴露在如白昼般的黑夜之下。

  阿发正在欣喜若狂,正在洋洋得意,正在喜出望外,正在庆祝自己的再一次胜利。“哗”一声光亮,整个千里香馄饨店全部亮了起来,阿发的嘴脸暴露在三千的眼前。三千并不认识阿发,他看到一张黑色的丑恶的脸,一身魁梧的身材,但这个人的灵魂是脏的。三千把这个人的脸和身刻在自己的眼睛里。

  阿发是一个非常机敏的家伙,他想逃离现场,他想翻墙而跑,但一切都已经迟了,里里外外都是千里香馄饨店的员工。三千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他插翅难飞。

  “嘟-嘟-嘟-”警报拉响了,公安局派人来了。阿发被抓进了监狱。

  千里香馄饨店二锅头店主已开始正式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苏湖馄饨店牡丹店主将在法庭上见到二锅头店主,但那时求饶已经为时已晚,因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