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丝瓜有了思想
作者:季羡林

丝瓜有了思想

   去年春天,孩子们在房前空地上斩草挖土,开辟出一个一丈见方的小花园。周围用竹竿扎了一个篱笆,移来了一棵玉兰树,栽上了几株月季,又在竹篱笆下面随意撒下了几粒丝瓜种。土壤并不肥沃,虽然也铺上了一层河泥,但估计不会起很大的作用,大家不过是玩玩而已。

  过了不久,丝瓜竟然长了出来。这当然增加了我们的兴趣,但是我们并没有对它抱有过高的期望。

  丝瓜是普通的植物,我从没有想到它会有什么神奇之处。可是忽然有一天,我发现丝瓜秧爬出了篱笆,爬上了楼墙。以后,每天看丝瓜总比前一天向楼上爬了一大截。最后,它竟从一楼爬上了二楼,又从二楼爬上了三楼。说它每天长出半尺,决非夸大之词。丝瓜的秧很细,如不注意,连它的根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这样细的秧竟能在一夜之间输送这么多的水分和养料供应前方,使得上面的叶子长得又大又绿,这当然让我感到很惊奇。此后,每天早晨看丝瓜成了我的主要任务,我经常注视着细细的瓜秧和浓绿的瓜叶陷入沉思,想得很远,很远……

  又过了几天,丝瓜开出了黄花。再过几天,有的黄花变成了小小的绿色的瓜。瓜越长越长,越长越大。最初长出的那一个小瓜竟把瓜秧坠下来了一点,瓜秧直挺挺地悬垂在空中,随风摇摆。我真是替这个小瓜担心,生怕瓜秧经不住这一份重量,它会整个地从楼上掉下来。

  然而不久我就知道我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最初长出来的瓜仿佛得到命令停止了生长,它的上面又长出来两个瓜。这两个瓜后来居上,发疯似地猛长,不久就长成了小孩胳膊一般粗了。这两个瓜加起来恐怕有五六斤重,那细细的秧怎么能承受得住?我又担心了起来。没过几天,事实又证明了我在杞人忧天。那两个瓜不知从什么时候忽然弯了起来,把“躯体”放在窗台上,从下面看上去,活像两个粗大弯曲的绿色牛角。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我忽然又发现,在两个大瓜的下面,在细秧的顶端,又长出来了一个瓜,垂直地悬在那里。我又犯了“担心病”:这个瓜上面够不到窗台,下面也是空空的,总有一天,它越长越大,会把上面的两个大瓜坠下来,然后一起落到地上。

  然而一天早晨,我看到了奇迹。同往日一样,我习惯地抬头看瓜:下面最小的那一个早已停止生长,孤零零地悬在空中;上面窗台上那两个大的,似乎长得更大了,威武雄壮地压在窗台上;中间的那一个却不见了。我看看地上,没有看到掉下来的瓜。等我倒退几步抬头再看时,却看到了那一个我认为失踪了的瓜,它平着身子躺在楼房抗震加固时筑上的紧靠楼墙凸出的一个台子上。这真让我大吃一惊。这样一个原来垂直悬在空中的瓜怎么忽然平身躺在那里了呢?这个凸出的台子,人无论从上面还是从下面都是无法上去的,看来肯定不是有人把它放上去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徘徊在丝瓜下面。我仿佛觉得这棵丝瓜有了思想:它能考虑问题,而且还有行动;它能让无法承担重量的瓜停止生长;它能给处在有利地形的大瓜找到承担重量的地方,让它们疯狂地长;它能让悬垂的瓜平身躺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无论如何也无法解释我上面谈到的现象。但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又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丝瓜有思想?丝瓜靠什么来指导自己的行动?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里,从来也没有人说过丝瓜会有思想。我左考虑右考虑,越考虑越糊涂。我无法同丝瓜对话,这是一个沉默的奇迹。瓜秧仿佛成了一根神秘的绳子,绿叶照旧浓翠扑人眉宇。我站在丝瓜下面,陷入梦幻。而丝瓜则似乎心中有数,无言静观,它怡然泰然悠然坦然,仿佛含笑面对秋阳。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