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父亲的舞蹈
作者:空空裤兜

  码头还没有吊机的时候,那一艘艘船运来的砖块只能靠肩膀挑,挑夫是群外来的民工。那时,坐在码头边垂钓是我打发时间的主要方式之一,于是我便认识了他们。

  有一天,一位来自四川的民工忽然对我说,想要条小鱼儿给儿子玩儿。他说差不多一年没见儿子了,着实想他,正好这段时间是农闲,便让妻子无论如何带儿子来一趟。

  几天后,我见到了他的儿子,六七岁的样子,坐在码头上冲着他喊,爸爸,爸爸……他的脸像喝醉酒一样,挑着担子上码头的时候,每次特意绕到儿子身边,摸一把儿子的脑袋或者举起孩子在空中转一圈。码头上断断续续地响着他儿子咯咯的笑声,他也跟着笑。

  连接码头与船的是块窄窄的木板,他挑着沉重的砖头走在上面,眼睛却一个劲儿地望向孩子那边,好几次,他险些落入水中,身子左右摇摆好一阵才渐渐平稳下来。然而,他对儿子说,爸在给你跳舞呢,好看不?

  年幼的孩子咯咯笑着点头,于是,他故意用腿蹬了木板几下,木板开始剧烈抖动起来,他也跟着上下晃动,豆大的汗滴顺着他的额头淌下。他应该不会忘记,几个月前,他的一位工友正是从这里连人带砖头掉入水中的。但他却更加使劲地用双腿蹬着木板。

  几块转头从担子上滑落,掉入水中,哗哗响,一位工友冲他喊,你还要不要命呀!他这才罢休,上了码头时,我清楚地看见他的腿在抖。

  他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摸着孩子的脑袋说,爸再唱歌给你听。他给儿子唱《路边有颗螺丝帽》,唱《世上只有妈妈好》。他这么大年纪的人,这么粗的嗓门儿,那几首儿歌经他的口唱出来,居然也有模有样,他的儿子也奶声奶气地跟着学。码头上,父子俩的歌声越飘越远。

  他的妻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码头边,眼里含满笑,一曲唱毕时,我听见她问他,你什么时候学会唱歌了?他便憨憨地笑着说,想娃了,就跑到附近幼儿园看其他孩子,我估计那里孩子唱的歌咱儿子也喜欢,就偷偷跟着学,没想到还真学会了。他脸上的笑容越堆越厚,说以后我就做咱儿子会唱歌的玩具,他想听啥我就唱啥。

  他接着说,我还给儿子准备了“钢琴”呢,他说着,上下抖动肩膀,那根正被沉重的砖块压得弯曲的扁担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说这一下是“哆”,那一下是“来”……

  看着他的背影,我的眼前渐渐模糊起来。我想,他的儿子,一定是天下最幸福的孩子。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