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著茶馆 >> 微型短篇小说>>正文
小小说:梦
作者:wangmnzhu

  我求菩萨说:“菩萨,请您帮帮我吧,也许您能明白我的苦衷!”菩萨也许看出我的心在低泣,语重深长地说:“年轻人,我帮不了你,可我相信有一个人一定能够帮助你。”

  见我疑惑不解,菩萨接着说:“我带你去见他,不过,你先把眼睛闭上。”

  听了菩萨的话,我得到了些许安慰,心想“我终于找到依靠了!”我闭上了眼睛,只一会儿工夫,又听菩萨告诉我说“年轻人,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在我们前方竟有一个椭圆形的其表面凸凹不平的血红物体,它在一紧一缩地跳动,它放射着光芒,把我的眼前照亮。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有菩萨在,我并不害怕。

  我看了看菩萨,然而菩萨一脸从容,示意我说:“年轻人,仔细听!”我又一次看向眼前椭圆形的血红物体,这时,却听到它的自述了——

  “汽车是在为我呜咽吗?我的心……好痛!班级二十五名!没有希望了!怎么会这样?我的一学年的努力全部白费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又一次面临失败?要知道我是如何的努力学习!”

  我害羞地看了看菩萨,菩萨微笑着向我缓缓点了点头,她是那样和蔼。

  ——“没有希望拿到奖学金了!‘靠自己的努力拿奖学金,减轻家里的负担’?什么都没有了,到头来是一场空!一学年的努力!唉!……他们都收获了,四千元的助学金、三等奖学金,王六真高兴!祝文——他拿了二等助学金、一等奖学金、五千元的国家励志奖学金,他等于没拿学费来上学啊!他还当了系主席,我的心,好疼!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是,一学年来,没有获得任何肯定。为什么呢?是我努力还不够吗?申请助学金?不是特别贫困的学生才可以申请助学金吗?他(她)们谁不比我的家境好呢?我多么伤心!他(她)们的衣服多么时尚!他(她)们多么开心呢!深夜在操场散步,不就是为了排解一天来学习的劳累吗?甚至时常星期六、星期天没有空闲。唉!计算机的成绩没有算上去啊!何颖的名次排在了我的前面!她还参加了星期六休闲活动……我多么惭愧!那操场上散步的情侣多浪漫!那成群结队的男女同学多欢快!我一个人,走到深夜,看星星,看月亮,看操场周围的树……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付出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为什么?”

  我哭了,四周的静谧都能听见我的流涕;我哭了,那血红的物体在颤抖。

  ——“政治老师怎么考得试呢?一张白纸,给她写封信,‘美女老师’,张三居然得了九十多分,李四不是和她聊过QQ吗?长篇大论,记流水账,也能得九十多分,我就知道我写错题了,我怎么只写学这门课的体会呢?她上课真没味道,只一个人坐在那讲,从上课讲到下课,那次,我睡着了,睡着了,没听好课。文概老师怎么考得试呢?去年的题目!百度吧,为什么我不百呢?‘象征、超现实、意识流’我背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都没有用上啊!现代汉语呢?‘哪一题不会呀?’老师居然直接告诉同学答案!哈哈!哈哈!……你做第一,我做第二,我已经成了二十五了,二十五,什么都没有!操场上那失恋女生的哭声多凄厉啊!那哭声真凄凉!一个、两个、三个……呜呜!呜呜!……我也尝到流泪的苦痛了,我多难过!什么都没有!亲人要问我说‘学习怎么样啊?’我怎么回答呢?一年一万块钱学费!我怎么向他们交代?八千块钱,他等于没拿学费来上学啊!我的竞争对手,你赢了,八千块钱,他申请助学金了,他做了系学生会主席,平步青云!你是太阳,我是星星,太阳一出来,就没有星星了。他又在操场和女生散步了,我真羡慕他!老师们也都认识他呀,印象分、平时分,他又和老师攀谈上了,他们交流多自如啊!‘以后你去班里看书,就找我要,毕竟只有这一把钥匙。’变脸色了,我去要第三次的时候,就变脸色了!他多英俊潇洒啊!他穿得鞋子真漂亮!

  他们睡得多香啊,十点了,还在睡,怎么样呢?‘王伍你有机会拿三等奖学金了,你十一名,请我们吃饭!’谁会理解我呢?五百元钱也没有了,我确切是二十五,我的被子叠得多整齐!谁会理解我呢?——小花有电脑,还申请助学金,她又拿了奖学金了!国家励志奖学金也给她!这些我从没有在图书馆碰到的人,我多么惭愧!我一直骄傲!我多么惭愧!我的时间浪费了!我把《离骚》看了多少遍!要不然我就可以多背背笔记,多考几分了。我多伤心呢!祝文的作业有多少是百度得来的,老师看不出来吗?他多潇洒啊!他不怕没有真才实学而令老师们失望吗?第一名,门门第一,没法比了!操场,以后别去了,我太孤独了,我要融进室友们的生活,我不能和他们和好相处啊!什么都没有得到!他们拿我开玩笑,我有什么办法呢?守厦就是一个流氓,一个无赖!报警!武力!多么可笑!他们是我的同学,我不能和他们发生矛盾,谁说过‘你们就是捡最好捏得捏!’这句话呢?谁有那么多时间和他们一起嬉笑呢?我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我为了摆脱内心的苦闷才和他们开不着边际的玩笑的,不是我‘猖’,希望有一天他们会原谅我。

  那个店主!我相信他,才在他那买优盘,他竟欺骗我!我本该想到他不是一个诚信的人!真得不到他那买东西了吗?他的东西挺便宜得……不去了!不再去了!

  宿舍真脏,没有人扫地了,他们两个随地扔垃圾,乱七八糟,从来不扫,真气人!谁又能把他们怎么样呢?我们都说张长工太无耻,谁又低调呢?是李青吗?懂得书法就去开书法课,他不是想引起女生们的注意吗?是方隶广吗?他谈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

  操场上的景色真美,薄薄的雾,空气真清新!星星,月亮,那颗星真亮,始终伴随着月亮,它们真好!天空中有许多星星,为什么我走时才发现有许多星星呢?那几栋宿舍楼……每个窗户透出的光……像月亮的颜色,那披散着头发的女生要睡了……所有同学里或许只有我记得什么是‘意识流、象征、超现实’了,我会背《当代文学》的很多诗,《苹果树下》,闻捷真是个大诗人,我就写不出那样的诗来。我也会写诗了,‘薄雾层灯里,秋木郁郁葱。’这诗多好,‘独径执伞人,雨打篷布响。’我要为自己陶醉了。

  为什么每节课下课我都要去外面透透气,欣赏美丽的风景呢?不就是为了上课能够集中精力听好课吗?没有希望了,二十五名,怎么会是二十五名呢?VB成绩没有算,算上我就有优势了,VB很难,很少人能学好就不算成绩了吗?为了学好VB,我死了多少脑细胞!祝文多潇洒啊!在我们面前迈着骄傲的步子,我的对手,我输了!你做第一呗,我做第二!我输了!李青二十一名,他一定会说‘你那么累,二十五名,我什么都没学,二十一名!’唉!睡觉吧,明天会是好的一天!

  ……

  那次他们拿我开玩笑,喊我‘推哥’,把它发到了QQ空间里,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心中满是气愤,睡不着觉……那留下的伤真深!唉!睡吧!

  ……

  祝文吃饭又吃鸡肉了呵,他还拿助学金呢?他还拿助学贷款?‘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比什么呢?他赢了!他也真优秀,每天晚上要到十点半才回宿舍——真复杂!谁能理解他呢?我只需了解自己啊!睡吧,吃一堑长一智!睡吧!

  ……

  1、2、3、4……

  ……

  他们是出口加工区里的工人,同龄人……”

  “这是我吗?这就是我吗?”我含着泪问菩萨。

  菩萨仍旧和蔼地对我说:“会有机会的!”

  ……

  天亮了,朦胧的亮光扑入我的眼睛,菩萨和我都消失了。

  它或许只是一个梦。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