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三毛作品集 >> 滚滚红尘>>正文
楼高日尽

  ●第一场(字幕同时缓缓拉出)(此场全在字幕中出现,算做不刻意的交代)

  时:(日)下午,灰暗的阴天。

  景:韶华父亲和二妈所住的家中,内外。

  人:小健(韶华的初恋男友)、韶华、韶华父亲家中大门口的“门房”、韶华父亲、众仆人。

  镜头照着一座大宅第的高景。除了大房子之外,尚能清楚看见,是一幢有着巨大铁门,高墙,铁门旁边又有一个小门出入的“进出口”。一般时候,只有汽车开进来时,正式大门方才打开。如果来访客人是没有车子来的,就在小边门先投上“名片”交给门房,送了进去。被接受的访客,就由边门被门房引导进入大房子中去。

  这幢西洋式的两层楼房,是有车道的。车子由大门右方开进来,正房处下车,可由左边开出去。镜头由高景,拉到房子,拉到二楼的一个窗口以及可以连接房子楼下院落的进口大门边。(字幕继续拉出)窗户是玻璃的,可是由里面被“木板条”封死了,有缝隙的地方,一双急迫张望外界的大眼睛,拚命在那有限的小木板条缝里,往外搜索着动静。窗外,一个青年的身影(以窗口二楼那双女人的主观眼中望去),那青年人脱下了帽子,(不是有边的华贵男帽,而是一顶当时大学生常用的软边帽),向门房卑微的在打听一个人,请求见面的样子。显然的,门房受到过警告——这个人出现的时候——“拒绝他”。

  室内的那双渴望的眼神,突然浮出了失落的悲伤。女人——韶华,刚刚因为强求与男友结婚,而被父亲关了起来的事实,在自由与爱情的失落上(但她并不灰心,彻底的)。(此时留声机放出巨大的“1812”的音乐,好大声的放,震破屋顶的放法)(字幕)

  同样的青年,被拒绝之后又爬墙进去了,门房正在扫地,突然看见了——被关起来小姐的男友居然再闯了进来——以这种方式。丢下扫把。冲向入侵者,两人拉扯起来,一个向内冲,一个把他向外拖。青年人拾起地上的碎石,朝韶华被关的二楼窗口丢去,哗!玻璃破了。狂叫起来(还在跟门房缠打的同时)。

  *小健:(划破黄昏大气的狂喊)韶——华——韶——华——

  *韶华:(拍打被封在玻璃窗内的木条,试着扳开那钉得死死的枷锁)小健——

  此时房内又出来了仆人,男的,两人架住又叫又挣扎的小健,由小门硬推出去。小健跌在街上,爬起来,上去踢门,不停的踢。

  屋内的韶华,在墨水瓶中把食指、中指全浸了下去,不够,又拉下了床单,浸在墨水中,在墙上气愤、伤心、发泄的乱涂,慢慢的写下:1943年2月11日,再见。

  (再由二楼窗口高度用镜头)(字幕继续拉下去)

  韶华家中的大铁门打开了,汽车开进去,那一霎间,守在街角躲着的小健,乘机再冲进去,要进房内冲,门房指着小健叫。车上人也同时下来了。因为门房高叫,引出来了一批仆人,再上来打。车中下来了韶华父亲模糊的身影(此时由二楼板缝中韶华主观镜头在观看)。

  韶华父亲沉声怒喝,向小健。

  *韶华父亲:滚——再来把你毙了——

  小健冷不防啪一下打了韶华父亲一拳。

  *小健:你——残忍——把女儿放出来!(叫)(凶)

  仆人看见老爷居然吃了青年的推打,群涌上来将小健又拖又拉又打的在地上拖向门口。铁门立即关上了。

  *小健:(哭腔、愤怒,做手势向房子打)(再叫)别看不起人——等我发财了

——再来抢你女儿——等——着——

  二楼窗内的韶华,没有再去扳木板,也不再叫喊,木板缝中的她,双手举到眼睛下面,拳握。突然跑向房间门,撞翻了地上放着的一个食盆,她摇门柄——同时——(字幕继续拉)

  *韶华:(讲话般的慢,不是叫喊的)放——我——出——去——放——我——放——我——

  门外没有反应,一片突然的死寂,韶华又拍了几下。不叫了——静听——听了又听。韶华倒翻了整瓶墨水在桌上,把手打上墨水,拍向墙——再用手指乱沾墨水。时间过去了不知多久。墙上写满了:1943年?月?日1943年?月?日1943年?月?日,再见。

  又写,重叠了字——再见。再见。再见。再见。

  1943年?月?日,再见。?年?月?日(字幕、字幕)

  韶华坐下了床沿,翻八仙桌下的小抽屉,倒出乱七八糟的杂物来,找出刀片(锈的),拉起衣服,对着大腿上——刷——划了一刀——再看了一秒钟大腿——慢慢拉上袖子——刷一下,划了上手臂(左手)三下,深的,横的,不够,再在三道间划了道直的——韶华手腕在镜头下出现——(刀片下去时并不拍摄)(配乐,是一种反效果的宁静、安详。)

  韶华将“手腕”抵在墙上,慢慢绕室走着——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印在墙上

——三分之一的墙上。(字幕又现)

  注:韶华房中的床,是张宽床,不是有顶的中国床,是四周“没有依靠的床”。有一张八仙桌,没有台布(不是书桌),就放在床边,桌在窗口左半边的位置。地面是长条老式木皮地面。床对面有一个衣柜,柜上的穿衣镜早已裂了。有洗脸盆,放在一个墙角的小木茶几上。床上被褥,在小健来的第一次,第二次,都是相同的花色,中国洋红色。

  韶华没有穿鞋子(镜头轻轻带过。以后戏中韶华鞋子越来越高)。另一面墙边,有着小书架,放着几十本书籍,不多。(字幕)

  韶华穿得遑遑,披着灰蓝色的对襟毛衣。洋学生式的“中国洋装”。

  窗子

  洗脸盆,有小茶几放置在上面

  桌

  床被

  衣柜

  书架

  食盆放地上

  门

  封住的窗户
 

 

  ●第二场

  时:日(夏季)。

  景:韶华父亲家中室内。

  人:韶华、送食物的老妈子。

  韶华的窗口有风吹进来,玻璃早被小健打破了,在第二次来救她的时候,木板封条还在。风吹起了韶华摊在桌上的稿纸,一起一伏的,有些写满了字,有一叠尚是白的。

  韶华坐在床沿,对着桌子上的稿纸,正在滤稿。同时,有人进来,在桌上放下了一碗食物,收去了洗脸盆,又有门被锁上的声音——叮啦——再将房间锁住。

  韶华对于被关闭这回事情的挣扎,已经成为过去,“不看那房间内墙的四周,已在她长久禁锢的岁月里,被涂满了代表一切心情的字迹”。

  韶华穿着一件灰白色的夏天衣裳,仍是女学生味道的短发,正在床沿,对着纸,无意识的前后轻轻摇晃,摇晃,摇晃——右手的钢笔戳在左肩手臂上,轻轻的戳,轻轻的戳——衣袖上化开了一片墨水渍,韶华不知不觉。

  那扇被常年锁着的房门,又被打开了,没有人将它立即再锁起来。老女佣人对那不知不觉专心写稿的韶华。

  *阿乐:小姐,快下楼吧,可以下去了,老爷快要死了。(轻轻又急迫的说)

  *韶华:下楼(不屑的样子)?谁说我要下去的?

  *阿乐:老爷要死了,你去看看他。(以下韶华、阿乐同话)

  *韶华、阿乐:(交杂对话)阿乐,你死了没有——小姐,不要吓我啊——来来

——你看——(韶华跑过去放起留声机来,快速的)——你看——(完全与情况相反的浪漫音乐来了)——老爷在这里面——(指指桌上的稿纸)——小姐,不要吓死我

——真的(音乐)——他把玉兰给买了回家——(阿乐被韶华的举止镇住了)——老爷看见玉兰小姑娘很好玩——就对她说——你听,阿乐——(完全浪漫的音乐)——老爷说——我坏了你(手在阿乐身上肩上乱摸),我坏了你——我坏了你坏了你坏了你(开始摸阿乐的胸部,剥她衣服)。(音乐仍在流)小姐,不要吓我——阿乐哀叫起来。(韶华身影向阿乐逼过去——)
 

 

  ●第三场

  时:日。

  景:玉兰老爷家后门口,以及玉兰老爷家中。

  人:玉兰、将玉兰带去卖给大户人家的人口贩子、老爷和五、七个祭祖的家人。

  玉兰穿着短花布裤,宽裤脚黑裤,梳辫子,手中提着一个“小包包”,走站在一家人的弄堂房子的后门。人口贩子先进去了三秒钟,玉兰看见墙上贴着一张已被岁月洗刷过的标语“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在风里掀起了下角——飘飘伏伏。人口贩子将玉兰招手叫了进去。有众人,在前面上海弄堂特有的小天井中,穿着清朝时代的官服,祭祖。(故意时空错乱,清代出来)

  玉兰一时没人理会她,将她放在楼梯后,幽暗的下人房中去。老爷无意间走过,看见了新来的丫头玉兰。老爷胖宽的身影,向玉兰——一个惊惶不解的女孩子,慢慢罩下去。(镜头下,一只彩色泥老虎啪一下,落在地上碎了)

  画面同时O.S:旁白(韶华的声音)这张标语玉兰看不懂,一个字也不懂。上海已经成了孤岛,这对她来说,又有什么不同呢?一个连身体都被卖掉了的人,她的前途已经不是她的关心了。

  玉兰被卖进去的人家,是清朝时做官的老式家庭,即使时代不同了,逢年过节,还是穿上祖宗留下的官服,拜天祭祖。

  玉兰刚刚进了这个人家,就让老爷给坏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