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三毛作品集 >> 滚滚红尘>>正文
人生底事往来如梭

  ●第四十五场

  时:日。

  景:一条很狭很破的小弄堂。

  人:月凤、一个男人的身影(小勇出现)。

  月凤在一条弄堂中张望门牌。(一个男人的背影在镜头中卡入)当月凤确定了是她要找的那一个门时,男人把衣箱——为她提的,放下了。

  两个人手一交握,拖了一下,放掉。男人走了。
 

 

  ●第四十六场

  时:日。

  景:地下室内、楼梯。

  人:月凤、韶华。

  月凤提着她的箱子,往一个向下的楼梯走去。在那空荡的地下室里,韶华,躺在两条板凳架出来的一块木板门的床上。面对着被雨水浸出的印子来的湿墙。

  床上除了韶华之外,在靠近缩着的膝盖边——一只小洗脸盆中,放着一只牙刷和一条小手帕式的毛巾。

  韶华又缩成子宫里睡着的样子。头,枕在小手袋上。月凤放下箱子,注视着那孤单的背影。那背着她,不看人的韶华。想拉下肩上披的一块围巾替韶华盖上,可是,月凤如果不去拥抱韶华,自己就要大哭出来了。

  月凤轻轻上了床,把上半身去贴上韶华的背脊。月凤胸前挂着的鸡心,荡到韶华脸上。

  韶华一把握住了那颗鸡心。

  (镜头在此卡掉)
 

 

  ●第四十七场

  时:日。

  景:韶华家内外、旧家、以前与能才相会的小楼。人:能才、新的房客、房客妻子、小孩、老太太。

  穿着长衫的能才,又推开了那一年半不再去过的韶华小楼。他直直的走上去,正对着那开了房门的老房间。一个老太太在楼上浴室门外煮一锅汤。韶华房内,住了一对陌生的夫妇,在给小婴儿洗澡。屋内非常“家庭生活化”,奶瓶、尿布晒了一屋。已全然不是韶华当年的房间布置了。

  *老太太问:……先生找谁?(向屋内喊)阿四,可是你朋友来了?

  能才看见韶华旧屋中玻璃都没有了,被报纸糊了挡风。墙也打成剥落了,没有再粉刷。门也破了,被一块薄板钉了补起来。那位老太太的儿子过来接待能才。

  *能才:(安静的)玻璃都破了?

  *男人(新房客):我们搬来就是这副样子了,说是以前一位房客,姘上了一个汉奸——在伪政府替日本人做事的——胜利以前,那个汉奸就逃走了,住在这里的女人,被邻居打了一顿——房间嘛——成了这个样子——我们也没有配玻璃——(这时能才方才知道,韶华曾为了他被羞辱。)

  *新房客:先生找谁?

  *能才:以前那位——那位小姐——

  *新房客:(突然警觉了)那么,你不要就是——那个——(脸色变了,盯住能才看,尖锐的)

  这时楼下房东太太探头看,见是能才回来了,吃了一惊。笑说着上楼来——

 

  *房东太太:章先生回来啦!嗳,沈小姐为了你,吃了好多苦,这你是不晓得的

——来来——我带你去找她,现在嘛,她租了我另外一个房间,就是条件差了——走路就到了。
 

 

  ●第四十八场

  时:日。

  景:地下室。

  人:月凤、韶华。

  在那幽暗凄苦空洞的地下室里,月凤架起了生病的韶华。

  (镜头由下往上取)

  月凤右手伸过韶华胁下,架着她。另一手提着自己的箱子,那只孤伶的小脸盆,在箱子外一只网篮中跟着走了。

  月凤吃力的拖着韶华,即使跌跌撞撞的也绝对不放手,把她的好朋友向楼梯上,有着光线照射的门外,尽力拖上去。

  小雨又下了起来。
 

 

  ●第四十九场

  时:日。(雨天)

  景:往韶华地下室去的途中。

  人:房东太太、能才、月凤、韶华、新房客、情治人员。

  *能才:你确定,沈小姐就住在这里?(很紧张了)

  *房东太太:我租给她的嘛——哪——前面那第三个门,右手边,就到了。

  这时,有声音在能才身后说——回身一看,是那接了韶华房间租下去的新房客。还有另外一个人。

  *新房客:跨到墙上去,背对着我们,手举起来。章——能——才。

  能才没有反抗,面向着墙。双手放在墙上。(这时,在细雨中,月凤和韶华的黄包车,被雨布半掩住,正由跨在墙上,给人搜身的能才背影边,慢慢错过而不觉。)那时房东太太跑了。

  *能才:在你们带我走以前,(很平静)我可不可以去看一个人,只要五分钟?

  *新房客和情治人员:休想。
 

  能才突然推开了他们,往那“房东太太”指的那扇门狂奔过去。人,追上来了。能才跑得突然,人追得慢了半拍——
 

 

  ●第五十场

  时:日。

  景:韶华的地下室。

  人:能才、新房客、情治人员。

  能才冲进地下室,韶华的痕迹,一无所有,空空荡荡的地下室,只有韶华常用的几张稿纸落在地上。稿纸上写了字,满满的字。

  能才扑上去看那稿纸,只见他看了一下,发了狂,把稿纸捏成一团,往口中塞进去。

  这时,追兵也来了。一看能才吞纸,打他、捏他、挖他的嘴,把纸张拉出来。

  追人的人急看稿子内容,只见稿纸上,反来覆去,只写着一句话——“玉兰终于跟春望结了婚,玉兰终于跟春望结了婚,玉兰终于跟春望结了婚……”

  在他们弄不明白的时候,能才推开他们,踢了,打——逃了出去。
 

 

  ●第五十一场

  时:下午。

  景:一家银行外的街上。

  人:月凤、小勇、排队狂挤的人群。

  月凤跟男朋友排在人群里。那份人叠人的挤,好似已将人叠成“一串桎梏”。每个人被迫抱住前面人的肩膀,为了能够呼吸,人的脸不可能被闷在前人的脖子上去,所以全都侧出脸来对着镜头。那“一串人链啊”——脸上一副逆来顺受的表情。他们一致望着队伍的前方。每个人都在手臂上或是吊着大布包,或是提着小箱子,或是抱着一个纸盒,或是两脚夹住方长箱子,那手臂扳住前面的人,又同时得顾东西,有人帽子挤掉了,不能弯身捡。有人脚上一只布鞋,有人被挤得脸上露出惨笑来。有人抵在前人的肩上,好似挤昏了过去。(大时代镜头交代)

  人潮在不能控制中一波向前,又一波向后。波动来时,怕摔倒而叫的声音,就来了。

  月凤和一个青年,她又回来了的男朋友,也在“人链子”里面挤,那人拦腰抱住了月凤,月凤扳住前面人的肩,又有人扳住抱月凤男子的肩。挤呀——挤呀——看呀

——看呀——队伍好似没有动。月凤和男子中间,又夹了一个麻布口袋,扎好的。这时有声音在叫——不换了!今天不换了!打烊了——不能再换了!人潮,队伍一时怅然若失。散了。月凤跟男朋友呆站着。走散的人——心——惶惶。(惊心动魂的,挤和怕)(大时代动乱)

  同时:(电影中又在拍电影)

  O.S.:各位观众,这是美国“国家电影公司”在中国实地为你拍摄的“新闻电影”报导。

  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之间数十度谈判分裂之后,中国内战而今已到如火如荼的地步。

  虽然整个经济制度仍然控制在国民政府中,可是目前经由国民政府发行的金圆券正在面临全面性的大崩溃。中国目前的物价,每个小时都在变动中,百姓不再相信纸币。只相信银元和黄金。过去每八万元金圆券可兑换一元银元,而今每一百万金圆券以上,方能换到一枚银元。你所看见的画面,是国民政府为了安定人心,稳定政局,在前日发出消息,说“人民可将手中快速流失价值的纸币,在政府指定银行中再度合法兑换黄金。”这个消息,引来了成千上万的人潮,据说这场“兑换黄金事件”已经挤死了若干民众。请看在摄影机下的真实纪录,这是中国内战新闻之外,另一经济崩溃的事实报导。兑换黄金的消息,并未被官方证实,而人群仍在不断的增加中。事实上五千元一张的“金圆券”在今日社会中,已成废钞——

  以上是美国“国家电影公司”在中国实地为你拍摄的“新闻电影”。(大时代惊心动魄的快速播报)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