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三毛作品集 >> 滚滚红尘>>正文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

  ●第五十二场

  时:下午近黄昏。

  景:韶华、月凤家中。

  人:韶华、月凤、小勇。

  (O.S.开门声)

  韶华还在写稿,那镜头下,“韶华明显的在用已经写好稿件的反面在写”。火柴盒堆了一桌子,韶华只占用了桌子的一个小方角。

  月凤进来了,韶华没有抬头,仍在专心的写。月凤拉着门柄,对外面说——轻轻的哄——

  *月凤:你进来呀——不要怕她——进来嘛!

  韶华这才斜看了一下房门。月凤在对空气讲话,门外空空的。这时,一个手里拉着麻袋上端的稚脸青年被月凤一扯胸口(亲昵的)衣服,拉了进来。那一口袋的金圆券,哗一拖,由裂缝中掉出了一些散票落在地板上。

  *月凤:(啪,打一下小勇的头)叫人呀!
 

  *小勇:(冷不防被月凤一拍,拉下帽子捏在胸口,急喊)岳母大人!
 

  月凤大笑起来。(快接话,又笑又说)
 

  *月凤:神──经──病
 

  韶华并不笑。
 

 

  ●第五十三场
 

  时:夜。
 

  景:月凤跟韶华的房间。
 

  人:月凤、韶华。

  在幽暗的“美孚煤油灯下。月凤和韶华挤在一间分开放着两张小木床的房间里。除了那靠窗放的方桌子外。室內可以说没有了转身的余地。二楼弄堂房子中的一间。火光下,月凤又梳上了辫子,显出那份抗战时吃苦耐劳实在的外表来。
 

  月凤在灯下专心的糊火柴盒子,地板上一个大纸盒,里面放着材料,桌上堆了好多好多小盒子,一叠一层的——深夜了,窗外的邻居都已没有了灯光,这两个好朋友的窗帘,是一片蔽不住整面窗戶的一幅围巾,意思意思挡掉了下半面玻璃。
 

  为了賺取生活费,两个人,在深夜里还在“美孚灯”下做手工,月凤一面糊一面说——
 

  *月凤:(低声的)你以为他是为了我回来上海的吗?(手不停的)他嘛——救国——新中国——救到上海来闹学潮了——我清楚得很。(喝一口茶杯里的水)这个乱世,喝一杯茶,放三片茶叶,都是——哦——奢侈——(亲一下杯子,波!)

  韶华糊得很慢,心不在焉的。也不答腔。月凤开了电灯,快速的一五一十清点做好的盒子——点好,立即关灯。
 

  *月凤:哦——五百八十个——好——半只鸡蛋钱出来了——(又不当一回事般的放起不在乎的烟雾弹了)好,我们再糊,再糊,等到明天天亮——哗——三千万个

——嘿——连十颗米都买不到——通货膨胀——世界末日——人心惶惶——哎呀——(唱起小调来)春天里呀百花香/暖和的太阳在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好——吃饭——吃饭——(又唱下去)老板娘做着怪模样——(拍韶华脸颊)——好了——好了——別做怪模样——(语气软了)吃饭好不好?(不行,这样太拖戏,请导演下剪刀)

  韶华没有反应。火柴盒被当心推到靠窗边去放了。两碗粥,一盘咸菜就是她们的菜饭了。
 

  月凤放下了饭碗,突然对着低头索然的韶华。向她举起一颗糖炒栗子——
 

  *月凤:(好起劲的口气喊)看!好大的米哦——(轻)我偷来的。

  韶华还是没有反应。月凤把电灯又拍一开——(大喊)
 

  *月凤:(——把筷子拿在手里,张望)咦——苍蝇——(作狀向空中用筷子一夾)——(再向地上一摔)——死了——。(忍住笑,等韶华反应)
 

  韶华也不反应。
 

  *月凤:哦——你真有功力。(放弃再逗韶华)

  月凤站起来,把自己的稀饭倒回半碗到锅子里去,(锅在桌后一条靠墙的齐腰小狭柜台上)一面倒一面骂——自言自语——
 

  *月凤:为了一个死破男人,三魂七魄都不見了——嗳,值得吗——好,你就像呆子一样坐下去好了——
 

  说着说着的同时,在她身后有了“卡”的一声,月凤猛一回头,看见韶华在咬糖炒栗子。
 

  *月凤:(紧张又欣喜)饿了吧!(把韶华的稀饭快捧到她口中去了)快吃——热的。
 

  *韶华:(剥开栗子,对着月凤的嘴)张开呀——(韶华不笑)吃下去。
 

  月凤受了催眠一样吃了起来,不知所以然的。
 

  *韶华:好。心——给——狗——吃——了。(脸上已然藏笑)

  月凤当然联想到她自己在烫头发时,波一下把栗子丟到口里去——骂她男朋友没心没肺的那时光景——呸!心给狗吃了!(来!吃栗子)这下大笑起来。大笑起来。
 

  月凤扑到韶华的身上,两个至死不渝的朋友,相拥大笑——笑——笑——笑——笑哭——哭——哭——哭——大哭出来。
 

  (不行,这样太拖戏了,请导演下剪刀)

 

 

  ●第五十四场
 

  时:中午。
 

  景:月凤、韶华家中。
 

  人:韶华、月凤、小勇。

  桌上的火柴盒子被搬到一張单人床上去乱七八糟的堆着。靠窗放的方桌正好坐下三个人。韶华坐写稿原位,小勇坐韶华对面,月凤没坐,站着打横。她在添稀饭。
 

  *月凤:好。(口气好起劲哦)吃饭嘛——是最真诚的事情,我们三个人呀——今——生——今——世——都要在一起吃饭。(顺手放下一小碟咸鸭蛋,被切成了四份)——至于救国嘛——(顺手拿起一辫连壳的咸蛋)(往小勇稀饭里一丢)——放你——一马。(啪,又打一下小勇的头)。(一旁韶华听了,联想能才说过的话:我不过是一个要吃饭的人)

  那小勇,正端起碗来要吃,那带壳咸蛋飞入碗中又同时被“亲爱的”一打,打的又是他的“救国”,这一下,慢慢心虚的放下了碗。

  *月凤:(一拂小勇的头,不打了)你吃饭呀——(向韶华说)我就跟他讲,在你救国救死以前,先把你这一大堆(用脚用力去踢麻布口袋)——金圆券——呸!废钞——为——我们(指自己和小勇)——去换一条可怜的床单——(又兴奋了)结果呀——挤在前面的前五个人——跟挤在后面的那五个人——什么东西的价格都涨了十倍——我想——好吧——买不到双人的,单人的也算了——结果那个死店——好大的死公司——居然说打烊——死发国难财——(用手背一擦头好像才挤出人链子似的)

  *韶华:买床单?要结婚了?(含笑,平静的倦眼书生中看一切)

  *月凤:结什么婚嘛!(又打了一下吃饭的小勇)不过是——给我们——(指天花板,两架小床天花板顶上)这边一个钉子,(又往另一方向指)那边一个钉子——把两个床,哗——用布一拉——隔起来——(想想不对,对不起韶华)(一指小勇)

——把——他——搁在——这边。

  月凤说着,把自己的板凳一下子搬到韶华身边去,用手一抱韶华。

  韶华看见小勇那碗可怜的稀饭又要慢慢放下来了,嘛的笑成把碗澎的往桌上搁。(韶华再度联想能才:韶华,我当不起你。)
 

 

  ●第五十五场

  时:黄昏将尽。

  景:韶华、月凤家门边。

  人:月凤、小勇。

  月凤在关门。她的手伸到门外去。月凤的手跟小勇的手拉着舍不得似的,拖着在放松。

  *月凤:(轻声,满是柔情)我换衣服——外面等着。
 

 

  ●第五十六场

  时:将来临的夜。

  景:韶华、月凤房间。

  人:月凤、韶华。

  月凤要出门之前,看了一看自己身上的粉红府夹大花外套,犹豫了一下。抓起墙上挂着的另一件小蓝底花外套(可以是夹袄)——

  *月凤:好,就穿你这件。(注意:在此月凤换上了韶华的衣服)

  韶华看见那又一度燃烧起来的月凤,起了一丝说不出的隐忧。

  *韶华:月凤,留在家里,不去管闲事。(她在收拾碗筷)

  *月凤:是他要去的。(无辜的口气,指门外)

  *韶华:(正色)你留下来。

  *月凤:是他的主意嘛!

  *韶华:(盯住月凤)(三个人吃过的六支筷子握在手里)你们去开这种反政府的会议,有没有危险?(盯住月凤,看她——)

  *月凤:有呀!(也正经了)(又慢慢讲到笑)我们女人,碰到心爱的男人——就有很大的危险——(以上句子都在笑中有泪似的)——怎么没有?我们这种——嗳

——女人——(在扣外套的扣子了)如果逃得掉——男人的魔掌——就在——快——乐——天——堂——了——

  (手指在快——乐——天——堂四字出来时,按着语气节奏,在门板上喀喀喀喀的——打)

  韶华听见这些话,直直的盯住月凤,韶华脸色不好,一种很大的恐惧,在她心里滋长。她盯住月凤,好似要把月凤看成永——恒。

  *月凤:韶华!(正视了韶华一眼)(笑)——我们——(把手掌由胸口向脸上一举,慢慢笑挥出去)——活该!

  (月凤最后一句话的表情,在镜头下,含笑,手一挥举到了肩上,好似在向韶华说——再见!)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