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三毛作品集 >> 万水千山走遍>>正文
逃水

  这一回,对面来的是个妇人,坐稳了才惊天动地的喘着气,先骂火车不守时间早开,再抱怨一路看见的印地安人脏,最后又干脆怪起玛丘毕丘来。

  我闭着眼睛不张开,可是她说的是利马口音的西班牙文,不听也不行。

  朦胧中开了一下眼,对座的脚,在厚毛袜外穿的竟然是一双高跟凉鞋,这种打扮上到玛丘毕丘去的实在不多。“你说我讲得对不对?”雨伞柄敲敲我的膝盖,原来跟我在说话。

  我抬起头来,对这短发方脸,涂着血红唇膏的妇人笑笑,伸了一下懒腰,也不回答什么。

  她的旁边,一个亦是短发浏海的时髦女孩自顾自的在吃苏打饼干,不太理会看来是她母亲的人。

  “累吧?”那个妇人友善的看着我,一副想找人讲话的样子。

  “又累又饿!”我说。

  “为了那一大堆烂石头跑上一天的路,实在划不来,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下次再也不上当了——”她的声浪高到半车都听得见。

  “吃饼干吗?”那个女孩对我说。

  我拿了一片,谢了她。

  “你呢!”又去问米夏。

  “啊!谢谢!”

  四个大人排排坐着吃饼干,看不去有点幼稚园的气氛,我笑了,趴到窗口去看风景。

  车子开了只短短一程慢慢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那个妇人最敏感,倒抽一口气,一片饼干咬了半边,也停了。

  “会车!”我说。

  “会什么车?这条铁路只有早上来的两班,晚上去的两班,你乱讲——”收短的雨伞又来敲我的膝盖。

 

  “紧张什么嘛!”身边的女孩瞪了她一眼。

 

  “是你母亲?”我笑着问。

 

  “姑姑!歇斯底里——”她摇摇头。

  因为车停了,一半的人乱冲下铁轨,举起照相机,对着那条已是巧克力色,咆哮而来的愤怒河水拍起照来。“看那条河,不得了啦!”那个妇人指着窗外,脸色刷一下变了。

  “整天只下了一点小雨,河能怎么样嘛!”她侄女看也不看,又塞了一片饼干。

  车下的人孩子似的高兴,左一张右一张的拍个不停,米夏也下车去了。

  我经过一节一节车厢,走到火车头上去。

  车停着,司机、列车长、随车警察和服务员全在那儿。“怎么突然停了?”我微笑着说。

  他们谁也不响,做错了事情一般的呆立着,那份老实,看了拿人没办法。

  “是不是河水?”我又问。

  也不置可否,脸上忧心忡忡的样子。

  “三十多公里外的那道桥,可能已经漫水了。”终于开口的是一位警察。

  “开到那里再看嘛!”我说。

  “这边路基根本也松了。”讷讷的答着,竟是骇得要死的表情。

  车外一片河水喧哗的声音,游客们红红绿绿的衣服,将四周衬得节日般的欢喜起来。

  “预备将我们这三百多个乘客怎么办?”我对着他们。

 

  “不知道!”慢慢的答着,完全茫然了。

  窗外的人,不知事情一般的跳上跳下,扳住车厢边的横柄做起游戏来。

  “再等下去,这儿也可能上水!”一个警察说。我抬头望了一眼左边的峭壁山脊和右边的河,再看看天色——只是四点不到,已经山雾蒙蒙的了。挤过头等车厢,那个身材高大的导游无聊的坐着抽烟,彼此瞄了一眼,不肯打招呼。

  在玛丘毕丘山顶的时候,这位西语导游带着十几个客人在看一条印加时代运水的小沟,我从他正面走来,眼看石径太小,不好在他讲解的时候去挤乱那一团人,因此停了步子。没想到这个竟然也停了说话,瞪住我,脸上一片不乐:“有些人没有付钱参加旅行团,也想听讲解,是无耻的行为!”

 

  “您挡在路中间,我怎么过去?”我大吃一惊,向他喊起来。

  “那么请你先过,好吗?”他仍怒气冲天的对着我,态度很不好的。

  “过不过,如何过,是我的自由。”说着我靠在墙上干脆不走了。

  有了一次这样的过节,再见面彼此自然没有好感了。回到自己的车厢去,只有伊达,那个妇人,独坐着在咬拽甲。

  “你去问了?”她又先倒抽了一大口气,紧张万分的等我回答。

  “河水有些高,他们停一停再开。”我笑着说。不吓她,她其实也已先吓倒了。

  起码伊达比车下那些宝贝灵敏多了。

  “我们怎么办?”她张大眼睛望着我。

  “等一会儿再说了!”我也坐了下来。

  等到六点左右,眼看对岸低地的牛羊与草房整个被水所吞掉,只是一些屋顶露在水面。

  房舍里的人一个也没有看见。

  本来尚是嘻笑的人群,沉静茫然的望着越压越重的天空,车内一片死寂。

  忍不住又去了一次车头,穿过一节车厢,发觉有两个小孩趴在父母的身上睡了。

  头等车中白发高龄的外籍游客很多,他们听不懂话,焦急的拉住过往的人打探消息。

  “我们现在在哪里?”指着火车头内贴着的一张旧地图问司机。

  “才这儿?”他指指前面的一小段。

  “接不上公路?”

  “过桥再二十多里就有路了。”

  “慢慢开过去成不成?”

  “除非很慢,还是危险的。”

  “停在这儿地理情况不好,水涨了除非上火车顶,那边的峭壁是爬不上去的。”

  “我跟列车长商量一下再说。”他擦了一下汗水,也紧张得很。

  过了一会儿,车子极慢极慢的开动起来。

  天色昏暗中,我们丢掉了泛滥的河,走到一片平原上去,车内的人一片欢呼,只有伊达与我仍是沉默着。“还要再来的,那道桥——”她喃喃的说。那道桥,在缓慢的行程里总也没有出现。

  窗外什么时候已经全黑的,寒冷的雨丝刷刷的打着玻璃。另一节车内一个小孩子哭闹的声音无止无休的持续着,做父亲的一排一排问着人:“请问有没有阿斯匹灵,我的孩子发烧——”

  没有人带什么药,大家都漠然的摇着头,只听见那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向前车远去。

  “桥来了!”我趴在窗口对伊达说。

  她扑到窗边,看见那涌上桥基的洪水,呀的叫了一声,便躺在椅上不动了。

  “停呀!!”全车惊叫的人群乱成一团。

  那条长桥,只有桥墩与铁轨,四周没有铁栏杆,更没有再宽的空间。

  先是火车头上去,然后再是头等车厢,我们在的是第三节。

  车子剧烈的抖动起来,晃得人站不稳,车速加快,窗外看不见铁路,只有水花和汹滔的浪在两旁怒吼。我趴在窗外静静的回望,第四五节也上来了,火车整个压在桥上,车头永远走不到那边的岸。

  “阿平——”米夏在我身后,两只手握上我的肩。我望了他一眼,脸色苍白的。

  车头上了岸,这边拖着的车厢拔河般的在用反力,怎么也不肯快些被拖过去。

  那一世纪长的等待,结束时竟然没有人欢呼,一些太太们扑到先生的怀里去,死里逃生般的紧紧的抱着不肯松手。峭壁,在昏暗的夜里有若一只只巨鸟作势扑来的黑影,那兽一般吼叫的声音,竟又出现在铁轨的左边。

  穷追不舍的河,永远没法将它甩掉,而夜已浓了。喘着气的火车,渐行渐慢,终于停了。

  “怎么又停了!”

  方才安静下来的伊达,拉拉毛衣外套,挣扎着坐直,茫茫然的脸上,好似再也承受不了任何惊吓,一下变成很老的样子。

  铁轨边是一个小小的车站,就在河水上面一片凸出来的地方建着,对着车站的仍是不长树的峭壁荒山。天空无星无月,只有车灯,照着前面一弯弧形的冰凉铁轨。

  司机下了车,乘客也跟着下,向他拥上去。“今晚一定要回古斯各去!”伊达一拍皮包,狠狠的说。

 

  她的侄女兴致很高的爬上车回来,喊着:“没希望了!前面山洪暴发,冲掉了路基,空悬着的铁轨怎么开呢!”

 

  “都是你这小鬼,雨季里拖人上古斯各,好好的在利马舒舒服服过日子,不是你拚命拉,我会上来呀!”她哗哗的骂起侄女来。

  二十二岁的贝蒂也不当姑姑的话是在骂她,伏身到我耳边来说:“不走最好,我喜欢那个穿绿夹克的青年,快看,窗下那个绿的。”

  我知道她在指谁,就是那一群同车来时对面位子上的嬉痞之一嘛!

  “趣味不高!”我开她玩笑,摇摇头。

  “你觉得他不好看!”追问我。

  “脸是长得可以,那份举止打扮不合我意。”

 

  “也好!我倒是少了个情敌。”她笑嘻嘻的半跪在椅子边。

 

  “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讲悄悄话!”姑姑又叫起来,一手放在胸前。

  “九点半,晚上!”贝蒂耸耸肩,又下车去了。

 

  “米夏,也下去听消息,拜托!”

  米夏顺从的走了,好一阵没有回来。

  “替你盖着吧?”天冷了!我拿出蹦裘来,坐到姑姑身畔去,一人一半罩在毡子下。

  手电筒光照射下的人影,一个个慌张失措。下面一阵叫喊,人们退了,有的跳上小月台,有的回了车厢。

  “怎么了?”我问一个经过的人。

  “水来了,一个浪就淹掉了这片地。”

  身边的伊达闭上了眼睛,圣母玛利亚耶稣的低喊,一直在祈祷。

  米夏过了很久才上车,我翻他放照相机的袋子。“明明早晨出门时塞了一板巧克力糖在你包包里的,怎么找不着呢?”低头在暗中一直摸。

  “我吃掉了!”他说。

  “什么时候吃的?”我停了摸索。

  “刚刚,在月台上。”

  “米夏,你早饭中饭都吃了,我——”

  他很紧张的在黑暗中看着我,一只手慢慢放到后面去。我一拉他,一只纸杯子露了出来,杯底荡着喝残的咖啡。“这个时候,哪里有热的东西吃?”我惊问。

  “月台旁边那家点蜡烛的小店开着在做生意——”

 

  “怎么不知道自己先喝了,再买两杯来给伊达和我?”我摇着头,瞪了他一眼。

  “再去买?”商量的问他。

  “没有了!卖完了!”

  “卖完了——”我重复着他的句子,自己跳下车去。浅浅的水,漫过了铁道,四周一片人来人往,看不清什么东西,只有月台边的小店发着一丝烛光。我抱着三杯咖啡,布包内放了一串香蕉、四只煮熟的玉米出了店门,月台下挤着那群嬉痞,贝蒂的身影也在一起靠着。

  “贝蒂,过来拿你的一份!”我叫起来。

  她踏着水过来接,脸上好开心的样子。

  回到车上裤管当然湿了,分好了食物,却是有点吃不下,一直注视着渐涨渐高的水。

  已是十点一刻了。

  车站的人说,打了电话到古斯各去,要开汽车从公路绕过来接人。

  问他们由古斯各到这个车站要多久时间,说最快两小时,因为沿途也在淹水。

  两小时以后,这儿的水是不是齐腰,而那公路的好几道桥,水位又如何了?

  漫长的等待中,没有一个人说话,寒夜的冷,将人冻得发抖。

  十一点半了,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知在黑暗中坐了多久,下面一片骚乱,贝蒂狂叫着:“来了一辆卡车,姑姑快下!”

  我推了伊达便跑,下了火车,她一腿踏进冷水中,又骇得不肯走了。

  “跟住我,拉好伊达!”我对米夏丢下一句话,先狂奔而去。

  许多人往那辆缓缓开来的卡车奔着,车灯前一片水花和喊叫。

  “后面上!不要挤!”车上的司机叫着,后面运牛羊的栅栏砰一下开启了。

  人潮狂拥过去,先上的人在里面被挤得尖叫。我根本不往后面跑,一溜烟上了司机旁边的座位,将右边的门一锁锁上,这才想起伊达他们来。

  米夏在一片混乱的黑暗中张望了几次,找不到我,跑到后面去了。

  我不敢大叫,又溜下了位子,跑下去一把捉住他说:“上前面,伊达和我可以坐司机旁边!”

  “噢!我不能坐卡车,一生没有坐过卡车啊!”伊达叫喊挣扎着。

  “这时候了你还挑什么?”我用力将她往上推。

 

  “贝蒂呢!贝蒂不在了!”又不肯上。

  “她有人管,你先上!”我知她爬得慢,怕人抢位子,一下先滑进了司机位,才拉伊达。

  “哟!哟!这种车我怕啊!”她的喊叫引来了疯狂住后面卡车上挤的人群。

  锁住右边的玻璃拚命被人敲打着,我不理他们。“我们是有小孩子的!”一个男人冲到司机一边来强拉我下去。

  听见是有孩子的父亲,一句也不再争,乖乖的下来了。那个外籍游客,推进了太太、小孩和他自己,司机用力关上后面被挤得狂叫的木栅栏,跑上他的座位,喊着:“快走吧!公路的桥也撑不住啦!”

  一阵巨响及水花里,那辆来去匆匆的卡车消失了。

 

  “都是你,讨厌鬼!都是你!”贝蒂向姑姑丢了一个纸杯子,狂骂起来。

  “孩子,你姑姑一生过的是好日子,那里上得了那种车!”伊达站在水中擦泪。

  “下一辆车再来,我们快跑,伊达不管她了!”我轻轻对米夏说。

  “他们刚刚讲,就是有车来接,也是旅行团导游的车,铁路是不负责叫公车的,我们没有参加团体的人不许上——”米夏说。

  “什么?什么?你听对了?”我问。

  “不知对不对,好像是这么说的。”

  黑暗中没有一个人再说话,一辆卡车的来临激起了他们人们的盼望,三百多个男女老幼,都不再回火车,泡在渐渐上涨的冷水中静静的等待着。

  雨水,又在那个天寒地冻的高原上撒了一天一地。我看了一下地势,除了火车顶和车站的平台上可以避水之外,那座大石山没有绳索是上不去的。小店中的一家人,扛着成箱的货品,急急的踏水离去,那一小撮烛光也熄灭不见。

  通往公路的那条泥路有些斜坡,水尚没有完全淹住它,再下去是什么情况完全不知道。

  这便是所能看见的一切了!

  河,在黑暗中看不见,可是膝下冰凉的水,明明一分一秒在狂涨。

  已经上膝盖了。

  远处有着不同于河水的声音,接着灯光也看见了,一辆小型的迷你巴士在人们开始狂奔向它的时候,停在斜坡上不肯下来。

  “宇宙旅行社的客人,手拉手,跟着我,不要散开了——”一个说瑞典话的导游跳上了车,霸住车门不给挤过去的人上。

  真是只有旅行团的人才能上?我便不信那个邪。才上了十一个人,明明车厢内的光大亮着,后面的位子全空,那辆车撞下水,趁着人群惊叫散开的时候,快速的在铁轨上倒了车,一个急转弯,竟然只载着十一个客人跑了。“喂!!混账!”我追着去打车子,水中跑也跑不快,连腰上都已湿了。

  “我不懂——”我擦擦脸上的水,不知要向谁去拚命。大雨倾盆中,又来了一辆小巴士,一阵扭打哄乱,上去的竟又只是十几个游客,还是没有坐满,那辆车子根本没有停,是导游推着整团手拉手的游客追车上去的。车上另有一位男车掌把门,他们居高临下,占了优势,下面的人要爬进去不太可能的。

  听说一共来了四辆车,想不到都是小型的,更想不到他们竟然如此处理事情。

  “再下一辆我要冲了,跟不住我就古斯各再见面,照相机在这种混乱的情形下要当心!”我对米夏说。“ECHO,我们一起的,我们在一起——”贝蒂跑上来站在我身边,伊达跄跄跌跌的也来了。

  “等会车一来,如果我先上了,挡住车门时你就抢,知不知道!这些导游车掌都婊子养的混帐!”我说着。已经十二点半了,水好似慢了些,铁路工作人员一个也没走,提着煤气灯出来给人照路。

  “不是大家要抢,你们也得管管事情,刚才那种空车给他们跑掉,是你们太懦弱

——”我对一个随车警察说。一般的人都沉默着,可怜的另一对父母亲,背上怀里掮着两个孩子,也站在黑黑的水中。

  车又来了,看见远远的灯光一闪,就便开始往斜坡上狂奔而去。

  那群太阳旅行社的人串成一条链子,突然成了全部抢车的敌人,彼此挤成一片。

  车掌开了门,导游跳上去了,有人抢着上,他便踢。旅行团的人上了全部,才十四个,我紧紧挤在后面,车门尚未关。已经抓住了门边的横杠。

  “你不是的,下去——”那个与我有过过节的导游惊见我已踏进了门,便用手来推。

  我一把拉住他的前襟,也不往上挤了,死命拖他一起下去,车门外便是人群,人群后面那条疯狂的水。“我们不走,你也别想走——”我大喊着,他怎么挣扎,都不放他的衣服,拚命拉他下水。

  “要上来可以,先给五千块。”他吓住了,停了手,车子看见门关不上,也停住了。

  “要钱可以,先给人上——”我又去推他。“下面的人还不去挡车子。”我叫起来。

  人群涌向车头,导游一慌,我跑上了车。

  他又跑去挡住门,米夏扳住门把,上了一半。“给他上来呀——”我冲去门边帮忙,将那人抵住米夏前胸的膝盖狠命往后一拉。

  米夏上了车,我拚命的喘气,眼看前例已开,车头又被挡住了,这一回他们跑不了。

  门边的伊达哭叫起来,她就是太细气,还没来得及上,车门砰一声关上了,一个坐在第一排的游客,马上把的那片锁拍一下扣住了。

  “走——”导游催着司机,那辆王八蛋巴士,竟然往人群里真压过去。

  “疯啦!”我脱下蹦裘,丢在一个空位子上,奔到司机座又去扭打。

  “是不是人!上帝惩罚你们下地狱去!是不是基督徒——”我上去拍司机的肩,狂骂起来。

  说起宗教,这些人还是被抽了一鞭,他们全是天主教徒——也就是我西语中的基督徒。

  “太太,这是旅行团包的车,你不讲理——”

 

  “我不讲理?车上全是空位,你们让下面的人泡在水里,眼看路就要断了竟然不救,是谁不讲理?”

  说着我一溜跑到门边去开门扣,扣柄开了,门扭在司机旁边控制中,无法打开。

  “开门!”我叫着。

  “让你上来了还要吵,要怎么样?下去!”导游真生气了,上来双手捉住我就往外推。门开了,这次我拉不住他的衣襟,双臂被他铁钳般的大手掐得死死的。

  眼看要被推下车,下面的人抵住我,不给我倒下去。“帮忙呀!”我喊了起来。

  便在这时候,车内坐着的一个黑胡子跳了过来,两步便扳上了导游的肩。

  “混帐!放开她!”一把将我拉进车。

  导游不敢动他的客人,呆在那里。那个大胡子门边站着,车又开动了。

  “别开!”一声沉喝,车不敢动了。

  “请不要挤!那边抱孩子的夫妇上来!老先生老太太,也请让路给他们先上!”他指挥着。

  人潮放开了一条路,上来的夫妇放好两个小孩子在空位上,做母亲的狂亲孩子,细细的低泣着。

  另一对白发老夫妇也被送上来了。

  伊达、贝蒂全没有上,我拚命在人群里搜索着她们,雨水中人影幢幢,只看见那件绿色的夹克。

  “什么我多管闲事,这是闲事吗?你们秘鲁人有没有心肝——”那边那个大胡子推了导游一把,暴喝着。

 

  “不要吵啦!快开车吧!”车上其他的客人叫着,没有同情下面的人,只想快快逃走。

  “不许开!还可以站人。”我又往司机扑上去。那时车门砰的一下被关上了,车掌最后还踢了挂在门上一个人的前胸。

  一个急转弯,车子丢开了乱打着车厢的人群,快速的往积水的公路上奔去。

  我不闹了,呆在走道上,这时车内的灯也熄了。“阿平,你坐下来——”米夏什么时候折好了我丢掉的蹦裘,轻轻的在拉我。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的目光很快很开了。那边的大胡子走过来,在我面前的空位子上一靠,长叹口气,也不闹了。

  掏出一包半湿的火柴来,发抖的手,怎么样也点不着烟。“请问那里来的?”前面的那人问我。

  “中国,台湾,您呢?”我说。

  “阿根廷。”他向我要了一只烟,又说:“讲得一口西班牙话嘛!”

  “我先生是西班牙人。”

  明明是过去的事情,文法上却不知不觉的用现在式。长长的旅途中,头一回与陌生人讲出这句话来,一阵辛酸卡上了喉头。便沉默不说了。

  雨水哗哗的打着车厢,车内不再有任何声息,我们的车子过不了已经积水的公路桥,转往另一条小路向古斯各开去。清晨四点钟方才到达吉斯各。

  一个一个游客下车,到了我和米夏,导游挡住了路:“一万块!”

  “答应过你的,不会赖掉。”

  在他手中放下了两张大钞。

  “钱,不是人生的全部,这些话难道基督没有告诉过你吗?”我柔和的说。

  他头一低,没敢说什么。

  “回去好好休息吧!”米夏窘窘的说。

  “什么休息,现在去警察局,不迫到他们派车子再去接人,我们能休息吗?”我拖着步子,往警局的方向走过去。注:那一日的大水,失踪六百个老百姓,尸体找到的只有三十五具。

  掉在车站的那两百个游客,终于被警方载回了古斯各。铁路中断,公路亦完全停了,那些留在玛丘毕丘山区中没有下来的旅人,在我已离开古斯各坐车下山去那斯加的时候,尚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