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莫言作品集 >> 十三步>>正文
第十二部
  一

  胳膊上佩戴着黑纱的市委、市府领导人围绕着王副市长的遗体绕圈子。有关方面头面人物尾随着市委、市府领导人绕圈子。那位枯瘦的黑女人被她的儿子和女儿挟持着,注视着一群人围着安放丈夫遗体的灵床绕圈子。市电视台的记者们高举着强光灯和摄像机绕着更大的圈子。整容师站在圈子外。

  她看到当强光灯打到死者亲属们脸上时,那个已成了骨头架子的老女人闭上了眼睛。他的儿子个头很高,满脸粉刺,头发披到肩头,像五十年代的中学物理课本上印着的大物理学家牛顿或罗蒙诺索夫。他用下牙咬住上嘴唇,双眼瞪圆,直逼强光灯,好像要与光明对抗。他用下牙咬住上唇的一瞬间,整容师想起了人民公园里猴山上那些手扶栅栏逼视人类的智慧动物。他的女儿挺着大肚子,脸上布满黄豆大的斑点。

  王副市长被鲜花簇拥着,毛料中山装遮掩着平坦如砥的腹部,清癯的脸上遗留着生前操劳过度的痕迹。

  与遗体告别完毕后,殡仪馆大厅里空空荡荡,整容师与几位勤杂工推着遗体往化人炉走——这是超出她职权范围的事,但她神圣地感觉到,自己有责任陪同他走完最后一段道路,这是神圣的责任——本来,死者的家属是应该把死尸护送到化人炉边的,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他的儿子和女儿一俟仪式结束,就架起母亲,迫不及待地向大门跑去,好像殡仪馆随时都会坍塌一样。

  如前所述,整容床可以顺利地把死尸倾吐到化人炉前那块平滑的、装置着弹射机关的钢板上。

  他狼狈不堪地躺到钢板上去了,鲜花和绿草统统被扔进了化人炉旁的垃圾桶。一位把全身遮掩得只露出两只耳朵的烧尸工人用铁抓钩毫不客气地把他劈开的双腿抓拢。然后,一按电钮。王副市长呼啸着蹿进蓝色的炉膛。炉门自动关闭。就在缓缓关闭的时间里,整容师看到千百条蓝色的火舌扑到了他的身上。他的坦然自若的脸突然痉挛起来,身体也像弓一样弯曲了。

  这最后的情景给整容师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印象。而这印象的每一次重现,都使她双乳紧张,好像被他的两只无形的大手紧紧地抓住。

  二

  大雨过后是小雨。屋子里摆满了盆盆罐罐、锅碗瓢勺,一切可以盛水的容器都在迎接着房顶上漏下来的雨水。整容师没有回来,蜡美人破例没有满屋游走。她蜷缩在门后的煤球堆上颤抖。物理教师摆完了容器,便无聊地聆听着水滴与容器演奏的音乐。天还没到黑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十分昏暗。蚊虫在雨滴之间嗡嗡着,老鼠在梁上厮打。他听到了隔壁的哭声。

  他分明看到大球小球钻进了墙洞。他掀开遮掩洞口的帘子时,没发现两个球的踪影,那只盛着两只小白耗子的粉笔盒摆在乱糟糟的海绵上,一只猫蹲在纸盒边舔着舌头上的血迹。洞里透进隔壁的光明,他看到了那两条熟悉的腿。

  在钻洞不钻洞的问题上,他犹豫不决。

  他刚刚把上半截身体伸到隔壁,后脑勺上就挨了重重一棒。

  当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上半截身体趴在屠小英的家里。脸的周围,凌乱地散放着一些破烂的粉笔头儿和一个打裂了的粉笔盒儿。而下半截身体留在整容师家的洞穴里。那被拆穿的墙壁仿佛一柄掀起的大铡刀,随时都会落下来,把他拦腰切断。

  他听到屠小英低声咒骂着:

  “畜生!恶狗!你冒充我丈夫欺骗了我还不算……又唆使你的儿子……勾引跑了我女儿……富贵啊!你睁开眼睛,看看你朋友干的好事吧……”

  他不顾一切爬到这边来。屠小英挥舞着擀面杖,捍卫着自己的阵地。为了保护脑袋,他不得不举起双手在面前挥舞。挥舞的双手与挥舞的棍子相碰,发出啪啪的清脆响声。

  她一边打一边喊叫:

  “你还我的女儿!你还我的女儿!”

  物理教师吃打不过,分拨开棍棒冲上去,拦腰抱住她,把她按到床上。她的手在床边上摸索着,那里有一把锋利的王麻子剪刀在闪光。

  求生的本能使他在看到屠小英的手握住剪刀之后蹦了起来。她的亚麻色头发像亚麻色的火焰——如果是黑色的头发就是黑色的火焰——她的有牛奶味道的嘴巴喷吐着严肃的痛骂——物理教师抬头看到那帧挂在床头上的结婚照。年轻的物理教师微笑着,在照片上。屠小英一手持着剪刀,一手掩着胸膛,杀气腾腾地逼过来,在照片下。

  物理教师缓缓地举起双手,喃喃地说:

  “小英,我的爱人……我不是张赤球……我是你的丈夫……”

  他跪在了屠小英脚下,神使鬼差一般,他抓起一把粉笔头儿塞进嘴里,响亮地嚼着。

  他感到一只手在抚摸着自己的头皮。

  他听到她说:“张大哥……求求你,别纠缠我啦……我不愿意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难道你不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吗?求求你,求求你,教育教育你那两个儿子,不要勾引我的女儿……”

  “女儿呢?”他喷吐着粉笔末,困难地说。

  “被你那两个儿子领着跑啦……富贵啊,你一死,就家破人亡了啊!”

  他匆匆忙忙地向外走去。

  屠小英从背后拽住了他,说:

  “求求你,别从门口走,到处都是眼睛,你,还是从墙洞里钻回去吧!”

  三

  整容师局促不安地站在市人民银行高高的柜台外边,把那三颗从老情人嘴里拔出来、又用铁器砸成三个扁扁金饼的金牙递进去。

  粗大的铁丝网里,端坐着一个穿西服扎领带的年轻职员。他接过金牙时往外瞥了一眼,整容师手把着柜台的边沿,身体却好像腾了空。她战战兢兢、故作镇静地等待着。

  年轻职员拿出一块试金石试探着金饼。他歪着嘴笑啦,头还轻轻地摆动了几下。

  “老王!”你听到年轻职员在喊叫。

  “什么事?”隔座的老王站起来。

  “你过来。”年轻职员说。

  整容师感到自己随时都会晕倒。

  老王接过金饼,用手掂量了几下。

  “你认为这是黄金吗?”老王说,“不是黄金是黄铜。”

  年轻职员把王副市长的牙扔到柜台上。

  “记住,出卖这种金属不要来银行,”年轻职员说,“应该去废品回收公司!”

  四

  从墙洞里钻出来,正碰上整容师沮丧的目光。物理教师没有理她,拉开房门,蹿进了缠绵的雨网里。他在城市里的大街小巷上匆匆忙忙地跑一阵、走一阵。汽车把大道上的积水溅到他的绿衣服上;他的脚踩在小巷里坑坑洼洼的积水里。经过暴雨洗涤的空气没有杂质。经过暴雨洗涤的城市美丽无比。他的腿在奔走着,他的心在呼唤着:回来吧,孩子!回去吧,回去和你们的妈妈做伴。你们回去,我就死!

  城市里的灯在雨中亮了。稀疏不定,描绘出风的力量和风的方向的银亮雨丝在五彩虹光中闪烁。街上举起了千万把五颜六色的伞,好像运动着的满城彩色蘑菇,好像彩色的蘑菇在街上流淌。

  你怀疑着那一对对在伞里拥抱着的男女,你感到接吻的声音唤起你难以说清的复杂感情。

  只要男女一接吻,你的耳朵里就轰鸣。

  “干什么?找死啊!”伞里伸出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脸。你的脸上沾了一口有烟油子气味的男人痰。

  他知道这是自找没趣。揩去黏痰,面前出现了雨中的白杨林。一簇簇花苞状的朝天灯,开放在用鹅卵石砌成美丽图案的、林边甜蜜爱情路边的白色灯杆上。河水流淌金银,白杨树皮又白又亮。雨里散发着白杨树枝苦涩的气味、林中草地甜腥的气味。红脊的鲤鱼从河的波浪中踊跃跳起,宛如半道彩虹,划破水气氤氲的河上空,水面泼剌剌地响。

  你无心欣赏美景,你的心在呼唤。你在观察那些撑着油纸伞、撑着尼龙伞,在河边欣赏美景的人。这是一个缠绵悱恻的忧悒爱情之夜,情侣们徘徊着,好像在寻找被雨水冲出来的钻石或是古老的金币。蜗牛探出头上的触角,在树皮上蠕动。它们柔软的唇吻着冰凉的树皮。接吻的声音毫不掩饰,像烟一样,像弥漫的灯光。你勾着我的脖子我搂着你的腰,她扯着你的耳朵你抓着她的乳。狂风暴雨都不怕,还怕小雨刷刷下?一头头美丽的长发都湿漉漉的。一件件湿漉漉的衣服都紧贴在身上。

  物理教师猛然发现一个臂上刺着黑龙的青年把手探进一个姑娘的怀抱里。这个青年如果没有臂上的黑龙就是儿子方龙,而那个姑娘,正是那位扒掉紧绷牛仔裤对着杨树干撒尿的夜游神。

  他不由自主地走到他们坐着的石凳前,心里恼怒而羞愧。他感觉到真理残酷之极。我们是父母性交的产物,但我们不敢想象这场面,如果看到这场面,我们要上吊。我们知道儿女长大要性交,我们照样不敢想象这场面。这场面出现在你面前:他把她的裙子掀起来啦,雨珠在她的大腿上流淌着。他们旁若无人。

  你冲上去,怒吼着:

  “畜生!无耻啊无耻!”

  他抬起脑袋,冷冷地看着你,鬈曲的头发说明他的血统。

  “噢,张叔叔!”他点着脑袋说。

  “畜生!我不允许你这样胡搞!街上流行艾滋病!你给我回家!”

  “你是谁呀!”他说,“滚开。”

  “我是你爸爸!”

  他放下女青年,站起来,对准物理教师的肚子就是一拳。

  “让你冒充我爸爸!”

  他弯下腰,屁股坐在水洼里。

  物理教师爬起来,捂着胸口,默默无语地走啦。

  他心中的呼唤停息了。

  走到路拐弯的地方,他看到大球搂着方虎在雨中跳舞。他们跳的是裸体舞,小球抱着他们的衣服,在一边呆呆地看。

  他惭愧地闭上了眼睛。两只手在衣兜里胡乱摸索着。他摸到了一个绿色的粉笔头,便急忙塞到嘴里去。嚼着它,他眼里流出了苦辣的黄水。他想起了自己早已是死人。死人应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不要给活人添乱。

  五

  “你认识我吗?”他摇晃着牛顿式的头颅说。

  整容师惊愕地看着闯进家来的、老情人的儿子。她第一次感觉到,即使在自己家里,只穿一条裤衩也是不太美好的行为。她想去床边披衣服时,满脸粉刺的小伙子堵住了她的路。

  他像王副市长一样高大。

  “你把那三颗金牙交出来吧!”他说。

  整容师用胳膊护着双乳——她怕他的目光——几十年前她就感到它们的可怕。

  “那不是金牙……是铜牙……”

  “给我!”

  她转身就跑,听到年轻职员在大笑、大叫:

  “喂,拜金狂,回来拿着你的金子!”

  “丢了,我把它们丢了!”

  “那怎么办?白丢了?”他说,“我知道你不但拔死人的牙齿,还卖死人的脂肪。”

  整容师后退着。

  “十几年前,你在河边投水自尽时,我就偷偷地爱上了你……”

  “啊……你不知道……你还是一个孩子……”

  他脱掉衣服躺到床上,轻轻地说:

  “刷刷牙,快点来,我等你,我想你……”

  六

  物理教师办公室的门紧闭着。

  双胞胎每人拧住你一只胳膊,让你的脑袋连连撞击地面。

  “畜生!要是再敢去欺负我师母——”双胞胎说,“我们就劁了你!”

  孟老夫子痛心疾首地说:“禽兽所不为啊!禽兽所不为!”

  “这家伙蔫坏!扒寡妇门,挖绝户坟,奸哑女人。吊死算啦!”小郭说。

  “应该罚他吃十盒粉笔!”

  七

  他愤怒地对整容师说:“给我动手术,还我的脸!”

  整容师痴痴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

  物理教师哀求着:“给我动手术,还我的脸。”

  整容师痴痴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

  物理教师泪流满面地说:

  “求求你……给我动手术……还我的……脸……”

  整容师痴痴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