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冯骥才作品集 >> 阴阳八卦>>正文
第十五章 阴盛阳衰精豆儿称王

  立冬过了,房上的草都黄了细了干了,太阳一照,金的银的玻璃赛的闪亮。老家贼也见肥,站在黄家当院晾衣服绳上。赛一串小绒球,看意思预备过冬了。前院茶厅前那棵老海棠树的叶子快抖落干净,可今儿一早,灯儿叫着喊着拉着九九爷去看,一看吓一跳,好赛打地上冒出一大朵红云彩,原来开了一树大海棠花,个个有发起来的木耳一般大,又红又白又鲜又亮又繁盛又饱满。好赛新娘子头戴的凤冠。

  “奇了,海棠入冬开花,听都没听过。”灯儿说。

  “这是好兆。八成二少爷的病要有好转,今早光喘可没痰了,眼珠子挺亮。这下,二奶奶病也要有缓。”马婆子咧嘴笑道。老脸上居然笑出两酒窝儿来。

  唯有九九爷发呆发征发傻,缓缓摇头说:

  “不对。冬天开花,这是阴气太盛。老太爷过世那年冬天,这海棠也开过一次花,只是花少,总共不过十几朵。”

  马婆子说:

  “快打自己嘴巴,怎么念损呢!”

  九九爷说:

  “不是我念损。你去闯,这花没香味儿。嘛花没香味儿?纸的。”

  这话叫人听得汗毛眼儿发凉。马婆子和灯儿凑到树前,踮起脚闻花。马婆子鼻眼粗,用劲儿一吸,花贴在鼻头上,再一出气儿,花吹得老远。马婆子说;

  “说也怪,为嘛一点香味儿没有?不单没香味儿,嘛昧儿也没有,赛假的。”

  忽听一个又脆又亮的女人声:

  “好一大帮大闲人呀,都跑来闻花来了,够不着,到三义庙后头庆寿八仙会借几付高跷来,别把脖子的筋抻着!”

  只见通里院的圆门洞口站着个小女人。身穿一件漂漂亮亮粉红绣花琵琶襟宽袖夹袄,袖口领口镶一道紫缎团花平金宽边,滚着绦子,下头一条瓷青地暗回纹长裤,裤脚盖绣鞋,却只露着鞋尖上缝的珠子;脑袋挽个散头髻,金钗玉管插一头。这一身,好叫讲究。瞧这打扮不知哪家姑奶奶,再瞧却是精豆儿。小粉脸儿含笑,小眼珠儿射凶光,小红嘴儿一撇,右手一叉腰,腰儿软,肩膀上身脖子脑袋全往后边歪。她身后站着一个人,是影儿。精豆儿扭头对影儿说:

  “去,给我摘些花戴在头上,我就不信嘛阴气不阴气!”

  众人赛鼠避猫,嘴不出声脚不出响赶忙散开走开。

  九九爷人不灵话灵,冬天海棠开花不是好兆,下响二少爷就不妙,人赛破尿泡,光撒气不过气,胳膊腿发硬,在翻白眼,嘴赛蛤蜊死闭着,马婆子慌了,去找精豆儿,捧着泪珠子,说:

  “二少爷还剩下半口气,我怕……”

  “怕嘛?早干嘛去了?”精豆儿说。对着小圆镜子把一头海棠花调理好,叫来影儿说,“去请舅爷。”

  九九爷跑来说:

  “是不是把大少爷请来?”

  精豆儿小脸板得赛石板,又平又硬又冷。说话的口气,好赛她是主家。

  “找他干嘛,瞎惹惹,乱掺和,再来个不干正事的,添忙还是添乱?”

  这话骂惹惹,也是说给九九爷听的。九九爷不敢多言语,缩头缩脚退出来。回到铺子里一寻思,悄声对灯儿说:

  “你快跑一趟去找大少爷,就说二少爷不行了,叫他赶紧把神医王十二请来,哎,你把王十二爷领来吧,先别叫大少爷露面,这话你记住了?”

  灯儿把话照原样重复再说一遍。九九爷点头说;

  “救人赛救火,跑着去吧!”

  灯儿叫出门,九九爷忽想起年初填仓节:二奶奶摔跤,王十二和沙三爷犯顶的事。心想,我怎么糊涂了,弄不好又犯顶,病没瞧成,两位都得罪,还要惹恼精豆儿。马上拔脚追出门却不见灯儿。便骂自己:“我真该死了,干嘛叫灯儿跑着去呢。王八追兔子哪追得上?”回到屋里摇头叹息悔恨不已等着出事,一时恨不得一头撞南墙。

  影儿去请沙三爷,灯儿去请王十二。一管笔同时写不了两件事,只好说完一件再说一件。

  先说影儿。

  影儿打户部街出来,一到北门里大街,并没往南去南门找沙三爷,而是拨头朝北出北门,先把精豆儿叫他办的一件绝密事办了。才返回来到南门里小费家胡同,转悠半天竟然没找到沙三爷家,以为找错地界儿。再瞧,沙三爷家还在,可门楣上治病的牌匾摘了,大门贴上县衙门封条,几十个大泥蛋子摔在门板上,当下晾干,赛贴饼子。沙三爷一准惹祸吃了官司。

  影儿人贼精。当初在侯家后混日子,一天蹲在墙旮旯拉屎,正巧地方走来,见势不妙,提起裤子,摘下瓜皮帽扣在屎上便跑。地方以为他是小偷儿,把偷来东西扣在帽子底下溜了,使手一摸沾一手屎。

  影儿见沙三爷出了麻烦,决不在这面前多站片刻。一瞅对面问津行馆墙根站着几个汉子晒太阳,便上去扯个谎说;

  “几位大爷,这儿是不是有位神医,叫什么没病找病沙三爷?我妈闹胃口,三天不肯吃东西。有人说小费家胡同住着这位沙三爷,一付药保好。”

  几个汉子哈哈大笑。一个黑大汉说:

  “嘛?神医?兽医,骡子病了找他差不多。”

  影儿说:

  “别拿我找乐。要是我请不去这位沙三爷,回家我爹就把我捆在树上揍死。”

  “揍你?你就说,这卖野药的差点叫县太爷揍死。”黑大汉说,还笑。

  “我不信!你们拿我涮够了,也该叫我明白明白。我就捎你这两句话回去,说他兽医,卖野医的,我爹揍我还不更狠。”

  一个白脸汉子说:

  “小哥们儿,我告你,你回去就说,这卖野药的沙三发迹,是把前任县大爷李大辫子唬住了。上个月不是换一位伍知县吗?人家伍知县懂医,说他老婆病了,大前日拿绿呢大轿把沙三接去。沙三截帐子给县太太号脉。他一捋袖子,三指头往寸关尺上一搭,便说:‘恭喜大人,太太有喜了’。伍知县问:‘请问大夫,这孩子是男是女?’沙三张口就说:‘回禀大人,脉上是贵子。’伍知县说:’不惜,正是男的:’一撩帐子,打床上跳下个人来。床上躺的哪是太太,是人家伍知县的大少爷!’”

  白脸汉子说到这儿,忍不住噗喷一声喷出满口唾沫,唾沫星子溅在影儿睑上。几个汉子纵声放声狂声大笑。那黑汉子笑得一仰身,翻个跟斗。影儿使手背抹脸上的唾沫,问道:

  “后来呢?”

  “嘛后来,跟手伍知县招呼衙役们拉他到大堂,五十杖子,打得他屁股飞花。伍知县说:‘骗我小事,叫你误了多少性命!’就把他家抄了封了。那些叫他看病看坏的瘫的傻的聋的瞎的半死不活的玩完的,家里人全跑来了,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你数数那门板上多少泥饼子,就知他毁了多少人。小哥们儿,幸亏你今儿来,要是早来半个月,你妈一准死在他手里。”

  影儿说。

  “当下他人呢?”

  黑脸汉子说。

  “你还找他,还是找死?”

  影儿说:

  “我听着好玩,想知道这人下落。”

  白脸奴子说:

  “谁知他躲哪儿去了,这会儿正热闹,好些人找他算账呢。还有人找他偿命,一说不定给人揍死,尸首扔到南门外野地里喂狼吃了。”

  影儿假装说:“算我妈福气!”当下谢过这几个汉子便走。穿过鼓楼时,有人小声叫他,一瞅竟是沙三爷坐在茶场摊上喝面条。穿件挺旧单袍,风一吹净是折子,更显单薄;头戴风帽,一挑两边,只露窄窄一条脸,面皮发黑发次发白发黄发青,鼻子好赛给人捏了,细赛干黄瓜。沙三爷说:

  “你这去哪儿?”

  “找您呀!”

  “你去过我家没有,看见了嘛?”沙三爷赶紧问,神气赛贼。

  影儿说瞎话当真,随口就来:

  “还没去呢。打家出来时憋泡尿,想到您家撤去,不想天凉尿急,憋不住,正找茅房就碰见您了。我真运气,省腿儿了——

  “嘛事找我?”

  “二少爷要蹬腿,打发我来请您去看病!”

  一听“看病”两字,沙三爷吓得手里的茶汤差点掉地上,幸亏左右没人看出他来。影儿看见装没看见。沙三爷没敢再吭声,撂下菜汤碗,拉着影儿疾疾便走。影儿明白,如今的沙三爷,拿他当人便是人,拿他当狗便是狗。

  再说灯儿。

  灯儿找到惹惹,惹惹拉着灯儿就出西城,三步并两步,两步并一步,脑袋伸在腿前头,赶到西北角贞士街王十二家,事急心急敲门声急。门一开,两人一齐挤进去。王十二好赛怕人,赶紧关门,却把他俩关在门内。

  惹惹说:

  “十二爷,您救人一个,赛过神仙。我弟弟说咽气就咽气,您不去,我背您去!”

  王十二一见惹惹,转身给惹惹瞧他那乌亮大发辫。进屋抽烟喝茶不吭声。

  惹惹大步跟进去,一瞅王十二雷打不动的样子,心里着急,挺大男子赛孩子哭了;灯儿嘴笨,不知话打哪头说,眼泪也开了河。大眼泪小眼泪大水珠小水珠大雨小雨噗啦啦掉了一地。

  王十二见了,浓眉紧锁,嘴巴肉微微一抖,心里赛有所动,便说:

  “当大夫就是给人治病,心狠不是大夫,可我如今有难处。上次在你家撞上沙三爷。沙三爷在官府里给我使坏,告我不懂医道,以医行骗,差点把你家二奶奶治死。县里来人搞了我的牌子,说只要我再行医,打断我的两腿,看我是不是真会接骨头?”

  “沙三爷告您?为嘛?”惹惹说。

  “大少爷,不是我净心说您,您不是指本事吃饭的,不知这里边的事儿。人遭了嫉,比杀父之仇还凶。”

  惹惹说:

  “这好办,您戴个大风帽,遮上脸,决没人瞧见。我们管保也不露半点风声出去。上回您不叫说,我们说闲话时也避着您。我老婆都没听我提过您,不信您去问。”

  王十二再板起面孔说:

  “大少爷,我还有一家老小,别再毁我了。您快去请旁人吧,天津卫有的是名医。您就是说到明儿天亮,我还是在这儿坐着。”

  “名人十有九个是虎牌的。我就信您一个,您不去,我不走。”惹惹说。大肉脸又是陪笑又是哀求又是死磨硬泡,不是样儿。

  王十二站起身,话里加了硬劲:“你不走,我走。”说着要出门。

  惹惹扑腾一下跪下来,挺着大肉身子,流着泪说:

  “王十二爷,您救我弟弟这一命,我下辈子变狗伺候您,变鸡变鸭子叫您吃!”

  灯儿见主人跪下,“噗”地也跪下,一高一矮赛两狗,直着眼求三十二。王十二叹口气,叫他俩起身,细细问过病情,沉吟片刻,便说:

  “人体五脏,配以五行。金为肺,木为肝,水为肾,火为心,土为脾。五行之间既相生又相克。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这是相生;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这是相克。人的五脏同一个道理,相生相克,浑然一体。若是该克不克,该生不生,就得病。按这道理治病,便是虚则补其母,实则污其子。可照您一说,二少爷五脏全乱了套,谁不生谁,谁也不克谁,甚至相乘相侮。外感邪气,内伤正气,既是阳虚,又是阴虚。打哪儿下手呢?愈补愈虚。愈泻愈实,愈补愈泻,无名可状,无药可救。愈动愈乱。人怕有名,病怕无名,二少爷百病缠身,已经是五行逆乱,阴阳离绝了。大少爷,为嘛您不早来呢?”

  “不瞒您说,前阵子一直沙三爷给他瞧病,沙三爷不准再请旁人。”

  王十二听了没吭声。惹惹说:

  “这么说,我弟弟命该绝了。”

  王十二起身打里屋拿出个锃亮乌黑圆漆盒,盒盖上边使细赛头发的钢丝,嵌着行云流水日月星辰的图形。打开盖儿,盒里头铺着软软红绸,中间沉沉压着四粒腊皮药丸。腊是好腊,润洁赛玉。王十二取出一粒交给惹惹说:

  “这是‘万应续命丸’,你赶紧拿回去。记住,你先使手按二少爷脚面上的肤阳脉,只要有脉,就把这药剥去腊皮放在温水里掏烂,撬开嘴给他一次灌下去。当下,二少爷一条半腿都已经迈进阴间,没法儿回春还阳了。这药只能多留他几天,少则三天,多则七天。大少爷,人活有数,药力有限,我就这点能耐,我去不去都这意思,你快去吧。”

  惹惹捧着药丸叩头谢过。身上分文没有,王十二也没打算要钱,拨头往家跑,到了户部街口,惹惹对灯儿说:

  “我不便露面,你拿这药给马妈,偷偷给二少爷灌了,也别管它嘛脉了,死马当活马治,活一天算一天吧。记者,千万别提十二爷,人家救咱,咱可不能害了人家!”

  灯儿点头把药丸攥在手心,跑回去交给九九爷。九九爷心里石头才落地,药到治病,人不来省麻烦,正好。当即把药转给马婆子。此时,沙三爷已经来过,看病开方随后要了两件遮寒衣服和些碎银子走了。马婆子把沙三爷的药倒进茅坑儿,换上王十二的“万应续命九”,给二少爷灌下去。一柱香功夫,居然眼动嘴动手动脚动肚皮动有呼有吸有气色,却好赛还阳回春返青起死复生。马婆子眼角还挂泪珠子就乐得弯成弯儿。二奶奶得信儿,柱根杖子来瞧二少爷。心里欢喜,自己病也见好。二爷居然一天也来三趟,都夸精豆儿夸沙三爷,再派影儿去清沙三爷,可赛找个要饭的找不着。余下人各人心里都有数,不说罢了。惹惹悄悄对九九爷说:

  “十二爷药灵,活必灵,您赶紧折腾些存货出去,给二弟预备预备吧!”

  话说过三天,马婆子一早到二少爷屋侍候。二少爷已经挺在床上,眼珠子狠瞪着,赛死鱼,不会眨眼儿了。马婆子哇一声,转身刚要去叫人,精豆儿堵在门口说:

  “人死如何灭,乍乎嘛,你想要二奶奶知道,再拉上一个。”

  马婆子这才领略到精豆儿的厉害。小小女子,眼前挺个死人,只当没事儿。马婆子不敢出声儿,掏出块帕干捂住嘴,眼泪就赛流水哗哗下来。

  精豆儿去到后院领来二爷。二爷平时那股子平平静静清清淡淡虚虚乎乎劲地登时没了,一下嘴唇跟脸皮一个色儿,脸皮和墙皮一个色儿。眼睛里赛打一道闪电。精豆儿一征,二爷的神气向例赛佛爷,头次露出人样。二爷站在二少爷床前足足楞了好长一阵子,可没喊没叫没哭眼圈儿也没红,这也是能耐。随后对精豆儿说。

  “去叫九九爷赶紧料理,别惊动二奶奶。”

  这多年,二爷头次说人活。

  不料精豆儿半搭不理呛他一句:

  “这话不说我也知道。”

  仆犯主,炮轰天。可二爷真是心如死水,波澜不起,听赛没听见,扭身回去回院回屋。

  当日九九爷找来惹惹商量,托八哥打东门里万事顺棺材铺买回棺木棺材,全凭八哥拿出拼命划价,只出了一半价钱。棺材好歹漆着大漆,光亮照人影儿,总算过得去。乘夜收尸入殓抬出门。没请和尚老道念经没发报丧帖子没出殡更没烟茶酒饭照应借吊唁混吃混喝的亲友。套辆马车运到西关外黄家坟地一埋了事。怎么活都是活,怎么死都是死。可是,死人没事,活人有事。埋了二少爷转天,精豆儿就拿白眼珠看马婆子了。马婆子心里有数。心一明,眼就亮。安安静静把自己东西收拾好,换身干净衣服,到后院叫开二爷门,趴下来给二爷叩个头说:“二爷,我马婆子在您家二十年,您和二奶奶待我恩重如山,照理我该把命都搭在这儿才对,可我对不住您,没侍候好二少爷,我没脸呆下去了。今儿就回家去,心里怪不是滋味……”说到这儿呜呜哭,一边抽噎一边掉泪一边说,“二奶奶有病,我不该离开,……可我……我没有立脚的地界儿,二爷!我家走也不放心,不。您乐意不乐意,我马婆子今儿把心里话全掏给您。受人恩惠,不能不忠,不忠不算人。往后您不能整天呆在后院,不管前院的事儿,您得留神宅子里的小人!”

  这一番心肝肺腑带泪带血的活,黄二爷听过不过使手捋捋把胡子。看眼神,好赛嘛也没听过去。马婆子又说:“到嘛时候,我也忘不了您和二奶奶的好处!”又叩了三个头,才走。人哭成一个儿。

  马婆子的远房侄孙香瓜,打老家丰润赶一辆驴车来,等在门外。惹惹这两天正在黄家帮忙料理丧事,见马婆子要走,嘛话拦不住,只好和灯儿帮马婆子运东西,总共三个包袱,大小两只箱子,一个被褥卷儿,外头拿炕席裹着。九九爷躲在屋里假说跑肚,实是怕瞧见马婆子肿成桃儿赛的两眼。

  东西挪到门洞,马婆子的侄孙香瓜刚要进来接手,精豆儿带着影儿一阵风赛地赶到。精豆儿说:

  “影儿,把大门关上!”

  大门一关,门洞暗。精豆儿说:

  “马妈,二奶奶有话,我不能不做。人走了,东西还得查看查看。”

  惹惹心想,这事怪了,马婆子回家的事并没跟二婶说,哪会叫人来查。可他一瞅精豆儿比捕快还凶的眼神儿,没敢多话。精豆儿的活字字赛洋枪子儿:

  “影儿,站在那儿干嘛,看热闹?开箱子打包袱!”

  没等影儿动手,马婆子忽然大吼一声:“躲开!我马婆子没一件脏东西,不怕亮出来见太阳,你别把我东西污徐了!我自己来,看吧——”说着打开箱子包袱,一件件东西往外扔,一边叫着,“看吧看呀,哪样东西是黄家的,查呀说呀!”刹时间,棉裤棉袄褂子坎肩兜肚绣鞋帕子腰带脚布碎布破布布头儿,外加盒子罐子筒子刀子剪子尺子针线绣花荷包抹额粉袋纸卷鞋样,劈里叭啦稀里哗啦叮哩当嘟扔了一门洞,还把一个盛头油的小瓷缸摔得粉粉碎。

  精豆儿全不当事儿,说:

  “被褥卷儿也得打开瞧瞧,瞧清楚你好落个清白。”

  马婆子使劲扯断捆被的缆绳,一打开,中间有个蓝包袱皮儿,四四方方见棱见角包着一件东西。精豆儿小眼亮得赛蜡烛头,声儿都变了调儿:

  “匣子?”

  惹惹一听一看心里一动。马婆子几下打开蓝包皮,原来一个带水银镜油烘烘破梳妆盒,马婆子把盒子“啪”地扣过来,梳头描眉抹粉上油绞汗毛的东西撒了一地。精豆儿一下气势矮下来,马婆子跳着脚骂道:

  “谁偷东西偷人偷汉子,准不得好死!天打雷劈,瞎眼烂舌头后背上长疮!糟心烂肺,查我,你敢把你房里东西亮出来给大伙瞧吗?我马婆子把娘家陪嫁的首饰都卖了,给二少爷买药,还说清白不清白。小妖精,你给我当孙女还不够岁数,欺侮到我头上,骑我脖子拉屎还嫌不舒服。你使嘛法降住的二奶奶,开头走盘珠,后来算盘珠,如今成了佛顶珠!你好能!好凶!借二奶奶口压我,跟我发威!我马婆子一忍再忍,一而再,再而三,今儿忍到头啦,豁啦!香瓜,进来摸她,给你奶奶出气!”

  怕到头,就不怕。这一叫,香瓜在门外砸门。乡下人拳头赛砖头,砸大门赛大鼓。响声在门洞里一震,震耳朵。影儿吓得要跑,精豆儿骂他:

  “你小子脓啦,把大门打开,叫他进来。姑奶奶今儿要见识见识!”

  谁也料不到这小女人胆子这么壮。影儿愈不敢开门,精豆儿愈喊,外头愈砸。惹惹忙招呼灯儿把马婆子东西理好。可门栓朽了,经不住用劲,忽然咔嚓断了,大门大开,门外挤着一大群看热闹的。香瓜高高大大壮壮实实站在人当中,脸胀得柿子样的通红,攥两大拳头要冲进来拼命。惹惹出去一把抱住香瓜说:

  “你把门端了,破门而入,要吃官司!兄弟,听我的话没亏吃,赶紧送你奶奶回家,惊动了地方给你奶奶找事儿!”

  乡下人怕官,这话算把一头压住。惹惹就劲儿叫道:

  “灯儿影儿还不快把马妈的东西好好搁在车上,搀马妈出来。”

  这头压住,那头反闹得更凶。精豆儿人矮,骂得直蹦高。九九爷跑出来,见这场面,急得胡子都散了,对精豆儿说。

  “少说两句,息事宁人吧!咱黄家从来还没丢过这种脸。”

  精豆儿邪火四射,一下冲向九九爷,叫道:

  “谁丢黄家的脸?黄家不养闲人,狗老了,都得往外撵!”

  九九爷赛给雷打上,气一噎,人堆下来。惹惹撂下香瓜,一大步跨进来抓住九九爷。人也往上轰,扭脸刚要骂精豆儿,精豆儿斜眼冷笑,朝他说:“你想打我?朝我这儿打,这儿——”说着一挺肚子,肚子鼓鼓赛小盆。这就正中惹惹的短儿。惹惹一软,也差点栽倒,多亏倚住九九爷。软的倚软的,噗通两个一齐坐在地上。

  完啦!全完啦!惹惹坐在冰凉的地上,不知为嘛想起半年前在院门口那红面相士的话,心里写道:

  “这王八蛋:没一句话真的,全地娘的唬人!”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