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冯骥才作品集 >> 三寸金莲>>正文
(3)

  一天潘妈忽进来,抓起孩子的小脚看了看,惊讶地说:“又是天生一块稀罕料。”随后拿着吓人的鼓眼盯住香莲说:“老爷叫我给她起个名儿。就叫莲心吧!”

  香莲听了,两眼立时发直,潘妈走出去时,看也不看。桃儿端饭进来了。自打大少爷死后,香莲落得同丫头们地位差不多,吃饭也不敢和老爷少爷少奶奶们同桌。桃儿问她:

  “不是二少奶奶又骂闲街了?甭搭理她,她骂,您就把耳朵给她,也不掉块肉。”

  香莲直呆呆不动。

  桃儿又说:

  “我看四少奶奶心眼倒不错。这汤面上的肉丝,还是她夹给您的呢!原先她那双脚,不比二少奶奶差。倒霉倒在一次挑鸡眼,生了脓,烂掉肉,长好了就嫌太瘦。那天赛脚,我劝她垫点棉花,她不肯。她怕二少奶奶看出来骂她。可我看......您可别往外说呀──二少奶奶脚尖就垫了棉花。本来她脚尖往下耷拉!不单我瞧出来,珠儿杏儿全瞧出来了,谁也不敢说就是了!”

  桃儿引香莲说话。本来这话十分勾人谈兴的,但香莲还是不吭声也不动劲,神色不对,好赛魂儿不在身上。桃儿以为她一时心思解不开,不便扰她,就去了。香莲在床边直坐到半夜,拿着闺女雪白喷香的小脚,口里不停念叨着潘妈的话:

  “又是天生一块稀罕料......天生一块稀罕料......天生一块稀罕料......”

  三更时,香莲起来插上门,打开一小包砒霜,放在碗中,拿水沏了,放在床头。上床放了脚,使裹脚条子把自己和闺女的脚捆在一块儿,这才掉着泪说:

  “闺女!不是娘害你!娘就是给这双脚丫子毁成这样,不愿再叫你也毁了!不是娘走了非拉着你不可,是娘陪你一块走呀!记着,闺女!你到了阎王殿也别冤枉你娘呀!”

  闺女正睡。眼泪掉在闺女脸上,好赛闺女哭的。

  香莲猛回身,端起毒药碗就要先往闺女嘴里灌。

  忽听哗啦一响,窗子大敞四开,黑糊糊窗前站着一个人。屋里灯光把一张老婆子的脸照得清清楚楚。满脸横七竖八皱纹,大眼死盯着自己,真吓人!

  “鬼!”香莲一叫。毒药碗掉在地上。

  恍惚间,以为是奶奶的鬼魂儿找来了,又以为是自己从没见过、早早死去的婆婆。耳朵却听这老婆子发出声音,哑嗓门,口气很严厉:

  “要死还怕鬼!再瞅瞅,我是谁?”

  香莲定住神,一看是潘妈。

  “开开门,叫我进去!”潘妈说。

  香莲见是她,心一定,不解脚条子,把头扭一边。

  潘妈打窗子进去,站在炕前,冷笑道:

  “活不会活,死倒会死!”

  香莲心还横着,在死那边。根本不理她。

  潘妈上去,拿起香莲的脚,摆来摆去又捏又按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地瞧了又看看了又瞧,真赛端详一个精细对象。香莲动也不动,好似这脚不跟她身子连着。心都死了,脚还活着?潘妈手拿她的脚,眼瞅一边,深深叹一口长气说:“他眼力真高!我要有这双脚,佟家还不是我的!”她沉一下忽扭头对香莲说,“您要肯,把您这双脚交给我,我保您在佟家横着走路!”这两句话说得好坐实,一个字儿在板上钉一个钉子。

  她等着香莲回答,停一刻,没听香莲吭声,便冷冷说:“带金镯子穷死,活该去当窝囊鬼吧!”转身就走,小脚还没迈出门坎,香莲的声音就撞在她后背上:

  “你说的算,我就依你!”

  潘妈回过身。香莲打进佟家,头次见潘妈笑脸。脸板惯了,一笑更吓人。可跟着笑容就消失,不笑反比笑更舒服。潘妈问:

  “这脚谁给您缠的?”

  “我奶奶。”

  “算她对得起您!您听好了──您这双脚,要论天生,肉嫩骨软,天下没第二双;要论缠裹,尖窄平直,也没挑儿。您奶奶算能人,没给您缠坏,就算成全了您。可是怨就怨您自己没能耐收拾它。好比一块好肉,只会水煮放盐,不会煎炒烹炸,白叫您给淹浸了!再好比一块玉,没做工,还不跟石头一样!单说赛脚那天,那双蝴蝶鞋还算鞋?破点心盒子!酱菜篓子!要嘛没嘛,嘛好脚套上它还有样?再说您为嘛不穿弓底?人家二少奶奶四寸脚,穿上弓底,脚一弯,四寸看上去赛三寸。您这脚本来三寸,反叫这破鞋连累的显得比二少奶奶脚还大,这不屈了!不等着败等嘛?”

  香莲眼珠子闪一道蓝光:

  “告我,还有救吗?”

  “要没有,跟您说它干嘛!”

  香莲解开脚上带子,下炕“扑通”趴下来给潘妈磕三个头:

  “潘妈,求您给我指个明道儿,叫我翻过身来吧!”

  她眼里直冒火。

  潘妈冷言道:

  “您起来,您是主家,不兴给佣人跪着。再说,我又不是为您。您为您自己,我也为我自己。可都得用您这双脚。谁也别谢谁了!”

  香莲听懂一半,另一半不懂。

  潘妈不管她懂不懂,“叭”地打开桌上一个漆盒子。不知这盒子嘛时候撂在桌上的。黑漆面,朱漆里,铜蝙蝠包角,盒里一块绣花黄绸子,掀开花绸,拿出一双花团锦簇般的小鞋,绣工可谓盖世无双,花边一层套一层,细得快看不出来,拿眼一盯,藤萝鱼鸟博古走兽行云海浪万字回纹,都是有姿有态精整不乱。拿出来就喷香浓香异香,赛两朵花儿。放在手中,刚和手掌一般大小。又软又轻又俏又柔,弯弯的,好比一对如意紫金钩。再看底儿竟是紫檀木旋的。

  “您穿上试试。”

  “这鞋怕不到三寸吧,我哪能穿?”

  “不能我叫您穿?”

  香莲提着鞋跟,把脚尖伸进去一蹬,只觉光溜溜鞋底蹭着脚掌一滑,哧溜穿上,不大不小,正正好好。咦,看上去比脚小的鞋,怎么正好?她瞧着潘妈发怔。潘妈说:

  “我说了,三寸脚一弯,就比三寸小。这是古式鞋底,样好,弯得赛桥,正经八北叫弓底,不比现时市面上的柳木底子,随便有个弯儿就得。照规矩,三寸鞋,木底长二寸六,弯七分。您再量您那双,顶多弯三分,哪成?好了,您把这双裤腿套儿套在外边,看看嘛样儿吧!”

  潘妈打盒里又拿双裤腿套,香莲接过一看,恐怕这样好的绣活别处甭想见到。潘妈说:

  “都是桃儿绣的,往后你就找她。”

  香莲惊得说不出话来。低头套上这裤腿套,鞋是绿的,套是粉红的,绣线全是淡色,浅紫浅蓝浅黄浅棕浅灰浅酱,加上白和银,又素又艳,愈显得脚儿玲珑娇小可爱。想不到这小脚就连在自己腿下边。她瞅瞅潘妈,心想潘妈也要夸赞几句。潘妈却说:

  “您站起来走几步看。记着,小脚有四忌,坐着忌讳晃裙子,躺着忌讳抖脚尖,站着忌讳踮脚跟,走路忌讳翘脚趾。”

  香莲想起身试试,身子一立,只觉自己好赛给挂在杆子上,摇摇晃晃,脚发空又发紧,赶紧收拢脚尖,人就往前栽,差点来个马趴,脚跟一使劲,人又往后仰,险些来个老头钻被窝。潘妈按她坐下,叫她脱下鞋子,自己坐对面,把香莲的裹脚条子揪下来一扔,边说:“大少奶奶,再受次罪吧,我给您重缠。您穿惯小弯底儿,脚弓不够,全靠缠了!”说着手里已拿了一卷又窄又齐整的青布条子,不管香莲乐不乐意,这脚丫子好比她的东西。大拇指子一挑,“嗒”地脚布头就按在脚上,这下真比逮小飞虫还快。她说,“您看好了,下次就照这样裹!”

  香莲用心看,也用心记。只见潘妈──先把脚布直头按在脚内侧靠里怀踝骨略前,打脚内直扯大拇趾尖兜住斜过来绕到脚背搂紧,再打脚背外斜着往下绕裹严压向脚心,四个脚趾拉住抻紧再转到脚外边翻上脚背,搭过脚外边挂脚跟前扯勾脚尖回到脚内侧又直扯大拇趾斜绕脚背,下绕四脚趾打脚心脚外边上脚背外挂脚跟勾住脚尖二次回到脚内侧,跟手还是脚内脚尖脚背脚心脚外脚背脚跟脚尖三次回到原处再来。香莲看出,和奶奶裹法差得并不大,不过手底下更利索,脚布绕来绕去绝不折边,一道道紧紧包着密不透气,使力均匀,没有半点松劲地方。可缠到第八道,手法忽变,又加进一条宽裹脚条子,嘴里说一句:

  “这叫拦裹布。用的是'拦脚背法'。专治你脚弓不够弯的毛病!”

  随这话,脚布上手一勾脚尖,返过足背,竟打外边向下绕,反着拉脚跟,转上去刚好缠脚把骨,跟着就打内边绕过脚背,来回几圈,算把裹脚布扣住。跟手转过脚跟上脚脖,把脚背前半截拦上,不松劲地打脚跟后直拉大拇趾头,连着脚巴骨一包上足背,这算拦一扣,再裹再拦,再拦再裹,直到把一卷一丈多的裹脚条子全用完。香莲便觉脚背发涨,脚心发空,脚跟和脚心好比叫人两手攥着往下使劲掰,就赛脚抽筋一样。看是好看,有模有样,上弓前翘,俏丽俊巴,可穿上潘妈拿给她另一双扳脚用的青布鞋,难受多了,迈步赛踩高跷。

  “能受?”潘妈问。鼓眼珠子瞧着她。分明考问她。

  香莲毫不含糊:

  “打算活,都能受。还怎么着,你就说吧!”

  潘妈冷冷盯她一眼,点点头。打盒里又拿出一把小尺,只三寸,象牙做的,用得久,发旧发黄发亮,上边的星子都是嵌银的。她把尺子给她时说:“这是专量脚使的。二少奶奶使不了,她脚比这尺大。”潘妈嘿嘿一笑,这笑,赛股寒气,往人骨头里钻。“你天天晚上拿热水洗脚,洗完照我刚才那样缠上。记住!一双好脚睡觉时候也不能松开。只要缠好就拿它量。我这儿还有张表,脚上每个关节上边都有尺寸,不能错过半分半毫,哪儿涨出来就勒哪儿。给你──”又递给香莲一张破旧的元书纸,木版印的表格,满是字是尺寸。

  香莲拿过一看,这才算打小脚的门缝往里边瞅一眼,一眼就看花了──

  足部尺度一览表(营造尺)

  各部

  径

  赤足尺度

  紧缠尺度

  注

  足尖至后跟

  直

  三寸,二分

  二寸,九分

  即足之大小

  大趾

  直

  八分

  八分

  大趾

  中部横

  五分

  三分五

  二趾

  直

  六分

  六分

  二趾

  中部横

  三分

  二分七

  中趾

  直

  七分

  七分

  中趾

  中部横

  四分

  三分七

  四趾

  直

  六分

  六分

  四趾

  中部横

  四分

  三分六

  小趾

  直

  四分

  四分

  小趾

  中部横

  二分

  缠后小趾全被挤没,不占宽度

  足心足跟间缝口

  中部垂直深

  一寸

  一寸一分

  里缝口

  垂直

  一寸三分

  一寸四分

  外前缝口

  垂直

  七分

  八分

  趾跟肉折成之深缝

  外后缝口

  垂直

  一寸

  一寸一分

  足跟前大深横缝

  缝底

  横

  一寸

  九分

  下缝口

  横

  一寸二分

  一寸

  下缝口

  原宽

  分开宽

  二分

  四分

  开时如刀削缠时合一线

  缝至足尖

  直

  二寸一分

  一寸八分

  足跟下

  横

  一寸

  九分

  足跟下

  直

  一寸一分

  一寸一分

  后跟

  高

  一寸五分

  一寸七分

  缠后自然高起

  足跟下至膝盖

  直

  一尺三寸

  一尺三寸二分

  起足尖至胫腕

  斜高

  四寸

  四寸

  足尖

  圆

  一寸三分

  一寸一分

  大趾中部

  胫腕

  圆

  三寸八分

  三寸八分

  足腰

  圆

  二寸五分

  二寸

  足面至后跟

  直

  二寸三分

  二寸

  足面至足心

  圆

  一寸三分

  八分

  三四趾处

  足心下至平地

  空

  三分

  五分

  足面上至膝盖

  直

  一尺一寸四分

  赤足站立时

  直

  三寸四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