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冯骥才作品集 >> 神鞭>>正文
四 不信也是真的

  不等天大亮,玻璃花就叫死崔陪着,打药铺出来,到南门外去请打弹弓子的戴奎一。两人横穿出估衣街,到了北城门口,并没走“进北门出南门”那股近道,而是沿着城根儿往西,绕城半圈才到南门外。这因为玻璃花怕人瞧见他,一路还穿街走巷,专择僻静人稀的路走。混星子们在街上向来爱走街心,车轿驴马都得躲着他们;他们还拿眼东瞅西瞅,谁要是多瞧他们一眼,茬子就来了。今儿玻璃花却使劲低脑袋,恨不得把脑袋揣在怀里。死崔在一旁心想:我叫你小子打今儿甭想再露脸儿啦!

  那时,南门外一片大开洼,净是些蚊子乱飞的死水坑,柳树秧子,横七八叉的土台子,没人添土的野坟,再有便是密不透气的芦苇荡。住在这儿的多是雁户。拿排抢打野雁、绿头鸭、草鹭和秧鸡,到墙子那边去卖。这是个常年热热闹闹的野市,俗叫“南市”,凡吃、穿、用的,随便买卖,应有尽有。鲜鱼新米、四时蔬果之外,还有些打八叉的小商小贩,倒腾各种日用的新旧杂货。江湖上的“金、瓶、彩、挂”,什么拆字的,算马前课的,拉骆驼或“黄雀叼贴”的,打把式卖艺的,变戏法的,耍滦州影儿的,唱包头落子、哈哈腔、西河大鼓的等等,都聚在这儿混吃糊口。天津这地方,有块地儿就有主儿。河有河霸、渔有渔霸,码头上有把头,地面上有脚行,商会有会长,行行有师祖,官场里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一个衙门里有一个说一不二的老爷。在这集市上,欺行霸市要数“三大块儿”──戴奎一,何老白,包万斤,都是“安座子”已久的老江湖(“大块儿”是指身上的钢筋铁骨腱子肉)。这三位“大块儿”能耐最大的便是戴奎一。他手里的一把弹弓可称天下奇绝。顶拿手的一招,是把一个薄瓷的小酒壶横放在桌上,瓶口放一颗泥弹儿,这泥弹儿与瓶口大小不离,他站在三十步远的地方一弹射去,把那泥弹儿打碎在壶中,绝不损伤瓶子。他用这手绝顶功夫招人观看,实是卖“化食丹”。只要演过几招弹弓,他就捧着一块血淋淋的鲜牛肉,生嚼生吃,再吞下几粒羊屎蛋似的丸药,口称这丸药到肚里,生冷俱消。他拿这种叫人目瞪口呆的法儿卖药,人们花钱买药,并非相信这药真能化食,而是害怕他这股恶劲。据说,光绪二十年,河南来个马班儿表演“小刀山”。河南的马班子大都会几手少林功,恃仗本领在身,没有先去拜会他,把他惹恼了。当一个年轻的女把式爬上三四丈长的大杉篙拿大顶时,戴奎一站在远处大叫一声:“戴爷给你换个左眼!”开弓一打,“啪!”地把一个泥球射进那女把式的左眼窝,马班子的男男女女都要跟戴奎一动武,眼望着这把上了子儿的弹弓,谁敢靠前?从此谁也不敢招惹他了,就是玻璃花那左眼放着没用,也不愿意换个泥球。

  “戴爷,咱哥儿们麻烦您来了!”玻璃花拱拱手说。他此时气不壮,说话时精神也不足。

  “您这是嘛话,三爷!哥儿们我在城南,您在城北,城隔着人,不隔着义气。前儿,崔四爷来,把您的话捎给我。我跟四爷说了,只要您三爷一句话,咱哥儿们掉脑袋也认!不过……我刚才用脑瓜又琢磨琢磨,那个卖炸豆腐的傻小子,值我戴奎一的一个泥球吗?啊?哈哈哈哈。”

  戴奎一咧大嘴叉子,仰面狂笑。他光着膀子,这一笑满身疙瘩肉像活耗子那样上下直动。他长得人高面阔,猿背蜂腰,鹰鼻豹眼,宽宽一条桔黄色亮缎腰带上,别着一根柳木叉架、牛皮筋条的大弹弓子。当下,他正站在自家店门口,店内迎面墙上挂着两副死人的骨头架子。这背景和打扮一衬一托,就愈发显得凶厉。本来戴奎一答应好今天为玻璃花去拔撞。虽说他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个人就有脑子,这两天耳边经常听到有关傻二的辫子的传言,传得神乎其神。在将信将疑之间,他开始惦量起来;为这个从来也没对自己出过力、眼下正走背字的混星子,去碰碰那个不知根底的傻二,值不值得……

  死崔好象看见了戴奎一心里怎么拨棋子儿。他想,如果戴奎一不帮忙,就会挤着玻璃花对傻二暗中下手。反正玻璃花决不敢再跟傻二明着较量,而且已经几次计划着,派几个小混星子暗中对傻二下手。暗着干向来比明着干能成事。只要把傻二弄残,玻璃花就会在估衣街上重新抖起来。故此,必须设法使戴奎一去和傻二打一场。如果戴奎一赢了,就在外边散风说,玻璃花没能耐,借刀杀人,玻璃花的脸上也不光彩;如果傻二赢了,戴奎一必然恨玻璃花毁了他的名声,还会有玻璃花的好?想到这儿,他就拿话激戴奎一:

  “戴爷,听那傻巴说您根本算不上咸水沽人。”

  “怎么讲?”戴奎一没听明白这话是嘛意思。

  “那傻巴是咸水沽人。他说,咸水沽水硬,人也硬,不出螃蟹。”死崔说。

  “我听不懂你的话。”崔奎一说。

  死崔含笑道:

  “就是骂您呗!螃蟹的骨头长在外边,肉长在里边,外硬里软,不过看上去挺硬罢了。您先别生气,那傻巴还有话,──他说,要论胳膊大腿之外的功夫,谁也顶不住他的辫子,您的弹弓子不过是小菜儿!”

  对付人的本事,全看能不能摸准对方的要害。看准要害,一捅就玩完。死崔深知,戴奎一虽然人高块大,心眼并不比针眼大。他更懂得,嫉妒这东西挺哏:男人嫉妒男人,女人嫉妒女人,同辈嫉妒同辈,同行嫉妒同行,出家在外,同乡还嫉妒同乡。──没听说过,山海关一个名厨子会嫉恨起广东一个卖字画的,哪怕这舞笔弄墨的家伙比他名气再大。

  果然,戴奎一的胸膛里盛不下这几句话,气得骂开了。

  死崔火上再浇油:

  “人家都管傻巴那辫子叫‘神鞭’!”

  这“神鞭”是他为了气戴奎一,顺口编出来的。

  “嘛叫‘神鞭’?”戴奎一吼着。他心里的火顺着血流遍全身,手背、胳膊、脖子、太阳穴上的面条粗细的青筋,根根都鼓胀起来。

  “他说,只要是凡人,想抽谁就抽!”死崔说着拿一双乌黑的小眼瞅着戴奎一发怒的脸。他要眼看着这妒火直把戴奎一的胸膛烧透了才成。

  戴奎一大叫道:“他是神仙,我也把他射下来!”说着,把腰间的弹弓取在手,扭身来一招“回头望月”,把两个泥弹儿连珠射上去。只听天上“啪”一响,第二个泥弹儿飞去得更急,直把第一个打得粉碎。

  玻璃花拍手叫道:

  “好功夫,管叫那傻巴的脑袋成漏勺!”

  戴奎一听了,脸上立见笑容。他叫徒弟进屋取出一个缎面绣花弹囊,再从一排排晾在青石板上的泥弹儿中间,择出一些最圆最硬、颜色发黑的胶泥弹儿装满袋囊。戴奎一转了转眼珠,进屋拿了两个铁弹丸掖在腰间,便走出屋来,带着两个徒弟,与玻璃花、死崔去找傻二打架。

  从西关街走到头儿,有个土坯打墙围着的院子。墙挺高,上边只露出三两个青瓦顶子,几棵老枣树黑紫黑紫,没发芽儿,带刺的树杈,密密实实罩在上边。院里没动静,树上没鸟叫,烟囱眼里没有烟往外冒,倒像什么奇人怪客住在里头。

  有人给玻璃花壮胆,他顿时精神多了。上去“啪!啪”拍门,扯着脖子叫喊:

  “耍狗尾巴的,三爷找上门儿来了!”

  砸了一会儿,毫无响动。他找了半块砖刚要朝门板砸去,忽听一个哑嗓音:

  “我在这儿!”

  他们不觉回头瞧,只见不远的几棵大柳树下,站着傻二。还有那件蓝布大褂,粗长的辫子盘在头上。玻璃花蹿上去,恨不得把傻二撕了:

  “你别以为三爷栽了。今儿找你结账来啦!”

  傻二态度谦恭,话说得诚心诚意:

  “三爷说到哪儿去了?我哪有能耐跟您闹。那天我也是稀里胡涂,赶巧碰您三爷两下,您不当回事就算了!”

  “好小子,你还想寒碜我?你他妈‘稀里胡涂’就把我打了?好大口气!傻巴,告明白你,今儿还不用三爷教训你。这位,瞧见了吗,戴奎一,南市打弹弓的戴爷──你三爷的兄弟,来给你换眼珠子来了。有能耐你就使!”

  戴奎一站着没动,拱拱手说:“我这个属螃蟹的,来会会神鞭!”这几个字,酸不溜秋,拿着劲儿,好象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傻二听懵了。嘛是属螃蟹的?神鞭?

  神鞭是嘛玩意儿?他说:

  “我别听差了音儿,闹不明白您说的是嘛话。劳驾再说一遍。”

  戴奎一嘿嘿一笑:“你是听美了,还想再听一遍。我可从来不用嘴皮子侍候人。既然咱俩都是咸水沽人,拿咸水养大──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来吧!”他脱去外衣,取弓上弹。

  玻璃花凑上前说:“戴爷真行,往后城北有事就找我。哎,您可小心他的辫子!”

  傻二又听什么喝咸水的话,更加莫名其妙了,不等他问明白,戴奎一狠巴巴逼着他:

  “怎么玩法?”

  傻二说:

  “算了,您的功夫我见过。咱们何必做仇呢?”

  死崔在旁边叫道:

  “您听明白了吗?戴爷,他只说见过您的功夫,可就不说好坏。见过算嘛?吹糖人、捏面人的也见过!”

  这是往火头上再吹一口气。戴奎一气呼呼盯着傻二的脸说:“你不动,我动!”他已然把弹弓抻开,拉紧的牛筋直抖。

  傻二想了想,走到三丈远的地方站好,对戴奎一说:

  “您打我三个泥弹儿,咱就了事,行不?”

  戴奎一说:

  “三个?不用,一个就穿瓢!看着──”

  说着,右腿往后跨一大步,上半身往后仰,来个“铁板桥”,这招也叫“霸王倒拔弓”。随即手指一松,弓声响处,一个泥弹儿朝傻二飞去,快得看不见,只听得“哧”地穿空之声,跟着,啪!泥弹儿反落到场地中心,跳了三下,滚两圈儿,停住了。再瞧傻二的辫子已经从头顶落在肩上。这泥弹儿分明是给辫子抽落在地的。这一下真可谓“匪夷莫思”,使戴奎一和众人亲眼看到傻二辫子上不可思议的神功了。

  戴奎一输了一招。顾不得刚才自己说过的话,出手极快,取出那藏在腰间的两个生铁弹丸,同时射去。这叫“双珠争冠”,一丸直取傻二的脑袋,一丸去取下处,使傻二躲过上边躲不过下边。这招又是戴奎一极少使用的看家本事。

  铁弹丸又大又沉,飞出去呜呜响,就听傻二叫声:“好活!”身子一拧,黑黑的大辫子闪电般一转,划出一个大黑圈圈,啪!啪!把这两个弹丸又都抽落在地,重重的铁弹丸一半陷进地皮。傻二却悠然自得地站在那儿,好象挥手抽落两个苍蝇,并不当回事儿。众人全看呆了。

  这一下,如果不是亲眼瞧见,谁都会不信。但事有事在,不信也是真的。

  戴奎一大脸涨成红布。他不能再打了。原本说好打一个弹儿,已经打出三个;再说,自己也没有更厉害的招法,只有认输。他把弹弓子往腰带上一插,拱手说:

  “该你的了,撒开手来吧!”

  傻二摇着双手说:

  “戴爷,您要再打我也决不还手。今儿咱们算交个朋友,不算比功夫。您不过打几个弹儿玩玩罢了。”

  这几句话丝毫没有带着钩儿刺儿,明摆着这傻二不想多事。戴奎一心里盘算,要是就此打住,还能带着脸儿回去;要是闹下去,非把脸儿丢在这里不可。自己绝对顶不住傻二这条神出鬼没、施过法术似的辫子。还是识路子,借傻二的话赶紧下台阶为好。这时,傻二又说:

  “戴爷,我是炸豆腐的,不是武林中人,也没打算往这里边扎。故此,不愿跟任何人做仇。您刚才说的那些话,我琢磨不透──你干嘛说我是咸水沽人?我往上数八辈都是安次县人,我也生在乡下老家。还有,您说那‘神鞭’指的又是谁?是不是您弄拧了,还是有人拿瞎话赚您?反正我说得都是实在话,没一个字儿虚的。”

  这几句话,登时把戴奎一心里的火全撤了。他没答话,双手抱拳朝傻二拱一拱说:“你是亮堂人。我──走了!”转身没答理玻璃花和死崔,径自去了。

  傻二见事情了结,也回家了。

  玻璃花赶上戴奎一说:

  “戴爷,不能就这么算了。甭听傻巴得便宜卖乖的话,您一走,可就算栽给他了。您不是还有一手‘换眼珠’吗……”

  戴奎一好似胸膛鼓满气,不吭声,大步蹭蹭往前走,走着走着,忽然停住,张嘴大骂玻璃花:“滚你妈的,我差点叫你砸了牌子!你他妈打不过人家,拉我来垫背。我姓戴的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窝囊过,你还把我往死里推。我、我先给你换个眼珠子!”说着,扯起弹弓就要打。皮筋一下拉得像线儿那么细。看来,他要把心里怒气全拿这泥弹子发泄出来。

  玻璃花一害怕,竟然扑腾跪在地上,惊恐大叫:

  “戴爷,戴爷,您是我爷爷!您千万不能废我,我家里还有八十岁老母和怀抱的儿子呢!”

  其实他光棍一条。这是江湖人求人饶命的套话。

  混星子们哪能怕死?玻璃花向来拿死当儿戏,今儿为嘛脓了,难道叫傻二的辫子把脊梁骨抽折了?这一来,众人可就瞧不起玻璃花了。

  “死崔,你还不打个圆场!”玻璃花想叫死崔了事。

  死崔嘿嘿阴笑,一句话不说。他要的正是这个结果。

  玻璃花只好跪在地上向戴奎一求饶。

  戴奎一使劲一扯弹弓,泥弹子没往外打,倒把双股的牛筋条“啪啪”全扯断了,弓架撇在道边沟里。他板着铁青大脸二话没说,带着徒弟走了。

  玻璃花跪了一阵子。忽然想到死崔,扭头一看,空无一人。死崔早不见了。

  他站起身,想了想,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便直奔北大关的“锅伙”。这“锅伙”是混星子们聚会议事的地方。死崔正在里边,他进屋就和死崔闹翻了。死崔不像往常,不单不怕他,反而比他还横,平时跟在他屁股后边的小混混们,也都跟他上劲儿。以往,他给一股恶气顶着,在估衣街上说一不二,今儿仿佛气散了,怎么也硬不起来,竟叫混混们像轰狗一样轰出来。他没处去,又跑到瑞芝堂药铺,还惦着住到后院那间屋去。此时,照看铺面的已是蔡六。这小子皮笑肉不笑,话里话外使点损腔,没叫他进去,反把他请出来,气得玻璃花在街上大骂:

  “好啊!破鼓乱人捶呀!等三爷把傻巴儿的辫子揪下来,就砸你的铺子!”

  蔡六拿鸡毛掸子轻轻抹着柜台上的尘土,好象没听见。路上的人都站住脚,看玻璃花大吵大闹,就像看笼子里边的恶虎,样子虽然可怕,却又没什么可怕的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