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石钟山文集 >> 岁月红颜>>正文
10 嫉妒和失意的意味

  王处长似乎也特别留意李红梅,李红梅主要负责查房工作,测测体温,量量血压什么的,她每次出入王处长病房时,王处长的一双目光,都随着李红梅的身影转来转去。后来王处长对李红梅说:是你那双眼睛勾引我的。王处长因受到医院特殊照顾,单独住在一个病房里,这就给王处长和李红梅提供了独处的机会。

  王处长在李红梅查房时,先是像领导似的问这问那,刚开始,李红梅的回答很简单。因为王处长是医院上级机关的领导,王处长住在这里,医院领导都亲自跑到病房来看过他,因此,李红梅不能不对王处长关爱有加,查完房的李红梅自然也要和王处长说上一些关心的话,例如,饭菜合不合口,还有没有什么要求等。王处长就一边点头,一边微笑,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李红梅口罩上方那双比较漂亮的眼睛。渐渐地,王处长和李红梅熟了起来。有一次他对她说:李医生,把你的口罩摘下来吧,我又不是传染病人。

  王处长的话虽说得很温和,但仍有领导命令的口吻。戴口罩一是为了卫生,其次也是医院的规定,见王处长半开玩笑这么说,李红梅一边笑着一边摘下了口罩。王处长终于见到了李红梅的庐山真面目,就感叹地说:李医生,你长得这么漂亮,却天天戴着口罩,真是委屈你了。

  李红梅听了王处长的恭维话,脸立马红了。她垂着眼睛,温婉地说:王处长你真会说话。王处长一边打着哈哈,就一边问一些李红梅的个人情况,比如,老家是哪里的呀,爱人是干什么工作的呀等等。当王处长得知李红梅的爱人就是医学院的老师时,免不了又说了几句恭维话。李红梅并没有真心高兴起来,此时,她已经不再感到章老师有什么好的了。他们现在还住在筒子楼里,这么多年了,章老师到现在只不过熬成个讲师。许多人下海挣钱,要么走仕途,好多人活得都比他们滋润,她心里的章老师已经不是以前的章老师了。

  细心的王处长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李红梅心里想的是什么。这个话题就不再往下说了,而是问起了她的孩子,李红梅只能黯然地摇头了。王处长的目光似乎亮了一下,很自然地说到了自己,夫人几年前已经病逝了,现在他自己带着上中学的儿子生活。说到难处,王处长就一遍遍地感叹生活。

  几次之后,他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多了。有时李红梅为了和王处长说话,把查王处长的病房放在最后一个,她进门之后,自然就把口罩摘下来了。然后心情放松地和王处长说话,她当时并没有多想,王处长毕竟是上级机关举足轻重的领导,她能认识王处长,自然没有什么坏处。

  在聊天中,她无意间就说到了自己在医院里的处境,因为她是工农兵大学生,不被重视,到现在,别说大手术,就是一般的小手术都轮不到她来做。王处长听了,就一副同情的样子。想了想,很快说:我的手术由你来做吧,我相信你。

  李红梅不相信地望着王处长,惊喜之后,她又摇摇头说:谢谢王处长的好心了,这事不是由我能做主的。

  王处长就很领导地摆摆手道:这事由我跟你们领导说。

  果然,在手术前,王处长向科主任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说是想法,其实是命令。他们惊讶、不解,他们还没有见过一个病人心甘情愿地让一个毫无手术经验的医生为自己做手术,但他们还是同意了王处长的要求。像王处长这样重要的病人,一般都是由科主任主刀的,虽是一个小手术,但体现了对王处长这样病人的重视。

  手术那天,科主任还是到场了。因为有了王处长的鼓励和器重,再加上,李红梅一直不服气那些被重用的医生,她要做出个样子给众人看,因此,她那天的手术准备得很充分,手术很成功。

  王处长回到病房后,很虚弱地对李红梅说:你的手术做得不错嘛,这么快就完了。

  李红梅感激地冲王处长笑了笑。她的笑是真心实意的。为了自己的成功,她差点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在随后的日子里,李红梅对王处长进行了无微不至的关怀。此时,王处长在她的心里已经超出了病人这个概念,她甚至把他当成了贵人。而且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贵人。

  有了这种心理,她对王处长的关怀就多了许多内容。她经常走进王处长的病房,一边坐在床边陪王处长聊天,一边把水果剥开送到王处长的嘴里。有时还搀着王处长在房间里走上几个来回,其实王处长已经不用人搀扶就能很好地走路了。

  一次,王处长躺在床上,冲动地捉住了李红梅的手,很温情地说:小李呀,你真是个好女人。

  不知何时,王处长已经改变了对李红梅的称谓。

  她听了他的话,脸又一次红了,而且还热辣辣地有些发烧。王处长的手又细又软,还带着温热,她没有动。她的脑子里快速地闪过,当年她和何二宝坐在火炉前,何二宝捉住她手的情形。她的身体里的什么地方热了一下,喉头也哽了一下,她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她和章老师之间的生活已经毫无新意可言了,下班以后,她总是要在烟熏火燎的楼道里做饭,然后无滋无味地和章老师吃饭。章老师在学校里的处境让章老师的心情很不好,他不断地唉声叹气,接下来闷闷不乐地看书,甚至都很少陪她说话,仿佛他们之间的话,在结婚之前已经说完了。

  就是他们夫妻之间的生活,也是好久才有一次,做起来也是毫无激情可言。李红梅就在这种疲疲沓沓的日子中过着生活。

  不知为什么,王处长握住了她的手,在那一瞬间,她心里涌动起了对生活的憧憬。她甚至联想到了王处长的年龄,他和她相差十五岁。她的脸一直那么红着。

  她自己也说不清王处长是何时松开了她的手,后来王处长又说了些什么,她一直惶惑着。

  两天以后,王处长出院了。她自然要为王处长送行,当然还有科里、院里的领导。王处长不失身份又很得体地拍了拍李红梅的肩膀说:李医生,你是我的恩人哪。

  领导们微笑着望着眼前的一幕,有的医生脸上的表情颇有嫉妒和失意的意味。

  王处长又说:李医生,以后欢迎你到我家做客,我还要单独感谢你才是。

  李红梅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红着脸笑着。一群人前呼后拥地把王处长送上车,又一直目送着拉着王处长的轿车驶远,最后在视线里消失。

  王处长出院,李红梅不知为什么,心里一下子空落起来。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