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石钟山文集 >> 岁月红颜>>正文
12 竟有了一种陌生感

  从此以后,李红梅和王处长的关系一下子变得说不清了。有时是王处长打电话约她,更多的时候,是她主动走进王处长的家门。三间房子的空间,大多的时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里的一切,都让李红梅流连忘返。从筒子楼到这里,仿佛从地狱到了天堂。

  李红梅在一个周末,见到了王处长的儿子,那是一个很懂礼貌,又很多愁善感的中学生,他望着李红梅的目光一点也没有恶意,甚至他的目光中还流露出了些许的温暖和敬意。

  看到王处长的儿子,李红梅又想到了那次怀孕,是那次怀孕,彻底粉碎了她做母亲的梦想。随着年龄的变化,她的这份梦想与日俱增,但又在现实面前被击得粉碎,她的心情便在现实与梦想之间煎熬着。

  她在王处长的家里,那颗落寞孤独的心灵竟找到了一丝抚慰。在这段时间里,她差不多成了这里半个主人,她承担起了王处长的不少家务。现在他们不再去外面吃饭了,由李红梅做饭,甚至,王处长换下来的衣服,她也要抽空洗出来,包括王处长儿子周末回来的换洗衣服什么的。她做这一切时,竟由衷地有了一种幸福感,这种感觉在她心里荡漾着。

  章老师似乎并没有留意李红梅这段时间的变化。很长时间了,两人的关系就是那么不冷不热的,在医学院里的那份失意,影响了章老师的家庭生活,他经常把这份失意带回来,使他们之间变得冷清起来。

  最近章老师正带着几个研究生在搞一个课题,据说这个有关中医的课题要是能攻下来,就会在全国的医学界得个什么奖,那样的话,章老师的地位将在学院里发生根本的变化,评职称、分房子都有许多好处。因此,章老师一门心思都扑在了课题上,早出晚归的,有时夜里也不回来。

  章老师的这种情况,给李红梅和王处长的约会带来了很大的空间。她的心里甚至没有做过更多的过渡,也没有更多的自责,她觉得没有什么对不住章老师的。她现在才清醒地意识到,她理想中的男人,原来并不是章老师那样的人。

  她和王处长的关系,早就引起了医院上下的重视,科主任和院领导对李红梅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李红梅和王处长的关系,给医院带来了许多好处,一些先进的医疗器械源源不断地配给了医院,还有一些及时的经费,这对医学院附属医院来说,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他们自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李红梅和王处长的关系。但大家都不把这层关系说破,都暧昧地关注着李红梅的一举一动。现在李红梅已经是外科的主治医生了,经常组织一些不大不小的手术,手术自然也都算成功,李红梅博得了周围的一片掌声。

  李红梅自然知道这一切变化都是因为王处长,现在王处长对她很好。王处长比她年长十几岁,她在王处长这里寻找到了父亲一样的关怀,爱人样的热烈,因为这些,李红梅从肉体到精神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她变得更加年轻漂亮了,会经常哼着歌走进外科,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那天,她和王处长躺在床上,她枕着王处长的手臂,幸福的潮水没有退去,她吻着王处长带着咸味的前胸,气喘着说:你真好。

  王处长也正在用爱抚的目光望着她,王处长就说:咱们结婚吧。

  这是王处长自始至终第一次这么重大的许诺,在那一瞬间,她激动得流下了泪水。她一把抱住王处长幸福地啜泣着。

  其实她早就想走进王处长这样的家庭了。王处长该有的什么都有了。她是个不能生育的人,而王处长这样的年纪,还有王处长的儿子,因此,王处长不会看重她是否能生育。在这之前,她也曾有过离开章老师的打算,可茫茫人海,她到哪里去找一个更适合自己的人呢。在女人的行列里,她已经不年轻了,她知道,自己到目前为止还算有几分姿色,那是因为她没生育过,体形没变,但她已经不能算青春了。但和王处长这样的男人比,她还算青春的。因此,她在王处长这里找到了自我,找到了那份感觉。

  她无法拒绝王处长对她的要求,那一次,她把头埋在王处长的臂弯里,含着幸福的泪水答应了王处长。

  在离婚之前她要做好铺垫,毕竟在这之前她还没有和章老师有本质的冲突。从那以后,她经常夜不归宿,一下班就一头扎在王处长这里。

  偶尔,她走回筒子楼,回到她曾生活过的那间小屋时,竟有了一种陌生感。

  章老师见到她没有更多的话,只是说:你现在值夜班越来越多了,要注意身体才是呀。

  章老师依旧为他的课题忙碌着,那课题究竟攻克到什么程度了,她没问过,他也没说过。她见自己的铺垫没有得到什么效果,在这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和王处长再婚的准备工作,该换的家具都换了,房子也装修过了。做这一切时,王处长出手很大方,那一次,她无意中看到了王处长那几张写着儿子名字的存折,使她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写在儿子名下的那些数字,她以前想都没敢想过。

  万般无奈下,她只好把自己离婚的想法提出来了。出乎她的意料,章老师一点也没有感到吃惊,他只是怔怔地望着她半晌才说:这么多年委屈你了,是我对不住你,什么时候去离,我听你的。

  章老师的态度使她伤心、难过,她原以为章老师会哀求她,甚至会痛哭流涕,没想到章老师竟这么平静。是章老师这份平静让她感到失落,仿佛是章老师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她就在这份失意的心情下,很顺利地离婚了。

  一周后,她和王处长的婚礼在隆重热闹中完成了。王处长有许多朋友,还有那些下属单位的领导,都异常重视地前来祝贺了。送来的礼品和现金又让她大吃一惊,仅这一次婚礼的收入,就够他们活十年八年的了。她为了能找到王处长这样的人而感到十二分的庆幸,一个并不年轻的女人还能得到什么呢?她这么问着自己。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