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石钟山文集 >> 幸福像花儿一样>>正文
1 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公元一千九百七十六年,那一年的深秋,军区文工团舞蹈演员杜娟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个深秋,某一天的中午,杜娟收到了两封男性来信,这两个男性她都认识,而且说来还相当的熟悉。

  第一封是文工团白扬干事来的,他在信里这么写道:

  杜娟:你好!

  不知道晚上有没有时间,我在排练厅等你,有话对你说。

  此致

  敬礼!

  白扬 即日

  另一封是军区文化部文体干事林斌写来的,他在信里这么写道:

  杜娟:

  我这里有两张文化宫的电影票,是你最爱看的话剧《 春雷 》,如有时间,在你们东院的西门口等你,时间是六点三十分。

  此致

  敬礼!

  林斌 即日

  杜娟在这天中午一下子就收到了两封男性来信,她觉得自己要发生大事了。这两封信她是拿到厕所里看的,只有厕所里才不被人打扰,没人看到她脸红心跳的样子。看完这两封信,她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呆呆地蹲在厕所里。在这期间,同宿舍的大梅到隔壁的厕所里去过一次,她知道杜娟就蹲在一旁,大梅完事之后,敲了敲挡板道:“杜娟,怎么还拖拖拉拉的,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老朋友’来了?”

  杜娟含糊其辞地应了一声,大梅走了,杜娟仍蹲在那里,她要一个人好好地想一想,这究竟是怎么了?

  杜娟二十一岁了,她到部队已经九个年头了,她是十二岁那年被部队特招来的文艺兵。那时,她在老家那座城市里的文化宫里学舞蹈,说是学舞蹈,无非是练一些基本功,弯腰、劈腿、把杆等等。那年,军区文工团到各地去选舞蹈学员,他们一下子就看上了她,还有大梅。那时,能到部队当兵,尤其是女兵,没门没路子的连想都别想。因为部队招的是文艺兵,还是要考虑特长的,于是杜娟便成了一名文艺兵。

  接下来,杜娟就开始了部队的学员生活,这种生活一直持续了五年。五年不算长,也不算短,杜娟终于合格毕业了,现在成了一名排级职务的舞蹈演员。她感到生活幸福又美好。

  她现在已经是干部身份的舞蹈演员了,也就是说,不管她以后跳好跳坏,能不能吃跳舞这碗饭,她都是一名部队干部。也就是说,她进了保险箱,不管以后在部队还是在地方,她都是一名干部。干部和一般的群众比,天上地下,不可同日而语。

  二十一岁的杜娟这种优越的心理已经持续好几年了,许多和她一起成长起来的学员,都有这种优越感。她们当学员时的那种努力、刻苦、勤奋等等,在她们成为干部演员后,都大打折扣。这一点可以从她们的体形上清楚地看到。她们胖了,先是脸圆了,然后是腿,以前细细瘦瘦的腿,变得饱满了,然后就是胸,坚挺瓷实。

  这一变化,最突出地表现在她们吸引男性的目光上。

  她们还是学员时,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来一片目光,那些目光是新奇的、惊叹的。因为那时她们还小,这么小,这么漂亮的一群小姑娘,穿着军装,肯定是突出的,卓尔不群的。于是缭绕在她们周围的目光是惊奇和羡慕的。现在却不同了,不管她们是集体还是一个人,只要出现在公开场合,她们都会把男性的目光牢牢地吸引到自己身上。那是男人欣赏女人的目光,她们已经明显地感受到了周围这种目光的变化。于是她们挺胸抬头,用灿烂的表情和丰富的身体语言来迎接这种男人的目光。

  她们这一茬舞蹈演员,刚二十出头,花季芬芳不能不吸引众多的年轻男性的目光。但是他们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些女孩子他们是得不到的,只能远远地欣赏。在这之前,那些文工团的女孩子大都嫁给了有头有脸的男人。这些男人大都是父母在部队工作,自然都是首长一级的人物,孩子们自然也就有了头脸,先是参军,最后是入党、提干,然后调回军区,在机关里当参谋或干事,他们选择女朋友的目标,首先瞄准了文工团的女孩子们。只有这祥,才门当户对,况且又是近水楼台,他们得不到还有谁能得到?

  杜娟这拨女孩子,早就被众多首长的儿子们物色上了。有的已经挑明了,大梅的男朋友就是军区后勤部长的公子,这个公子现在在司令部作战处当连级参谋。现在每个周末,那个王参谋都要到文工团里来接大梅。两人说说笑笑地走了,去后勤部长家。

  大梅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杜娟都睡了一觉了,大梅回来之后仍然是兴奋的,她不断地在床上翻来覆去,杜娟蒙着眼睛去厕所,借着走廊里的灯光看到倚在床头的大梅仍大睁着眼睛。

  杜娟就很不理解地说:“都啥时候了,还不睡呀?”

  大梅就说:“睡不着。”

  杜娟就说:“那个王参谋对你好吗?”

  大梅就潮湿地说:“好。”

  杜娟就不说话了,大睁着眼睛望着黑夜,想象着是哪种好法。

  大梅又说:“王部长在催我和小王结婚哪。”王部长自然是小王的父亲。

  杜娟的心里就动了一下,然后就说:“结婚有房子吗?”

  见杜娟这么问,大梅就胸有成竹地说:“王部长说了,结婚就住在家里,他们家房子多的是。”

  杜娟这才想起王部长住在西院首长区的一片小楼里,那是一幢二层小楼,独门独院。王参谋是王部长最小的儿子,上面有姐姐和哥哥,哥哥姐姐早就成家另过了。王部长现在只有一个儿子在身边,住房自然不成问题。

  杜娟暗自羡慕大梅,觉得大梅找了一个中意的男朋友。

  两个男人的爱意同时击中了杜娟,那个深秋的中午,杜娟捧着两封男人来信,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