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石钟山文集 >> 幸福像花儿一样>>正文
3 谁能给你幸福

  如果只收到白扬的一封信,杜娟就不会这么犯难了,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赴约,不管白扬谈什么,她都会感到很高兴,甚至会感到幸福的。

  偏偏在这时,林斌也来了封信,他约她去看话剧。《 春雷 》这场话剧她在不久前曾看过,是文工团组织看的,她很喜欢。《 春雷 》里那个青年百折不挠追求真理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她。她记得看《 春雷 》的时候,林斌就坐在她旁边,因为自己入戏了,她甚至忘记了周围人的存在,她用手帕不停地去擦眼泪,主人公的命运让她担惊受怕,她双手死死地抓着身体两旁的扶手,直到戏演完了,灯亮了,观众热烈地鼓掌,她才清醒过来,觉得很不好意思,冲林斌吐了一下舌头,然后慌慌张张地随人流向外走去。直到走到停车场,他们排着队上车,林斌才在她身后问:“喜欢《 春雷 》吗?”

  她没敢回头,在灯影里使劲地点了点头。那天回来的路上,林斌就坐在她的后面,她没回头,但她感受到,林斌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自己,她的脸颊也因此热了一路。那天晚上她失眠了。

  林斌是军区文化部的文体干事,平时和文工团打交道很多,军区舞蹈队不管排练什么节目,事先一定要报机关审查的。林斌分管文体工作,每一次报告总是最先报到林斌那里,然后林斌就代表组织到文工团来,先找领导了解情况,最后找到这个戏的主角问一些情况。他每次都很认真地将了解到的情况记到小本子上,回到机关后,再把他了解到的情况汇报给领导,最后是白部长在汇报上画圈,不久,一份红头文件就下来了,上面说同意文工团这个节目的排练。

  节目排练了一阵子,文化部的领导就亲自审查了,林斌自然也在其中,仍拿着那个小本子。文工团上上下下又认真准备了一通,团长、白扬等人也跑前忙后,一干人等看完了排演的节目,每次都会有些意见,先是领导们说,林斌不停地记录,到最后林斌也会说上几句,话语轻淡淡的,他总是在强调领导曾经说过的话,领导没说过的他从不多说一句,然后合上本子,恭恭敬敬地望着领导,等候领导的最后指示。

  林斌在这种场合下,总是显得很文静,脸也长得很白,一点也不像白扬。他和白扬很熟悉,每次到文工团来,他都要和白扬说笑上一阵。

  杜娟有一次排练了一个双人舞,节目审查的时候,林斌也来了。刚开始杜娟还能一心一意地跳舞,不经意间,她的目光和林斌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林斌正专注地望着她的眼睛,不知为什么,在余下的动作里,她总是走神,一连出了好几个错。节目完了,她连头都不敢抬,坐在一旁,领导说了些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清楚,耳旁轰响成一片。直到领导起身离座了,林斌走过她身边时,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说了声:“你跳得不错。”这句话她听清了,不知为什么,那一刻她直想流泪。

  她和林斌的接触,差不多就是这些。没想到的是,林斌会在这时,给她写来这样一封信。

  杜娟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件头等大事,她在厕所里,把两封信左看一遍右看一遍,仍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到底该怎么办。她下定决心,向同宿舍的大梅求助,她相信大梅,天大的事到了大梅眼前都是小事一桩,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她有这种本事。

  正是午休的时候,大梅已经躺在了床上。大梅有个毛病,每次躺在床上,总是要把自己脱得干干净净,只有这样,她才能睡着,否则,她将寝食难安。大梅说,脱光了衣服睡觉这是一种幸福,穿着衣服那才是活受罪呢。杜娟回到宿舍的时候,大梅似乎睡醒了一觉,她正眯着眼睛看杜娟。然后她就一针见血地说:“杜娟你出事了?”

  大梅这么一说,杜娟就再也承受不住了,一股脑把两封信都塞到了大梅手上,自己坐在床沿上,手足无措的样子,她似乎在等待着大梅的宣判。

  大梅看了一眼信,又看了一眼,然后惊讶地说:“呀,杜娟你了不得了,爱情来了。”

  杜娟红着脸说:“大梅你小点儿声儿,怕别人不知道咋的。”

  大梅平静了一些道:“杜娟你真幸福,同时有两个男人喜欢你。”

  杜娟无助地说:“要是一个人还好办,两个我可咋办呢?”

  大梅又说:“白扬不错,他就是咱们团的人,年轻有为,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他都喜欢不上呢。”

  杜娟说:“那我今晚就去见白扬。”

  大梅这时在被窝里又摇摇头说:“林斌也不错,他没什么靠山,这么年轻就在大机关工作,在领导身边,以后一定会很有前途。”

  杜娟因此也改变了主意:“那我去见林斌。”

  大梅沉思了一会儿,伸出白白的胳膊,抱住自己的头说:

  “别忘了,白扬的父亲是白部长,虽说白扬暂时在咱们文工团这座小庙,谁敢说以后不会调动。”

  杜娟听大梅这么一说,更没了主意,她眼巴巴地望着大梅说:“那我该见谁呀,要不我谁也不见了。”

  大梅望着天棚说:“你都见!”

  杜娟就傻了似的望着大梅。

  大梅把白白的胳膊收到被窝里,伸了个懒腰说:“以后,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谁能给你幸福,你就嫁给谁。”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