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石钟山文集 >> 幸福像花儿一样>>正文
5 努力使自己沉静下来

  一个晚上,短短的时间里,单纯的杜娟经历了两个男人对自己表白爱意,林斌含蓄而又冷静,白扬直接热烈。杜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她把头蒙在被子里,眼睛却睁得大大的,浑身发热,脑子发空。她想冷静地想一想,可一时半会儿却想不出个头绪,脑子里乱乱的,又空空的,她努力使自己沉静下来。

  她没有和男人交往的经历,尤其是这么近距离接触男人,他们舞蹈队分男女两个队,她也有过和男舞蹈队员台作的机会,那时,他们的身体接触是紧密的,他们在一起要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

  第一次体会男人身体的时候,那是参军不久,她还是舞蹈队的学员,观摩舞蹈队老队员演出。演的是《 白毛女 》,“大春”上场的时候,只穿了一个体形裤,下体自然暴露无余。她坐在前排,清晰地看见了大春的下体,那个晚上,她脑子里呈现的始终是“大春”的那一部分。她一直在心里说,原来男人是这样的呀。

  第二天见到那个扮演“大春”的男演员时,她不由自主地脸红了。很长时间,她的这种感觉才消失。

  后来就有了和男演员一起排练舞蹈的经历,身体接触自然是少不了的。刚开始,她总是害羞,做动作时,有意地和男演员保持着距离。她们的舞蹈队长是过来人,自然对她们这群小姑娘的心理了如指掌。队长就说:“舞蹈演员的身体就是语言,没有男女。”

  队长这么说过了,每次她和男演员在一起排练时,她就默念着队长的话,可还是不行。于是,一个动作就会重复十几遍,有时是上百遍,才终于过关。日复一日地下来,她渐渐就没有了那种感觉,她眼里的男演员,只是一个舞蹈符号,甚至就是一截木头。几年下来,她再看男演员时,便心静如水了。这就是职业素质。后来队长这么评价他们这些演员。

  她没想到的是,林斌和白扬一下子让她的身体激活了,他们不是男演员,而是两个活生生的男人。面对男人,杜娟不能不激动,不能不失眠。

  冷静下来,杜娟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我到底喜欢哪个男人?

  杜娟无论如何睡不着了,她没了主张,这时她就想起了大梅。大梅在她眼里简直就是过来人,虽然她们的年龄相差无几,任何事,包括这次和两个男人见面都是大梅的主意,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新问题,她要讨教大梅了。想到这,她跳下床,一下子把灯拉亮了。

  大梅已睡着了,两只白白的胳膊,还有半截肉肉的肩膀露在被子外面,大梅的样子很满足,也很幸福。杜娟突然发现大梅又胖了。大梅被突然而至的灯光刺激得直揉眼睛。

  大梅说:“干什么呀,你脑袋进水了?”

  这句话,当时是一句颇流行的口头语,一般年轻人都会说。

  杜娟坐回到自己的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的下半身说:“大梅,我睡不着。”

  这时大梅就睁开了眼睛。

  大梅说:“咋的?是不是让两个男人搞的?”

  杜娟只能点头了。

  大梅说:“两个人都对你说啥了?”

  杜娟偷工减料地把见两个男人的大致情况和大梅说了。

  大梅说:“这才哪到哪呀,早着呢。”

  杜娟说:“那我不能同时交两个男朋友吧,总得选一个吧。”

  大梅说:“你选什么,两个人谁说娶你了?”

  杜娟摇摇头。

  大梅说:“杜娟你别傻了,遇到这种事,男人都知道要挑一挑,就不许我们挑了。我不是跟你说了么,这两个男人各有特点,各有所长,就看谁最后能给你幸福,谁给你幸福你就嫁给谁。”

  杜娟仍不明就里地说:“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大梅说:“你该干啥还干啥,哪个男人约你,你都去见。”

  杜娟又说:“要是他们同时约我呢?”

  大梅说:“那你就选择一个去见。”

  杜娟听了大梅的话,仍是一脸的为难,她不知道这样下去的后果是什么。谁会让她幸福?此时的幸福对单纯的杜娟来说,如同水中月,雾中花,看不见摸不到。

  大梅的话,还是对杜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中午在食堂里,杜娟见到了白扬。那时杜娟正坐在桌前吃饭,白扬端着饭碗在用眼睛寻找着什么,那一刻,杜娟希望白扬走过来,又不希望他过来。她一看见白扬,她就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他是那么迅雷不及掩耳,三下两把就把自己抱在了怀里。此时,她的心里也是矛盾的,她一方面希望白扬这么大胆下去,同时,她又希望白扬离自己远一点,像林斌一样和自己说话。

  杜娟正想着,白扬走到了她的身边,在一个空座上坐了下来。

  他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她一眼,然后说:“晚上,你哪儿也别去,我去宿舍找你。”

  他的话似乎就是命令,可她一点也没有听出来,脸红心跳地说:“也许晚上排练呢。”

  白扬说:“我问过你们队长了,你们舞蹈队下午政治学习,晚上没有安排。”

  白扬说完这话,端着碗又到队长那桌去吃了,他们说说笑笑地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清,耳畔里回响着白扬的话:晚上你在宿舍里等我……

  同宿舍的大梅,晚饭都没有在食堂吃,就被王参谋接到家里改善生活去了,杜娟知道,大梅回来的时候,宿舍里一定又会充满鸡鸭鱼肉的气味。看到大梅现在这个样子,她有些羡慕,觉得自己很冷清。

  晚饭后,刚回到宿舍,就听见敲门声。她想,一定是白扬来了。果然,白扬走了进来,白扬没有穿军装,只穿着军裤和白衬衣,显得精神焕发。

  宿舍的灯是开着的,整流器发出嗡嗡的声音,隔壁宿舍的女伴在偷偷地听邓丽君的歌曲《 夜上海 》。白扬并没有像杜娟担心的那样,总之,那天晚上白扬一直显得很文明。他坐在椅子上,她坐在自己的床沿。那一晚,几乎都是白扬一个人在说,说自己十六岁被父亲送到部队后,如何想家,偷偷地跑回来,父亲用棍子敲他的腿,又把他送回部队。后来他提干了,当上了排长,部队拉练时,住在老乡家里,南北大炕,老乡住在南炕,男女混住在一起。又说拉练时,嘴馋,用军用棉鞋和老乡换鸡蛋的事……

  白扬说得很有趣,杜娟听着也很新鲜,她不时地用手捂着嘴笑上一会儿。白扬不笑,一本正经,苦大仇深的样子。渐渐地,她的眼前就有了白扬的形象,一个调皮又玩世不恭的军人形象。不知不觉,又快到熄灯时间了,大梅还没有回来。白扬起身告辞了,这时,杜娟不知为什么竟有了几分失落,为什么失落,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白扬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了一次身,他伸出手,在她脸上拍了一下,她没躲,也没有必要躲,只是目光从白扬的脸上移到了地下。

  他转回身说:“以后我还会找你的。”

  熄灯号吹响的时候,大梅回来了,然后笑吟吟地说:“是白扬来了吧?”

  杜娟有些吃惊地问:“你怎么知道?”

  大梅说:“我会闻呗。”

  每次王参谋来宿舍,她就闻不出来,她只能透过大梅床上的变化感受王参谋的出没。

  躺在床上的时候,她闻到了鸡鸭鱼肉的气味。她的肚子“咕嘎”响了一声,她想有个家也不错。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