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石钟山文集 >> 幸福像花儿一样>>正文
8 故事又得重新讲起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句话果然在杜娟身上应验了。

  杜娟又一次赴林斌的约会时,被白扬发现了。

  白扬发现时没说话,他狠狠地看了一眼林斌,又狠狠地看了一眼杜娟,气哼哼地转身就走了。杜娟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她想该如何向白扬解释,他会听她解释吗?如果解释不通,那就和他彻底断绝关系。其实林斌也不错,可林斌一直没有说爱自己,也没有什么大胆的举动。后来又想,林斌不是说喜欢自己的身材吗,还说她是他的梦什么的,这么想过之后,她的心里就踏实了下来。

  林斌说:“白干事怎么了?”

  杜娟说:“他脑袋一定进水了,毛病。”

  林斌也说:“就是,谁也没招他。”

  杜娟说:“别提他了。”

  两个人就自然不自然地往偏僻一些的地方走去。杜娟横下一条心,身子主动又向林斌靠近了一些。林斌似乎受到了杜娟的鼓励,也大胆地把手伸出去,揽住了杜娟的腰。她的腰第一次被林斌搂着,过电似的那么一抖,身体里有一种东西很不安分地乱窜起来,那一刻,她的心头洋溢着不尽的幸福感。

  这一刻,杜娟又想起了大梅,她想:大梅就是了不起。大梅说和王参谋结婚就是幸福,并让她在两个男人中选择幸福。现在她已经体会到了这种幸福。那个下午,她和林斌在一棵树后做了许多亲热的举动,她的身体被林斌抵在树上,仍然抑制不住一阵又一阵过电般的感觉。她想:生活是多么好啊。

  那天晚饭后,杜娟刚回到宿舍,门便被白扬“砰”地推开了。

  她很镇静地望着白扬,白扬的一张脸是扭曲的。白扬变声变调地说:

  “你们今天下午都干什么去了?”

  杜娟不说,她已经横下一条心,她认为自己和白扬的关系就此结束了,这是迟早的事,她现在觉得自己找到了幸福。

  “好哇,你脚踩两只船。”白扬这么说。

  杜娟仍然什么也不说,冷静地望着白扬。

  白扬又说:“你们都干什么了?”

  杜娟说:“你管不着。”

  白扬再说:“哼,你道德败坏,是一个骚货。”

  杜娟说:“恋爱自由,你管不着。”

  白扬真的生气了,他扬起手,似乎要打杜娟,最后终于没有落下来。但他仍吼道:“你们都多长时间了?还骗我,说你们是老乡。”

  白扬似乎终于明白为什么还拿不下杜娟这块高地,原来有另外一个人在捣乱。

  他说:“好,你在搞三角恋爱,我告诉你,有他没我,有我没他,咱们走着瞧,不把你们搞散了,我就不姓白。”说完一摔门就走了。

  杜娟对白扬的威胁一点也没有害怕,白扬来后,她还冷笑了两声,心想,只要我和林斌愿意,谁也别想拆散我们。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大梅来宿舍午休,杜娟忍不住把最近发生的事都对大梅说了。

  大梅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她所说的幸福,其实是偏向白扬的,林斌只是一个陪衬,那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事情已经这样了,大梅自然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一遍遍地替杜娟惋惜。又说王参谋准备转业到地方的话题。

  这事之后没多久,林斌突然告诉杜娟,部里那个考学名额给自己了,现在他要全力以赴复习文化课。白扬自从和她吵过之后,一次也没有来找过她。平时在路上碰见了,他也像没看见她似的扭过脸去,中午在食堂吃饭时,白扬故意不坐她坐的桌子,而是坐到别处去,大着声音和其他人说话,仿佛是故意给她听似的。她也就装得像没事人似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如果事情仍然这样往下发展,便注定没有什么新意了,结果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故事又得重新讲起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