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3>>正文
第四章 革命遍地开花(工业革命的拓展) 5.小岛事儿更多

  弹丸大变身

  接下来是日本的明治维新,这个明治维新又为什么能够成功?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的确立,离不开它的历史传统。日本国646年大化改新之后,天皇开始掌握政权。在大化改新之前,日本国的政权是由苏我氏和物部氏两个大贵族家庭轮流执政,后来苏我氏干掉了物部氏,大化改新,天皇把苏我氏贵族给干掉,然后天皇开始掌权。天皇掌权了不到200年,政权落到了日本的外戚藤原氏手中。藤原氏世世代代任日本的摄政和关白,摄政就是天皇年幼的时候,由藤原氏摄政,跟多尔衮似的。关白就是天皇长大之后,他们担任辅政的大臣,所以这二三百年,在日本历史被称为摄关政治。天皇大权旁落,完全由藤原氏说了算,藤原氏就是天皇的姥爷兼舅舅兼舅父,全是外戚,200年当中的历代天皇,都是藤原氏家的女孩生出来的。

  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姐姐嫁给了爹,妹妹嫁给了儿子,经常是这样通婚,皇后跟太后原来是亲姐俩,或者说天皇娶藤原世家,能娶祖孙三代,从奶奶一直娶到孙女。整个二三百年,天皇是不掌权的,由藤原氏执政,天皇的大权旁落。结果日本的武士阶层崛起。原来武士就是给庄园护院的一帮狗腿子,后来逐渐地发展起来,两个大武士集团在日本国内展开激烈的混战,就是平氏和源氏。平氏和源氏都是日本天皇的后代,天皇的孩子太多,养不起了,降为臣级,赐给姓氏,就是源氏和平氏。混战了30年,最后源氏的首领源赖朝得胜建立了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幕府,这个幕府被称为镰仓幕府,因为设在今天东京不远处的镰仓而得名。日本开始了幕府统治时期,长达600多年。

  镰仓幕府的第一代将军叫源赖朝,他从天皇手中得到了征夷大将军的封号,实际上从这个时代开始,日本的最高统治者变成了幕府将军,他的时间是从1192年到1333年,就是我们国家的南宋到元朝。忽必烈征日本失败的时候,就是镰仓幕府统治时期。镰仓幕府末年,幕府混乱,幕府衰微,日本天皇想重新夺回政权,结果被室町幕府打败,天皇出走吉野地方,日本朝分裂,进入南北朝时代。

  我们看《聪明的一休》,一休就是南朝后醍醐天皇的皇太子,后醍醐天皇战败之后,有的说后醍醐天皇自杀了,有的说他被流放了。无奈一休被迫出家,成为日本的一代高僧。在日本国谁都知道他,他娶媳妇、纳妾、喝酒、吃肉什么都干,也不知道他怎么能成为高僧。日本高僧的标准跟中国的标准不一样。日本进入南北朝,南北朝的动乱持续了60多年,明初的倭乱就是这帮人,60多年后,被室町幕府的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结束,然后日本的室町幕府统一了日本。

  室町幕府统一日本之后的150年,本来就是弹丸小国日本,分成66个弹丸。日本历史进入到战国时代,相当于中国明朝中后期,就是倭寇最猖獗那阵子,现在的男孩玩日本的《战国时代》游戏,好多个像织田信长、丰臣秀吉这样的人物,这个时代是名将辈出的时代。最后,德川家康完成了日本的统一,建立了日本最后一个幕府,就是德川幕府,也就是从1603年到1868年,这600多年间,天皇没有任何权利。

  咱前面讲过,大化改新之前,苏我氏、物部氏执政,天皇没权,改新之后,天皇有了200年的权利,开始了藤原氏的摄关政治,外戚靠边站之后,就开始了幕府时期,也就是日本有虚君的传统,为什么它能够搞君主立宪,因为天皇习惯了没权利,他有权不适应了。小日本跟中国较劲的时候,老说这个,我们大日本天皇万世一系,从传说中的神武天皇道现在的平成天皇,125代,皇统没有断绝,你们中国皇上谈不上神圣,你们的皇上老换,一会儿赵宋,一会儿李唐,一会儿朱明,你老换,所以你不是奉天承运,我们天皇才奉天承运,125代,没打乱。

  问题是,你换他干吗?外面下大雨,宫里下小雨,睡一宿觉,挪几个地方,还拿盆接着,这就是天皇的皇宫。天皇卖字,宫女卖身,只能这么活了。说外地诸侯来朝见天皇,天皇第一件事是去当铺把朝服赎出来,得这样。大臣一来,天皇就哭穷,没钱啊,借我点钱吧。大臣一给钱,天皇特高兴,你说你要几品官,别不好意思,我就给你升。真正掌权的人换得很勤,100多年一换,这是日本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天皇相当于中国的孔子,你哪朝哪代,你王朝怎么更替,孔子的后代都是衍圣公,你得尊重人家,到了中华民国,他也是衍圣公,一个道理。他的天皇不掌权,有虚君的传统,明治维新就能够最后顺顺当当地建立君主立宪政体。

  造反的武士

  再有,就是明治维新的背景。

  第一,封建领主经济瓦解。这里面又涉及日本明治维新能够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了。日本的社会结构不同于中国,同于西方。表面上看,跟中国一样,人分为四等,士、农、工、商,但是跟中国最不一样的地方,是四民的身份不能转化,中国农工商能成为士,相互可以转化,需要通过科举来实现。

  我们看山西的晋商,开药铺的,弄个四品道台,过年过节,绿呢大轿,出去显摆显摆,没问题,直接捐个官就完了。所以中国的农工商都可以转化为兵,也就是中国的统治阶级的基础牢固。我们科举制度一搞,把任何对统治阶级不满的力量都转化成了拥护统治阶级的力量。洪秀全要是能考上,他至于造反吗?清朝可能会多了一个河神第二,或者你直接盖过了和珅了,完全有可能。所以在中国古代,搞革命推翻统治不容易,因为统治阶级的基础太牢固了。想成功,有捷径,不用造反,读书就完了,再苦也必掉脑袋强吧。

  日本不行,身份之间是不能转换的。日本在全面学习中国的时候,日本人说我们两个东西没学,宦官和科举,宦官没学挺好,科举没学就出了问题了。你不学科举,你怎么选拔官吏?在日本,官吏是世袭的,相当于中国的先秦,世亲世禄,就是世袭。你要想担任摄政关白,必须是藤原氏,这个藤原氏后来分了5家,一条二条九条,只有这么5家人可以出任摄政关白,你甭管他有用没用,最起码名义上是日本最高级的官位。你要想担任征夷大将军,你一定得出自源氏,室町幕府是足利氏,德川幕府是德川氏,但是他们的祖先都出自于源氏。将军必须是源氏的人来担任,姓别家姓的人不能当,所以都是世袭的,这样形成了日本森严的社会等级,像法国,三个等级。名义上高高在上的是天皇,天皇惨到什么份儿上,幕府给他年奉5万担白米,还打7折,一般不可能发,还经常拖欠,天皇要拿5万担白米养活2000多家依附于他的公卿。天皇自己生儿子都养不起,只能将为臣级,赐给姓氏,自谋出路去吧,对不起你了,你够18了,我不管了。为什么?天皇穷啊,天皇太穷了,宫殿年久失修,所以天皇只是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

  往下就是将军,幕府将军。这是日本实际意义上的最高统治者,占有日本1/4最富庶的土地,剩下3/4,分给260多家大名。大名相当于我们先秦时代的诸侯,大名分三种,谱代大名,与将军同姓,德川氏、水户氏,跟德川同姓,从德川一家繁衍出来的。这个大名,一共就家,260家大名,跟将军同名的只有家,咱们先秦时代,周武王分封71个诸侯国,姬姓诸侯40国,就是怕异姓诸侯造反,这个可倒好,一共就7个。

  第二个就是亲藩大名,亲藩大名要么跟谱代有婚姻关系的,要么就是在德川幕府建立之前。1603年以前就归德川的也不多,绝大多数大名属于外样大名。将军不待见他们,他们也不待见将军。现在你兵力强大,我暂时装孙子,有朝一日,我要起来造反。最后明治维新能够成功,西南四强藩,长洲、萨摩、土佐、肥前都属于“外样大名”。像萨摩藩的藩主岛津氏,当年对德川家康,对丰臣秀吉都不服,打仗打得很厉害,他是被迫,万般无奈,后来一有机会就反。

  再往下就是武士了。武士也分等级的,分N多种,不是说是个人,腰里插两把刀,都叫武士。武士分等级,最高等级的武士叫旗本。武士不论户不论个,世袭的嘛,3200万人,武士占了200万人,旗本武士不到5000人,旗本武士可以出任幕府的各级官职,比如你们看一休里面的新右卫门,新右卫门这个官职用现在咱们的话讲,就是北京市市长兼北京市卫戍司令兼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兼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局长,你看他整天嘻嘻哈哈,跟小和尚凑一块儿玩,其实是相当大的官。他为什么整天跟一休一起玩,他不是管寺庙的吗?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相当于这个官,所以旗本武士就属于高级武士。旗本武士有的年俸能超过万担,有的跟穷大名相比,他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而且深受幕府信任。

  武士再往下,就是御家人武士。御家人武士在日本也不到两万户,一般都可以出任大名的各级官职,打仗的时候,都是顶盔冠甲的大将。

  再往下,就是通称中下级武士,最惨的武士叫足轻武士。顾名思义,打起仗来他们就是步兵。“足”就是脚丫子,“轻”就是无足轻重,死了就死了。足轻武士打仗没有盔甲,脑袋上一个斗笠,底下穿着草鞋,挺着竹枪,直接上去就跟人打仗。要是在中国,作为这样的足轻武士,也是有可能升到旗本的。岳飞不就是小兵出身吗?32岁人家就当节度使了,在战场上立军功。可是日本不行,日本各级都是世袭的,旗本的后代永远是旗本,御家人的后代永远是御家人,足轻的后代永远是足轻,那你这个玩意儿就气人了。我们今天的军队,就是没有仗打,我要是少尉满了三年,有能耐照样升中尉,中尉满三年,升上尉了,上尉满四年,我就是少校了,我得一级一级晋升啊,你不能让我永远是少尉,否则的话,没有劲儿。打起仗来,我英勇无比,在战场上立功,斩了敌人的首级,我还可以晋升,这多好。200多年,德川幕府统治太平盛世,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你说足轻武士有什么机会出人头地啊?他们俸禄非常微薄。日本武士的俸禄是发白米,不是发钱,你要把这个米卖成钱,你卖米的时候,这个米价是米商说了算,显然这样就亏了。要不然你就吃米、穿米、喝米,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没办法,你就是遭人家的盘剥,得到的非常少。

  本来武士是很骄傲的,他们有两个特权——称姓、佩刀。最古老的日本人,都没姓。只有武士有姓。天皇到现在都没有姓,天皇全叫什么仁,你乍一看这日本天皇们,以为都是哥俩呢。日本人的名字都是这样,明治天皇叫睦仁,你看这名字,和睦仁爱,其实最孙子了。之后的大正天皇叫嘉任,昭和天皇叫裕仁,今天的平成天皇叫明仁,日本的皇太子叫德仁,下一代日本天皇叫德仁,他都叫什么仁,没有姓。武士有姓,别的人没姓,有个名就招呼完了,三四郎,七八郎君,二百五,取数字图个吉利。

  等明治维新一成功,日本政府觉得老百姓没有姓,特羞耻,不是文明国家,所以颁布了《苗字必称令》,一个月内,每个人都有了姓,没姓不给上户口。日本人姓什么的都有,他又没有中国这么悠久的姓氏传统,逮什么姓什么:山本、山上、山下、山田、田中,山田就回去种地吧,田中更是种地的;大岛、小岛、大乔、小乔,那会儿也没有冰箱,没有彩电,要不然日本人会姓这个。

  中国人13亿,算上少数民族,5000多个姓氏。日本人1.3亿人,20万个姓。它要是哪个姓过百万,那绝对是大姓了。什么佐藤啊、田中啊,你要是在马路上喊张小姐,会有十个人回头,不知道你喊谁,你要在大街上喊姓,绝对就一个人回头看你,就他姓这个姓,第二个人没有,找不着,谁跟你同姓找不着。你为什么姓这个?不知道。姓犬养,他们家是养狗的,姓猪司,他们家养猪的,还有姓猪口、猪嘴这个姓的。还有姓厕所的。日本的厕所叫御手洗,以后到了日本国,看到谁家门口挂这个牌子,千万别以为是公共卫生间。我姓这个姓,姓厕所,就姓这个姓,洗手间,日语动词搁后面,你什么的干活。

  武士还可以佩刀,腰里插两把刀。短的叫肋插,长的,如果是刀刃向上的,叫打刀,刀刃向下的叫太刀,看他怎么挂。

  武士的头发跟正常人不一样,顶上一疙瘩,中间剃掉,后面那个编成辫子,拿身子一绑,拿唾沫一粘。他也不像契丹人,这儿一疙瘩,那儿一疙瘩,后面一疙瘩,三个辫子,他不是。他后面编成辫子拉过来了,像咱们梳满发的,这个没劲儿。看武士,武士很厉害,称姓佩刀,这是武士的特权,衣衫褴褛的武士,遇到了锦衣玉食的商人,你不给我让路,拔刀斩之,不负任何责任。你敢拦住武士的去路,你不是作死吗?武士打造出一把新刀,我要试试这个刀快不快,夜里上街砍人,流浪汉或者晚上经过的市民,一刀劈死。嘿,我这个刀挺快的嘛,第二天警察一看,这儿有一个人身首异处,这肯定是武士练刀呢,得了,哥们儿,你认倒霉吧,没人管,报了案也没人管,武士有这个特权。

  武士很骄傲,日本人最崇拜武士,武士可不是说一帮莽夫,他相当于中国的士这个阶层,相当于知识分子阶层。他们能文能武,所以日本武士本来很骄傲,现在随着经济水平的下降,武士惨了,腰里还是有两把刀,肩膀上多一锄头,穿着短裤,下地了。有人说锄禾日当午,我受不了,所以我糊伞、糊扇子,日本的手工艺品非常漂亮,美轮美奂。还有的,这些苦都吃不了的,我干脆给富商当干儿子得了,或者我给富商当上门女婿。在日本,你要做上门女婿,你姓女家的姓,那跟奴隶的地位差不多,受歧视,公司都不要你,都不招你,就觉得你这个人没本事。你活不下去,自杀,像个武士一样。当上门女婿,你生活倒是无忧了,身份可就变了。

  中级武士对现实的不满是日本明治维新能够成功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内忧外患

  日本跟中国最大的不一样,就是领主土地所有,土地不能买卖。它不像中国,土地可以买卖,中国有科举,您读了书,科了举,做了官,买了地,您就由农民变成了大地主了。

  岳飞那么爱兵如子,那么穷,那么廉洁,死的时候抄他们家,还4000多亩地呢。像韩世忠那些大将,家里都拥有两天几万顷,原来都是小兵、穷出身。你有了钱,你就可以买地,你就变成了大地主,但是在日本不可能,在欧洲不可能,土地是领主的,领主的土地是分封下来的,相当于咱们中国先秦时代。所以你要想获得土地,你要想改变这种局面,你必须造反把它推翻,没有选择,所以日本为什么明治维新成功?咱们讲,它有虚君的传统,它是封建领主土地所有制。到这个时候,它的发展又引起了中下级武士,腰里插着刀的这帮人的不满,不像中国的戊戌变法,一帮人在这儿煽事儿,那个玩意儿没用,你看人家这个,再加上这个时候对于日本来说,既有内忧,又有外患,就是美国军舰扣官。1853年美国亚洲舰队司令、海军准将佩里率四艘军舰来到日本的舞鹤港,要求日本开港。日本闭关锁国200年,只留长崎一地与中国、朝鲜、荷兰三国通商,没有幕府的特许状,日本船是不能出海的,日本渔民出海捕鱼,被风吹到别国,如果回国,就是斩首。所以日本渔民漂到俄罗斯就不回来了,回来就是死。

  200年闭关锁国,现在美国军舰要来了,要求日本开港,日本人拒绝了,日本武士穿上祖传的华丽的大铠,骑上宝马、系上宝刀,带着随从,去跟美国人干仗。美国300名海军陆战队员登陆,佩里将军下令鸣枪前进,一开枪,日本所有的战马全惊了,没听过这声,转身就跑,日本人划着小船,准备火烧“赤壁”,给美国军舰点厉害。美国人一开炮,打不着日本船,太小了,炮弹掀起的浪,把日本的船全弄沉了,所以日本人一看,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对手。

  你看中国闭关锁国的时候,对外界的事情不屑于了解,英国在哪儿关我什么事,我知道这个干吗啊。日本不一样,每一艘来日本的船和日本归国的船,都要给幕府叫分说帖,哪怕道听途说的事都可以,你在国外有什么见闻,今天世界形势怎么样,你必须给我个交代。幕府利用这个来了解外部,虽然它闭起了国门,但是对外部世界并不陌生,所以日本人一看就明白了,这是工业文明的产物,我们打不过人家,人家的船是蒸汽动力,十几层楼那么高,瞧自己那小船,还没有人家一片螺旋桨大呢,干脆就别干了,所以开关,这一开,国门就被打开了,帝国主义列强就进来了,开始侵略日本。我到现在没弄明白,日本有什么可侵略的,要啥没啥,市场、原料它哪有呀。

  被侵略中的日本,处境跟咱中国一样。强行签订领事裁判权、片面最惠国待遇,通商口岸、租地造物,完全跟中国的处境一样,但是你看今天,日本人提起佩里,热泪盈眶,开国恩人,没有佩里打开日本大门,我们还是那样得闭关锁国,日本国内给佩里立像啊,立纪念碑,那纪念碑上写着:北米合众国水师提督佩里登陆处,落款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每年将佩里登陆的日子,作为日本的狂欢节,老百姓扮演成佩里威武的样子,这是开过恩人。

  倒幕行动

  小日本真逗,太搞了,人家就想得开,谁打败了我,我跟谁学,我玩你剩下的东西,还能玩得比你更好。我们一说四大发明是我们中国的,我们多辉煌啊,我们发明了火药,人家打响了鸦片战争,什么都是我们发明的,但是人家都玩得比我们好,还能战胜我们。小日本挺邪乎的,它的国门一被打开,日本人就了解了外部的情况了,日本人认识到,就这样统治下去不行了,尤其是有的日本人认识到幕府是日本的最大的阻力,于是掀起了倒幕运动。

  首先来看倒幕派的形成。日本的倒幕派是以中下级武士为首。1862年,一艘叫千龙丸号的日本船来到了中国的上海,明治维新前三杰:高杉晋作、吉田松因和坂本龙马。到了上海一看,你们中国人住的地方,房屋低矮、污水横流,华人衣衫褴褛,面有菜色,看见洋人就点头哈腰,你看洋人衣着光鲜、屋宇壮阔、街道整齐,下水道、排水沟什么的弄得特别科学。再一看清朝士兵装备的武器,日本武士说,给我一万铁骑,纵横大江南北,打这兵,一万人足够了。看我们的日本宝刀,日本的发型比较怪异,英国兵没见过,英国兵围着看,中国人就够搞的了,男人留根大辫子,日本人更搞,发型怪异,非主流啊。英国人上来就要 夺日本武士的刀,日本武士对刀比对他老婆都好,他就是卖老婆,也不能卖刀,祖传的宝刀,英国兵想夺,日本武士把刀拔出来,随手一挥,英国兵所有的枪都给砍断了,削铁如泥的宝刀!阳光下的宝刀,晃得周围人都睁不开眼,中国那刀砍树会崩了,所以你想,人家百炼金刚,你那个破铁片子,你怎么跟人家打仗。所以日本人认识到,我们跟中国学了一千多年了,唐化了一千多年,现在中国人被打成这样,再跟他学,没好下场,必须改弦更张,学习欧洲,打倒幕府。

  倒幕派形成之后,就开始进行倒幕战争,推翻幕府的统治,建立了睦仁天皇为首的明治政府。日本所有天皇的年号都取自中国的古籍,像明治天皇的年号就是出自《尚书》:“圣人南面听天下,向明面治。”它各取一个字。今天的平成天皇的年号出自《史记》。昭和出自《尚书》:“昭明百姓,协和万邦。”然后他们学会了中国文化之后,背信弃义、忘恩负义。

  明治政府成立,是通过战争的手段推翻了统治日本长达265年的德川幕府,并开始了明治维新的措施。

  快刀斩乱制

  明治维新的措施,我们按照日语原文,第一个就是废藩置县,原来的大名被废掉,搞四民平等。这个废藩置县能够为它的资本主义发展提供统一的市场。这个事儿实际上我们国家在秦始皇的时候就开始干了。本来日本在中国唐朝的时候取法中国唐朝的制度,执行大化改新,也是这样,中央集权,但是不到二百年,后来,尤其武士阶层崛起之后,这个长达六七百年的分裂,到了明治维新完成之后,废藩置县,日本国今天的行政区划是一督一道二府四十七县:一督就是东京督,一道就是北海道,两府是大阪和京都,然后四十七个县。督府到县的级别,相当于我们的省,实际上日本一共就中国一个省那么大,所以你到日本看,你看县长比市长级别高得多,它的县长叫知事,就跟我们知县一样,它的市长相当于咱们的区长,按二战以前,日本的官员也是有品级的,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原来有品级,知事是正二位,市长是正六位。它这个废藩置县,是为资本主义发展提供了统一的市场。四民平等,这个四民指的是原来的士、农、工、商。

  后来的日本把农、工、商并成了一个族,在明治维新之后,社会上的等级划为皇族、华族、士族和平民。皇族就是皇室贵族,华族就是原来的大名,明治维新的功臣,有爵位的。原来的武士称之为士族,原来的农工商都称为平民。出了皇室不跟平民通婚之外,剩下三个等级可以通婚,身份也可以转化,所以这样一来就形成了四民平等,四民平等能够为资本主义发展提供劳动力。其实不光提供劳动力,它也可以提供资本家。你想,武士阶层,俸禄由朝廷出资赎回,那么武士的俸禄朝廷赎回之后,武士拿这个钱去经商。原来商居四民之末,这个阶层是很被人看不起的,武士又不会经商,所以中下级武士往往大量破产,破产之后又没有固定的俸禄收入,他就只能出卖劳动力。而高级武士和原来一些大名们,被国家赎回,给的俸禄比较优厚,他们就可以拿这东西投资,做买卖,这样日本的资本家阶层和劳动者阶层,通过四民平等,都得到了壮大。所以这两项措施是为日本的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市场和充分的自由劳动力。

  咱们讲原来的日本,它的土地是不允许买卖的,这就形成了一个大问题。明治维新后,土地变成私有,承认了新兴地主的土地私有权,它等于也解决了土地问题,因为你原来土地是不允许买卖的,现在变成新兴地主所有,变成了绝对私有。我有钱,我想买几亩买几亩,我想买多少买多少,这就叫解决了土地问题。至于这地在农民手里还是在谁手里,这个不是资产阶级革命要解决的问题。当然日本也确立起了小农经济,它对工业发展是有阻力的,然后殖产兴业。1871年,日本政府派出一个高级代表团,右大臣(相当于首相)岩仓具视,主导了著名的岩仓使团,与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伊藤博文等重要官员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访问欧美十几个国家,以求改革之道。这个使节团的官员总数占了明治政府高官总数的65%,所花经费占到当年日本政府财政支出的好几成。他们对于西方发达的物质文明,对于西方发达的工业文明的表现是始惊,次醉,终狂。一开始看到西方发达的物质文明,他们表现出来很惊讶,人家都过上好日子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咱还灯笼呢;次醉,看到这些太刺激了,然后就晕了,陶醉了;终狂,最后发狂,我们日本也要学习,也要做到这点。

  你的就是我的

  受了刺激的日本人,坚定不移地要把国外好的东西移植到日本过来,发展日本的经济。咱们中国在1875年派出了第一批的驻外使节,正使是郭嵩焘还好一点,像副使到了外国之后,这儿不好,那儿不好,哪儿都不如我们大清,咱们出去看老挑人家短,这样的话你跟谁学?反过来我们看日本,要全面地学习西方,发展本国的资本主义。他在发展本国资本主义搞殖产兴业的时候,最高明的一招就是扶植私人企业。我们对比中国的洋务运动,咱们的洋务运动也是学西方,但是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洋务运动的企业都是官办,这个官办企业发起来之后,就对私人企业进行打击、打压,它怕私人企业跟它竞争。这样一来就形成了官与民争利,所以说为什么洋务运动它不具有资本主义性质呢,因为你不但对私人企业不支持,相反还压制。等到了甲午战争之后,朝廷才不压制私人企业,放宽了对民间设厂的限制。如果说朝廷彻底抛弃了重农抑商的政策,这得到新政预备立宪那块儿了。而我们看日本国,它这个在明治维新一开始,对私人企业就进行扶植。因为私人资本薄弱,所以政府兴办工厂,兴办工厂之后低价给你,基本上就跟送差不多。比如日本的兵库县造船厂,国家投资59万日元,创办了这家造船厂,那会儿日元就是大洋。若干年后,这个造船厂的固定资产有110万日元,账面上流动资金是91000日元,然后还有造好的3艘船,所有这些东西,以125000日元的价格,拍卖给了三菱,实际上就相当于白送给他了。三菱拿到了这个造船厂之后,用了半年时间,就垄断了从日本到上海的航线。过了一两年,基本上远东地区的海上航运就被三菱公司给垄断了。原来是英国的太古轮船公司。你想,政府扶植私人企业,发展起来,政府只管收钱,工人下岗了,也不会上市政府门口坐着去,那得上三菱她们家门口坐着去,跟你也没关系。这种东西应该是搞得最好的,你看二战以后,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它也搞国有制,没有一个国有制企业能搞得好。理论就是你不是自个儿的东西谁都不心疼,就这么个道理。所以你发展扶植私人企业,对于国计民生贡献是相当大的。这一点日本人是很能整明白的。

  第二个是土地私有,殖产兴业。

  第三个就是新式军队。明治维新的目的就是要富国强兵,日本建立起一支所谓的皇军,效忠于天皇的。原来的日本军职被武士垄断,那么明治维新之后废除了武士佩刀的特权,变成了什么人都可以参加到军队当中,形成了义务兵。这样一来,就出问题了,武士大量破产,他们只会打打杀杀,最希望的就是在战场上出人头地,让他到工厂开机器去,或者让他到村里种地,这活他不爱干。所以武士纷纷加入到日本军队当中。日本的军队虽然是现代化的装备,但是他们思想意识水平,基本上还停留在日本战国时代,武士道精神。日本军队在战场的表现,不是以善战闻名,而是以野蛮闻名,虐杀俘虏,虐待平民,这干得最棒。你看二次大战的时候,世界各国的军纪最败坏的就是日本皇军。德国军队胡作非为的是党卫军,而且还不是武装党卫军,就是看守集中营的那帮人,那帮人在德国也是人渣。最败坏的就是日军,日本军队跟它这个民族传统、武士道精神是有关的。日本人跟我们中国人表面上看起来都是讲儒家思想,但中国的儒家思想核心是仁,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中国人不会野蛮。小日本给我们来个南京大屠杀,我们反过去再给他来个东京大屠杀,说穿了,你这也就是过过嘴瘾,真让他杀你下得去手吗?他跟你无冤无仇,站你跟前,五岁一小孩儿,把眼珠子抠出来,你干得了吗?日本人就干得了,可是中国人干不出这事儿。你知道南京大屠杀不对,你知道狗咬人不对,那人能咬狗吗?所以咱们是这样。

  日本人为什么就干得出这事儿来?是因为日本的儒家思想以忠为核心,它强调忠君爱国。所以孟子在日本是最不受欢迎的,孟子讲民贵君轻,这个最不受欢迎。日本武士道是以忠为核心,而且日本传统文化当中,认为人死后就变成了神,而中国是圣人死了才能变成神,岳飞,关羽,文天祥,他们是圣人,死了就是神。日本不是这样,所以靖国神社里边供着三百多万个“神”,它既然死了就是神,神能犯错误吗?所以“神”在成“神”之前杀人、放火、强奸都是对的,都是对日本国尽忠的表现。我不觉得我这么做有什么可羞耻的,我杀的是敌人,我不觉得我心里有负罪感,我忠于天皇,忠于我的国家。所以为什么日本军队在战场上表现这么野蛮,是跟它文化传统有关系的,日本人只有羞耻感,没有罪恶感。说我干这事儿不对,他没有这种感觉,是非观念没有,所以日本军队建立起来之后,邻国的巨大灾难就到来了,这帮武士不会干别的,整天就琢磨怎么对外打仗。

  第四个,就是文明开化,而这个也就是日语的原文。你看今天的日元,最大面值的是一万,接着是五千,一千,五百,再往下就钢镚儿了。一万日元上印着一个人,叫福泽谕吉,这个人被称为日本的伏尔泰,是明治维新的思想理论家。他指导明治维新,所以日元最大一万上印的是他。五千上边印的是1898年用英文写《武士道》一书的人——新渡户稻造。一千是夏目漱石,五百才是天皇呢,天皇最不值钱,才轮到五百。这个福泽谕吉的主张就是四个字儿——脱亚入欧。与欧美强国共进退,完全学欧洲。他认为我们日本是亚洲国家,但是亚洲太落后了,我们不能跟亚洲一起成长繁荣,而是要学习欧洲,特别是他在对外政策上提出来了施之欧美,取之邻国。英国在我们这儿有不平等条约,有治外法权,那我们也到朝鲜、到中国弄这玩意儿去。欧美国家怎么对付我们,我们也怎么对付其它亚洲国家。把我们定位成欧美国家的一员。这个思想对日本的影响根深蒂固,一直到现在,也许还有将来。从明治维新到现在140年了,140年的欧风美雨,已经使得日本人在心理上完全不是亚洲人了,他们永远是背对着亚洲。你看日本向来给自己定位,西方七国成员,他在地理位置上最东。他这时候不说自己是日出之国了,给自己定位成西方七国成员,太平洋沿岸国家,只是地理上位于亚洲,坚决不承认自己是亚洲国家。咱们中国人头发染得跟鹦鹉似的,眼珠给弄蓝了,最早这种风气是从日本学来的。你要到日本银座那地方,吓死个人了,我去一趟回来老做噩梦。这是人吗?男男女女浑身上下都涂黑了,嘴唇也黑,哪儿都是黑的,你一看跟幽灵似的,特别可怕。

  小日本讲文明开化,就是什么都跟欧美学,说日本人在明治维新以前,我们讲一千多年,日本人是不吃肉的,日本人一千多年都不吃肉,只吃粮食和海产品,它就是白肉可以,飞禽走兽都不吃,因为有佛教信仰。明治维新之后,说身体素质不好,不能总是一米五啊,就是因为不吃肉。于是天皇带头,早点吃牛肉、牛奶,不吃寿司了。你说天皇爱吃那玩意儿吗?你要是一直不吃肉的话,猛地尝到肉的味道,还真接受不了。天皇说我们老吃海产品容易得霍乱,我们争取得疯牛病,大家一起吃肉吧。再有,日本人现在都穿西装,武士把发髻都剪掉,都改西装了。日本的建筑物也都仿效西方,你看日本国会,盖的跟凡尔赛宫似的,全都效仿法式的,文艺复兴式的,巴洛克式的,一概西化。有人跟天皇讲,应该废除日语,以英语为国语,咱们日本2009年全民说英语,应该这样。天皇觉得这主意可以啊,就开始推广了。一推广发行,不行,日本人的舌头短,舌头构造有问题,所以很多发音也发布出来,你像“see”,日本人就说“细(发音)”,但是即使是这样,日本人也坚持说英语,只不过它说的老外都听不懂。有一笑话,说日本的大使在联合国发言,主席是英国人,越听越不爽,说你能说英语吗,那大使说,我说的就是英语啊,英国人无语了;英国人越看他越别扭,说你能站起来发言吗,他说我一直站着呢。当然这个是笑话,甚至还有人跟天皇建议,禁止日本人通婚,就是不许日本人跟日本人结婚,只能跟白人结婚,改变人种。天皇可不干了,那得跟皇后离了,这很困难,你说你男的要是一米五,女的一米八,太不配套。但是不管怎么讲,日本的文明开化,全面学习方,最后成为帝国主义六强之一,如果从人种的角度说,抛开国家的民族的概念不谈,证明了黄种人不比白人差。你看我学的你,我用的你的玩意儿,结果我也不比你差,这个真是挺了不起的,所以有时候善于学习比善于传播更重要。

  咱们老说我们发明了指南针,人家利用指南针,有了地理上的大发现;我们发明了印刷术,人家利用印刷术,搞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我们发明了火药,结果你让人家打成这样。什么都是你发明的,你都没玩好,都被人家玩了之后战胜了你。而且小日本文明开化里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教育的重视程度超乎想象。你看日本人,在明治维新前识字率就达到54%,武士阶层识字率就达到100%。所以它对教育非常重视。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的时候,日本就普及了小学,“九·一八”事变爆发的时候,日本普及了初中,当时连英国都做不到。英国三百年的殖民帝国都做不到,1904年普及小学,1931年普及初中,日本做到了。所以日本的军队在二战的时候,就是抗日战争、侵华战争爆发的时候是40万了,抗日战争转入相持阶段是60万,投降的时候是130万。1944年以后日军的素质已经很差了,精壮的都在太平洋战场战死了,130万一直保持在中国战场上进攻的事态,到它投降的时候都保持一种进攻的事态,证明它的战斗力相当强,刨去武器装备的因素,它的士兵作战能力就是很强,因为它的文化水平高。人人都鼓捣迫击炮、照相机、指南神什么的,都能看的懂地图。而咱们很多人大字不识,这玩意儿就没法比。

  由于这几点措施,日本的明治维新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武士刀下鬼

  日本明治维新之所以能够成功,有几个原因。第一,日本她有一个虚军的传统,包括英国、法国这些欧洲国家,没有日本这种军队的君主专制,王权在革命以前也受限制。第二,日本的领主土地所有制,它的土地不能买卖,不能转让,所以地主也是受压迫、受剥削的。地主想造反,这在中国不可思议。第三,身份等级制度,就是日本的四民的身份不能转化。你要想改变自己的境遇,就必须得通过革命手段。日本的统治阶级力量之所以薄弱,是因为领主土地所有制和身份等级制度,倒幕派的力量十分强大。那是西方侵略者集中进攻中国,给了日本比较宽松的环境。西方侵略者为什么集中进攻中国?因为中国又打,又弱;为什么不进攻日本?因为日本又小又强。日本人太强横了,实实在在的“小强”。西方要侵略,就是要那里的市场和原料,日本最缺的就这东西,傻子才侵略它呢。你要市场,要原料,它就缺这个。加上日本它民风强悍,骁勇好斗,中国掌权的都是文人,手无缚鸡之力。明朝末年,你要是一个秀才,带着弓箭出去,你爸能抽你,不好好读书,舞枪弄棒的,跟武夫一样。但是在日本,大学回家腰里也插两把刀。

  萨摩藩的藩主,在江户城朝见完将军回来,回来的时候,这藩主的队伍过来了,老百姓应该赶紧低下头跪在路边,或者九十度鞠躬。诸侯不能平视,就是你不能平着看你的藩主,也不能仰视,天皇出来你抬头看都不行,那是太阳神,看一看,小命送,别把眼睛给刺瞎了,赶紧趴在那儿吧。可就是有这么三个人,三个法国水手,他们可不管那套,我是外国人,管你什么诸侯、天子,就跟藩主的队伍撞进仪仗队来了,结果日本的武士二话不说,拔刀斩之,把仨法国水手全宰了。这法国人可不干了,你日本人太野蛮了,我们发过提倡自由、平等、博爱,进你的队伍里参观一下,怎么给杀了?这你不能说是反侵略吧。于是发过炮舰就开来了,日本藩主傻了,杀人可能也不是藩主让杀的,这炮舰,片儿刀肯定打不过。法国领事说了,你杀了我三个人,你得赔钱给我们,另外你要用30个武士偿命,除了动刀杀人的那几个人,你还得出人偿命。藩主一听小意思,不就30个人嘛,贴一个招贤榜,征募志愿者:国家现在需要30个武士剖腹,谁愿意去?两千多人报名,这是为国尽忠,死后会变成神,像樱花一样。“花属樱花,人属武士”,多好的机会啊,两千多人报名,经过海选、初赛、复赛,决赛一层一层,最后30个武士进入决赛。你得剖腹自尽,不能给国家丢脸。胆小的、下不去手的,不能要;心理素质不好的也不能要。30个武士,在佛寺里面,释迦牟尼的面前,上演了最血腥的一幕。日本人给法国领事设一席位,法国领事们兴高采烈地坐在那看,优雅的表演结束后,30个武士走进来,穿着白色的亚麻布的礼服,每个人前边一个盘子,里边就是纸包的肋叉,拿起来轻轻的跟擦工艺品似的,把这肋叉擦干净,把衣服脱下来,袖子垫到两腿之间,然后开始剖腹。武士剖腹的时候,脸上不能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就是你不能让人看出你有表情,你高兴也不行。然后倒下去的时候,身体一定要向后倾倒,如果你向前倒,就证明你不是一个真正的武士。一刀插进去,刚剖俩,法国领事就晕过去了。是人吗?后边那估计剖不剖不看了,受不了了。你说在战场上他杀你的时候得什么表情,为什么日本军队残忍野蛮,笑着干自个儿,你说弄你你受得了吗?所以就是说这种民风强悍、好斗造成的结果。

  明治维新最大的作用实际上就是两点,第一,日本完成了民族独立,如果不谈国家民族观念,就站在人种的角度上看,日本的成功确实是证明了黄种人的成功。它完成了民族独立,成立近代亚洲唯一走上独立发展道路的国家,也是世界近代历史上,在海外建立过殖民地的唯一的非白人国家。第二,日本开始对外扩张。当然历史不能假设,如果日本国强大起来之后,真的能像它宣传的那样,中日两国同种同文,互相提携,那真的是黄种人的幸事,我们联手对抗欧美列强,真的不错,可问题是它对待黄种兄弟,比对欧美人还狠,说的和做的完全不一样,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儿。它对欧美人态度毕恭毕敬,今天日本人在世界上最听美国的话。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