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三重门>>正文
第四节
  大学里受人欢迎的文学巨作多数出现在课桌上和墙壁上,真正纸上的文学除情书外是没人要看的。那才女收到雨翔表哥的文约,又和雨翔表哥共进一顿晚餐,不幸怀春,半夜煮文烹字,终于熬出了成品:

  少年游·忘情

  待到缠绵尽后,愿重头。烟雨迷楼,不问此景何处有,除却巫山云。
  两心沧桑曾用情,天凉秋更愁。容颜如冰,春光难守,退思忘红豆。

  作完后,虽然觉乎已大乱,但还是十分满意。文人里,除同性恋如魏尔伦,异性恋如李煤者,还有自恋如这位才女——自恋者莫过两种,一种人奇美,别人她都看不上;一种人奇丑,别人都看不上她。这两种都只好与自己恋爱。才女届后者,她越看这词越觉得好,舍不得给人。

  雨翔表哥又请她喝咖啡,那才女结合中西文学史,悟到自古少有爱情与文学的完美结合,思忖再三,终于慷慨献诗,还附送了一首《苏幕遮·绝情》

  断愁绪,空山居,天涯旧病,尽染入秋意。缘尽分飞誓不续,时近寒冬,问他可寻觅
  缈苍穹,淡别离,此情已去,愿君多回忆。我欲孤身走四季,悲恨相续,漠然无耳语。

  两首词情凄绝惨,感人肺腑,雨翔表哥从才女手上得到诗,好比从美女身上取得贞操,马上不留恋地走了。到臭味餐天的男生寝室里,想到也许分量不够,又想央人帮忙补两首诗,那"文思如尿崩"的天才最近交桃花运,人都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只好亲自动笔,决定按歌词。男生寝室里的才子们为了树立起自己比较帅的信心,听歌都只听赵传的,手头有歌词,当然现钞:

  那年你决定朝北而去
  而我却必须往南远行
  你渡过那条治得小河
  而我却翻越这座高山
  经过多少年一切都无法找回
  你我却都背着各自的疲惫
  是否该丢掉心中的累赘
  擦干这些年的眼泪
  别忘了当年你我的约定
  希望能总有一天再次相聚
  共同分事彼此
  过去的经历
  那年你坚持往左的路
  而我却抱定向右的。
  你走进那座茫茫城市
  而我却……

  离别之情凝于笔端。雨翔表哥被感动,再按一首《当初就该爱你》,直艳慕作词人的才华。一并寄去后,心事也全了。那才女一度邀请他共同探讨文学,他吓得不敢露面,能躲则躲,自然,"探讨文学"一事被他延宕无期。

  林雨翔其实并没有要诗的意思,说说而已,寄了信后都忘记了。这些日子越来越难过,过一天像是过一季,忙得每天都感觉消瘦了好几斤。

  突然收到大哥的信,见赫然四首诗词,惊异无比。仔细~看,觉得略有水平,扔掉嫌可惜,以后可以备用,便往抽屉里一塞,继续作习题。

  现在的考试好比中国的足球,往往当事人还没发愁,旁人却替他们忧心忡忡不已。该努力的没努力,不该努力的却拼了命地努力。

  林雨翔本人还没有紧迫的感觉——主观上没有,他父母却紧张得不得了,四面托朋友走关系,但朋友到用时方恨少,而且用时不能直截了当得像骑上求爱,必须委婉一通,扯谈半天,最后主题要不经意地流露出来,最好能像快熟的饺子,隐隐快露出水面又沉下去。实践这门说话的艺术是很累的,最后区中松了口,说林雨翔质地不错,才学较高,可以优先降分考虑。当然,最终还是要看考试成绩的。此时离考试远得一眼望不到边。

  林母割爱,放弃一夜麻将,陪雨翔谈心——她从报纸上见到在考前要给孩子"母性的温暖",林父恨不能给,重担压在林母肩上。

  那天林雨翔照常放学后去大桥上散心,天高河阔风轻云淡。桥从东到西的水泥扶手上刻满了字,雨翔每天欣赏一段,心旷神信。

  今天的那一段是直抒胸臆的:我爱你/我爱你/爱你爱到屁眼里/那里尽是好空气/那里——没灵感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还有痛彻心扉的:十年后,此地,再见。让人怀疑是此君刻完后跳下去了。桥尾刻了三个字,以飨大桥,为"情人桥",有人觉得太露,旁边又刻"日落桥"。雨翔喜欢"日落桥"这个名字,因为它有着旧诗的含蓄。在桥上顶多呆半个钟头,看着桥两旁破旧不堪的工厂和闲逸的农舍,还有桥下漠然的流水,空气中回荡的汽笛,都醉在如血残阳的余晖里。

  回到家里就不得安宁。林母爱好广泛,除麻将外,尤善私人侦察,翻包查柜,样样精通。做儿子的吓得把书包里大多数东西都放到教室里——幸好书是最不容易遭偷的东西——所以,那书包瘪得骇人。

  林母怒道:"怎么这么点书!"转念想到报上说温柔第一,便把声音调和得柔软三分,"快考试了,你呀,一点不急。"

  "不急,还有一个学期!"

  "暧!不对!古人说了,一寸光阴一寸金,说的意思是一点点时间一点点——许多的钱呢!"幸亏她没见过罗天诚"鸟飞兔走"之类的名言,否则要发挥半天。

  "我呢,特地要跟你谈心,放松你的压力!"林母这话很深奥,首先,是特地,仿佛搓麻将已成职业,关心儿子好比赈灾捐款,是额外的奉献或是被逼无奈的奉献;其二,谈心以后,放松的只是压力而不是林雨翔的身心。林雨翔当时都没体会那么深,但那隐义竟有朝发夕至的威力,过了好一会儿,雨翔悟出一层,不满道:"你连和儿子说话都成了'特地'了?"

  "好了,说不过你。我给你买了一些药。"

  "药"

  "听着,这药要好好吃,是增长智力和记忆力的,大价钱呢!我要搓好几圈麻将才能赢回来!"说着掏出一大瓶蓝装药丸,说:"看。是美国辉——辉——"

  "辉瑞药厂!"林雨翔接道。那厂子歪打正着掏出"伟哥",顿时在世界范围内名声大振,作为男人,不知道"伟哥"的老家是种罪过。

  '哪字念——"林母迟疑道。

  "'瑞'啦,拿来我看!"林雨翔不屑于自己母亲的荒废学识,轻蔑地接过一看,吓一大跳,赫然是"辉瑞药厂",以为辉瑞误产药品,正遭封杀,不得不更名改姓。仔细一看,叫:"假药!"

  "尽胡说,妈妈托朋友买的,怎么可能是假药呢?你玩昏了头吧!"

  "妈,你看,这没条形码,这,颜色褪了,这,还有这……"雨翔如数家珍。经过无数次买假以后,他终成识假打假方面的鸿儒。

  "不会的,是时间放长了!你看,里面有说明书和感谢信呢,你看那感谢信——"林母抖出一张回馈单,上面有:

  广东省潘先生

  辉瑞药厂的同志,辛苦了!我是一位记忆力不强的人,常常看过就忘,这种毛病使我的朋友都疏远我,我十分痛苦,为此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朋友。突然,天降福音!我从一位朋友这里得知了富含海洋生物DHA的"深海记忆宝",我抱着试一试的。购买了贵厂的药品两盒,回去一吃,大约一个疗程,果然有效。我现在过目不忘,记忆力较以前有很大的改善。一般的文章看两遍就可以背诵出来。

  感谢贵厂,为我提供了这么好的药品,使我重新感受到了暖意,借此信,向贵厂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愿更多的人通过贵厂的药品而拥有好的记忆力。当今的作文很少有这么措词及意的了,尽管讹误百出,但母子俩全然没有发现,竟半信半疑了。

  林母给儿子倒药。那药和人在一起久了,也沾染了人的习气,粒粒圆滑无比。要酌量比较困难。林母微倾着药瓶,手抖几抖,可那药虽圆滑,内部居然十分团结,一齐使力憋着不出来。

  林母抖累,动了怒。加大倾角,用力过猛,一串药飞奔而下,林母补救不及,纠正错误后,药已经在桌上四处逃散。林母又气又心痛,扑桌子上圈住药丸。《孙子兵法·谋攻篇》里说要包围敌人就要有十倍的兵力,"十则围之",林母反其道而行,以一围十,推翻了这理论。《孙子兵法·火攻篇》还说将领不能因自己动怒而打仗,又被林母打破,于是,林母彻底击败这部中国现存最早最具影响力的军事理论著作。林母小心把药丸拾起来装进瓶子里,留下两粒,嘱雨翔吞服。

  那小药丸看似沉重,一触到水竟剧烈膨胀,浮在上面。林雨翔没预料到这突发情况,呛了一口,药卡在喉咙口,百咽不下。再咽几口水,它依旧梗着,引得人胸口慌闷得难受。

  林雨翔在与病魔搏斗以前,先要经历与药的搏斗。斗智不行,只能斗勇,林雨翔勇猛地喝水,终于,正宗的"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的感觉。雨翔的心胸豁然开阔,骂这药劣质。林母叫他把另一颗也吞了,他吓得不敢。林母做个预备发怒的动作吓儿子,雨翔以为母亲已经发过火,没有再发的可能性——他不懂得更年期女人的火气多得像更年期男人的外遇,林母大骂一通"我买给你吃,你还不吃,你还气我,我给你气死了!"

  林雨翔没有办法,赌命再服。幸亏有前一粒开路,把食道撑大了,那粒才七磕人碰地人胃。

  林父这时终于到家,一脸的疲惫。疲惫是工作性质决定的,作编辑的,其实是在"偏气"。手头一大堆稿子,相当一部分狗屁不通。碰上一些狗屁通的,往往毫无头绪,要悉心梳理,段落重组。这种发行量不大的报纸又没人看,还是上头强要摊派订阅的,为官的只有在上厕所时看,然后草纸省下许多——不过正好,狗屁报纸擦狗屁股,也算门当户对。

  这几天林父心情不好还有原因,那小报上错别字不断,原因系人手太少而工作量太大。尽管编辑都是钟倩于文字的,但四个人要编好一份发行量四千份的报纸,好比要四只猴子一下吃掉四吨桃子。林父曾向领导反映此事,那领导满口答应从大学里挑几个新生力量。可那几个新生力量仿佛关东军的援兵,林父等到花儿都谢了还是古无人影,只好再硬着头皮催,领导拍脑门而起,直说:"你瞧我——你瞧我——"林父果然瞧他用笔再敲自己的脑瓜。有修养的人都是这样的,古训云"上士以笔杀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文人心软,林父见堂堂一部之长在自我摧残,连忙说理解领导。领导被理解,保证短时间内人员到位。那领导是搞历史的。历史家有关时间的承诺最不可信。说是说"短时间",可八九百年用他们的话说都是"历史的瞬间",由此及彼,后果可料。

  后援者迟迟不见,林父急了,今天跟领导说的时候顶了几句,那领导对他展开教育,开口就仿佛自己已经好几百岁——"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眼高手低,缺少人员是不利的,但根据唯物主义的辩证法,这反而是给你们一个展现才华的机会。年轻人,不能因为自己有一点点学问,会写几篇小文章就居功自傲,到处抱怨,乱提意见,历史上,这样失败的例子还不够多吗?你呀……"俨然是老子训儿子的口气。

  林父受委屈,回来就训儿子不用功。老子出气,儿子泄气,林雨翔说:"我反正不用功,我不念了!"吓得父亲连忙补救,说口气太重。

  一顿晚饭吃得死气沉沉,一家人都不说话,每个人都专心致志在调戏自己碗里的菜。

  晚上八点,林母破门进雨翔的房间,雨翔正看漫画,藏匿不及,被林母掳去。他气道:"你怎么这么没有修养,进来先敲门。"

  "我敲门。我还知道你躲在里面干什么。"林母得意地说。

  "书还我,我借的。"

  "等考试好了再说吧!那书——"林母本想说"那书等考试后再还,免得也影响那人",可母性毕竟也是自私的,她转念想万一那学生成绩好了,雨翔要相对退一名。于是恨不能那学生看闲书成痴,便说:"把书还给人家,以后不准乱借别人的东西,你,也不准读闲书。"

  林雨翔引证丰富,借别人的话说:"那,妈,照你这么说,所谓的正书,乃是过了七月份就没用的书,所谓闲书,乃是~辈子都受用的书。"

  "乃你个头!你现在只要给我读正书,做正题!"林母又要施威。

  "好——好,好,正书,哈——"

  "你这破分数,就是小时候的乱七八糟书看太多的原因!心收不回来!现在读书干什么?为了有钱有势,你不过好的学校,你哪来的钱!你看着,等你大了,你没钱,连搓麻将都没人让你搓!"林母从社会形势分析到本行工作,缜密得无懈可击。

  "你找我谈心——就是谈这个?"雨翔失望道。

  林母意犹未尽,说再见还太早,换而不舍说:"还有哪个?这些就够你努力了!我和你爹商量给你请一个家教,好好给你补课!"

  回房和林父商量补课事宜。林母坚信儿子服用了她托买的益智药品,定会慧心大增,加一个家教的润色,十拿九稳可以进好学校。

  林父高论说最好挑一个贯通语数外的老师,一齐补,一来便宜~些,二来可以让儿子有个可依靠的心理,家庭教师永远只有一个的话,学生会由专一到专心,挑老师像结婚挑配偶,不能多多益善,要认定一个。学光那老师的知识。毛泽东有教诲——守住一个,吃掉一个!发表完后得意地笑。

  林母表示反对,因为一个老师学通三门课,那他就好比市面上三合一的洗发膏,功能俱全而全不到家。

  林父咬文嚼字说既然是学通,当然是全部都是最一流的了。

  在这点上两人勉强达成共识。下一步是具体的联系问题。教师不吃香而家教却十分热火,可见求授知识这东西就像谈恋爱,一拖几十的就是低贱,而一对一的便是珍贵。珍贵的东西当然真贵,一个小时几十元,基本上与妓女开的是一个价。同是赚钱,教师就比妓女厉害多了。妓女赚钱,是因为妓女给了对方快乐;而教师给了对方痛苦,却照样收钱,这就是家教的伟大之处。

  因为家教这么伟大,吸引得许多渺小的人都来参加到这个行列,所以泥砂俱下,好坏叵测。

  林父要挑好的。家教介绍所里没好货,只有通过朋友的介绍。林父有一个有过一面之交的朋友,他专门组织家教联系生源,从中吃点小回扣,但就那点小回扣,也把他养得白白胖胖。他个子高,别人赏给他一个冷饮的名字——白胖高,白胖高的受欢迎程度和时间也与冷饮雷同,临近七月天热时,请他的人也特别多。林父目光长远,时下寒冬早早行动,翻半天找出那朋友的电话号码。白胖高记忆力不佳,林父记得他,他早已不记得林父,只是含糊地"嗯",经林父循循善诱的启发,白胖高蒙了欢的记忆终于重见天日,激情澎湃地吹牛:"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林先生。我实话告诉你,我这里的老师都是全市最好的,学生绝大部分可以进市重点,差一点就是区重点。你把孩子送过来,保管给教得——考试门门优秀!"

  林父心花怒放,当场允诺,定下了时间,补完所有课后一齐算账。第一门补化学,明天开始,从晚六时到九时,在老板酒吧。

  第二天课上完都已经五点半,桥上已经没有回落美景,雨翔回家匆匆吃完饭,然后骑车去找老板酒吧。大街小巷里寻遍,那老板酒吧一点没有老板爱出风头的习性,东躲西藏反而像贼吧。

  时间逼近六点,雨翔只好去向街头卖烧饼的花甲老人,那老人在这镇上住了一辈子,深谙地名,以他的职业用语来说,他对这个小镇情况已经"熟得快要焦掉"。不料他也有才流的时候,回忆良久不知道老板酒吧在哪里。雨翔只好打电话给父亲,林父再持那朋友,辗转几个回合,终于知道"老板酒吧"乃是个新兴的事物,贵庚一个礼拜,尊处马路旁。

  天色都暗了,黑幕里探头出现一颗早熟的星星,映得这夜特别凄凉。凉风肆虐地从雨翔衣服上一切有缝的地方灌进去,一包冷气在身上打转。寻寻觅觅,冷冷清清,那"老板酒店"终于在灯火昏暗处亮相。

  白胖高白而亮的脸,代替了灯的功能。雨翔寻亮而去,和白胖高热情切磋:

  "您就是——"

  "你是林雨翔吧?好好好,一副聪明的样子。好好地补,一定会考取好的学校!"

  "嗅一一一一谢谢——"

  "好了,不说了,进去吧,里面还有同学,也许你认识呢!"'

  林雨翔遵旨进门,见里面乌烟瘴气,一桌人在里面划拳喝酒,陪酒小姐手掩住嘴哈哈笑,那笑声穿云裂石,雨翔只想当初怎么就没循笑而来。

  白胖高手轻轻一挥,说:"轻点,学生还要补课呢!"一桌人显然和白胖高是挚友,甘为祖国的花朵而失声。白胖高指引而翔进一间小房间。里面一张圆桌,正襟坐着三个学生,还有一个老师,名副其实的"老"师。顽固的性格一览无遗地写在脸上,嵌在皱纹里,真是老得啃都啃不动。老师严肃说:"坐下。人到齐了,我们开始吧。"

  白胖高哈腰关门退出。退出一步,发现忘了什么,推门进来说:"同学们,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化学老师,他很资深啊,曾经多次参加过上海市中考的出卷工作啊。所以,他应该对这东西——比如卷子怎么出——很有经验的,真的!"

  老师仍一脸漠然,示意白胖高可以离开了,再摊开书讲课。女人愈老声音愈大,而男人反之,老如这位化学老师,声音细得仿佛春秋时楚灵王章华宫里美女的腰。讲几句话后更变本加厉,已经细成十九世纪俄国上流社会美女的手,纯正的"求盈一掬"。那声音弱不禁风,似乎有被人吹一口气就断掉的可能。吓得四个学生不敢喘气,伸着头听。

  努力半天后,学生终于松懈了,而且还松懈得心安理得——恋爱结束人以"曾经爱过"聊以自慰,听课结束自然有"曾经听过"的感慨,无奈"有缘无分",无奈"有气无声",都是理由。

  四个人私下开始讨论,起先只是用和化学老师等同的声音,见老师没有反应,愈发胆大,只恨骨子里被中国儒家思想束缚着,否则便要开一桌麻将。

  老师依然在授课给自己听。雨翔问身旁的威武男生:"喂,你叫什么名字?"

  男生气壮山河道:"梁梓君。"

  "娘子军?"

  "是梁——这么写,你看着。"梁样君在雪白的草稿纸上涂道。

  "不对,是念'锌'吧?"雨翔误说。可见化学果然与日常生活有着密切关系。

  梁样君挖苦:"哟,你语文不及格吧,连这字都会念错。"其实名字里有罕用字也是那人的一大优势,逢人家不懂,他便有了谆谆教诲的机会。林雨翔是这方面的直接受害人,脸红耳赤地不知所措。

  梁梓君标上拼音,说:"这么念,懂吗?"

  "我——我是不小心一下子看错了。"林雨翔尴尬地笑着说。

  "你的语文很差吧?"梁梓君推论。

  "哪能呢!"雨翔激动得要捶桌子,"我的语文成绩、是全校——"说着停下来,贼视几眼另外两人胸前的校徽,还好都是外镇慕名而来的,不知道底细,于是放声说,"是全校数一数二的好!"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你;叫什么?噢——林雨翔的大名?"

  林雨翔一身冷汗,怪自己忘了看梁梓君的校徽,又暗暗想怎么人一逢到毕业班,新人像春天的小苗般纷纷破土而出。

  小苗继续说:"恐怕你在吹牛吧!"

  "我没!只是我最近在转攻理科——看,这不是在补化学吗?晦!那老师水平真破!"

  梁梓君中了计,受到最后一句诱惑,转业攻击化学老师:"是啊,我爸花了这么多钱要人介绍的什么'补课专家',烂得不像样子,但我爸钱多,无所谓。弄不好今年还要留一级呢!"

  雨翔惊诧地问:"还要——留了你是说……"

  梁样君引以为荣说:"我大前年留了一级呢!妈的,考差点嘛,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爸有的是钱,我读书做什么?读书就为钱,我现在目的达到了,还读个屁书?"

  林雨翔听了,恨不得要把自己母亲引荐给梁梓君,他俩倒有共同语言。

  梁摔君再说:"只要初中毕业,我就可以进重点高中,不是瞎说的,给他十万二十万,那校长老师还会恭敬得——只差没有列队欢迎了,哈。"

  林雨翔正接受新思想,听得眼都不眨。

  梁样君说:"你想,什么什么主义,什么什么思想,都是骗人的,谁有钱,是真的。你有钱,什么东西都会送上门来,妞更别说,不要太多嗅!"

  "是吗?你有经验?"林雨翔小心地插话。

  "废话!努,我告诉你,我对这东西的研究可深了!在恋爱方面,全镇没人可以和我,啊,那个词叫什么,'比美'是吧?"

  林雨翔严肃纠正道:"是媲美。"心里舒服了很多。

  "管他,总之,老子第一!"

  "是吗,你说说看!我可要拜你为师呢!"

  梁梓君常用这些话来震人,可惜被震的人极少,以往每每说起,别人都不屑地说:"这又不会考试,你研究了有屁用。"所以每次都恨不得求别人收他为师,这次行骗有了成果,忙不迭道:"一句话,女人最喜欢两

  梁样君又侃侃而谈,不去当老师真是可惜了,"我跟你说,你最主要的呢,还是写情书。女的最喜欢那玩意儿,尤其是第一封,最主要!"

  "是吗?"

  "屁话,当然是,你最好呢,要仿造什么唐诗宋词,女人最喜欢!"梁梓君理道。

  "噢,那该怎么写呢?"

  "告诉你,其实女人第一眼喜欢的是才,男人有才,她吹牛才会有本钱,然后呢,要发展,等到两个人亲热得男人叫她叫'宝贝'了,她就把'宝'字留着,而那个'贝'呢,送给你的'才',她就爱'财'了。"说完自己也惊奇不已。《说文解字》摆在梁梓君面前,真是相形见拙了。但他解字有功,却没回答林雨翔。没当老师的梁梓君竟已染上天底下大多数老师的毛病。

  林雨翔叹服得自己问了什么都忘了,直夸:"说得有道理!"

  梁梓君这时才想起,说:"噢,你刚才问我怎么写是吧?这太简单了。我告诉你,最主要呢要体现文才,多用些什么'春花秋月风花雪月'的,写得浪漫一些,人家自然喜欢!"

  上完理论课,梁样君摊开笔记本,展示他的思想火花,上面尽是些情诗。古今协作中美合壁:

  My bVV:

  美人卷珠帘,深坐平娥眉。我凝视惊叹眼,见到一种异常的美。悠悠爱恨之间,我的心永远不变,纵使沧海桑田,追逐你到夫边。我不在乎昨天,我无所谓明天。抛开世间一切,惟独对你想念。

  雨翔觉得这诗比他大哥的"退思忘红豆"好多了,浅显易懂,奉承说:"这诗好!通俗!"

  "什么呀!这是落伍的,最好的诗是半明不白的,知道了吗?"梁梓君的观点基本雷同林雨翔表哥,可见雨翔表哥白活了四年。

  "晤,原来这样!是谁教你的,那——你会有崇敬的人吧?"

  "崇拜的人?我——我只崇拜我。"梁梓君气愤地恨不得跟在尼采后面大喊"打倒偶像",声音猛提一阶,说:"老子没有要敬佩的人,我有的是钱。

  这话声音太响,化学老师为自己的话汗颜,终于加力说:"同学们不要吵!"这句话像从天而降,吓得四周一片寂静。然后他又低声埋头讲化学。四个学生稍认真地听着,听得出来,这化学老师一定是文人出身,说话尤废,仿佛奥匈帝国扔的炸弹,虽多却无一击中要害,尽听他在说什么"化学大家门捷列夫的学习化学方法",无边无垠的却扫了四人的兴,又各顾着谈话。

  梁样君又问:"林兄,你是不是也有那个呢?"

  "噎——没有没有——"林雨翔说这话的本意是要让梁梓君好奇地追问,好让自己有够大的面子说心事,不料语气过分逼真,梁梓君摆手说:"算了,我不问你了。"

  "其实——也——我也算了!"雨翔说。

  梁梓君自豪地说:"你啊,我看你这么羞涩,这事你苦了!我给你挑吧。"

  雨翔以为梁梓君果然信望卓著,亲自送选,理当不胜感激,然而目标已有一个,中途更换,人自会有罪恶感,忍痛推辞:"不必不必了。"

  梁梓君听到这话,心里暗暗嘘一口气,想大幸林雨翔这小子害羞地不要,否则要害苦自己了。说出来的话也释掉了重负,轻装如远征军队,幽幽在小房间里飘荡:"也好!自己挑好!"

  化学老师抛弃门捷列夫,瞪他一眼。又舍不得地重拾起来再讲。

  待到九点,四个人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昏然欲睡。化学老师完成任务,卷起书往掖窝里一夹,头也不回走了。白胖高进来问:"效果怎么样?"

  "好——"四人起哄。

  "好就好,我请的老师都是,那——是水平一流的。这个礼拜五再来补英语,是个大学的研究生,英语八级。"

  两个女生跳起来问:"帅不帅!哇,很有才华吧!"

  白胖高懂得连续剧里每集最后要留个悬念以吸引人的手法,说:"到时你们看了就知道了!"那两只跳蚤高兴地拍手说:"我一定要来!"

  夜很深了。漫天的繁星把沉沉的天地连结起来。最远方的亮光,忽地近了。

  那晚林雨翔辗转难眠——梁梓君灌授的知识实在太多了,难以消化。只好把妥善保存的复审一遍,越想越有道理,恨不得跳出被窝来写情书。无奈,爱情的力量虽然是伟大的,但大体上却也不见得耐寒。雨翔的灵魂默默跳了三次,都冷得返回告诉肉体跳不得。

  权衡以后,雨翔决定在床上写。因为学者相信,一切纯美爱情的结束是在床上,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若能又在床上开始的话,也算是一种善始善终的首尾呼应。

  给一个人写第一封情书的感觉好比小孩子捉田鸡,远远听见此起彼伏的叫声,走近一看,要么没有了,要么都扑通跳到水里。好不容易看见有只伏在路边,刚要拍下去,那田鸡竟有圣人的先知,刹那间逃掉了。雨翔动笔前觉得灵感纠结,话多得写不完,真要动笔了,又决定不了哪几句话作先头部队,哪几句话起过渡作用,患得患失。灵感捉也捉不住,调皮地逃遁着。

  咬笔苦思,想应该试用"文学的多样性",就第一封而言,最好的还是诗,含蓄不露才是美。这时他想到了大哥寄来的诗词,忙下床去翻,终于找出《少年游》、《苏幕遮》,体会一下意境,想这两首词太凄悲,留着待到分手时才能派上大用场。而赵传的《当年你决定向南而去》似乎意境不符,那首《当初就该爱你》也嫌露骨。相比之后,觉得第三首尚有发展潜力,便提炼出来改造。几个词一动,居然意境大变,够得上情诗的资格:

  是否你将要向北运行
  那我便放弃向南的决定
  你将去哪座茫茫城市
  我终究抱着跟随的心
  时光这样的飞逝
  我们也许没有相聚的日子
  我愿珍惜这一份请
  直到回忆化成灰烬
  愿和我一起走吗
  走过会了却心中无际的牵挂
  把世上恩怨都抛下
  世事无常中渐渐长大
  和我一起走好吗
  不要让思绪在冷风里挣扎
  跟随我吧你不会害怕
  一起营造那温馨的家

  区区十六行,雨翔写了一个多钟头,中途换了三个韵脚,终于凑成。这首小诗耗尽了他的才气。他感到,写诗真是人生的一大折磨,难怪历代诗人里大多都瘦得骨皮相连。

  娘不嫌自己的孩子丑。雨翔对这诗越看越喜欢。其实这诗里的确有一个很妙的地方,寓意深刻——它第一节是要跟随女方的,是男人初追时普遍的谎话。到第四节,掩饰不住,本性露了出来,变成"跟随我吧",才是真正的诚实。

  写完诗,时间已逾十二点。雨翔几乎要冲出去投递掉。心事已经了却,睡意也不清自到。这一觉睡得出奇的甜,梦一个连一个,仿佛以后几天的梦都给今夜的快乐给透支掉了。

返回目录